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卷名,乱写的,和本文无关
钱钱子2020-08-18 10:181,331

  清晨的第一缕曙光照在少年人的脸上,白净的脸青涩稚嫩……

  少年睁开眼睛,有些许迷离,怔了一会儿,穿戴整齐出了屋。

  才是初春时节,空气还有些潮湿,树叶上还有露水划下……

  少年出了门往前走着,瞧见了择雅亭里的白衣青年,心下一喜,便不自觉的朝前走了过去。

  青年擦拭着一把剑,那柄剑,长三尺有余,宽半指,琉璃色的剑身纹理清晰,剑刃薄如蝉翼,让人胆寒。

  “喜欢吗,生辰礼。”青年抬眸一笑,看着眼前听到这句话站在那发愣的少年,青年将剑送回剑鞘,递给少年。

  “啊,我……喜欢的,弟子谢师尊……”少年抬头望着青年,眼里满是星光。

  他看到青年在笑,左眼正下方有一颗小小的痣,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青年笑得很温柔。万千繁华不及他抬眸一笑,这一笑仿佛要把整个世界,融进去……

  “师尊!”祁渊从床上惊醒,他梦到师尊不要他了,只留他一个人在“深渊”,师尊以前做什么事都不愿带着他,在梦中也是……

  难道在师尊眼中,他就是个累赘吗?

  良久,祁渊吐了一口郁气,捏了捏发酸的眼眶。

  低头看着从不离身的剑,微卷的睫毛半掩着眼里浓郁的忧伤……

  月光笼罩下的苍梧山透着一股恬淡宁静之感,整座山变得虚幻起来。祁渊走在石阶上,看到桃花树上还未开放的桃花花苞,便捻了一株放在鼻间嗅了嗅……

  这里是择雅亭,这里的一切都是由师尊一手布置的,这里的一切仿佛都有师尊身上独特的香气……

  说好了再不给师尊惹麻烦的,可他练功时急功近利,最终入了魔道,他成了人人喊打的魔尊,而师尊也被那些人挤兑。

  呵,那群人……你高高在上时,他们追捧你;你跌落泥地时,他们嘲讽你,甚至恨不得你去死。

  他的师尊那么好,凭什么受他们这样诋毁;他的师尊心善,凭什么受他们侮辱……

  师尊就是他的光,从他将他救起的那一刻开始,师尊便是他此生唯一的信仰了。

  “谁!?”墨以阁中走出一个身披白衣的青年,正是梦中那个。

  青年挥手召来佩剑,黑暗中想瞧出擅闯者。

  祁渊不做声,那一刻,他是想逃的。他害怕师尊知道是他后,会做出什么,他一点都不想知道,一点都不想。

  在祁渊的认知里,师尊是一个顾全大局而又善良的人。他甚至会为了天下苍生,放弃自己的生命。

  ----剧情

  那年冬天,魔族进攻仙界,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宁九歌(师尊)被派下山救人,他看到街道上,商铺里一片狼藉,人们躲在家里瑟瑟发抖。只有一个孩童坐在大街上哭,声音不大,透着沙哑。旁边有一个妇人,到在地上,姿势僵硬,已经死了。 那孩童大冬天的,身上只有一件破破烂烂的衣服御寒,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仙尊啊,这孩子可怜,没了娘。我们都是些穷人,要不您就收留他吧。”离孩子最近的那个老人说道。

  宁九歌愣了下,“这,这孩子”

  “仙尊,这孩子的娘为了保护这孩子,被那些个魔族给杀了。就当是可怜可怜这孩子吧。”老人说着,指了指旁边妇人的尸体。

  宁九歌只好把孩子抱起来,那孩子哭的一抽一抽的,看着甚是可怜。

  无奈,宁九歌只好把妇人的尸体埋掉,抱着孩子继续往前探看。

  魔族一直都是仙门百家的心腹大患,百年来一直被仙门百家压着,若是没有十全的准备,又怎会突然祸乱人间。魔族甚是卑鄙,不能又不敢动几大仙派,便拿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开刀。

  回仙门的路上,孩子起了烧。宁九歌没有照顾孩子的经验,塞了颗保命丸,也不知对小孩子发烧有没有用。

  只好御剑回仙门。

  ----回忆完。

  (偶真的真的没有想到还有人看,嘿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顶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顶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