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二 1 冻地寒风
方小水2020-05-23 21:173,393

  高三上学期的十二月。杨炳在联考失利后同姜湄一起搬到最后一排。

  姜湄坐在靠墙的单列,身后即是后门,杨炳则独占一套桌椅,在最后一排中间位置的后面自成一排。

  “杨炳!你坐在我位置上干什么?”课间,姜湄回到教室,却发现杨炳拿着书有模有样地坐在自己座位上看着。

  “背单词啊!”杨炳大大方方地回答,仿佛事情本该如此。

  “你不要坐在我的位置上啊……”姜湄上前试图把他拉起。

  杨炳纹丝不动,反而大声念起书上的单词:“Greedy。”他顿了顿,又说道:“I'm greedy。”

  “是啊!你是很贪婪!贪婪得想占我的位置。”姜湄仍揪住他的袖子。“影响我学习。”

  “好了好了……”杨炳自己站起身,走到坐在姜湄前面的何熙身旁,靠着她的桌子看书。

  “你干什么?”突如其来的一片阴影挡住何熙桌上的光线,她吃了一惊:“杨炳,不要挡住我。”

  杨炳像没听见似的自顾自读了一阵儿,冷不丁冒出一句,“何熙,今天是周六,下午自习课我们一起去听语文公开课吧。听完我们一起去火箭班上……这周是数学,上数学课。”

  “班主任不让我去吧……”何熙想了想,“这不是只让你们五个火箭班的去吗?”

  “没事,你和他说一声就行。”杨炳郑重其事地说,“在那里听课对你帮助很大的。别的班里也有不是火箭班但偷偷过去的。没事,都是这样。”

  犹豫一阵,何熙答应下来。杨炳心满意足地走回座位,不忘再瞥一眼满脸惊诧和愤怒的姜湄。

  北方的冬天少有阳光,天空上是满满一整块铅灰色的乌云,呼啸的寒风卷地飞驰,大有雨雪将来之意。

  下午,杨炳走进班里照例拿起姜湄的暖瓶往自己水杯里倒水,姜湄却一把夺过暖瓶,没好气地说:“杨炳,你以后不要再来倒我的水了!”

  “怎么了,生气了吗?”杨炳喝一口水杯里余下的水,捏起嗓门夸张地哄劝道:“姜湄不愿意杨炳达成热水共同体了吗?”

  “说好了我早上接水,你下午来的时候接水。可是呢?你接水的次数一只手就能数得过来。你每次来得这么晚,等你来了,热水早被人接没了!不要再来喝我接的水了!”一通话虽说的流畅无碍,姜湄那剑拔弩张的气势却像是演出来的一样,她不过是在借此事言其他,另有所指而已。

  杨炳只是看着她,没有什么言语。

  “还有,今天下午的语文课,你不要给我占座位了。”姜湄这句话方才道出了分毫重点。

  “本来就不……”

  杨炳刚开口,姜湄又抢着说:“我和蒋夕佳、秦东杨坐一起。你爱坐哪里坐哪里。”

  “一定要这样吗?”杨炳不可思议的眼神里更多的是平静,似乎这一切都在他的预设之内。

  “哪样?什么样?”姜湄的语气仍旧有些咄咄逼人的意味,不过这在杨炳看来也只是花架子罢了。

  “可以,这是你说的。”说罢,杨炳走回座位。然而没几分钟,他便搬起椅子坐在何熙身旁。

  “杨炳!你能不能不要那么大声说话!”姜湄气冲冲地叫道,“你怎么到哪里都影响我学习。”

  “自己学不进去不要怪别人。”杨炳回敬一句,又低声对何熙说,“我们声音小点。”

  “你跟杨炳生气了?”语文课上,夕佳和姜湄坐在诺大的阶梯教室一角。

  “不提他。那种人提了生气!”姜湄说道。

  “哎,这种事情……过几天就好了。你们俩不就是经常闹着生气嘛……”夕佳拍拍姜湄的肩膀。

  “这次不一样。我已经做好再也不理他的准备了。”姜湄的坚定里透着浓浓的孩子气。

  上课铃落下已久,教室渐渐平静。讲台上的老师也开始课程。秦东杨却迟迟不见踪影。

  “秦东杨又提前跑回家了吗?”姜湄问道。

  “哪有,他跟他高一同学坐一块儿了。”夕佳转头一指。东杨和另一个男生正坐在教室最后交头接耳,似是在偷偷捣鼓什么东西。

  “你们俩走了以后,我们……哎。”夕佳手肘压在桌上撑住脑袋,一脸悲伤,“怎么说……跟以前不一样了。我也说不清哪里不一样,就是奇怪的感觉。”

  “哪有什么不一样,可能就是坐在你们身后的人换了,不太适应吧。”姜湄嘴上安慰着,心中却羡慕起她来。

  “你们俩一块儿坐到最后一排的时候,我也跟秦东杨说过,愿不愿意跟我一起到教室左边第一排那个角那里……那里每天早上太阳升起来的时候都能照到阳光,一上午都很暖和。”夕佳慢吞吞地说着,话语里满是忧郁,“他说,搬东西那么麻烦,他怕我累着。绕来绕去就是不愿意跟我一块儿去那里而已。”

