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奇怪
钱钱子2020-08-18 10:19973

  占据身体的心魔这是心情很好,挑了挑眉,“啧,这或许是一个不错的故事,我觉得我很愿意听下去。”

  祁渊却没在说了,只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回来。”

  心魔笑了,“回去?哈,回哪去?你很快就会和我融为一体,成为这具身体的养分。”

  祁渊装作一脸茫然的样子,说:“噢,是吗?我怎么没听说过心魔还有这个本事?”

  心魔双臂抱胸,一脸心虚的说:“那……哼,那只能怪你孤陋寡闻了,怨不得我。”

  祁渊:“快说。”

  “祁渊”只能撇撇嘴,赌气的说道:“不知道,可能是明日,也可能是明年,反正现在你得听我的,我了干什么就相当于你干了什么。”

  祁渊疑惑道:“你是我的心魔?说出来不信。”

  心魔跺了跺脚,“艹,你以为老子愿意当你心魔,也不看看你长什么样子?!”

  祁渊:“我长得挺帅的啊,再说,不愿意你还在这里窝着。”

  心魔一脸不可置信:“……哼,我……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厚脸皮的人。”

  祁渊嗤笑一声:“哈,你才见过几个人啊。”

  于是当岁逐来到祁渊房门前时,就听到祁渊气急败坏的说:“你才没见过人呢,我刚才的时候就看见那几个扫地的小妖怪了,还有那个给我打扫房间的那个小妖呢!”

  愣了下,抬手敲门,“少主,您在屋里吗?”

  屋里的声音顿时安静。

  “谁啊?”祁渊问。

  “噢,属下是主人的右护法岁逐,前几日就是我全权负责您的继位大典,您不记得了?”岁逐站在门外恭敬的说道。

  “哦,那你来是有什么事吗?”祁渊问。

  “也,也没什么大事?就是……属下听说少主前些日子出去了,回来之后酩酊大醉,今日听那些小妖说少主醒了,就想来问问,是不是有什么事?”岁逐站在门外道。

  祁渊开门。

  “我只是喝了些酒,酒量不行而已,没什么事。”祁渊一板一眼的回答。

  “那就好那就好,那属下就先走了。”岁逐要走。“护法。”祁渊叫住了他。

  “少主有事?”岁逐问到。

  “您是这三千阶的老人了,我这……少主刚做起,如果有考虑不周的地方,还望您多指点一二。”祁渊很恭敬的作揖答道。

  ps:三千阶:属魔族地区,顾名思义,台阶三千级。

  “少主这……不敢不敢,我只是个小小护法,保护您安危而已,哪里算得上是老人,更别提指点了……”岁逐诚惶诚恐的摆手答道。

  “您客气了。”祁渊说道。他原本想试探一下这个岁逐----恭敬有礼,毫无破绽。可他就觉得很奇怪啊……为什么只一眼就看出他是少主,为什么对一个算是来路不明的人这么好,或者说客气,对,客气,好想他才是主人,这个人恐怕不仅仅只是护法这么简单吧?!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顶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顶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