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我要去村里
占一点2020-04-28 08:012,129

  “我要去村里!”

  当杜子良高喊第三遍的时候,杜长柳从手机屏幕上将目光移开,盯着儿子许久不说话,用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妻子,那意思非常明显:这又是那一曲戏呢。

  “胡说。”艾叶说:“那是政府的事,用不着你去瞎掺和,你也掺和不进去,再说这事对他们来说是一份工作,可是对你来说算得上什么呢?”

  “扶贫也是工作嘛!”

  “如果一定要去的话,你得先考上公务员,有了单位之后,组织上才派你去乡下扶贫,否则你还没有资格。”

  “我要去扶贫!”

  “你到哪里扶呢?扶谁呢?”艾叶再次强调着自己的观点,然后向着丈夫嗍了嗍嘴,那意思很好明显,希望他出面劝说儿子打消这个荒唐的想法。

  “有点意思。”杜长柳索性放下手机,走到儿子身边坐下来,微笑着说:“说说你的想法。”

  “我想到一个村子里住下来,像爷爷当年那样,放牛种田。”杜子良来劲了,没想到自己的提议得到了父亲的造成,这是大学毕业以来的第一次,这是一个好兆头。

  “爷爷当年下乡应该不是叫放牛种田,那是叫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去农村进行思想改造,是爷爷响应国家号召才去的。”杜长柳觉得自己早就有这样的一个想法让儿子到最基层去锻炼锻炼,吃吃苦,长长见识,为让他进自己的公司,不少花心血,可儿子就是不上钩,坚决不到公司干,如今能主动提出到农村去,这个想法好,得成全儿子。

  “你帮我去找一个村子,我一定会住下来,他们让我干啥,我就干啥,犁田打,我一样一样的漫漫学习。”

  哈哈哈,杜长柳从来还没有这样开心地笑过,笑出了眼泪,笑声越过窗户,引来保安从门缝里探出头来窥视。

  笑声过后,杜长柳立即给街道办事处的熟人打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两种结果:一个答案是这社会青年到村里驻点的事还第一次听说,不会批准的;我们是城区没有扶贫的任务,要么问一问郊区的乡镇查一查有没有扶贫的任务,要么问一问省里面,有没有驻村扶贫的指标。另一个答案是参加一年一度 “三支一扶” 考试,就可以到农村基层从事支农、支教、支医和扶贫工作。工作时间一般为2年,工作期间给予一定的生活补贴。工作期满后,自主择业,择业期间享受一定的政策优惠。目前部分地区服务期满考核合格可占编就业,在原岗位落实事业编,按事业单位公开招聘人员对待。杜长柳基本上搞清楚了,又让儿子弄明白了。杜子良听明白后一脸的后悔。

  杜长柳借机引导儿子说:“这考试的事太简单了,基本上是走过场,因为想去的人少,所以只要你报名了,就能考上。”

  “打住,打住哈,老爸,别往邪路上指引,打死我吧,我不会考那玩意儿的。”杜子良挥了挥手说:“还可能有其它途径呢。”

  其它途径?谈何容易!

  杜子良亲自出马咨询,找遍大街小巷怎么也找不到一个机构管理这事儿,还是阳起石给他支招指路:城里是没有这个机构的,只有一个省扶贫办是指导全省贫困地区的,你到哪儿去试试看。

  回答是出奇的一致,你必须得有一个单位,让单位派你去扶贫,个人是不准许的。

  嗯,这就巧了,为什么大家都可以去扶贫,独独不让我去呢?请你一定要在全省的贫困村中选一个并且派我去。“你凭啥扶贫,你有什么资格去扶贫呢?”工作人员还是头一回遇上这样的事,急忙请示领导,领导也感到棘手,想一想,也觉得杜子良的要求合理,可是,我们私下批准你去扶贫也不行啊,你得师出有名,你得先有一个单位,先有一个身份呀。

  “我怎么没有身份,这就是我的身份证,我还有大学文凭呢。”杜子良在省扶贫办的办公室里与工作人员较上劲了。

  “不要无理取闹,否则我叫保安。”

  “你可别叫保安了,也别骂我精神病,我是真心想去。”

  这事一直僵持到下班,工作人员说:“我们要下班了,你走还是不走?”

  “好,我走,但是我明还会来的,直到你们给我一个答复。”

  当杜子良晚上将这事讲给老爸听时,老爸笑得前仰后合的,他说:“你这不是胡闹么。如果你真想去却不愿意考选派生的话,我问一问省委组织部的同学,看能不能以我们公司的名义参与一个村的扶贫工作,那时,你就名正言顺的了。”

  “这个办法好,这个办法好。”

  组织部的同学回音了,全省的贫困村基本都是体制内的单位包保,工作人员也是从这些单位选派,一般三人以上,一个队长,星期一到星期五就住在村里,如果民营企业参与的话,应该是提倡的,但目前还没有动员民营企业参与,所以十想法是好的,关键看能不能让你参与。

  艾叶看着父子俩一个电话接一个电话地抱着打,找这个关系托那个门道,感觉好笑又好笑,一个小不懂事的居然带出了一个大不懂事的,杜子良是能在农村呆得下去的人么?他能吃得下这样的苦头,那里住的差吃的环境差,没有那一件称心如意的,杜子良可能只是说说而已,别太当真,从前也是这样,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三分钟的干劲立即会被一分钟的热情所淹没。

  白花丹将这事当作笑话讲给阳起石听后,大家感慨万端。

  就在杜子良与父亲商量着如何下乡扶贫的时候,金三雁从医院里打电话来了,她在电话里带着哭腔说:“你快来吧,我弟弟要做手术了,我不敢签字,我好害怕。”

  杜子良二话没说就直奔医院。

  艾叶在背后喊话:“你别多管闲事。”

  人命关天。满山红曾经这样对自己说过:这手术风险非常高,可能回不来的情况都有。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跳家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跳家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