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番外篇
迪丽热巴的顾兮沫呀2020-05-03 13:574,350

  番外来了!

  三十六万岁的老神仙东华帝君与青丘女君白凤九,终于走过沟沟坎坎,踏踏实实地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日子。

  凤九虽然在幻境中,阴差阳错地封印了东华帝君的法术,被东华帝君有事没事就拿出来嘲讽教育一番,但是少绾、连宋等神仙,可因为此事崇拜起小狐狸来,说她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四海八荒真正的第一战神。

  墨渊看着少绾沉浸在打趣中的样子,也乐得将这无所谓的虚名让给小狐狸。

  这赞扬当然让小狐狸飘忽了一阵子,但是真正让她喋喋不休着炫耀的是,一出幻境,华丽而尊贵的仙泽萦绕着她。她飞升上神了。

  炫耀着炫耀着,她又有些愤愤不平起来。这情劫与姑姑白浅的比起来,确实不相上下,可是她在历情劫之余,还铲除了天地间无人能胜的历拔措,难道不应该给另一层荣耀吗?姑父夜华便问她要何封赏,通通允下。凤九想了半天,终于为日后的生活思虑起来,便问姑父要历拔措曾给她的可以封印东华帝君的魔符,说日后东华帝君若欺负起她,她便要再次将他封印起来。

  夜华与白浅听后,都道这小狐狸着实出息了。先别说敢不敢将这符赏给小狐狸,他们确实也没这宝贝东西。倘若真有能将东华帝君制服的法子,谁又甘愿将他惯出这等目中无人的样子。

  可这天君夜华毕竟也许下“通通都允”的承诺,偏偏凤九说了一个他办不到的事情,只好暂且将这承诺放下,待日后凤九想到了别的要求再兑现。白浅笑言夜华倒是做了一笔不亏的买卖,这小狐狸有了东华帝君,哪还会有什么实现不了的夙愿。

  最令夜华头疼的还不是对小狐狸的赏赐,而是对东华帝君的。这天君之位本就是东华帝君送给天族的,天族委实没有什么立场和底气说“赏赐”二字。但什么都不表示亦是不妥。白浅寻思了一下,回忆起小狐狸曾对她说过那三生石上文昌帝君的事情,便笑了起来,给夜华支了一个招数,说这东华以“文昌”之名历了这一遭,不如就赐个“文昌帝君”的封号,权当一场纪念罢了。

  夜华听了道好。“帝君”二字,唯东华当起。将东华帝君的一个虚名尊为帝君,更是显出天族对帝君的无上尊崇。于是,夜华便大喜着在朝会上公布了“文昌帝君”的称号。帝君听着这称号,略一挑眉,夜华知晓他对这称号是满意的,内心也十分欢喜。但是这一欢喜,便耿直过了分。朝会结束后,夜华便将凤九向他索要封印魔符一事当一桩趣事说与了帝君。

  帝君当下只是诧异着轻轻应了一声:“哦?”凤九却被夜华害惨了。帝君回去这一整日都一言不发,甚至连吃到要了几日的糖醋鱼也面无表情。凤九正纳闷这这帝君为何今日如此冷漠,却不想他把热情都放在了晚上。

  晚饭刚刚结束,帝君就将她抱起放到床上,不容置喙地将其压在了身下。正当疑惑时,凤九听着帝君带着威胁的语气说道:“听说小狐狸还想要封印本帝君?恐是本帝君对你宠爱过了头,是时候教育一番了。”

  凤九真是来不及悔恨看错了一向沉稳的姑父,不成想他竟这么不了解东华帝君心眼极小又睚眦必报的个性。她只好搬出滚滚做救命符,装出楚楚可怜的样子,说道:“帝君,别……你忘了凤九肚子里的滚滚吗?”

