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偏偏是他
苏妙笙2020-07-25 01:052,465

  吃的太撑,沈荞也不急着回家了。

  两人在路面上走的懒散,摇摇晃晃的,黎朵勾着她的脖子缠了上来,神秘兮兮的:“要不要去笙歌?咱们先去跳个舞,累了再去做个spa,晚上就直接在那开间房休息。来不来?”

  完了,她又掏出一张金卡。

  来,不来是蠢蛋!

  “喏,知道你不方便,把这个面具戴上。”拉她进舞池之前,黎朵递给沈荞一个面具。

  两人戴上面具后便手拉手挤进了舞池,男男女女,声色犬马,沈荞没扭一会儿就觉得热了,还口渴。

  歇之前也没忘把姐妹拉出来,两人又点了喝的送过来,屁股刚坐下就有几个年轻人坐在了她们对面。

  是刚才和她们跳舞的几个男生,看样子像是大学里一个宿舍出来玩的。

  洗牌的空挡,傅随微微放松了身子靠着沙发,目光落在东西方向四十五度角的男男女女身上。

  从两个女人进来他就注意到她们了,其中一个身影看着很熟悉,打牌时便时不时的瞄两眼。

  抓牌时,贺西迟叫他,傅随没听见,只看到一个男生把手伸到女人耳后,再收回来时手里有多了一朵红玫瑰。

  小儿科的俗套把戏。

  但女人浅浅的勾了下唇,然后伸手接过那只玫瑰花,指尖那亮晶晶的水钻一闪而过的反射出一道光。

  那光像是直接凿进他大脑中,狠狠戳中他回忆带的开关按钮。

  昨晚,沈荞伸出纤细的食指贴在他唇上,指甲上贴着粉粉的水钻,亮闪闪的,说不出的好看。

  然后将他推开,人懒洋洋的倚着栏杆笑:“傅总嘴巴可真甜,就没见过你这么会夸人的!”

  他问:“既然如此,那要不要尝尝?”

  他知道她一向大胆,但不曾想到人都疯狂到这个地步,上来就扯住了他的领带,红唇送了上来。

  耳畔的声音犹如鬼魅般勾人:“好啊,我正有此意。”

  呵 ,居然还真是她!

  几个男生性格都挺开朗,嘴巴又甜,一口一个“小姐姐”的叫。

  黎朵向来吃小奶狗这款的,这会儿面前好几个小奶狗,又甜滋滋的叫她“小姐姐”,别提多高兴了。

  一高兴又喝了不少酒。

  沈荞倒是兴致缺缺,她把玩着手里的玫瑰,轻轻嗅了下,觉得自己是不是有毛病,这么庸俗的套路她居然也会接。

  按照之前的计划,她们还打算去做个spa,但是黎朵已经醉的口齿不清了,沈荞怕她胡言乱语就直接把人架起,拿出她的金卡去开房。

  心不在焉的打完一局牌,果然是输了,傅随有点烦躁的扯了扯领带,被旁边的贺西迟打趣:“怎么了,一晚上都心不在焉的,这是看上哪个美女了?”

  说着,他头顺着傅随的角度往外张望,他们这个包厢是玻璃门,从外面看不到里面的光景,可里面却能清清楚楚看见外面的五光十色。

  还是那般嘈杂的声色,没有什么不同啊?

  他胳膊杵了下傅随,眼神示意:“最近我公司新签了个女演员,刚毕业,长得清纯可爱,要不要把她叫来?”

  贺西迟眼里的傅随根本就不是一个食色的人,从来只见他一副清冷寡淡的模样,无欲无求的,就算是有看上眼的,估计也是清清纯纯的那一挂的。

  好心被当做了驴肝肺,傅随白了他一眼,把桌子上的半杯酒给一口闷了,人随之站了起来,身形高大。

  转了转腕上的手表:“今天就到这里吧,头有点晕,先去休息了,账记我单上就行了。”

  旁人欢呼:“傅总大气……”

  沈荞废了好大劲才把黎朵弄进房间,黎朵手和嘴还不停歇:“来,弟弟再喝……嘻嘻,姐姐就喜欢你这样的……”

  她手捧住沈荞的脸,嘟着嘴就冲着她的脸亲了过来。

  房间里铺着厚厚的一层地毯,沈荞喝了酒头也有点晕乎乎的,偏偏黎朵还挣扎个不停,她一个没注意被地毯绊了下,两个人直接摔倒在柔软的大床上,头脑还弹了两下。

  呼,更晕了!

  黎朵沾了床就跟小猪仔一样抱着旁边的枕头呼呼大睡起来,沈荞躺了会儿,等眼前的金星消失了才起身去客厅倒水喝。

  “咚咚”两声,房门被敲响。

  沈荞一边喝水一边去开门,刚才被黎朵闹的热出了汗,她外套脱了只剩上身一件黑色紧身短t恤,露出巴掌宽的一截雪白的腰肢。

  开了门,外面站着一个笑眯眯的男生。

  还是那几个男生中的其中一个,沈荞有印象,就是他俗套的变了朵玫瑰送给她。

  她一手举着水杯,一边慵懒的靠着门旁,嘴角轻勾:“有事?”

  男生倒也不扭捏:“小姐姐,我在房间里开了投影,要不要一起过来看电影?”

  大晚上的看什么电影,这男生倒挺文艺的,但是欲意如何她怎会不知。

  沈荞眼睛瞄了眼里面正睡得香的黎朵:“我朋友醉了不方便,下次吧。”

  那男生不放弃,说是让她一个人过去也行,沈荞没办法,说其实今晚她已经约好别人了。

  从一开始就注意到的人有没有约别人他心里怎会不清楚,有点受打击,男生还追问:“谁啊?该不会是刘铭远吧?”

  男生还以为她是私下里和他的室友约上了,但其实沈荞压根不知道刘铭远是哪号人物。

  毫无意义的解释了半天,沈荞有点心累了,恰巧走廊里一个男人合乎时宜的走了过来,她下巴一扬:“喏,这不是来了吗?”

  怕男生不信似的,她还伸手冲那人招呼:“亲爱的,我在这呢!”

  一声“亲爱的”叫完,沈荞自己都忍不住抖了抖鸡皮疙瘩,却在男人走过来时脸上的笑容慢慢冰封了。

  沈荞有点近视,方才只是觉得这人远远看着气质挺好,没想到人一走近才觉得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坑。

  邪门,怎么偏偏是傅随?

  傅随走过来停下了脚步,单薄的眼皮一抬:“叫我?”

  声音比走廊还低气温。

  沈荞欢欢喜喜地抱住了他胳膊,脑袋靠在他身上,声音娇软得不像话:“哎呀,人家都等你好久了,你是不是又去看别的女生了?”

  眼前的画面有点像大型虐狗现场,男生看了傅随一眼,果然无论气质还是长相对方都远远超出自己。

  他心虚的摸了摸鼻子就道了句“小姐姐晚安”,然后溜了。

  人影在转角处一消失,缠在胳膊上的手臂也抽离了,一股温软馨香随之而去。

  沈荞又恢复了那副恭恭敬敬的模样,对他笑:“傅总,时间不早了,您早点休息,晚安。”

  脚甫一迈进房间,手腕忽然被一只温热的大手扣住,只需轻轻一扯,她就不由的后退,然后撞进一堵坚硬的胸膛。

  傅随往屋里瞟了一眼,然后顺手把门给“啪嗒”一声带上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傅少怀里撒个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在傅少怀里撒个野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