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幻境2
傅三岁2020-07-26 17:314,239

  当谢霜再次睁开眼,眼前站着一名青衣少年,身形高大,眉目俊朗。只不过此时的他双目腥红圆睁,十分惊愕地盯着谢霜的脸,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在谢霜还没回过神来时,少年的嘴角却缓缓流出殷红的鲜血。

  “霜……”少年想要伸手来抚摸谢霜的脸颊,可是还没有触摸到谢霜,他的身体已经软软倒了下去。

  桌上放着一个空锦盒,锦盒中央,还可以清晰地看见一枚丹药压出来的凹陷痕记。这枚丹药是谢霜向师兄灵安求来的灵药,可以帮助修者提高修炼速度,这是目前莫钦最为需要的东西。

  谢霜得之以后视若珍宝,今日得空才跑过来找到莫钦,把这枚丹药亲手交给他,可是……眼前的一幕令谢霜张着嘴巴半响没能回过神来。

  “莫……莫钦?”谢霜颤抖地将手伸到莫钦鼻前,已经无法再感受到任何气息,她眼眶一热,两行泪水直直划落,她扑过去抱起莫钦的身体,“莫钦,你怎么了?你醒醒!你醒醒!莫钦……”

  这枚丹药不是提高修炼速度的吗?为何莫钦吃了以后口吐鲜血?

  “莫钦……莫钦……”放霜不甘心地继续拍打着莫钦的脸颊,却再也唤不醒他,她感到天崩地裂。

  正在这里,只听“呯——”的一声,木门被一脚踹开,几名身着青衣的男子走了进来。指着谢霜大骂道,“大胆谢霜!你竟然敢毒杀同门,实在罪大恶极!天怨人怒!把她关起来!”

  ————————

  不论谢霜如何辩解都无事无补,她被丢进阴暗潮湿的牢房,四周密闭,只有很高的地方有一个小孔,用来辨别日月。她到现在还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只知道莫钦的死让她很心痛,不管事情的真相到底如何?她都不会原谅自己,因为毕竟那颗丹药是她亲手交给莫钦的。她宁愿吃下那颗毒丹的人是自己。

  尽管身处绝境,她心里都还存着一份希望,她相信那个人一定会来救她,那个人一定不会放弃她。那个人就是她的天,她的地,她的一切开心和快乐,一切希望与幸福。她相信,等到那个人来时,一切就会真相大白,他们会知道,她谢霜是被冤枉的。

  天色逐渐暗了下来,整个牢房陷入了漆黑之中,伸手不见五指,牢房里充斥着一股屎尿的臭味,无孔不入。谢霜虽然从小寄人篱下,但也从来没有遭过这等罪,此时她缩在墙边紧紧地捂着鼻子,难受异常。

  正在她思绪繁杂间,听到门外一阵铁链悉悉嗦嗦的声音。铁门被打开,微弱的灯光透进来,角落的几只老鼠受到惊吓,纷纷躲进洞中。

  黑暗中,谢霜看不清楚来人会是谁。借着牢外昏暗的灯光,可以见得有三人的身影,陆续进到牢门内。

  一人小声道,“我们不会被发现吧?”

  “发现了又能如何?你以为她还能从这里走出去?”

  “嘿嘿,也是。她可是上头指定要……”

  “住口!”

  另一人道,“老大,这小娘们儿长得可真俏,看她进这牢房时老子就心里痒痒的,一会儿老子可要好好玩玩她。”

  “放心,这里关押的都是低阶的杂役废材,没有人敢多嘴。在这里,老子就是天,谁还能逃得出老子的手掌心?”

  几人说着,朝着谢霜所在的角落淫笑着走了过去。

  “你们要干什么?不要过来!”谢霜已经十二岁,对某些事情还是略有了解,她大概能明白这些人想要干什么,吓得她不断后退,可是背后只有坚硬如铁的墙壁,她已经退无可退。

  “小美儿,让哥哥几个好好疼爱你。”几人说着,朝着谢霜就扑了过去。

  ————————

  执法殿上。

  方脸威严的老者坐于殿中首位,他眉头微凛,神情冷然。其下落座着十几位老者,似在暗中交谈着什么。大殿的左右各整齐地站立着三排精英弟子,着装统一,气势不凡。殿中,零乱地站着几名男女,神情各异。此时,殿外还拥挤着无数弟子,正不断地往殿内张望,议论纷纷,他们所说,无非就是谢霜毒杀同门罪大恶极之类的话语。

  执法长老坐在高高的大殿高台中央,冷漠地看着更下方谢霜,厉喝道,“大胆谢霜,你可承认自己的罪行!”

