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老姐
訾阽zone2020-07-24 21:494,378

  当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老姐就开始了自己的科研。我当然知道她在干什么,当然知道。

  当然,老姐从来都不比我聪明。她在用炭笔写字的时候总是会把自己弄得像煤炭工人那样,满脸都是黑黑的。…“煤炭工人”应该算是上古时期用的词汇了吧?我总是喜欢用这些词,所以同学们因此嘲笑我也不足为怪吧?

  老姐总是说不要把自己的身份暴露出去,要不然会很惨。这我当然是知道的,那些在广场上被绞死的新玛雅人,我们的同类——他们把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出去。

  人类害怕新玛雅人,因为我们做什么事情都超级顺利。比如我,在测试中随便选几个选项,都可以得到百分之八十五的分。老姐当然很习惯这种邪门的运气,她觉得这是与生俱来的。但我对这种东西很不放心,老姐因为这不晓得笑了我多少遍。我觉得这其中肯定有诈,或许在某一天这些运气都会变零,让你难受得要死。

  老姐说以前的新玛雅人曾经和外星文明有过接触。哈…或许吧,她总是神神叨叨的,今天还说人类会杀光所有的新玛雅人呢。

  得了得了,明天早上还要上课呢。晚安啦,我亲爱的日记。

  ——缄默的日记

  新公元1271年,地球文明因绞死机的出现而陷入濒死的状态。它们从欧洲出发,正在蔓延至全球。

  “老姐!老姐!!”缄默在焦急地大声呼喊,但声音却被无力地卷入了空气中弥漫盘旋着的黄沙之中,被慢慢侵蚀着。

  地球文明就如同缄默的呼喊声一般,逐渐消失殆尽。黄沙夹杂着强烈的风声,在耳边呼啸着。缄默的斗篷和围巾也随着风而剧烈颤抖,时不时遮盖到视线。

  月色下,远处的沙丘上突兀地出现了一抹蓝,被厚密的飞沙镀上了一层灰色。但即使是这样,缄默还是辨认出了戴着那一抹蓝色。

  “老姐!!你到底去哪里了?”随着人影的走近,缄默也扑了上去。

  但老姐的神情似乎没有缄默想象中的那么欣喜,她急促地呼吸着。“兔崽子…你跑出来干什么?外面很危险的,你不知道吗?上一次罚你禁闭你是不是没有长记性?!”老姐几乎是揪住了缄默的领子。

  “可是老姐…”

  “现在不是说什么可是不可是的时候!人类说…绞死机已经赶过来了,它们已经赶到亚洲了!”

  “什么……?”缄默只感觉到天地一整旋转,但并没有表现出来,“到亚洲了?”

  不,不可能这么快吧?在新公元1269年的时候才…才绞完德左的一半人口。三年都还没有过去…怎么会?…缄默思考着。

  正当缄默愣神的时候,地面一阵震动,扰乱了星空。姐弟两不约而同地向那望去。

  老姐松开了手。

  “…来了。”

  老姐向四周张望着,不远处的沙丘上正有一辆车,便一下子就拽住了缄默的后领,跑向了那辆车。

  开门,关门,启动,换档,离合。

  这应该是某个有钱人家收藏的老古董,后来为了逃命就随随便便撂在外面了。不过老姐熟练的就像真的开过这种老古董一般。

  踩下油门,车便飞奔了起来。

  缄默不停地转身,透过后玻璃窗查看情况如何。

  一路上并没有遇到危险,在“嘎吱——”一声后,车便稳稳地停在了一栋孤零零的小别墅前。

  下车,来到了温暖而明亮的室内,这是他们的家。

  姐弟两还没怎么缓过神,但老姐已经开始动手教训缄默了。

  耳朵传来的痛觉一下子就把缄默的思绪拉了回来,“哎!老姐不要再揪我耳朵了疼疼疼!再扯我耳朵就要没了!!”

  “你看看你,你要是没了我该怎么办?”老姐松了手,扶了扶自己的眼镜,又开始弹起了缄默的额头,“一天到晚懒得要死,就晓得吃吃吃吃睡睡睡睡,就晓得傻乐呵,遇到危险说不定小命就不保喽。”

  “哎呀!我哪里有那么懒嘛!再说了,老姐你命这么大,怎么可能会死呢?”缄默捂着自己的头,大声地嚷嚷着。

  “是人就会死的好吗?你是不是蠢哪?”老姐停了下来,但却又突然叹了一口气,“要是我真的死了你该怎么办?”

