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扶星2020-09-28 21:122,481

  浓倦的睡意被他语间的萧瑟驱散。

  瞬间,我无比清醒。

  好半晌,我试探性地问,

  “可以跟我说说她吗?”

  窗扉在轻轻抖动,如同此刻颤动的心弦。

  屋内依旧一片沉寂,连辜泽的呼吸声,也隐匿了去。

  我有丝失落,也有懊悔。

  似乎逾越了,问了不该问的。

  “太久了,我有些记不清了。”

  辜泽突然开口了,既轻又沉的的声音,在黑暗中轻轻撕开了条缝,里面积着许久的沉淀,依然空茫。

  “她是医生,总是很忙,我见她的机会很少。”

  我恍然忆起,老码巷,那间卧室的床头柜,一张倒扣的旧照。

  上面的女人优美地像幅名画。

  “你会怪她吗?不常陪你。”我问。

  “不会。”他说,“一个月总有一两次,她会带上我爸和我,去敬老院,孤儿院这样的地方做义诊。”

  他短暂顿了一下,“我爸那时还能走,他背着一包医疗器材,我妈背着我,要走很远的路。”

  “你学医,是因为她吗?”

  “或许吧。”

  他微一翻身,侧卧向墙面,床架随着他的动作吱呀响动。

  据说,侧卧的睡姿是在企图获取安全感。

  “她说,我爸和我,还有她现在做的事,是她生活的全部意义。我还记得,说这些话的时候,她的表情很满足。所以,我也想试试看,是不是真像她说的那样。”

  我静静听着,想了想,说,

  “会的。阿泽,以前我老在想,以后的你会是什么样?现在我知道了。你将穿着白大褂,做着在死神勾魂的镰刀下,抢回生命这样的事。”

  辜泽缓缓将五指伸到眼前。

  此时窗缝被风吹开了一些,月华银光顺着他的指尖流淌过他的指节,指缝…

  “和生命直接对弈?”

  他似在自问,又似在问我。

  “嗯!一定,特别适合你。”

  我对此无比坚定。

  这场对话最终融入梦里,只有秋蝉听到了。

  我与辜泽自重遇以来的无形隔阂,似乎随着那夜谈消弥不少。

  仿佛回到高三那年,我像个话痨,总在辜泽面前叽里呱啦说个没完。他有时也会回我一两句,相处自然放松,不用时刻吊紧神经。

  之后,几乎每周,辜泽都会来。有时当晚就走,有时事多了,他就留宿,住我那间下铺,第二天搭最那班公车回学校。

  由于我晚晚要去缦馆,同室而眠的情况再无发生。

  为此,王姐好几次戳我脑仁,直说我缺根筋。

  一晃两个月过去了,桐笙苑的所有人都喜欢上了这个安静帅气的小伙儿。

  辜泽除了帮老爷爷老奶奶们做基础检查外,还会教他们使用新设备。

  办公室有电脑,电脑空置时,辜泽还会教这些已至暮年却充满好奇的老年人怎么给外地的亲人发邮件,或是视频聊天。

  其实这些事其他人也能教,但好些个爷爷奶奶就爱跟辜泽学。

  院里的老人们还特喜欢下围棋。一天,据说造诣颇高的张大爷来了兴致,硬是拖着要教围棋小白辜泽下棋。

  要知道,张大爷曾苦心孤诣地指导了我大半年,直到现在我对着棋盘还是晕乎乎的。

  这次,张大爷琢磨着要荼毒辜泽了,我捂着嘴偷乐。

  每每张大爷教棋时,我都有意无意在旁观摩,只想逮着机会看辜泽被张大爷教训地灰头土脸。

  可惜,那只是我的臆想。

  这只围棋小白可不像我。他悟性极高,总共也没学几次,就能只输张大爷半子。

  张大爷一个劲儿的说辜泽天赋异禀,如果从小开始培养,指不定能成为国手。

  后来,我私下问辜泽,是张大爷棋艺本就不高,还是他的确是奇才?