  谢霜本就瘦弱,经过几日的私刑,使她看起来更加的枯瘦如柴。她耷拉着脑袋,头发蓬乱,无法辨识面容。她身上穿着一件宽大不合身的白袍,下摆长长地拖曳在地上,将她被打断的畸形的腿遮了起来,也遮盖住她浑身的伤痕。

  已经被折磨得不成人形的谢霜不愿意放弃最后的机会,她要为自己正名,让那些折磨自己的人付出代价。她艰难地开口道,“请长老明察,我与莫钦乃生死之交,我如何会毒杀他……我也很想知道究竟是谁……是谁这么残ren!”

  “放肆!”执法长老狠狠地拍下惊堂木,“那丹药可是你赠予那弟子的?”

  谢霜咬了咬牙,回答道,“是。”

  “那你还有何可狡辩?”执法长老目光如炬,透彻人心。

  谢霜道,“那丹药是师兄灵安给我的。”

  “灵安何在?传上堂来!”

  师兄灵安被带到堂上,他先是淡漠地瞟了谢霜一眼,这才朝着执法长老跪下,“灵草堂弟子灵安拜见长老!”

  “灵安,这弟子你可认得?”执法长老指了指谢霜。

  “认得,她叫谢霜,是灵草堂杂役。”灵安答道。

  执法长老道,“她说你曾给于她一枚丹药,可有此事?”

  灵安脸不红心不跳地答道,“并无此事。”

  谢霜瞪大了眼侧头望向灵安,他为何会如此说?明明就是他给自己的丹药,如今为何不承认?

  “大胆谢霜!你如今还有何话可说?你的毒丹究竟从何而来?”执法长老声色俱厉。

  谢霜一双怨毒的眼睛恨恨地望着灵安,这位师兄平时就多方刁难于她,现在竟然颠倒黑白,睁着眼睛说瞎话。她怒道,“灵安师兄!明明就是你把丹药给我?为何如今矢口否认?”

  灵安并没有看谢霜,状似恍然大悟,对执法长老道,“启禀长老,弟子想起一件事。前些日子,毒药炉那边曾失窃一瓶毒丹——五行绝命丹,乃是中之即死的剧毒丹药,无药可解,弟子曾命谢霜去那边摘取灵草,想必谢霜就是趁着那次的机会,偷取了五行绝命丹。”

  “你胡说!”谢霜面对这样凭空的嫁祸感到极怒,当即便吼了出来。

  “大胆!执法殿上容不得你放肆!”

  谢霜趴在地上,连跪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她一字一句道,“谢霜……无罪……可认!”

  执法长老又道,“你说此丹是灵安给你,你一个小小的杂役弟子,他为何要给你丹药?”

  谢霜突然想到,还有一个人可以为她作证。她立即拼尽全身的力气道,“灵安……他……心仪我雪……姐姐,便……托我传递……书信。”

  “哦?你雪姐姐是何人?”执法长老问道。

  “剑士院……方雪。”

  “传剑士院方雪。”

  谢霜是个孤儿,从小被方家收养,与方家唯一的女儿方雪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姐妹,青梅竹马,两小无猜,她也是谢霜最信任的人。方雪年方十六,小家碧玉,眉目清秀,她走进大殿,在看到谢霜时瞳孔微微一缩,目光闪躲,“剑士院弟子方雪拜见执法长老。”

  “方雪,你可认得此人?”执法长老指着谢霜朝方雪问道。

  方雪答道,“认得,她是弟子的妹妹,因为没有灵根,被贬为灵草堂杂役弟子。”

  谢霜微微一愣。

  执法长老听得这话,连原本要审问的事都遗忘脑后,立即惊道,“你说什么?你说这个弟子没有灵根!没有灵根之人如何能入得我祁云派?”