  我不蠢,我一点也不蠢。老姐,是你太蠢了。但缄默没有把自己的想法说出来,“姐啊,你不会死的,因为傻人有傻福。”

  “你这小子又开始引用上古时期的词句了。我可警告你了啊,下次再出去不和我说,我就真把你耳朵扯下来哦。”她用食指轻轻点了点缄默的鼻子。

  “是是是,我再也不敢了,老姐。”缄默直点头求饶。

  老姐宽慰地笑笑,摸了摸他的头,“赶紧去睡觉吧。”

  缄默进入了他的房间,这个房间是自己自从有了记忆是就已经拥有的。他躺在自己的床上,不一会儿就进入了梦乡。他在梦中梦到了许多以前的事情。比如说老姐为了包庇自己而被老师罚站,收养了流浪猫却被父母反对,自己第一次掉牙被老姐嘲笑“豁牙门”……还有很多。

  他梦到了老姐,关于老姐的很多事。

  …他梦见老姐研究的那些机械,零碎的机械碎片,淡淡的发着光。

  …他梦见老鼠钻进了那些碎片之中,碎片自己慢慢组装,变成了一只机械老鼠。那只老鼠先是到处嗅嗅,再在自己生上嗅嗅,发出一声惊讶的叫。叫声越来越欢腾,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的身体而害怕,还是因为自己重获了新生而狂喜。

  …他梦见在老姐抽屉里的初代绞死机的草图。那是他五年前无意中翻出来的,也不能说是无意,他知道老姐在做什么。那张图纸上的初代绞死机突然从纸里钻了出来,从二维变为了三维。那机器血淋淋地滴着红色的液体,它们的眼镜中闪着一种不可触摸的光,亮闪闪的。

  …他梦见了新玛雅人的神——那些外星生物。长得像有了翅膀的兔子一样,以眼为口,以翼为耳,以眉为鼻,以耳为眼。它缓缓地展开了自己的“耳朵”,然后在自己面前慢慢分裂,没有任何痛苦地,就像细胞分裂那么简单。它们向缄默点头示意,然后做了几个在空中盘旋的动作,翼下闪出一丝又一丝的星火。他看见老姐在那两只“有了翅膀的兔子”后,嘴里在重复着什么,她的表情和之前自己说看到的完全不一样。

  …他梦见了老姐戴着那晶蓝色的围巾,对自己微笑完了后就转身而去。缄默想抓住她,但她在暴风中早已化成了一丛黄沙,随风而去。围巾也化作了一丝又一丝的星火,像天上的流星一样,亮闪闪的,转瞬即逝。

  …………

  …他梦见地球在自己眼前坍缩,发光,光的碎片在空中乱窜着,太空垃圾就是行星带。地球就像眼睛一般,没有情感,就像那些第二代第三代绞死机的眼睛。

  地球越来越亮,发出了刺眼的光。

  缄默被惊醒了,窗外的阳光照了进来,就和梦中地球发出的光一样。阳光很温暖很明亮,可缄默却在不停地打哆嗦,如同刚从冬天的冰水中出来后一样。

  缄默默默地抱着头,喃喃道,“那些梦一定寓意了什么,寄托了什么。我现在不懂,但我以后肯定会懂的,肯定会。”

  和往常一样,老姐应该是出去了,我先起来找点东西吃…。他这么思索道。

  正当缄默的脚刚落到地上时,他就听到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和门被打开的声音。

  老姐今天回来的这么早?找到了更多的水和食物?找到了好玩的?找到了水、食物和玩具就这么开心…不是老姐的作风。……难道是…?

  …绞死机?

  缄默只在几秒内完成了自己伟大却可怕的推理,他心头一紧。长久以来最不愿看见的事情终于发生了,但缄默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在脑内模拟了上千上万上亿遍那血腥的场景。虽说比预料中的早了那么十几年,但没关系,他当然知道。

  脚步声在门廊处停了下来,随后传来的是人的身体落地的声音。

  不…不。

  “老姐!”缄默赶紧从卧室中奔了出来,跌跌撞撞地跑到了玄关,眼前是缄默脑中从没模拟过的场景。

  这不对,不可能。

  是老姐倒了下去,胳膊呈扭曲状,鲜血从衣袖处溢出。她在发抖可能是因为疼痛,也可能是因为害怕。

  到底怎么了?到底发生了什么?绞死机已经来了吗?