  哪知帝君听了这话,嘴角肆无忌惮地翘起:“你忘了本帝君是神仙吗?难不成还能被这点小事难倒?正好,趁今日跟滚滚打声招呼。”

  “……”

  讨厌东华帝君的,喜欢东华帝君的,嫌他无趣的,想念跟他逗趣的,看着他牵着凤九的手从晴翠山下醒来走出的那一刻,无一不是欣喜欢快的。少绾、成玉等人,甚至都红了眼睛,滴下泪来,那一刻还真不像是清静无为的神仙。

  司命星君作为东华帝君座下仙君,更是激动不已。却不曾想东华帝君出来的第一件事,竟是将他扔去人间历劫。司命星君简直是一脸不解,想问苍天大地,问这四海八荒,怎地就有这样一桩莫名其妙的祸事砸到了头上。当得知东华帝君在幻境中,做了几十年供奉司命星君的道士后,司命在心中将那已死去的历拔措骂了千百遍,骂他素未谋面,为何如此害他。不过倒也罢了,在太晨宫,无非也是侍奉在帝君左右,到了这人间,在帝君的仙像左右侍奉,还落得个清净。六十年在这天宫,可不就是一眨眼的工夫。罢了,这样安慰自己也不错。

  东华帝君在将司命星君打发到人间的六十日里,先将被凤九取名为“小东华”的回忆果铲除了。连宋本打上了这株植物的主意,觉得这老东华虽第一次红鸾星动就是小狐狸,却有如此手段,让有丰富经验的他都甘拜下风。东华帝君铲除那一株植物的时候,连宋可谓是低三下四,让他好歹留颗种子给他。毕竟,哄回成玉,回忆还是很有杀伤力的。这东华却理都未理,说将这已经绝种的植物培育出来是逆天而行,会遭反噬。

  连宋听着这冠冕堂皇的理由,忍不住地嗤之以鼻,只好悄悄向凤九使眼色。凤九实在承不住连宋的情义,便对东华说自己十分爱这“小东华”,求他手下留情。这东华却一铲子将那植物连根拔起,用三味真火烧得灰烬不留,走过去挽起凤九的手说:“这株植物本是无奈之下留与你打发时间的,再留下来,恐为天下负心男子所利用,以为当下做得不好也无妨,可以用兴致好时的回忆将女子牢牢拴住。你也不会再需要它,从今以后,本帝君会用完满的当下填满你所有的时间。”

  望着东华帝君满意地望着泪眼婆娑的凤九,牵手而去,连宋简直瞠目结舌。若不是东华拐弯抹角地骂了他,他简直要为这番话拍手称好。此刻,留下他一人站在那里,怒不得,恨不得,只得狠狠说道:“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

  东华帝君还带着小狐狸回了青丘狐狸洞。这未有任何通传,东华帝君突然跟着孙女大驾光临,一时让狐帝白止不知该按何等礼数接待。依着东华帝君,他自是该依着往日随帝君征战四海时的身份,行君臣之礼;可若依着凤九,他自是长辈,甚至还是爷爷,得让东华帝君行三叩九拜之礼。可这后一种,他连想也不敢想。

  东华帝君倒是从容许多,在他心中,这些虚礼本就不曾占据过任何位置。狐帝望着走进眼前的帝君,到底是先拱手行了礼,唤了声恭迎帝君。帝君也一改往日倨傲的神情,颔首行礼,回了声见过狐帝。这微微一颔首,可是让狐帝惶恐不已。

  但这东华神思却未在白止身上,眼神越过白止落在了白奕上神身上,问了声上神的居所在何处。凤九心下疑惑这帝君缘何去父君的狐狸洞,心里七上八下地担忧,难不成是木讷耿直的父君何时得罪了性格古怪的帝君而不自知?

  这东华帝君进了白奕上神的狐狸洞,未说片语,却环视着打量起来。这一番打量,让狐狸洞中的青丘众人心中一阵忐忑。终于,东华帝君的眼神锁定在了洞壁上那一根抽打得凤九皮开肉绽的鞭子上。东华帝君走了过去,摘下鞭子,手中升起一阵仙泽,鞭子便碎得无影无踪了。

  东华帝君回首望向一脸惊讶的白奕上神,打扑了打扑手,幽幽说道:“本帝君曾在太晨宫答应了九儿,不让她再挨打。话说出了口,自要兑现,只得冒犯上神了。上神教育女儿,本帝君不该插手,但本帝君看不得自己的帝后被任何人鞭笞。她的人,本帝君宠着,宠坏了捅了篓子,自有本帝君去补。还望上神见谅。”

  这话一传十十传百地传了出去,这四海八荒可任由青丘白凤九横着走了。但让凤九最感动的是,明明是一句哄人的话,帝君还如此当真地兑现。她真真切切地感到自己要嫁出去了,从爹爹的身边走向东华帝君。这一路走得多艰难她自己知道,但结果多珍贵,看天下人羡慕的神情就知道了。

  做完这些,东华帝君算着司命星君也要回来了。司命刚刚扫了六十年供奉着帝君的神庙,还不得喘口气,东华帝君便将与凤九大婚的一切大小事宜都安排了下来,司命又要陷入翻天覆地的忙乱了。他的尊座,将他的日程安排得如此天衣无缝,当真令人唏嘘啊!

