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幻境1
傅三岁2020-07-26 17:314,333

  谢霜感觉自己正处在极度的冰寒之中,入眼是漫无边际的黑暗与虚无。

  她的耳边传来一个声音,似在不断地呢喃着什么,遥远空灵。她的意识逐渐清晰,不自觉地去听,那个声音重复地说着,“醒过来,醒过来……”

  蓦然,一阵沉闷的嗡鸣声直达她的脑海深处,震得她头脑一片空白,世界突兀地安静了下来。

  一个清晰的男声在耳边响起,“霜儿!还不起床?”

  起床?

  谢霜缓缓睁开眼,眼前是整洁干净的木屋。谢霜自己正躺在床上,床边坐着一名身穿华丽银袍的年轻男子。

  他头发是与众不同的银白色,修剪得较短,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干净利落。他的眉、睫也都是如此,呈现一种诡异的灰白色,但就算如此,从他容貌上也找不到丝毫的违和感,一切都那么自然和谐。他眉股较高,一双鹰眼深邃而冷静,眸中透露着睿智与沉稳,令人望而生畏,仿佛世间一切伪装在他面前都无所遁形。

  出于本能,谢霜“腾”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

  他是……银光里!

  怎么会是他!

  这个人曾经是那么高高在上遥不可及,她曾以为,卑微的自己永远也不可能站在这个人身边。如今,这个人距离她竟然只有一臂之远,在她触手可及的地方微笑地看着她。

  谢霜内心既欢喜又紧张,咬着下唇,眼神哪敢与银光里接触,目光无处安放,显得局促不安、不知所措。

  “霜儿?你怎么了?”银光里薄唇轻启,语气关切,很自然地将手伸出覆在谢霜的小手上。

  谢霜犹如触电一般,浑身一个激灵,脸色更是刷地一下变得通红,犹如一只煮熟的虾子。

  “你生病了吗?”见她反应这么激烈,银光里目露担忧,伸手去抚摸谢霜的额头,想要查看她的情况。

  “我……我没……事。”谢霜能清楚地听到自己的心脏正在“砰砰砰”地乱跳,让她呼吸有些不畅。她努力让自己的心绪平复下来,可手还是不住地颤抖。

  “霜儿?可是有哪里不舒服?”银光里目光爱怜地看着谢霜。

  谢霜抬起头望向银光里,“我……你怎么会在这里?”

  银光里展颜一笑,让人如沐春风,“傻瓜,我是你的夫君,我不在这里还在哪里?”

  谢霜顿时错愕,银光里是她的夫君?

  她们什么时候成亲的?为何她一点印象都没有?

  她在脑海里仔细搜索记忆,却觉得大脑里的记忆一片混乱,仿佛有重重迷障,让她看不清楚真相。

  她努力地回想,觉得脑袋越来越疼,却还是想不起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唯一能肯定的就是:银光里确实是她的至爱。但是不知为何,想到这里时,她竟然隐隐有种痛彻心扉的感觉,眼泪莫名奇妙地夺眶而出。

  她只觉心痛,却不知为何痛。

  看谢霜流泪,银光里顿时手忙脚乱,急切却又轻柔无比地将谢霜搂进怀里,“霜儿,你怎么哭了?可是为夫哪里做得不好?”

  谢霜倚在银光里怀里,又惊愕、又欢喜、又幸福,但心中某个地方又隐隐作痛。她吸了吸鼻子,倔强地摇了摇头,仰起小脸朝银光里扯出一个笑容,“阿里,我只是觉得自己好幸福,真的……好幸福……”她一边说着,一边努力将眼眶里的眼泪咽回肚里。

  银光里为她擦拭干眼角泪痕,“有为夫在,你永远都会幸福快乐。”

  谢霜重重地点头。

  两人温存了片刻,银光里宠溺道,“为夫已经为你备好了早饭,是你最爱的青菜瘦肉粥,可要起床了?”