  老姐挣扎着抬起了头,艰难地,“傻小子…快去!快去地下室!”

  怎么办?怎么办?

  缄默在检查过门是否锁住后,不知所措地、小心翼翼地托起老姐。他只感觉嘴就像被粘住了一般,什么都说不出来。

  “快去啊!不要管我…它们来了…它们已经来了啊!”

  缄默还是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费力地拖着老姐去地下室。砸门声愈来愈大,一声声地,缄默的心脏似乎被这声音紧紧地钳住了,大气不敢出。

  血迹从门廊处延伸到了漆黑的地下室。

  地下室一片漆黑,空气中尘土被慢慢地溅起。外面的阳光穿过楼梯口敷衍地大块大块地洒在地上。

  老姐靠着墙,费力地按动了墙上的一个按钮。“哗啦”一声,地下室的灯全开了。灯很晃眼,缄默眯了一会儿眼才适应过来。缄默不喜欢地下室那股发霉的味道,所以从来没有来过地下室,也不知道地下室到底是什么样的。

  地下室里的机器开始“嗡嗡”运转着,就像刚刚苏醒。在地下室的中央,有两台互相连着线的机器,左边的机器一个放着外形像宇航员一般的机器人,右边的是空着的。

  “老姐,这个是……什么?”缄默转头问道。

  “这是我一直研究的东西…把人类的灵魂塞进机器人的身体里…快进去吧……”

  “不,不。老姐,你为什么不进去?”

  “……缄默…”

  “…?”

  “我知道你不比我蠢…你还在成长…你将来会比我聪明…我已经不能陪你走下去了……”

  “…不,我不要!我要老姐陪我!”

  “…就这一次…你能听话一点吗?”

  “我不…!”

  缄默的声音被门倒下的声音打断了。金属与地面拖拽碰撞的声音越来越大,缄默感觉浑身都动弹不得。

  老姐犹豫着,但是还是将缄默全力一推,让缄默倒在了机器之中。机器的门应声关闭,开始慢慢运转,各个指示灯都发出了晶蓝色的光。

  缄默赶忙站了起来,差点因为站得太快而再次摔倒。他急切地拍打着机器的玻璃窗,呼喊着老姐。他开始用肩膀来撞开这机器的门,但对于一个小孩子来说,想要破坏这机器是完全没可能的。

  窗外的老姐早就倒了下去,疲惫不堪的双眼正静静地望着缄默。她正在默默微笑着,就似乎是完成了一件一直以来就想干的事情。

  玻璃窗,不,应该是整个机器都有规律地震动了起来。有东西从楼上走下来了。老姐似乎也感觉到了,转头望去。

  ——绞死机。

  一个有着人类男性体形,高两米的机器人。和老姐抽屉里那张草图差不了多少。它的浑身上下都沾满了鲜血,正弓着腰,用泛着红光的独眼直勾勾地望着倒在地上的老姐——就像在盯着自己的猎物一样。

  老姐惊恐万分地回过头,大声重复着什么话。可在机器之中的缄默什么都听不到,一方面是他已经被绞死机吓得停下了动作,另一方面是在机器中根本听不到外面的声音。

  绞死机缓缓地举起了带有尖尖的之间的手,然后落了下去。缄默听不到,但仍感受到了血肉四溅的声音。老姐的血溅在了玻璃窗上,虽然隔着玻璃,但缄默还是眨了一下眼。

  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亲生姐姐没绞死机杀害、肢解、吞咽,却没有任何能力改变现状。

  缄默只感觉自己的意识被慢慢地,像小孩子剥离花瓣一样地消失,眼前的景象正大片大片地变黑。

  缄默听到了一声小孩子的尖叫,但他不知道那是不是自己的了。

  他已经完全地安眠在了这片无尽的黑暗之中…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玛雅文明-毁灭与创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新玛雅文明-毁灭与创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