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现在他是负分先生
柒夜2020-08-17 19:233,408

  慕云笙被早晨窗外的奇行种吓得不轻,骤然血压飙升,心跳加速。

  而外面的奇行种关柏柏也很冤枉。

  毕竟她要量地面尺寸,当然就得拿着大长尺子跑来跑去的量,收尺子的时候不就得蹲下腰来卷布尺吗?

  那有一说一,俯身,弯腰,不就会扭来扭曲,早晨还有点雾,草地滑,偶尔她还会摔倒,所以离了远看就更诡异了。

  关柏柏哪儿知道,好不容易折腾完一切,她累的气喘吁吁。

  破开晨雾,她一边往回走一边擦汗。

  一直走到离慕云笙是近一点儿的地方,她下意识的抬头看了一眼,这一眼看去差点吓得心梗。

  “呜哇!”关柏柏浑身一哆嗦怪叫一声。

  只见卧慕云笙卧室的窗帘拉开一个人的缝隙,一张人脸透过窗,冰冷的看着她。

  这场景太TM吓人了,关柏柏差点被吓死,定睛一看才发现是慕云笙。

  她尴尬的扯起嘴角,惊魂未定的跟对方挥手打招呼。

  大清早的,这人上演什么窗帘秘影,怪吓人的。

  慕云笙面无表情,抬起手把窗帘拉上了。

  关柏柏:“……”

  抓抓头发,她在心里抱怨,这人好没礼貌,一大早吓到人了,自己跟他打招呼,他竟然理都不理。

  这点来说慕少爷就很冤,两个人算半斤八两,互相恫吓。

  慕云笙搞不懂关柏柏在干什么,一大早是在弄什么巫术还是下蛊,弄的他本来完全不想管这个女人,现在也忍不住对她在做什么产生了一丝丝好奇心。

  关柏柏虽说只想试试看勾起慕云笙的好奇心,却完全没想过可能会这么立竿见影,行动的第一天就引起了慕大少的主意。

  然而慕大少虽说好奇,却绝对不会问什么的,以他的性子,怎么可能去问,也不会去找下人问什么,他只会冷漠的装作无事发生。

  心里则暗自信的认为,这家里发生的任何事,应该都会经过他手,那女人在做什么,很快就会有人来告诉他,更或许,关柏柏自己就第一个忍不住要来说,毕竟对她有所图谋的她来说,引起自己的注意力很重要。

  几分钟之后,敲门声响起。

  慕云笙看着门没做声,外面紧接着响起了关柏柏的声音:“请问你起床了是吗?需不需要我进去照顾?”

  慕云笙冷睨,不做理会。

  关柏柏在门外迟疑了下,又试着问:“我要去做早饭,请问你要吃吗?”

  里面还是没有动静,关柏柏知道对方是故意不理她,若照着她的性子,别人都这么不搭理了,她肯定要调头就走的。

  但想想爷爷,她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心里嘀咕。

  爷爷说的对,对付这种人,要下点猛药。

  细节要掌控没错,用点脑子也没错,但也可以简单粗暴一点。

  深吸一口气,她开口:“老、老公,你你有听见我说话吗?”

  她第一次这么叫人,还是个陌生男人,脸不自觉的攀上了红晕。

  她咬牙,忍着羞耻与难堪。

  她不信了,到这份上他还能不回应?

  事情没有让她失望,不一会儿门开了,门前的男人穿着西装裤与衬衣,坐在轮椅上还能气势逼人的冷眼看她:“关小姐,我不需要人照顾我的生活起居,也不爱人打扰,更不喜进门没几天的女子叫的如此亲昵,你当知道羞耻。”

  关柏柏被他冷言讥讽,也很痛苦。

  他不喜,她也不喜呀。

  如果可以,她生理性的抗拒这个男人。

  一想到他这个豪门贵公子让自己得了癌症的爷爷如此操心,关柏柏对他的好感度就坐了潜水艇一样直线下降,连这男人绝世的容颜都拯救不了。

  现在,就是个互相忍着难受,互相折磨的阶段。

  她攥着手昧着真心话,说道:“那请你告诉我该如何称呼你吧。我现在嫁给你做妻子了,其他人非叫我少夫人,我叫你少爷他们都取笑我,你要不喜欢我叫你老公,那你就自己定,我都行。”

  慕云笙深望了关柏柏一眼,听着这话倒像个没脾气的,但一下子又叫他无路可退。

  他不知道这女人是有心还是无意,但还是说道:“你比我小,可以称我一声大哥。”

  关柏柏嘴角抽了抽,脑海里响起了《天龙八部》的主题曲,周华健唱‘笑你我枉花光心计……’,阿朱的笑脸正好转过来,下一秒似乎就要唤一声:萧大哥。

  不要!不行!她不要古早武侠片,而且阿朱死的太惨了!