  下跪三人没有一人回答。方雪也似乎意识到自己无意透露了一个不得了的消息,闭口不再言语。灵安也一副眼观鼻鼻观心的模样。

  “罢!此事稍后再议。方雪!我且问你,你可曾收到由谢霜转递的药草堂弟子灵安的书信?”执法长老问道。

  方雪想了想,摇摇头,坚定地回答道,“没有。”

  没有?

  谢霜犹如五雷轰顶,瞪圆了眼睛望着她的好姐姐方雪,喉咙里发出沙哑的声音,“雪姐姐……你明明说你也心仪灵安师兄,可是现在你要好好修炼,所以不能回应……”

  “谢霜!”方雪突然打断了谢霜的话,“你休要胡闻乱语,毁我清白!绝无此事,请执法长老明察!”

  谢霜怔怔地望着方雪,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十分陌生。为什么方雪和灵安置多年情谊于不顾,颠倒黑白,矢口否认关于书信之事?

  “谢霜,这桩桩件件都可以证明,是你偷盗五行绝命丹毒害同门,却还欲将些等罪责归咎他人。又加之你本为无灵根之人,却巧设计谋混入我派,实在罪不可恕,判处si刑,你可认罪?”

  谢霜未曾动弹。

  方雪轻叹一声,苦口婆心地劝慰道,“妹妹,你就认罪吧,还少受些皮肉之苦。现在证据确凿,你死撑着也没用。”只有谢霜可以看到她眼里的畅快和得意。

  谢霜望向方雪,神情冷漠得仿佛从来不认识这个人。

  原来,不是别人要她死,而就是她的好姐姐方雪、师兄灵安以及他们背后的人。他们利用谢霜的手杀掉了谢霜最好的朋友莫钦,却又反过来嫁祸给谢霜。让谢霜遭遇牢狱之灾,毁掉清白,令她痛不欲生,最后再将她除掉。诛心之后诛身,这用心之狠之毒真是令人叹为观止。

  她也终于明白,那个人是不会再来救她了。如今的她,身子被玷污,肮脏、堕落,再也不是那个冰清玉洁的小女孩了。

  一切……都已经回不去。

  谢霜的心痛到无法呼吸。

  她好恨!

  这些人就是要她死!

  “大胆谢霜,到现在你还拒不认罪!”一些老者已经坐不住,指着谢霜厉骂道。

  “哈哈哈……”谢霜大笑起来,藏着无尽的怨恨与不甘。

  她突然神色一凛,无比怨毒的目光如寒剑一样划过在场每个人的脸,从喉咙最深处,发出声嘶力竭、沙哑难辨的诅咒,“只要……我谢霜……不死,来日……必屠尽……你祁云派……所有人!”

  虽然谢霜的声音已经非常难辨,但在场的人还是听懂了!顿时一片怒骂。

  “放肆!”

  “大胆!”

  “找死!”

  ……

  “呀——”谢霜突然用尽全身力气朝着最近的方雪扑了过去。“去死吧!”这也许是谢霜最后的一次攻击。

  “扑哧——”

  一道铁剑刺入皮肉的声音。

  待众人反应过来,只见方雪面露惊恐,手中握着的长剑已经刺穿了谢霜的心脏。

  谢霜血目圆瞪,死死地瞪着方雪,手脚早就不能支撑身体站立,瘦弱的身体轻飘飘地挂在长剑上,鲜红将白袍染成了血袍。

  方雪瞳孔微缩,心脏漏跳了半拍,握着长剑的手轻轻地颤抖着。但突然她又想起什么,猛然发狠,长剑再次“扑哧”一声从谢霜身体里抽了出来。谢霜胸口顿时血喷如柱,身体仰面躺在地上,死不瞑目。

  鲜血从长剑上一滴一滴地掉落在地,方雪身体微微有些僵硬。想起谢霜刚才那怨毒的目光,她心里还是有些发虚,恐怕以后午夜梦回难免冤魂缠身,再难睡个好觉了。

  首位上的威严老者微微皱眉,“此事证据确凿,也无需再审,既然此人已死,便拖下去处理了吧。至于被此人毒杀的弟子,令人送返家乡交于其家人,多多安抚。我派出了这等丑事,切记谁都不可外传,否则刑法伺候!”

  “是!”众人站起来,恭敬地应道。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