  “这是他的正常表现……”姜湄说,“哪天他不这样才不正常。”半晌,她又把话题拉回杨炳身上,“现在杨炳和何熙两个人说话声音非常大……我也不好意思像以前那样直接怼他,毕竟还有何熙……但是,就是很烦躁。”

  “现在刘梦坐在杨炳以前的位置上,就是秦东杨后边。他俩也是不消停。我平时只能和孙依琳说话……还是孙依琳好啊。”夕佳仍是刚刚的姿势,“下周又要联考了。考完试换座位,如果孙依琳没进咱班前二十不能选座位的话,我又不知道和谁同桌了。”她叹了口气。

  “今天好冷。”姜湄戴上厚厚的手套。

  “是很冷啊,冬天了。”

  夕佳的话音落下后,两人都不再言语,各自心事满怀地静默着讲台上老师的声音在她们周遭回荡。下课后,夕佳同姜湄一起去餐厅旁的超市里买些零食作为晚饭。

  回去的路上,东杨拦住两人:“班长,我要走了。”

  “你不上晚上的课了?今天是地理课啊!”夕佳忙咽下口中的面包,像是为了确定一般问道:“你真的不去吗?”

  “我要回家了。今天肚子疼,不适合学习。”东杨慢条斯理地说着,缓缓捂住肚子蹲下。“班长。”他抬头看着夕佳做可怜状,“你能不能帮我签一下到……我的肚子好疼……”

  “你回家就不疼了吗?”夕佳倒是一眼看破东杨的把戏。

  “班长……”东杨拉住夕佳的手。

  二人继续斗嘴,姜湄转头看着四周。杨炳和何熙也从超市走出,他怀里抱着面包和一些饼干之类的甜食,何熙则一手拿着面包,一手握着一罐粥。杨炳的头朝何熙方向稍稍歪着,不住地和她说着什么,何熙只是一味地点头。那两人走了另一条路。

  天黑得极快极早,夕佳和东杨说话间,天色由昏黄变得难以分清人影。东杨也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从地上站起身,松开和夕佳握着的手。

  “好好,给你签到,给你签。”夕佳笑着摆摆手,“你赶紧走吧!”说着挽起姜湄的胳膊,同她走向教室。

  “我忽然也不想上了,反正是数学,都是给理科生听的。”夕佳对姜湄说。

  “好啊,咱们直接走吧。”姜湄答道,“我今天也没心情学习。”

  “你说真的?”夕佳没想到姜湄答应得这么干脆利落,又问道:“签到怎么办啊?”

  “找陈媛帮帮咱们呗。”

  二人来到将要上数学课的教室把书包带走,却发现杨炳和何熙也正准备离开。

  “你们也不上了?”夕佳有些惊诧。

  “不上了,不上了。听不懂!”杨炳夸张地说道,“回家!”

  “真的?”夕佳追问。

  一旁的何熙点点头。

  “我们俩也打算溜回家。”夕佳说。

  “走走,回班里找陈媛帮忙签到!”说着,杨炳急急地往班里跑。

  “这样……陈媛一次签五个人的名字,不太好吧……”夕佳说道。

  “我觉得容易露馅。”姜湄说,“走吧,先回班,想想看有没有别的办法。”

  回到班里,陈媛正在收拾书包,一副要回家的样子。

  “陈媛!陈媛!”杨炳叫道,“可不可以帮我们这群不学无术的人签一下到?谢谢你!我们实在听不懂数学课,我们太垃圾了!”

  “我也准备走。反正数学课主要讲的是理科的东西,我有的听不懂,那些听懂的也没有多大用。”陈媛摇摇头,“还不如回家自己看看书。”

  “一个也不留下!”杨炳猛一拍手,转身走出教室离开。

  “他就那样走了?”何熙惊讶地问。

  “他不就是那样!”姜湄答道。

  “那……我也先走了。拜拜!”何熙挥挥手,走出去顺手合上教室门。

  “那怎么办啊?没有一个人签到……”夕佳的表情就是活生生的“担忧”二字,“我都答应秦东杨了……”

  “没事,反正都没有签。签到也不是次次都查……这不是好久没查了嘛。”姜湄劝夕佳不必担心。

  “就是很久没查,才怕啊!不然我们签个到再走?”夕佳提出一个看似最完美的主意。

  “这不行吧,签过到还怎么走……这个点老师应该已经在了。”姜湄说,“别的班的人估计也不会帮咱们,我们一下子少五个人,老师要是觉得不对劲儿一点名,不就露馅了……”

  “别想那么多了,走就走吧。”陈媛在一旁说着,走至门边示意要关灯锁门。

  “走吧走吧。”姜湄把夕佳拉出教室。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砖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红砖瓦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