  日子不知过了多久,夜华不知已与白浅生了多少个孩子,少绾也常常身怀六甲地来向凤九请教孕育生产问题,连宋几次都眼看着将成玉哄回来,却几次功亏一篑,让东华好一番奚落。闲下来的凤九总是将目光盯在司命身上,满天下地寻着可有合适的姑娘好婚配给司命,常常吓得司命冷汗涔涔。

  这日,又是喝茶看佛经的帝君斜依在榻上,赖在东华帝君身上的凤九偶尔为帝君添些热茶。一个三百岁的银发小人气冲冲地闯了进来,俊秀的面容因为冲天的愤怒带着戾气,一把将背包砸在了地上。

  东华帝君被这小人打断,不满地斜眼看了他一眼,当看到这小人丰神俊朗、器宇不凡,骨骼清奇,周身仙泽尊贵非常时,帝君挑起的眉眼瞬间挂了好些自得,糟糕的心情得到了些许缓解。

  凤九早已走到小人面前,温柔地拭去他额头的汗珠,嗔怒道:“何事又惹得你如此生气,进来也不同你父君行礼,日后断不可如此无礼。”

  那小人暂且压下心中怒火,拱手向东华帝君行礼:“见过父君。”

  “嗯。”东华帝君淡淡应道。

  那小人转而看向凤九,怒气又涌现出来:“那西海二皇子的孙子可真是粗鄙无礼,儿臣实在忍无可忍。”

  “他又嘲笑你的名字了?娘亲上次不是同你说过,好好与他讲清楚,说你不喜欢听到那些嘲弄的话,让他以后不要再说了。你可曾说了?”

  “说了,可他还是嘲弄儿臣。”

  凤九轻轻叹了口气,心里有些愧疚,觉得滚滚受嘲弄这事,好像是跟自己有些关系:“真搞不懂,滚滚这个名字哪里不好,娘亲想了很久才得这一个好名字。”

  “九九,儿臣也搞不懂,这个名字到底是哪里好……”

  凤九还不及反驳,就听东华帝君淡淡地说道:“这不简单,说不通那西海小殿下,就打回去,打到他听话为止。”

  凤九听了大惊失色,狠狠地抛了个责备的眼神给东华。“怎么可以这么教育孩子……”话音未落,就听得滚滚的语气一改方才的委屈,多了些许生气,亮声道:“儿臣已经打回去了,打得他满地找牙,以后定不会再胡言乱语了!可是父君,儿臣还是想换一个名讳,学堂年年都有新生,年年都有不明就里,嘲笑儿臣的,儿臣总不能一路打下去吧。”

  “一路打下去又何妨?左右不过是些乳臭未干的小孩子,你总不能因为这些弃了你娘亲为你取的名字。”

  凤九听着这父子俩的对话瞠目结舌,忙将滚滚拉到一边,不厌其烦地教导他断不可惯用武力解决问题,从仁义礼智信,讲到温良恭俭让,从天宫律例,讲到为仙之道。

  东华帝君看着凤九喋喋不休的样子,心里觉得甚是可爱。只是他看了看凤九额头上的凤尾花,又看了看滚滚光洁的额头,不禁皱了皱眉头,有些懊恼。

  凤九看着东华帝君一副神游的样子,自己对滚滚苦口婆心,他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不禁气不打一处来,生气地问道:“东华,你在想什么!”

  东华帝君一副正经八百的样子:“唔,我在想,你额头这凤尾花是不是传女不传男?”

  凤九和滚滚听着这毫不相干的问题,都愣在了原地。东华帝君却心情大好,好像找到了什么真理一样,长腿两步即走到了凤九面前,弯腰将其打横抱了起来,对滚滚说道:“父君此刻要忙着与你额娘研究研究这个问题,你且自己做功课去。”

  银发小人望着父君的背影和娘亲涨红的脸,扶额叹息道:“父君为何整天研究这些匪夷所思的问题,看来改名字又是无望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东凤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生三世东凤缘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