第12章:哪怕只见过一面,也值得
云章2021-01-16 17:121,759

  由于带章扬一起胡闹,搅扰了皇后娘娘重要的宴席,甚至还误伤了人,这一次惠妃娘娘着实是生了气,罚赵承衍在文居阁中闭门思过十五日,一日三餐只让琼华、容华送过去。之后所有的事情,承衍零零碎碎全是从琼华口中得知的。

  宴席第二天,四殿下赵承彻直接到皇后娘娘面前求赐婚,坦言对那位楚楚可怜的邹盈姑娘一见倾心,皇后娘娘惊愕不已,自然也没有允准。

  四皇子是嫡子血脉,又为人稳重,能力卓群,除了太子承徽之外,皇子中便是他最尊贵、最得臣子看重。而那位邹盈姑娘虽与平南侯夫人沾亲,却已是隔了几辈的外家亲戚,邹家只是一个六品小官,远在边地允江,毫无京中人脉和助力,家世和门风皆浅薄,如何入得了皇家的眼?

  更何况,皇后早就中意了江太师家的小孙女江佳筠,御花园中设宴也不过是借个名头罢了。其他达官贵眷家的千金小姐们纵然落了选,难道还能与皇后娘娘挑中的人相争不成?只是她万万没想到,半路居然杀出来一个谁都没看在眼里的邹盈,而四皇子竟一眼看中了她!

  皇后娘娘并非为人专制、门第挑剔之人。将军夫人徐兰芳出身低微,她仍然对其客气有礼,何况这四皇子还是她嫡亲的儿子,身为母亲又怎会不希望子孙婚事圆满?可正因为他是嫡子,婚事便不只是一场婚事那样简单了。

  “她出身低微,自然是做不得正位,你若真是中意于她,待与江氏大婚之后,再将那邹氏收进府里,也是一样的。”

  皇后知晓自己这个儿子,虽看着温和稳重,心里却是有主意的。便试探着各退一步,互相妥协。但无奈,赵承彻并不想要这种妥协:“儿子既是有心于她,便不想她为妾室。若只想纳她为妾室,便也不会求到母亲这里。”

  皇后拿起茶杯在手中绕了一圈,淡淡地说:“可她的身世既与你毫无助力,又在朝堂上平白惹人闲话,你当真不介意吗?”

  赵承彻像是早知道有此一问,不慌不忙:“若母亲担忧的是家世和世人眼光,那邹姑娘亦可过继到平南候府,从侯府中风光出嫁,不也是一样的吗?”

  皇后没有想到这一答,沉默了半晌:“你倒是好心思,都盘算得清清楚楚,可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你父皇便第一个不同意。”

  “母亲若是同意了,我便亲自去求父皇。”

  皇后有些心口发闷,苦口婆心的劝说:“她并非为选秀而来,你又怎知不是你一厢情愿?她若是已经在允州定了亲事呢?”

  “若她真定了亲事,儿子便认了。若她没有,为何不能是我呢?”

  “你……她是给你下什么迷魂药了,你非她不可?这般鲁莽,说出去不让笑话?”皇后娘娘看着眼前这个儿子,只觉得有些陌生,渐渐有些气急了。

  只是,赵承彻仍然一意孤行:“母亲若觉得儿子只是一时冲动,那儿子便明日再来,三日后再来,直到母亲同意为止。”

  “你……你!”皇后气得抚着心口,“你真是疯了,只见过一面的小丫头,也值得你这般费心?”

  “值得”,赵承彻跪在地上,目光坚定。

  因为这件事,母子之间沉默着僵持了很久,消息也在后宫里隐秘的流传开来,有人感慨,有人取笑,有人等着看这场母子之间无声的战争,谁才是最后的赢家……终于,半个月后的某一天,皇后娘娘亲自做主,给这位邹盈姑娘赐了婚。

  ——不是和四皇子赵承彻。

  是光禄大夫家的二公子孙之诚,听闻为人谨慎沉静,又新得了擢升,年末将赴任冀北。尽管是远嫁又要随任奔波,但于邹盈而言,已然是高嫁了,邹家仍是感激不尽,连连谢恩。

  赐婚的旨意下来,赵承彻登时颓了几日,将自己关在房门中谁也不见,待他面容憔悴的出来之后,便去皇后宫里,答应了年底迎娶江太师的孙女江佳筠。

  御花园内,三个小小的身影。

  “四哥可真是个怂包!”五皇子承徖坐在御花园里的桃树枝桠上,晃荡着两条腿,义愤填膺。“他要是真喜欢那个什么邹……邹盈的,那就去抢过来啊,他堂堂一个皇子,还抢不过一个光禄大夫家的吗?”

  “哪儿那么容易啊,你当是你抢五哥的东西啊,说抢就抢了。”承衡本是乖巧的坐在树下,听见这话忍不住回怼了一句。

  “什么叫我抢他的?”承徖不乐意了:“你就没拿过承衍的东西啊?”

  “没有!”承衡信誓旦旦,旋即又想了想,补充道:“就是拿过,也是五哥让给我的,五哥最好了!”

  “你还向着他?”承徖听到这话更是上了脾气,跳下来朝着承衍的肩头重重拍了一巴掌:“要不是他摔倒把咱们都给带倒了,那个花盆也砸不下来,那个邹盈也不会受伤,四哥也遇不见她……你说,这事儿是不是得怪承衍?”

  “胡搅蛮缠。”承衍向着他翻了个白眼,心却暗暗沉了下来。

  这世间人和人的命运,该怪谁,归咎于谁,又有谁能预料得到,能分辨得清楚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寄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寄长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