  “嗯嗯!”谢霜顺从地点了点头,她只觉得自己很饿很饿,似乎有很久没有吃过东西,但究竟有多久她自己也说不清楚。

  未及多想,她正要伸手去寻衣服,银光里手上却已经出现了一件极为清新俏丽的裙装,“为夫为你穿上。”

  银光里为谢霜一一穿戴整齐,动作极为熟练,不像是第一次为谢霜穿衣。谢霜生出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很幸福却又感到受宠若惊,仿佛下一刻就会失去这美好的一切,令她心里惴惴不安。

  银光里抚摸着谢霜的脸颊,在谢霜额头印下深情的一吻,笑道,“我的霜儿是最美的。”

  谢霜心里欢喜,任何不自然的感觉都抛到了脑后。

  银光里牵着谢霜的小手走出了房间。

  她们目前所在的是一所小宅院,虽然面积不大却显得十分温馨,每处都是精心布置,不华美但也不显简陋,一切恰到好处。

  小宅院所在的位置应该是山顶,通过院墙可见院外是无穷无尽的大山,与世隔绝。山间云雾缭绕,如水墨画中一般,如梦似幻。

  和银光里一起隐居深山,远离世俗,正是谢霜心之所向,似乎一切都那么如意。

  清晨的山间空气格外新清,谢霜深深吸了一口气,浸透心脾,却带着无法言明的寒意。

  她望向银光里,“快入冬了吗?为什么这么冷?”

  银光里刮了刮谢霜挺俏的小鼻子,“小傻瓜,怎么今日尽说胡话?早已经立春了。”

  “哦。”谢霜回应了一声,却感觉哪里不太对劲儿。

  银光里见谢霜冻得微微颤抖,便进屋去拿了一件袍子出来为她披上。

  谢霜不喜欢太过油腻的食物,所以银光里为她备了清菜瘦肉粥,看起来十分了解她的喜好。这更加让谢霜确信他们已经成亲,不过,她真的记不起两人是什么时候成亲。

  谢霜足足吃了两碗,这才心满意足地放下手中的碗筷,很不雅地摸了摸嘴巴,却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动作不太妥当。银光里出生于大世家,从小受到良好的教育,自己这样做会不会被他厌恶?

  然而事实证明,她的担心是多余的,只见银光里拿出一张雪白的丝帕,凑到谢霜身边,细细为她擦拭着嘴角的油腻,满含无奈和宠溺,“怎么还像个孩子似的这么不会照顾自己。”

  银光里收了碗筷,谢霜想要帮忙,却被银光里以她要好好爱惜手为由,婉拒了她,谢霜笑嘻嘻地承诺自己以后要早起,为银光里备饭菜。银光里笑着摸摸她的头发,回应了一个字“好”。

  在银光里收拾着碗筷时,谢霜想要好好看看自己和银光里的家。

  这里确实是一个位于山顶的小宅院,一间主卧房,一间客房,一间客厅饭堂,另一边是四尺高的院墙,构成了一个四合院。院中不当道的地方种着些花草,是一种谢霜并不认识的花,此时开得正艳。

  “咦?这是什么花?”谢霜凑近这种白色的花想要看个明白。

  “这种花名叫鸢尾。”银光里正从厅中走出来,看到谢霜好奇这种花,便解释道。

  “鸢尾……”谢霜喃喃重复了一声,眼睛突然没由来的一阵酸涩,心中升起一种莫名的情绪,但她很快稳定住。

  待得银光里走近了,才轻轻揉了揉谢霜的脑袋,“你这个小迷糊,当初你和为夫一起种下的,可是忘了?”

  谢霜已经记不起究竟是不是自己和银光里一起种下的,但她潜意识里不太喜欢这种花,更加不喜欢这种花种在自己和银光里的院子中。“它……有什么意义吗?”

  银光里嘴角的笑意略有收敛,“霜儿不记得了?当初还是你告诉为夫,这种花意为绝望的爱。”

  “绝望的……爱!”谢霜眼角不自觉地划落一滴泪水。

  银光里收敛了笑意,微微蹙眉,伸手拂去谢霜眼角的泪水,“怎么又哭了,这只是一种花意而已,不可当真。若霜儿不喜欢了,为夫便换了它。”

  谢霜含泪摇了摇头,自己已经跟银光里共结连理,双宿双飞,如此幸福,还有什么不开心呢?她扯出一个勉强的笑容,“不用,我会和阿里永远在一起。”

  银光里执起谢霜的小手,笑着转移了话题,“霜儿不是想去集市逛逛吗?为夫今日得空,便陪霜儿去吧,顺便再为你置办几件合身的裙装。”

  谢霜当然满心欢喜地答应下来。

  集市上。

  到处张灯结彩,人来人往,四周充斥着走夫贩卒的吆喝叫卖,好一片热闹繁华景象。

  谢霜开心地拉着银光里的手,这里看看,那里瞧瞧,对什么都充满了好奇与渴望。

  “阿里,这块丝帕好漂亮。”

  “确实不错。”说着,他直接丢了银子给摊主。

  “阿里,我喜欢这个木簪!”

