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御北王旗
孤芳2020-04-14 13:334,356

  天成王朝末年皇帝昏庸重用宦官,导致天下烽火四起,为了平叛开始下放手中的权力,叛乱是平定了,但是藩镇做大,最后也成了天成王朝灭亡的主要原因。

  天成王朝灭亡了之后,天下大乱原本的藩镇纷纷开始割据一方,更是纷纷称帝建立王朝,烽火狼烟天下每天都会有战争发生。

  平阳王朝就是在这个时候脱颖而出,以最快的速度统一了天下最富庶的中原地区,一跃成为了天下最大的国家,更是有可能一统天下。

  平阳王朝也不断的在战争之中灭亡其他的国家,大有吞并天下的势头,就在天下的百姓都认为平阳王朝一定会统一天下的时候,一个意外发生了,被大家一直忽视的北方游牧民族,慕云氏在平阳王朝全力攻击盘踞在江南的天盛王朝的时候,突然对平阳王朝发动了攻击,一路上长驱直入。

  而平阳王朝的主力军队被天盛王朝反击,根本没有办法撤军,就在慕云氏和天盛王朝的两面夹击之下,慕云氏攻入平阳国都安阳,平阳皇帝自杀身亡,慕云隆庆在安阳城登基称帝,建立了现在的长宁王朝。

  天盛王朝在反击之中还占领了原本平阳王朝的很多土地,和长宁的国土相差无几,而且兲盛的国力更强,长宁的军队很强,在这样的情况之下,天下开始了分裂局面。

  长宁,兲盛,金狮,金陵四个王朝成为了鼎力的局势,因为实力都差不多,谁也没有办法吞并对方所以就只能再这样的情况之下慢慢的发展。

  一直到了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三百年。

  长宁的皇室来自北方的草原,虽然来自草原,但是最后还是失去了对草原的统治,长宁的北方边疆更是经常被草原的部落攻击。

  可是就在八年前,改变草原同样也改变长宁的事情发生了。

  对于十年前的那天,长宁帝都安阳是一个血色的世界,长宁帝一道圣旨废后,并且赐死,皇后的父亲长宁上国柱被杀,整个安北军被屠杀,皇后的儿子,长宁帝的皇六子当时皇太子暮云龙庭被废,长宁帝长子慕云龙城登上了太子的位置。

  当时的暮云龙庭才只有八岁,面对自己的目前被杀,姥爷,舅舅的家族全部被屠,自己的太子位被废,暮云龙庭显得仿佛是被整个世界抛弃了。

  更加狠心的是,长宁帝居然直接封八岁的暮云龙庭为长宁御北王,封地在北方边关,说白了就是再草原的威胁之下,随时都有可能会被攻破的城池。

  年仅八岁的暮云龙庭在天牢呆了整整两年,身体更是体弱多病,再这样的情况之下,被送到了边关。

  可是就在大家都非常惋惜暮云龙庭的时候,让人震惊的事情再次出现了,暮云龙庭在边关组建了御北军,并且在不断的征伐之中,拿下了这个草原,也就现在的北地。

  在北地的人不管是什么民族,他们只认御北王,只认御北王旗,因此长宁帝也是无可奈何,最后更是以拥兵自重的罪名想要拿下暮云龙庭,可是那个时候的暮云龙庭已经不是当初的废太子,而是现在整个北地的御北王。

  长宁帝人刚刚进入了北地就直接被看押斩杀,长宁帝一怒之下,派太子也就是暮云龙庭的大哥,慕云龙城带领拥有二十万人马的安阳军进攻北地。

  结果被御北军击败,二十万的安阳军就剩下一万人回去,其他人都被埋葬在了北地。

  这样的情况之下,长宁帝只能不可奈何,只能加封御北王暮云龙庭为亲王,统领北地,最后北地几乎已经成了国中之国,但是长宁也没有了草原的威胁。

  寒冬腊月的天气已经是最冷的严寒时期了,那就更加不用说北地了,北地现在早就已经是大雪皑皑。

  现在的北地已经不是八年前的北地了,现在的北地除了特定的几块草原之外,剩下已经和中原没有了任何的差别。

  一座一座的城池在原本的草原上面挺拔起来,别看是已经是寒冬,但是商队仍旧还是络绎不绝。

  尤其是北地的北城,也就是御北王王府所在的城池,更是非常的繁华。

  北城的郊外,一辆马车疯狂的在奔驰,看到不远处森林大树后面的城池,驾车的老人不禁开心了起来,激动朝着马车之中的人说道:“小姐,我已经看到北城的城楼了,咱们马上就能到了,到了北城里面咱们就安全了!”

  “驾……”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们的身后传来了大吼声,还有杂乱的马蹄声,沉船白色军装铠甲的一队兵马快速的朝着他们冲了过来。

  “不好……”

  驾车的老头大惊失色,更是加大力度抽打马匹。

  “嗖……”

  搭弓射箭,一只箭羽直接射在了老头的后背。

  “噗……”

  老头一口鲜血喷了出来,朝着马车之中大吼道:“小姐快点下车快跑,我拖着他们,只要到了北城就安全了。”

  老头把车中的女孩给放下,对着女孩大吼了一声,“快跑……”

  随后调转马头朝着追上来的一队人马冲了上去。

  “赵叔……”

  女孩激动的大吼着,眼泪更是夺眶而出,最后还是转身快跑,直接钻进了树林。

  老头的抵抗并没有用,瞬间就被这队兵马解决了。

  领头的将军大吼道:“给我追,那可是太子殿下的钦犯,弄丢了我们都得完蛋!”