  辜泽没接我的话,但我分明看到他唇角掀起了一丝涟漪。

  这周末我们进行了深秋的最后一次大扫除。换床单、除灰尘、喷消毒液…从早到晚,全体动员。

  不光是工作人员,健朗的老人们也或多或少会参与其中。

  桐笙苑就是这样一个地方,老人们不会总是静坐在电视机前,这里的年轻人会与老人一起做各种活动,做饭、打扫、运动…

  生活中的每件小事都会让力所能及的老人参与。年轻人和老人的关系不是单纯的“照顾与被照顾”。我们会产生奇妙的化学反应,两代人之间搭建起了名为“友谊”的感情。

  正午,阳光明媚,我们的大清扫正干得热火朝天。

  红彤彤的日头向西不着痕迹地偏着角度,斜洒在绿房子背后的溪流之上。半是粼粼,半是潋滟。

  溪流水位下降,进入了枯水期。

  溪边几块稍平整的石板上,我挽着裤腿,赤着脚踩在浸湿的被单上,哗啦作响。

  左右脚交替跳跃,溅起大小不一的肥皂泡。

  五彩气泡生腾飘散,每一个表面都映着同一张俊逸的侧脸。

  辜泽同样赤着双脚,蹲在溪边,将我踩洗过一遍的被单泡进流淌的溪水中。

  清洗,拧干,放进一旁的巨大木盆里。

  我这边恶作剧般故意踩出彩色的气泡,顺风而飘,撞上他棱角分明的侧脸。

  “吧唧”一下爆破,溅得他满头满脸水渍。

  他起先只是随意擦掉,连带抹去挂在眉梢的薄汗。

  后来,我闹地凶了,他察觉到我是故意为之,便不时转头皱眉看我,眼里带着薄恼。

  “哈哈哈哈!”王姐又抱来一大框被单,她打趣道,

  “你们感情真好。”

  我有点囧,收敛了不少。

  王姐将篮筐放到辜泽身旁,又凑近他些,像要八卦一个趣闻。声音不大不小,刚好也能飘进我耳朵。

  “小辜啊,王姐告诉你一个秘密哦,别看小诺故意逗你,其实她可喜欢你了!”

  我乍听之下,脚一软,险些滑倒。

  王姐偷瞄我一眼,继续贼兮兮地说,

  “就前几天,被你急救过的张大爷,嚷着要把他宝贝孙女介绍给你。小诺一听就急了,说你已经有人了。张大爷也是牛脾气,死活想牵线。小诺就到张大爷卧室守到半夜,硬是不让他给孙女去电话说媒。后来她干脆偷着把张大爷那屋的电话线剪了,张大爷才消停。你看,小诺把你护得那叫一个紧,生怕你被人抢走似的。”

  我越听越不妙,光着脚丫就跑过去,想立马堵住王姐的嘴。

  奈何她左躲右闪,给我玩起了躲猫猫。

  边闪躲还边大声爆料,恨不得全世界的人都听到。

  王姐说完就一溜烟串没影儿了。

  我气得原地直跺脚,心急之下,脚下不知绊到什么,眼见着就要和大地来个亲密接触了。

  我绝望地闭上眼。

  预料的痛楚没有到来,结结实实扑到一个有温度的怀抱。

  我慌张睁眼,辜泽把我紧搂入怀,我光裸的脚趾踩在他同样赤裸微凉的脚背上。

  敏感的肌肤相贴之处,窜升出奇异地类似电流的麻痛感。由着脚趾头转瞬直达心脏。

  我浑身一抖。

  几乎同时,我看到辜泽的瞳孔剧烈颤了一下。

  他有些暴躁地闭上眼,耳根渐染樱红。

  我惊醒般连退两步,离了一个安全距离。

  他背过身,开始收拾散落在溪边,被我搅得一团乱的被单。

  我望着他背影,欲言又止,

  “那个… 阿泽…”

  他一顿,似在默默等待我接下来的话。

  我想说些什么,可有些解释,不知从何说起。

  最后,只能化成一声叹息,乘着浮躺在溪面的红枫,汇入江海。

  枫叶载着我想说的话:

  你却是有喜欢的人,可我也没说那人是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