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冲喜新娘当不当?
柒夜2020-08-17 19:233,191

  关柏柏看着赵青阳,他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扭曲、可怖。

  关柏柏茫然的喃喃:“你怎么会……知道关家?”

  赵青阳撕破脸了,清俊的脸上满是不耐烦,坐下来气不顺道:“关柏柏,你一个衣着土气,不会打扮,没有情趣的女人,要不是听说你和关家的关系,你以为我赵青阳凭什么看上你?”

  “你以为我为什么愿意靠近你,只是因为你是关家人。关家也算有头有脸的人家了,我本以为你再不受宠,毕竟是关家的女儿,他们只要还要脸面,就得看顾我们,到时候我就少奋斗二十年,没想到他们竟然和你断绝关系了,那我们的婚事,也到此为止吧,你愿意裸婚,你愿意和我一起奋斗?呸,要奋斗我用找你?多少女人排着队等我挑。真是白折腾一场,晦气!”

  赵青阳说着起身从关柏柏身边要走,关柏柏抬起手颤抖的抓住他。

  仰头,她双眸泛红看着赵青阳:“赵青阳,你为什么这么对我。你就不怕我去学校里把你这些勾当说出去吗!”

  赵青阳低头看她,啧了一声:“你其实长得比那些女人好看多了,可惜你太古板不肯让我碰,不然的话,我也不至于对你这么绝情。你想去说,就去说好了,但你别忘了,我们是地下恋的,谁会相信你?只怕是会觉得你得了妄想症,想男人想疯了。”

  赵青阳说着,一把推开关柏柏,关柏柏重心不稳一下子摔在沙发上,骨灰盒瞬间掉在地上,骨灰撒了出来。

  “奶奶,奶奶……”关柏柏双手颤抖,急忙跪下来保护奶奶的骨灰。

  赵青阳嫌恶的退后一步,皱眉:“出门还带着骨灰,怎么会有你这么晦气的女人。服务员,来打扫一下,这女人她奶奶骨灰撒了。”

  他轻佻又嘲弄的邪恶声音刺的关柏柏心脏痛的不行。

  对赵青阳,她说不上爱,却也怀抱过希望。

  没想到换得个自取其辱的下场。

  赵青阳的声音引起了整个咖啡厅的哗然,服务生走过来,在后面道:“小姐,您给其他客人造成了恐慌,请您尽快处理好吗?”

  关柏柏忍着泪,颤抖的往骨灰盒里捧骨灰,一边弄一边不停的道歉。

  “对不起,我马上就会处弄好。”

  “对不起,对不起,我很很快就好。”

  一直到四周都完全安静了,关柏柏也没注意到。

  小心翼翼的把最后一捧骨灰放好,关柏柏泪眼模糊的从桌子下面爬起来。

  抬眼,在她的对面坐着一位和蔼可亲,温柔笑着的老爷爷。

  环顾四周,咖啡厅里已经没有了客人,刚才催促的服务员也不在了。

  午后的阳光洒进来,好像把她带到了一个异世界,她甚至于怀疑自己是真的还在刚才的咖啡厅吗?

  老爷爷看着关柏柏,微微一笑:“别怕,这里被我暂时包场了,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慕,你可以叫我慕爷爷,我能和和你聊一聊吗?”

  关柏柏看看慕爷爷慈爱的样子,想到自己的奶奶,眼泪终于忍不住落下来了。

  “我叫关柏柏。”

  慕爷爷看了一眼她怀里,组织了下语言,尽量不触碰她的敏感:“我刚才隐约听到了你一点你和那个小伙子的争执,你怀里抱的是……你奶奶的骨灰盒?”

  关柏柏吸一口气不想哭的很难看,她点点头:“我家里人同我与奶奶不亲近,不肯给她买墓地,融城的墓地价格高,我还需要二十万才够钱买一块墓地,我没那么多。”

  她说的有点乱,但慕爷爷听懂了。

  慕爷爷道:“这样啊。那……我来给你出这个钱怎么样?”

  关柏柏怔怔的抬起头看他,老人衣着不凡,言谈举止虽亲切,但十分有派头,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不普通的感觉。

  摇头,关柏柏道:“谢谢您,但这么一笔巨款,我不能要。”

  慕爷爷:“不白收,你是爷爷的福星,爷爷今天注定要遇见你,要帮你,同样的爷爷也需要你的帮助。”

  关柏柏眼眶和鼻子都红红的,神情更低落了:“爷爷,我不是什么福星,我很倒霉,谁沾上我都没好。”

  慕爷爷一愣,接着笑了:“孩子,你先听听爷爷说说爷爷的事,再考虑要不要拒绝,好吗?”

