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脱离
椒盐丸子2020-09-14 09:382,981

  余跃划开庞国文同学的6+。

  7:18AM

  :

  :吃早餐了

  11:40AM

  :

  :早饭吃太撑了

  18:02PM

  :

  :下午饭吃了火锅,嘿嘿

  余跃笑了笑,回了三个字“朕已阅”。

  马上庞国文同学的消息就回过来:谢主隆恩。

  他划过对话列表然后拨通了一个视频电话,虚化的屏幕上“正在等待对方接受邀请”几个字一直闪烁,但是没人接。

  通知栏显示时间才21点,还挺早。

  余跃顿了顿,又拨通了第二个视频电话,依旧是自动挂断无人接听。

  他直接拨电话过去,没人接。

  心里突然有点发凉,握着手机的手有些抖,突然房间一亮,来电了。

  同时间,一条短信进来。

  “阿跃,妈妈有些忙,明天再给你电话。”

  他又把电话拨出去,还是没人接听。

  余跃看着这短短一行字,急躁的心跳使得他整个人都发虚,视线有些模糊,他深呼吸了几下,把眼眶里的泪水憋回去。

  他重新点开通讯录,找到“余绍平”三个字拨过去。

  不一会儿电话就接通了,还没等对方说话,余跃几乎是以一种喑哑又声嘶力竭的嗓音吼道:“余绍平!你要是敢再动他,我杀了你!”

  没有给对方说话的机会,余跃直接挂掉电话,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忍了又忍,才没将手机摔出去。

  胸腔里像是无数层巨浪袭来,冲刷着他,淹没着他,这种窒息感将他紧紧的困住,他攥着手机努力仰起头,似乎深吸几口气就能抹平心中的愤怒。

  夜深人静的城市角落里,他就像一头临近奔溃的小野兽,压抑又孤独。

  -

  高一入学式。

  “余哥,你的测试结果是什么啊?给我看看别那么小气嘛。”站在他前面的庞国文第八次回头看向余跃。

  他把手上的测试单大咧咧的展开:“你看我的,结果说了天生乐观主义,太准了,老班竟然说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气死我了!哼。”

  余跃将班会课上填写的心理测试单攥在手里,看着眼前的庞国文张牙舞爪。

  “诶呀别那么小气嘛,给我看看,我不会嫌弃你这种冷漠型人格的。”

  “咱们坦诚相见一下不好吗?”

  余跃朝前方抬抬下巴示意,二胖终于在老班杀人目光中安静的转回了头。

  桐县一中虽然教育水平称不上多好,可学校在注重学生心理健康发展这一块还是比较上心的,教务楼一楼设立有两间心理咨询室,而且每个新学年伊始都会组织学生进行心理测试。

  穿着白大褂的女老师戴着一副黑框眼镜,严肃又端庄的审视着余跃。

  她低头又看了看手中的测试单,再看看眼前的少年。

  余跃感觉自己像被扒光了供人观赏。

  “余跃同学,你近期有经常感到烦躁的时候吗?”

  余跃摇了摇头。

  女老师拖了一把椅子,示意他坐下。

  “老师想问你几个问题,你根据实际想法回答就好。”

  “好。”

  桌前是厚厚的一沓测试单,窗外的风一吹,唰啦唰啦作响。

  余跃接过老师还给他的测试单,看着上面六十五的分数,静静的等着听问题。

  女老师费劲的从档案柜的最后一个文件袋里翻出一本小册子,封面被书皮包着,余跃看不到书名内容。

  “总共十个问题,你按照自己的第一直觉回答就行。”

  余跃配合的点了点头。

  “你在做决定的时候会经常犹豫不决吗?”

  “不会。”

  “你会有食欲不佳的情况吗?”

  “不会。”

  心理老师听他两次决然的回答,不由抬起头打量了他一下,她想了想,换了一种问法。

  “你平时最喜欢吃的菜有哪些?”

  余跃顿了顿:“都喜欢。”

  “有一天你走在路上手机突然被抢,第一时间你会联系谁?”

  “报警。”

  “业余时间的最喜欢的运动项目是什么呢?”

  余跃想了想,摇头:“没有特别喜欢的。”

  ……

  很快,十道问题就结束了,余跃自认为答得没有任何差错,可眼前的老师眉头却没有舒展。

  她重新审视着答题纸上的记录,余跃的回答看上去是很妥当的,可问题就在这里,在所有具体指向喜好的问题中,他并没有明确的答案,可以换一种说法,他没有喜欢的东西。

  从心理学的角度上来说,这种状态其实是很危险的。

  没有特别喜欢的食物,也没有具体喜欢的运动,没有向往旅游的国家,没有这个年纪该有的一切热情和欲望,从少年冷淡又波澜不惊的声音里透出一股浓浓的脱离感,与当下环境以及现在社会的脱离。

  他冷静又漠然,看似乖巧懂事的皮囊下是随时会爆发的小宇宙。

  不爆发则已,一爆发不仅会伤到别人,更会伤到一直压抑着的自己。

  心理老师将测试纸压到书下,尽量用一种温和的声音说:“余跃同学,老师希望你以后每两周能来找我聊聊,什么时间段都可以,只是单纯的聊聊天,好吗?”

