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破庙
北極星2020-07-28 00:351,808

  花海事件过后已经半月有余,没有在听到有关毒蛇谷的消息,日子逐渐归于平静。林敬也就将此事渐渐地淡忘了与容婳一直向东边游玩。可是意外总是在悄然间来到身边……

  这一天也不是怎么了,本来太阳好好的挂在天上可是转眼间天色突然暗了下来,乌云密布,没有了太阳照射的大地显得黯然失色,就连带着心情好像也受到了影响。

  林敬坐在窗台边,看着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发着呆,这几天他的身体越来越不适,他知道一定是反噬要发作了,可是他却不敢告诉容婳,只好一直瞒着她。

  背后一阵脚步声传来,林敬没有回头只是嘴角微微一笑,他知道,来得人是容婳。

  “婳儿,你回来啦?” 容婳停了一下又继续走进林敬,撒娇似的说道:“你怎么知道是我啊?”林敬回过头,一把把容婳给拉到自己身边来,宠溺地说道:“除了你还有谁啊,你个笨蛋。”说着用手在容婳的鼻梁上挂了一下。

  容婳笑了笑,对林敬说道:“阿岳,我们之后去哪啊?”,“不如去长白山吧,听说那里风景如画,山清水秀,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林敬思考片刻回答道,“那我们马上出发吧,在天黑前到下一个镇上去。”,容婳略显激动的说着。

  容婳拉着林敬下楼赶往长白山,谁知道刚走在半路上却突然下起了倾盆大雨。林敬和容婳这好在附近的一处破庙暂时避雨。

  二人生起了火堆,把自己身上湿透的外衣拖了下来想借这火堆烤干。不知不觉已经黑了,可是外面还是下着瓢泼大雨。商量过后,二人觉得今晚在破庙中过夜明日再赶路。

  容婳躺在林敬的怀里,轻轻地叫了一声:“阿岳”,林敬没有回答,只是捂着胸口,只是因为容婳的原因,林敬强忍着并没有透露出痛苦的表情。

  容婳见林敬没有回答便从林敬的怀里坐起,回头看林敬,容婳看见林敬捂着胸口,便紧张地问道:“阿岳,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我帮你把把脉。”,说着便伸手去探林敬的脉搏。

  只是没想到林敬却十分紧张地把手缩了起来,容婳被林敬这一举动吓到了,脸上露出疑惑地表情。林敬见状急忙解释道:“婳儿,我没事,可能刚才淋了雨所以受了点风寒。没事的,你别担心。”

  容婳漫步经心地说了一句:“哦”,林敬虽然这么说,可是容婳也不傻,她感觉林敬有事瞒着他,只是林敬不说,她也没有再追问。

  第二天的早晨,雨果然停了,容婳看林敬还在熟睡着便出门去摘了些果子。林敬醒来没有看到容婳,着急地站起身喊道:“婳儿……婳儿”,谁知一阵晕眩感突然袭来,林敬往后踉跄了两步。

  容婳刚走到门口,便听见林敬在叫她,立马跑进庙里,却看见了差点晕倒的林敬,她立刻丢掉了手中摘得果子,跑去扶住了林敬。

  “阿岳,你怎么样?”容婳担心地问道,“我没事” 林敬有气无力地回答道。

  林敬捂着胸口十分痛苦,咳嗽了两声,摊开手却看到了鲜红色的血。容婳看到血,眼泪止不住地向下流。

  “阿岳,怎么会这样?你先坐下,我帮你看看。” 容婳说话时声音都带着一丝的颤抖。容婳扶着林敬靠着墙坐下,林敬看见容婳不停地流泪,慢慢地抬起手,擦去了容婳脸上的泪水。

  嘴里挤出了几个字:“婳儿,不哭……”还没说完便晕了过去,容婳激动地喊着:“阿岳!”

  容婳强忍着内心的着急,赶紧拿出金针替林敬诊治。拔针后容婳摸了一下林敬的脉象,却皱起了眉头说道:“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一点好转都没有。”

  几个时辰后,林敬慢慢地睁开了眼睛,但是反噬的发作让他痛苦不堪,挣扎了好几次都没能起来。

  容婳听见声音也醒了过来,看到醒来的林敬便激动地道:“阿岳,你醒了,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点?” 林敬安慰道:“我好多了,我们还是离开这吧,去前面的镇上。”

  容婳听到林敬说要走,立刻反驳道:“不行,你现在伤的这么重,怎么能赶路呢,不行……” 林敬也只好听容婳的安排,到这再待一晚。可是林敬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觉得会有什么事发生一样。

  晚上的风声吹动着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本来寂静的午夜,却在这时破庙之中突然传出了声音,这声音让人听了有着恐惧之意:“林敬,你现在无路可退了,乖乖的束手就擒吧,我还能给你们留一条活路。”

  林敬容婳被这声音惊醒,容婳扶着林敬站了起来,喊道:“是谁?出来,不要装神弄鬼的。”

  语音刚落屋顶上便跳下来一个人,对林敬说道:“你们难道忘了吗?半个多月前的花海。”

  林敬虚弱的向那人问道:“你是毒蛇谷的人?”

  “没错,我是毒蛇谷的大护法黑风。奉谷主之令,铲除毒蛇谷的敌人——林敬和容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番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暮白首番外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