  慕爷爷语气温和,关柏柏只得点头。

  服务生端来了热气腾腾的咖啡,慕爷爷在咖啡的雾气中变得更加慈爱温和,眼里还有些无奈,徐徐的说:“我孙子病了,他双腿站不起来,要坐在轮椅上。我告诉他,算卦的说了,只要能找个媳妇冲喜,他的病就能好。今早我放下豪言要把冲喜的媳妇给他领回家。”

  关柏柏怔了一下,急忙说:“爷爷,您别意气用事,现在都婚姻自由了,您强行给他带个媳妇回去,他肯定不会乐意。再说冲喜是封建迷信,太荒唐了。”

  最后一句话关柏柏说的小心,怕惹得老人不高兴。

  慕爷爷慈眉善目一笑:“和你说的正相反,我孙子同意了,特别通情达理,告诉我看好了就带回来,只要我满意,他都行。”

  关柏柏:“……爷爷,我觉得他不是真正的通情达理。”

  一如答应这种事,他不能是真正的快乐一般。

  是残疾之后的自暴自弃么,否则谁会答应这么荒唐的事儿。

  慕爷爷苦涩道:“你也觉得不正常是吧,我也知道这事不正常,可他偏偏就答应了,不反抗也不发脾气。我这个孙子打小就优秀,用你们年轻人的话说,就是天之骄子,人生赢家。可是一场意外夺走了他的一切。我眼见着他一天比一天沉默,眼见着他不肯出门,变得像行尸走肉一样,眼里连点光都没有,我心里很难受,我试图改变这一切,却有心无力,你瞧瞧他答应的荒唐事儿,仿佛自己的婚姻大事,都是为了我一样。”

  关柏柏不知其中内情,只见得慕爷爷满眼悲哀无奈。

  斟酌了下,她小心翼翼道:“我听爷爷的意思,他真的很孝顺,那您就用孝道束缚他,改变他,不行吗?”

  慕爷爷深深的看着关柏柏,微微一笑,皱纹包围了他那张依稀可见年轻时有多英俊的脸庞:“如果一切都是为了我,那有一天我死了怎么办?”

  关柏柏忙道:“爷爷您快呸呸呸,这话不能乱说。”

  慕爷爷:“我没有乱说,我的时间不多了,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越发的害怕。我的孙子,现在为了我活着,如果我死了,我不敢想会发生什么事,孩子,我不能赌。哪怕荒唐,哪怕愚蠢,我也想在我有生之前再为他努力努力,做点什么。”

  关柏柏的心脏揪着,非常难受。

  她想到了自己的奶奶,临死的时候,还在担心她走之后,自己的日子会变得更难过。

  手指扣在一起,关柏柏有点难过:“爷爷,我真的很想帮你,可是我什么也做不到,什么也改变不了,我连我自己的现状都改变不了。”

  慕爷爷:“你来了,就是改变。自从出事之后,他对所有人都封闭了内心,没有人能走进他,他很孤独,他未婚妻也抛弃了他,平日里他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就当爷爷聘请你去照顾他可以吗?不用做太多的事,照顾下他日常起居,陪他说说话,这样行吗?”

  关柏柏一愣,这些倒是不难,不如说很轻松。

  可这样真的行?

  “就只是这样?”关柏柏不敢相信:“我既是作为冲喜喜娘,不需要、不需要——”

  她说着脸有点红,和长辈总不好直接说那些隐晦的事儿。

  好在慕爷爷意会了,马上道:“你放心,他身体有恙,你若不愿意他不能把你怎么样。况且,他八成以为我不会真的带人回去。”

  这次就让他出乎意料,大吃一惊。

  关柏柏低头看看手中的骨灰盒,深吸一口气下定了决心:“好,爷爷不嫌弃的话,我愿意去照顾您孙子,就当是打工。相对的,希望爷爷您能帮我奶奶找一块墓地下葬,二十万上下的就好,这二十万请以工资的方式记账,直到还清为止。”

  慕爷爷本来只想让她帮着做一年,这二十万就消了,还想着再多给她点报酬,但对上关柏柏有一说一的认真眼神,又顿住了。

  这是个非常坚强且不贪图便宜的好姑娘,她有着她的自尊心,该被他好好尊重才是。

  慕爷爷笑:“好。对了,你现在住哪儿?还能回家吗?”

  关柏柏眼神黯淡苦涩:“我已经没有家了。”

  慕爷爷拉过她的手,拍了拍。

  关柏柏只觉得一股温暖流淌入心中。

  “那就跟爷爷回家吧,以后爷爷的家,就是你的家。”

  关柏柏哽咽了起来,眼里热泪盈眶。

  这一天是她人生中最灰暗的一天,但遇见了慕爷爷,好像阳光照进了她心底一般,提醒着她,这世界上还有希望,不要放弃。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