  定定神,关柏柏自顾自的改了称呼:“好,那我以后就叫你云笙哥。”

  慕云笙目不转睛的看着她,仿佛要将她看穿,关柏柏心下一虚,赶紧转移话题:“我要去做早餐了,你想吃什么吗?我做给你吃。”

  慕云笙:“我不吃,不用费心。”

  关柏柏有点倔强道:“你不吃我也还是要做的,我来就是照顾你,有些事就算你抗拒,我也还是会做。”

  慕云笙冷漠:“关小姐,你胡搅蛮缠的样子不好看。”

  关柏柏:“叫我柏柏就好。”

  慕云笙:“……”

  几秒之后,慕云笙的房门当着她的面关上了,关柏柏吃了个闭门羹,露出了诡异的笑。

  人不要脸果然天下无敌。

  脸,她的脸!羞耻感要把她的脸给烫伤了!但没关系,慕云笙肯定比自己更不好受。

  哼,虽自损八百,但杀敌一千,够本了!

  下楼去厨房,关柏柏开始准备早餐。

  将干贝泡过蒸好撕成丝,米洗干净泡二十分钟,鸡胸肉丝去腥煮熟撕成丝、香菇、荸荠处理好,一起放到砂锅里闷煮。

  拿出昨夜处理好冷藏着的肉冻,将肉冻切成一个个方形小丁,再调一个肉馅,拿出薄如蝉翼的包子皮开始包包子。

  一勺馅儿,中间塞一块儿肉冻,在手中捏着一角花一样的转一圈就扭成了一个小包子,小包子一掌可握,小小一个,每个包子十几个褶,小巧玲珑一个灌汤包就好了。

  等蒸锅一加热,里面的肉冻化开和包子馅儿融再一起,肯定是汤汁浓郁、香气四溢。

  关柏柏包了一些的包子,又用包子皮包起了烧卖,将糯米和馅儿搅拌一下,用包子皮一包,再虚虚一掐烧白的脖子,露出一部分馅儿,藏着一部分馅儿,烧卖就好了。

  包子和烧卖一起开蒸后,关柏柏又忙着去做别的。

  家里的佣人不禁感慨,这少夫人起的也太早了,这么早就起来做早餐,对少爷就是真爱没错了。

  关柏柏搞定一切之后,就打电话去爷爷那里。

  老爷子一听早餐丰富,心情不错的前来。

  他鲜少过来,一则是知道慕云笙内心封闭,并不是那么喜欢和人接触,对于他这个爷爷,虽不反对,也谈不上很欢迎,毕竟他已经疲于和这世界上任何人接触了,看孙子为得孝道勉强陪伴自己他也不愿。

  二则他怕一直接触,孙子早晚会看出他的病来。都这种时候了,老爷子生死看淡,也不希望孙子再徒增伤痛。

  现在好了,有关柏柏在,只是一起吃顿饭,好似也没什么。

  于是慕云笙下楼的时候,正巧老爷子进门。

  爷孙俩迎面相见,气氛莫名有点紧张。

  慕云笙:“爷爷,早。”

  慕老爷子:“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娶了柏柏。”

  慕云笙:“……”

  这出戏感觉昨天演过了,何必。

  关柏柏尴尬不能自已,忙对慕老爷子道:“爷爷我今天做了和昨天不一样的粥,还有小笼包和烧卖,您尝尝。”

  慕老爷子马上被转移了注意力:“柏柏你脸小笼包和烧卖都会做?你这双手是被厨神点化过吗?怎么这么厉害。”

  关柏柏:“爷爷您真会开玩笑,我就是普通的水平。”

  慕老爷子坐下来,关柏柏殷勤的给他盛粥,又将小笼包和烧卖夹到了他的餐盘里。

  慕老爷子夸了一通烧卖和小笼包包的好看,视线就又落在了慕云笙那边的早餐上。

  那边的早晨和这边完全不同,是咖啡、三明治。

  不怪厨师要这么做,因为慕云笙说不吃关柏柏做的早餐,厨师见关柏柏做的中式餐,以为慕少爷不想吃中餐,故而做了西餐。

  慕老爷子蹙眉,问关柏柏:“云笙的饭是你给他单独做的?”

  慕云笙看了一眼关柏柏,关柏柏也看了他一眼,他的眼神里充满了隐喻。

  这种情况下,聪明点儿的都该知道,要在老人家面前遮掩。。

  慕云笙觉得关柏柏不像个不识趣的人,肯定不会多嘴。

  结果他错了,关柏柏跟傻了一样,根本没替慕云笙遮掩,干干脆脆的和盘托出:“云笙哥的早餐不是我做的,是厨师单独给做的,云笙哥说不吃我做的东西。”

  慕云笙:“……”

  她是真傻还是装傻?

  关柏柏内心:她说的都是事实,这点慕云笙无从狡辩吧,至于不给他遮掩……抱歉哦,完全没有这种想要为他遮掩的感情,这位先生现在在她这里是负分先生,负分先生不值得同情与帮助打掩护。

  慕老爷子听了关柏柏的话,脸色顿时阴沉了起来,他放下筷子黑着脸问慕云笙:“云笙,看来你是很不满意这门婚事,你有什么不满你说出来,你这样委屈柏柏,是做给我看吗?”

  慕云笙薄唇紧紧的抿着,隐隐有些头疼。

  他不是,他没有,但关柏柏说的明明白白都是他说过的话,他该怎么辩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慕夫人她福星高照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