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璟阁
苏苏玛丽苏2020-09-15 11:013,085

  女人眼底的关切是那么的真实,看的温如璟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只得被女人心疼的拉着往屋子里面走。

  绕过寒碜的前厅,温如璟一路被领着沿着长廊走,走了须臾后眼前乍然呈现出一座院子,石匾上题名为--璟阁。

  这应该就是原主的住的院子了,温如璟心里暗暗想道。

  果不其然,女人拉着她进了宽敞雅静的院子,和外面无差的,院内是一片光秃秃,一颗松柏傲然立于门口,给人一种凌霜傲雪的感觉。

  “璟儿啊,听你父亲说你又失忆了?”女人一边往里走一边问道。

  温如璟有些尴尬的点点头,因着落水的事嗓子还有些沙哑,“……我确实记不清以前的事了。”

  “那你可得记住了我是你娘啊!”女人突然一本正经的说道,“前几次你失忆了以后非要管我叫姐姐,气的你爹在史馆住了三天没回家。”

  这……也太彪悍了。

  温如璟勉强弯起了唇角,乖巧的喊了一声:“娘亲。”

  女人满眼慈爱的应下:“哎!”

  -

  双绣双瑞先跑进屋子里点上了香炉,铺好了被褥,待温如璟进来的时候,房内已经有了热乎气。

  女人扶着她上床,而后贴心的为她掖好被角:“璟儿先休息休息,我去厨房给你煮碗姜汤。”

  不知是不是温如璟的错觉,当女人提及要去煮姜汤的时候,双绣眼底划过了一抹显而易见的惊恐,不过转瞬就被她掩下了情绪。

  女人又陪了温如璟一会儿就放下垂帘出去了,临走前交代了双绣几句要贴心照顾小姐,然后就没了声音。

  房间里总算安静了下来,温如璟睁着一双漂亮的凤眼,悲怆的看着头顶绫罗床顶出神。

  穿越了。

  真的穿越了。

  为了救一只素不相识的人,她穿越到了一个历史上或许都曾未出现过的朝代。

  “小姐。”双绣去而折返,轻手轻脚的把垂帘挂起来,坐在了床边的脚凳上。

  温如璟侧头看她,眼里闪着求知若渴的光芒。

  快!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

  “小姐是又要奴婢把从小到大的事情都讲一遍吗?”梳着双环髻的小丫头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温如璟轻咳了一声,“那就随便说说看,没准我能记起来一些。”

  “小的遵命。”双绣清了清嗓子,开始第八次给自家小姐讲故事。

  “您是大梁国史馆史官温孟的唯一一位嫡亲女儿,老爷洁身自好,一声只娶了夫人一个女子为正妻,没有妾室也没有外室。老爷20岁中举考上状元以后便一心钻研史书,记录朝臣大事,铁面无私,公平公正。夫人出身武将之家,喜欢舞刀弄枪,是驻守边疆的罗盛罗大将军的嫡出女儿,自幼便习武,武功高强,在未生下小姐之前还曾带兵打仗,屡战屡胜,还曾在江湖留过英名!”

  小丫头说到这里的时候,两个眼睛都在放光,崇拜之意不言而喻。

  “娘亲那么厉害,那为什么我身子骨这么虚弱?”温如璟身子斜靠在床头,目光哀怨。

  “小姐身子骨并不虚弱,只是今日湖水过于寒凉,饶是身高八尺的汉子也得生次病。”

  “是吗?”

  “那是当然,我家小姐虽说大字不识几个,琴棋书画样样不会,但是论起舞刀弄枪,这奉阳城,除了顾将军的孙女,没人能打得过你。”

  顾将军的孙女。

  温如璟脑海里突然闪出那道不骄不躁的声音----

  臣女顾婷,拜见世子爷。

  “顾婷?”她试着问道。

  “正是顾婷顾小姐。”

  “哦,”温如璟懒散应下,“我和她熟吗?”

  “这个……”双绣有些纠结的低下头,“小姐和顾小姐以前关系很好,是从小打到大的,但是因为萧将军,小姐已经很久没有和顾小姐一同出去游玩了,还有今天,”

  双绣似是有些为难,话到嘴边,不知当不当讲。

  “今天怎么了?”温如璟刻意压下了声音,无形中身上笼罩上了一层不怒自威的霸气。

  “今天那只猫,就是顾小姐的,猫落水以后,在水里扑腾了好久,在场的人除了小姐没人识水性,所以小姐就下去救了。”

  “我救了她的猫,然后她一句谢谢都没有说?!还任由我躺在那冰凉的地上?”

  温如璟有些怒火中烧,瘦削的胸膛微微起伏。

  双绣低头瑟缩着脖子,小姐跳下去的时候顾小姐根本不在场,她是后来才回来的,还把自己的披风给了小姐,但是她确实什么都没有说。

  “这朋友,绝对交不得!”温如璟愤愤道。

  真为了原主悲哀,在打小玩到大的朋友眼里她居然都不如一只猫。

  在她的世界里面,她死了以后,一定会有很多人伤心的,颐养天年的爷爷,正在读书的大侄子,还有福利院那些她照顾的孩子,她资助的贫苦学生……

  她们一定都会很伤心吧。

  -

  “小姐,小姐!”