  “最美丽的玉簪才能配得上我的霜儿,不过既然是霜儿喜欢,那就买下。”

  “阿里,你看那个糖人儿,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

  “买。”

  ……

  “谢谢阿里!”谢霜左手一串糖葫芦,右手一只糖人儿,边走边舔着,好不开心。

  这些糖葫芦、糖人儿,她从小就只能眼巴巴地望着,从来没有吃过,这是第一次,她很庆幸这第一次是银光里给她买的。偿到口中的味道,只觉得很甜,如以前吃过一次的甜枣一样,似乎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刚才买的所有东西都能银光里大包小包地提着,却也丝毫不影响他的形象,提那些小东西对他来说十分轻松自然。

  “小娘子,看看这上好的胭脂吧!”旁边一个卖胭脂水粉的妇人招呼道。

  谢霜听得这个称呼,有那么一瞬间的不适应,但随即又觉得心里甜蜜蜜的,拿着眼睛偷偷瞄了瞄银光里,正见他一脸笑意地看着自己,顿时羞得双颊通红。

  谢霜走向妇人,“大娘,这个怎么卖啊?”

  妇人看出谢霜的羞涩,笑得颇为暧昧,开口道,“那得看小娘子想要哪一种的呢?我这胭脂有上、中、下三等。我看小娘子肤色如玉,明眸皓齿,一看就是大富大贵之人家,这中、下等的自然配不上您的身份,只有这最上等的胭脂才能衬托小娘子的美貌和身份。”

  妇人说着,挑了一款桃红的颜色递到谢霜眼着,“小娘子你看,这上等的胭脂颜色纯正,粉质细腻,老妇人挑了这个颜色最适和您的肤色了,擦在脸上绝对是白里透红,红里透粉,让您的小脸蛋自然剔透。”

  谢霜听得一愣一愣的,她何曾用过胭脂,更不知道哪种是好,哪种是不好。她回头,求助似地望向银光里,征求着他的意见。

  看到谢霜无助的小脸儿,银光里失笑。走上前来揽住谢霜瘦削的肩膀,拿出一腚银子给妇人,“那就买下吧。”

  谢霜兴奋地收下胭脂盒正欲转身,却听见一个声音叫唤道,“哎呀,莫钦少爷!莫钦少爷!你慢点跑!”

  听到这个称呼,谢霜浑身一震,目光转向那个正朝着自己跑过来的孩子,脑海里闪过一些画面,熟悉却又陌生。

  莫钦这个名字好熟悉,究竟是谁呢?

  谢霜只感觉大脑里顿时涌起一阵尖锐的刺痛,她痛苦地蹲下身,抱着脑袋痛呼。

  “霜儿!霜儿!你怎么了?”银光里焦急地唤道。

  莫钦是谁?好像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被忘记了?

  谢霜蓦然睁开眼,重新抬起头,却发现已经回家了,她还保持着蹲在地上的姿势,仿佛从集市到家里不过眨眼之间。

  银光里正一脸焦急地看着她,“霜儿,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夫……君?阿……里!”谢霜抱着头,却觉得越来越痛,好像哪里不太对劲。她又重新望向银光里,“阿里,你……真的是我的……夫君吗?”

  “我当然是你的夫君!”银光里将谢霜搂进怀里,轻轻地抚摸着谢霜的头发。

  “夫……君!不!你不是!”谢霜猛然推开银光里。

  银光里震惊地看着谢霜,不可思议地唤道,“霜儿……”

  “你不是我的夫君!你不是银光里!”

  “银光里是高高在上的天之娇子,我根本配不上他,他永远也不会喜欢卑微的我!更不会成为我的夫君!”谢霜说着,双目之中流下两行泪水,目光中尽是痛楚。突然,她又笑了起来,笑得十分苦涩。

  “我想起来了,我已经死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归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