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选我做对象你会后悔
柒夜2020-08-17 19:233,286

  关柏柏坐在地上,让慕云笙枕着自己的腿躺着,芳姨顾不得她,先去叫人来处理慕云笙。

  不一会儿来了两个保镖,把暂时昏迷的慕云笙背到楼上卧室,私人医生这时候也来了,上去给慕云笙做检查。

  关柏柏跟着慕老爷子到了卧室门口,没敢进去。

  这时候芳姨上来给她包了下伤口道:“看着吓人,其实伤口没多深的。”

  芳姨能说什么,总不能说自家少爷咬人下狠口吧,不过少爷会咬人也的确是让她也吓了一跳。

  少爷在他们所有人心里可是光风霁月的人物。

  关柏柏也不会追着手伤说什么,见慕爷爷也没进房间,她心里不禁嘀咕刚才慕爷爷说的她某方面还挺厉害的是指哪方面。

  是指她一来就差点害死慕云笙吗?

  这时慕老爷子忽而笑了,关柏柏下他笑的发怵,又尴尬又茫然的开口:“爷爷,您孙子都这样了,您怎么还笑?”

  慕老爷子挺大气的说道:“食物过敏吃了药就没事了,而且摄入不多,不要紧。你不知道他小时候不知道自己吃核桃过敏,他奶奶说补脑嘛,就在一边儿给他敲一个他吃一个,结果他一口气吃了四个之后,他奶奶一回头发现自己孙子脸肿的像个猪头,差点吓死。”

  “噗——”关柏柏窘迫的捂着嘴:“对不起,我知道不我不该笑,但没忍住……”

  她真是要死了,脑补出那个画面,就觉得根本忍不住笑。

  “没事,我偶尔想起他小时候,也觉得特别有意思,比他现在真的可爱太多。他现在总是一张对什么都漠不关心的脸,看的我天天生气,不过你来就好了。”慕老爷子的眼角眉梢带染着慈眉善目的笑:“我很久没看到他有过什么情绪波动了,做什么事都淡淡的,无所谓,你看你一来就让他生气了,还咬了你,这种变化太喜人了。”

  关柏柏:“……”

  爷爷,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喜人的事儿。

  比起慕爷爷的高兴,关柏柏简直不要太丧。

  她跑到人家来照顾人,结果第一天饭菜‘下毒’,使对方过敏不说,背后熊抱还让对方摔跤,她可真是太有本事了。

  她要是慕云笙,醒来的第一件事估计就是赶走自己这个害人不浅的扫把星,一想到这里,她可是更难受了。

  她不喜欢被人说是扫把星、霉运缠身之类的话,但好像人的气运越说就越衰,被那些人天天说,日日说,好像她真的就是霉运缠身,总是运气不佳。

  这不,立竿见影就惹祸了。

  关柏柏脸臊的红,小声对慕爷爷道:“爷爷,我好像不太适合照顾慕先生,依着我这个照顾的法子,人都被毁了。”

  慕老爷子慈眉善目道:“向死而生,不挺好的?”

  关柏柏哑口无言,总觉得这个爷爷心有点狠呐。

  “比起这个,柏柏,你和云笙现在怎么说也是夫妻了,不能再叫慕先生了,你这么叫着多生疏。”慕老爷子向她提意见。

  关柏柏乖顺的点点头:“我还不太适应,不过等他醒来我可以试着唤他名字。”

  慕老爷子:“叫名字不够刺激,你得刺激他,直接叫老公!让他意识到他是有妻子的人了。”

  关柏柏嘴角抽了抽:“也不用这么刺激……”

  慕老爷子:“我这孙子,得下猛药。”

  关柏柏窒息,觉得这猛药不是下给慕云笙的,是下给她的。

  她恋爱都没谈明白,忽然就成了冲喜新娘,现在又要对陌生男人亲亲密密的叫老公,就算对方天人之姿那也不太可。

  她心理上过不去那个坎儿,还想再挣扎一下的时候,那边慕云笙已经醒了。

  私人医生让慕老爷子先进去,之后对关柏柏道:“少夫人,少爷说让您稍等,等下他再见你。”

  “好的。”关柏柏乖乖的站在那里,应了一句。

  慕老爷子看了一眼攥着手的关柏柏,意识到了她的紧张,宽慰道:“放心,他不会为难你。”

  关柏柏扯了下唇,她不怕被为难,就是觉得该好好道歉,这事儿是她办的不好。

  想了想她打开手机备忘录,打算等下要记录下所有慕云笙过敏的、不爱吃的东西,以免下次再犯这种错误。

  慕老爷子进到房间关上门,就见自己孙子淡漠的坐在床上,过敏时的情绪的浮动仿佛昙花一现,如今又是一潭死水。

  慕老爷子故意扎心道:“柏柏不懂事,又是让你过敏又是让你摔倒失了形象,挺生气的吧。”

  慕云笙:“没有。”

  慕老爷子:“没有你咬人家?你生气你就说出来,我又没让你憋着。她就在外面,要不然叫她进来给你赔个不是?”