  余跃抬头看着眼前把黑框眼镜摘掉的老师,神色虽然缓和了不少,不再是自己刚进门那种审视的眼神,可身上的白大褂还是那么刺眼,他轻轻的点了点头,当是答应了以后每两周一次的约谈。

  -

  “嘶”一道寒光从眼前闪现,盛临来不及侧身,只能稍微偏头,躲过致命一击。

  那男人指缝里竟然藏了刀片!

  眉尾开始渗血,滴答滴答的鲜红挂在眼梢,顺着脸颊留下。

  “操!”他忍不住骂出声。

  张强紫青着脸,脖子里冷汗直冒,原本他是不屑使用这些下三滥的手段,可眼前的少年逼得他太紧,好几次自己被摔在地上差点爬不起来,眼看再拖下去这场局面不会好看,还不如速战速决,却没想到被他给躲了过去。

  盛临抬手抹了一把脸颊上的血滴,右手背瞬间红了一大片,扩音器里并没有要中止比赛的声音,也就是说,场子默许了对面男人的手段。

  他用手杵着膝盖,大口的喘着粗气,眼里不知是被汗水还是血水咸到,他拽起背心往脸上瞎胡抹了一把。

  张强眼下并不打算给他休息的时间,他隐晦的将刀片别在裤腰带上,抡起拳头朝盛临冲了过来,距离只有半米的时候,杵着膝盖的盛临终于动了,他没有理会张强朝他面门而来的拳头,而是瞬息间俯下身,弓着腰向地面缩去。

  张强的双拳落了个空,腰间一凉,一小片闪着寒光的东西滑落在大理石板的擂台上。

  他下意识的向腰间摸去,先前别在裤腰带上的刀片已经不见,一道划得很深的伤口从肚脐下方横到腰间。

  盛临甩了甩手,尽管已经很小心,但是去捏刀片的那瞬间他还是被刀片划到了手心,可比起张强腰间的伤口,算是小巫见大巫。

  张强万万没想到,眼前的少年超出他想象的快狠绝,可这也刚好勾起了他的愤怒,他双眼通红盯着前方,腰间的伤口根本没被他放在心上。

  大黑在擂台下不由叹息,他很好感这个年纪又轻又懂礼貌的孩子,所以上台之前才会出声提醒,这个张强原本就是个混子,局子里进出了许多次,算得上是一个亡命之徒,因为得罪了某位道上的大佬被驱逐,便想在南区混出自己名号,遇到这样的人,连他都不想与之正面冲突,更别说盛临一个刚成年的学生。

  有句话叫,不怕被贼偷,就怕贼惦记。

  当他按下对讲机,想向二楼音响室示意时,台上的盛临突然举起了双手。

  璀璨的吊灯刺得眼睛疼,眉尾的伤口还在渗着血,盛临看着二楼的音响室,举起双手大大的比了个×的手势。

  对面的张强看到他的手势突然狂躁起来,脚下一蹬直朝他冲来。

  盛临也没有停顿,他本来就靠近擂台边,此时更是直接抓着台边的绳索,一个翻身直接下了台。

  在他翻下台的同时,扩音器里也及时的传来那个熟悉又娇媚的女声:“比赛结束。”

  大黑有些意外,他没想到盛临会主动认输,更没想到在认输之前会反杀这么一招。

  盛临看着他疑惑的眼神,不由笑了笑,仿佛解释一般的拍拍他的肩:“大黑哥,我还是个学生呢。”

  大黑简直被他逗笑:“得了吧,哪个正常的学生天天来咱们这下棋。”

  “生活所迫嘛……”盛临无奈的朝他笑了笑。

  背后的张强还在叫嚣,无非就是什么“绝对不会放过你”“你给我等着”之类的话语,他都听腻了。

  今晚的提成不多,毕竟只拿了百分之五,其实他不是没想过坚持到打赢,可是那张强真的太下作了,连藏刀片这种事都做得出来,难保他下次拿出来的不是刀。

  盛临不敢冒险。

  夜间的风清清凉凉的,24小时便利店的兼职女店员把柜台里的垃圾拿出去门口倒了回来,柜台前已经站着一个个子又高又瘦的男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他破晓而至(纯爱)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