  双绣喊了两声,唤回了温如璟的思绪,她微微皱眉,“怎么了?”

  双绣瞪着一双灵动的杏眼,笑嘻嘻道:“小姐这次醒过来比以前那些次都要好多了。”

  “此话怎讲?”

  “前几次小姐醒了以后都是一哭二闹三上吊,要不就是不记得夫人老爷,还有就是一心寻死,可是这次小姐醒来,很平静呢。”

  “是吗?!我,我以前那样过?”

  看来原主之前那几个魂魄心理素质不咋地,穿过来了就穿过来了,毕竟谁也没有办法改变。

  没有逆天改命的能力,就只能顺应天命。

  “嗯!”双绣重重的点头,眼底眉梢皆是暖人的笑意。

  温如璟突然想到了什么,她探头往外看了两眼,见外面没有人以后,朝着双绣勾了勾手指,双绣听话的靠了过去。

  温如璟附在她耳边小声道:“你们就没怀疑过我不是我?”

  双绣气呼呼的退回原处,秀气的眉头拧在了一起,“小姐就是小姐啊。”

  温如璟舔了舔唇,小心翼翼的试探::“爹和娘亲就没怀疑过?”

  “小姐!你是不是烧坏了脑子了?”双绣一脸震惊的站了起来,伸手探了探温如璟的额头,小声嘀咕:“也不烫啊。”

  温如璟把被子裹得严实,不耐烦的挥开双绣的手,“我可好的很呢!”

  “哦。”双绣坐回小凳上,撑着下巴看温如璟,“小姐就是小姐,从来没变过,只不过是染上了怪疾罢了,奴婢自打会走路就陪在小姐身边,没有人比奴婢更了解小姐了。”

  温如璟心里嗤笑一声。

  你还真就不够了解,壳子里面都换了魂了,你也没发觉出来啊。

  房门被人从外面推开,随即是温夫人的声音:“璟儿,娘亲给你熬好姜汤了。”

  双绣慌张的起身,不知去一旁的藏宝阁子里找什么去了。

  温夫人端着冒着腾腾热气的瓷罐走过来,坐到床边上,舀了一勺仔细吹了吹,这才递向温如璟:“张嘴。”

  一想到刚才温夫人要去熬姜汤双绣的表情,她就有些抗拒这碗看起来不怎么样的黑乎乎的热汤了,而且,这汤的味道,也有些怪异。

  “……娘,您先放下让它凉凉,等会儿让双绣喂我就好了。”温如璟笑的牵强,余光扫到站在一边双绣,示意她快过来。

  双绣会意,几步上前接过了温夫人手里的瓷罐,“夫人,这种小事,就让奴婢来干就好了。”

  温夫人有些不想给,抬眼看了眼唇边挂着笑的宝贝女儿,还是把瓷罐递了出去,“一定要监督小姐都喝光。”

  温夫人吩咐完就起身了,爱怜的摸了摸温如璟的头,轻声道:“那为娘就不打扰你休息了。”

  “嗯。”温如璟乖巧点头。

  温夫人几步便出了房间,脚步声渐渐消失以后,温如璟捏着鼻子往床里面退了退,“这什么味儿?”

  双绣轻车熟路的从口袋里面拿出了几个蜜饯放进了瓷罐里面,细细搅拌了以后才递给温如璟:“夫人早些年在战场上带兵受过伤,所以她什么也闻不到,熬的汤药可能会有些不正常的味道。”

  温如璟接过来,拿到鼻尖轻嗅了下,有了蜜饯加成,味道确实正常了不少。

  她咬咬牙,一仰头,全都灌了下去。

  一瞬间,苦涩与甜腻在她的口腔里面四处逃窜。

  “……娘亲没有嗅觉了为什么还非要去熬,交给下人不成吗?”

  这简直就是黑暗料理。

  双绣把空了的瓷罐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扶着温如璟躺下去,给她盖好被子,絮絮叨叨的说起来:“因为夫人爱小姐呀,所以熬汤药这种事,夫人喜欢亲力亲为。”

  “哦。”

  这就是母爱吗。

  她和大侄子自小就被爷爷养大,没有父母,也从来没感受过除了爷爷以外其他人的爱意。

  温如璟在双绣的唠叨声里面脑子昏昏沉沉的就入睡了。

  她做了一个梦,梦里面有个身形颀长衣带飘飘的男子在一片仙气笼罩的湖心亭子里抚琴奏乐。

  她想走过去看看那个人的脸长什么样,走到半路的时候原本平静的湖面突然波浪翻涌,一个周身漆黑的大蟒蛇破空而出,张着血盘大口朝她扑过来。

  她还来不及尖叫,那大黑莽突然调转了方向朝着湖心亭子里的翩翩少年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世子爷别来无恙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