  慕云笙:“咬人是我无意识的行为,爷爷您放心,您满意的人我绝不会刁难,她有什么过失有什么错,我都会忍让,诚如您说,这个家以后也是她的,她想如何便如何。”

  慕老爷子登时被噎住,有气撒不出。

  他最受不得就是孙子这幅样子。

  不争不抢不生气,知道的他是还吃着人间寻常饭菜的人,不知道的还以为平日里喝露水生活才这样淡漠如水。

  他真是后悔了没找个作天作地的进来,干脆作个天翻地覆,看他这张冷脸挂不挂的住。

  慕老爷子是有这个心,但又怕这个劲儿用大发了,自己孙子一怒之下做出一些无法挽回的事儿,也不敢。

  关柏柏已经进了家门了,他能做的或许就是尽人事听天命了。

  “行。”慕老爷子道:“你这么说我也就放心了,不管你是真心接纳还是敷衍我,总之我从小就教育过你欺负老婆的男人最没出息,相信你也明白,我约了你孙伯伯下棋,这就走了,你和柏柏说说话吧。”

  他说完就站起来要走,慕云笙深望着他的背影,沉吟了下还是开口叮咛:“年纪大了,玩乐也要适度。”

  慕老爷子回头看了他一眼,眸中瞬间脉脉温情溢出:“管好你自己吧。”

  他这个孙子,虽然对一切都已经淡漠,好似一潭死水,却唯独对自己的这份孝心没有变。

  慕老爷子为此内心里又温暖又心疼的更厉害了。

  傻小子,多想想自己啊,他这个糟老头子半只脚都踏入棺材板了,不需要人操心什么了,倒是他,还那么年轻,该好好活。

  从房间里出来,慕老爷子慈爱的看着关柏柏,温声道:“进去吧,他在里面等你,要是他说了难听的话,你该反驳反驳,但别往心里去,别真的讨厌他。我这个孙子……不是坏人。”

  说出这话,连慕老爷子自己也有些感慨,要知道出事以前,他这个孙子绅士有风度,不知道多少女人痴迷爱慕,他都从未想过有一天会担心自己的孙子被人讨厌。

  关柏柏心中微微一疼,走上前握了下他的手,轻轻一笑,年轻的脸蛋上都是美好的善意:“爷爷,我脾气好着呢,不怕。而且您孙子那么帅,气质又好,谁会讨厌他,怕是上帝都要偏爱于他。”

  慕老爷子:“柏柏你也太会说了,搞文学的?”

  关柏柏:“爷爷,我搞化学的,平日里爱读文学书。”

  慕老爷子拍拍她的手让她进去了。

  关柏柏进门之后就怂了,灰溜溜的走到床前头都不敢抬的道歉:“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核桃过敏害你过敏真的对不起。你把你不爱吃、过敏的都告诉我,我记下来,下次绝不再犯。”

  慕云笙却没接这个话茬,语气淡淡的开口:“多大了。”

  关柏柏缓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对方在问她年纪,她马上回答:“二十。”

  慕云笙抿着了下薄唇,淡漠的星眸扫了她一眼,说:“浮躁的年纪。”

  关柏柏一愣,抬头看去,正对上他的目光。

  他的眸是真的好看,只是这么好看的眸子里,却没什么光彩,人的眼睛映照出的是一个人的心,所以才有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这个说法。

  心死了,眼里就无神了。

  他说她这个年纪浮躁,可他的年纪远不该是轻易心如死灰的年纪。

  她吸了口气,扬起了一个笑:“我打小就成熟,性子不浮躁。”

  慕云笙:“不浮躁不代表理性,选我做结婚对象,本身就是一个错误,你会后悔。我不知道爷爷许诺了你什么,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你从我这里得不到什么好处。”

  关柏柏十分认真的说:“我没想从你这里得到什么好处,我只是来照顾你的,你可以把我当成一个保姆。”

  慕云笙:“你不用把姿态放这么低,我不打算刁难你。”

  关柏柏懵了:“我真的是来做保姆的,就照顾你的饮食起居,最多是陪你说说话,其他的我不做什么。”

  慕云笙似乎懒得理会她这‘蹩脚的谎话’一般,就此打住了她:“你说什么便是什么,我不在意。我只是要告诉你我该告诉你的,慕家不是一般的家庭,我虽然已经不是慕氏集团总裁,但我的事还是关系着慕家的声誉,所以接下来的话,你仔细听好。”

  关柏柏:???

  什么不是一般的家庭?什么慕氏集团?

  她怎么都听不明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