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薛三
苏苏玛丽苏2020-09-15 11:012,047

  看双绣这表现,不像是以前知道的样子,或许原主的身子并不是这样的。

  难不成是她的原因,老天爷大手一挥,赐了一个保命的技能?

  温如璟突然侧头看向窗外。

  一轮弯月高悬在深蓝色的空中,周边一闪一闪的小星星正努力的散发着光芒。

  突然觉得,在古代生活也没有那么糟糕了,毕竟她有保命技能了。

  -

  夜色清凉,月光散落在青石板上一地温润的清辉。

  世子府,锦绣别院。

  顾晟身着一袭淡金织锦华服,长身直立在老鹰架子旁,动作温柔的给它喂食。

  “冬四。”

  他淡淡的喊了一声,放下夹肉的镊子,拿起手帕擦了擦手。

  一袭黑影刷的闪进房内,再看时一名面容稚嫩的少年已然单膝跪在了顾晟不远处,嗓音有着不属于他这个年龄段的沉着:“世子爷唤冬四有何吩咐?”

  顾晟移步到外室的贵妃软塌上,手里捏了本卷轴,漫不经心的看着,忽的出声问道: “今日让你送的食盒可有送了去?”

  冬四换了个方向跪着,抬头恭敬的说道:“送去了。”顿了顿,他犹豫着补充道:“但是小的怕白给人家姑娘不要,就伪装成了街边小贩,收了那小丫鬟十文钱。”

  说出去真是奇耻大辱,江湖上鼎鼎有名的毒王寒冬,居然买了飘香楼的食盒去小街上摆摊!

  不仅没下毒,还倒贴了一锭金子?!这说出去不让那几个天天瞧不起他的人笑死才怪。

  希望下次世子爷不要分配给自己这么……这么难堪的任务了。

  顾晟翻了一页卷轴,赞许的点点头,幽幽说道:“做的不错,很有头脑,从明日起你的任务就是每天在那里卖食盒,而且必须保证那温家小姐有一份,食盒的分量必须大,每日三餐顿顿酒肉伺候。”

  冬四:……爷,要不您宰了我吧,我怎么说也是个世子府领兵,您居然让我去卖饭!!

  忽而想到了什么,顾晟直起身子,放下卷轴,眸底闪着算计的光:“从明日起,那温家小姐的行程你也要事无巨细的向我禀报,食盒的钱你去找管家给你报销。”

  “是……小的领命!”冬四生无可恋的接下任务,果然传言是假的,都说世子爷不近女色,不贪闺房之乐,那是因为他还没遇见艳色绝世的温家小姐,这不今天才遇见,就开始要不择手段的追求了……

  冬四心里还没腹诽完,就被他家世子爷的又一句话砸蒙了。

  顾晟说:“如果你能把她喂成一个大胖子,本世子爷重重有赏!”

  原来世子爷好这口吗?

  喜欢胖的?

  那还不好整吗?给那温家小姐调制点增肥的药不就完了,保准她一个月就毁容!

  似是猜到了冬四想的一样,顾晟补了一句,“……不能下毒。”

  一想到温如璟被毒,他就……就浑身不得劲,心脏疼一样的刺痛。

  冬四愣了瞬,抱拳:“遵命。”

  顾晟疲惫的挥了挥手: “下去吧。”

  希望那温如璟变丑变肥了以后,他不会再有那种异样的感觉。

  他身中蛊毒,时日无多,留在奉阳城当值,只是想安安分分走完余生罢了,其他争端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免得心烦。

  -

      三更天。

  打更人沿着街道慢悠悠的敲响了锣,锣声响彻了好几条街。

  家家户户都闭紧了门窗准备入睡,这时陈家酒楼后身一个破败的小房间却是燃着映得满屋子亮堂堂的蜡烛。

      房间很小,很破。一张简陋杂乱的木床上鼓鼓囊囊的不知道塞了什么,一个掉了漆的桌子上摆了酒壶和烧鸡,一把长剑立在了墙角。唯一和这屋子不相般配的就是角落里面堆得各色的肚兜。

  粉嫩的,绣着鸳鸯的肚兜被人随手扔着,每一个上面都沾染着几滴血。

  坐在残破小桌旁大口啃着烧鸡的男人脸上有一道肉色的刀疤,仔细看去,瘆人的很。

  他吃的满嘴油腻,时不时的还用袖子擦两下子嘴巴。

  差不多吃完一整个烧鸡以后,他一口灌下了酒壶里面的烈酒,而后身子舒服的往后仰,打了个长长的酒嗝。

  嘎吱一声。

  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三月的夜晚还带着凉气,那人几步进来,带了一股子凉风。

  酒足饭饱的男人骂骂咧咧的瞪了他一眼。

  来人是个上了年纪的老人,眼角皱巴巴的纹路给人一种阴森的感觉,他轻咳了一声,手里的拐杖嗒嗒的砸在地上,关上房门走了进来,坐到了桌子对面。

  “三儿,收手吧。”老人用历尽沧桑的声音的说道,“你要是再不收手就没人能帮的了你了,当今圣上最心爱的外甥都开始调查此案了啊……咳咳。”

  薛三轻嗤了一声,“不过是仗着母亲的功劳作威作福罢了,那世子爷有什么值得吹嘘的地方?”

  “放肆!”老人猛地用拐棍的敲了下地面,“你是不想要脑袋了吗!?”

  薛三无所谓的耸肩,“我早都已经把脑袋搭在断头台边上了,脑袋随时都有可能掉,多说几句话怎么了?”

  是啊。

  自从他强暴了第一个女子后,他的脑袋就已经不保了。

  老人长叹了一口气,“三儿,出城吧,我给你准备了盘缠,出了奉阳城就再也不要回来了,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不行!”薛三想也不想的拒绝,起身走到角落,拿起了一个绣着小锦鲤的肚兜,放在鼻尖深吸了一口香气,猥琐道:“那花楼魁首的滋味我还没有尝过,怎么能说走就走呢。”

  “你当真不走?就为了那一具已经腐朽发臭的尸体,难道你要尸首异处吗?!”

  老人几乎是咆哮着说完的。

  薛三拿着肚兜的手在隐隐颤抖,阴鸷的眸子也渐渐泛红。

  谁都不行!谁都不行说他的影儿!

  刷一声。

  刀拔出鞘的声音后是刀尖没入皮肉的声音。

  老人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鲜血顺着他灰白的胡子淌下,到死他都没闭上眼。

  薛三猛地抽出剑来,猩红的热血溅了他一脸,摇曳的灯光映亮了他狰狞的脸庞。

  谁都不可以!

  谁都不可以说他的影儿!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