  “将军前面就是北城了!”

  一名副将开口朝着将军说道。

  一听这话,将军直接怒吼道:“北城怕什么?这里还是长宁的土地,怎们抓犯人你怕什么?”

  得到了将军的命令,士兵们也是第一时间冲进了森林之中。

  女孩名叫王语嫣是长宁靖安侯的女儿,当初更是御北王的未婚妻,但是后来被长宁帝王取消。

  一个月之前,靖安侯遭到陷害,满门抄斩,只剩下了王语嫣还有家里的管家一路到了北地,为的就是求助御北王。

  可是太子慕云龙城的人一直都是紧追不舍,更是直接进入了北地。

  森林后是一片湖泊,当然现在完全都是白雪皑皑,湖面更是已经结冰。

  “就在前面给我追!”

  王语嫣一路狂奔,听到了后面的声音,更是加快了速度。

  看到湖边一个小亭子,小亭子之中还有人,王语嫣急忙第一时间跑了过去。

  “砰……”

  眼看着就到了亭子,王语嫣脚下一滑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后面的追兵也是已经追了上来,王语嫣一时间感觉到了一种绝望。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亭子之中的年轻人却已经到了王语嫣的身边,朝着王语嫣伸出了手,缓缓说道:“地上凉快点起来,不然会得风寒的!”

  男子王语嫣只是感觉有点眼熟,但是实在是想不到在什么地方见过了!

  但是不得不说男子的模样实在是英俊,绝对是全天下女人都会为之动容的面孔。

  带着银色的发冠,身穿深蓝色的锦衣,在最外层还披着一件黑色的皮毛斗篷。

  王语嫣扶住了男子的手,从地上爬了起来,男子的手是那么的充满力量那么的温暖。

  随着王语嫣起来了之后,男子带着王语嫣到了亭子之中,给王语嫣到了一杯酒,递给了王语嫣说道:“喝点酒暖暖身子!”

  王语嫣结果了酒,男子一切都是那么的平常,说话也是那么的充满力量。

  “在哪里!”

  终究那些人还是冲了上来,指着王语嫣所在的位置冲了过来。

  王语嫣大惊失色,正要逃跑却被男子一把抓住,“好好喝酒!”

  男子的话就像有魔力一样,这话一出王语嫣顿时就安心了下来。

  “白鱼营!”

  男子看着面前的这一对白色铠甲的兵马,拿起了酒杯灌了一杯酒,缓缓说道。

  “长宁白鱼营奉太子之令,抓捕朝廷钦犯,闲杂人等马上离开!”

  领头的将军朝着男子大吼道。

  “白鱼营来北地抓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男子并没有害怕,反而淡淡的笑着,看着面前的白鱼营兵马。

  白鱼营是长宁太子慕容龙城的亲军,在整个长宁都是横行霸道的存在。

  听到男子这话,领头的将军不禁脸色一冷,沉声说道:“不要自己找死,阻挡抓捕钦犯杀无赦!”

  “你的意思是她是钦犯?”

  男子仍旧没有任何一点点的退缩。

  “没错!”

  “可是我觉得她不是!”

  男子淡淡的开口,脸色一如既往的平静道:“你们最好还是回去,告诉慕容龙城,白鱼营不要出现在北地!”

  “大胆,居然敢直呼太子殿下名讳,你在找死吗?”领头将军顿时怒吼,直接拔出了自己腰间的腰刀。

  男子默默的拿出了一块玉牌,缓缓的说道:“我说了白鱼营不要出现在北地!”

  看到玉牌,领头将军还有其他的将士都是一愣,目光之中还有一些恐惧。

  “殿下,这是太子殿下要抓的人,您最好还是别插手了!”

  领头的将军看了看四周之后说道。

  面前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御北王慕容龙庭。

   “哼……”

  慕容龙庭不禁冷哼一声,道:“刚刚的话是没有听清楚吗?”

  领头的将军也是脸色冰冷了下来,“殿下,您最好还是别多管闲事,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整个长宁的人都知道,御北王和太子不和,或者说是势同水火。

  “吼……”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一声战马嘶吼的声音。

  一队身穿蓝色军装铠甲的骑兵快速的冲了出来,领头的骑兵手中还举着黑色旗上嵌壤着红色龙纹的战棋。

  这是整个北地最尊贵的战棋,四十万御北军的战棋,御北王旗。

  御北王旗所在的地方,就是御北王所在之地。

  御北战骑迅速的包围了白鱼营的人马,所有骑兵都带着一个非常凶饿铁面具,手中紧握战刀,随时准备动手。

  “殿下您这是什么意思?”

  白鱼营将领看向了暮云龙庭,“我们这是在抓捕逃犯,北地是我长宁国土,也不是法外之地,您在这里阻拦,是不是有点太过的破坏长宁法度!”

  “你也知道孤王是御北王,在这北地我说的算,不是慕容龙城说的算!孤王今天不想杀人,你们可以离开了!”

  慕容龙庭看都没看一眼,对着他们就是挥了挥手。

  可是白鱼营的军队还是无动于衷,朝着慕容龙庭说道:“殿下,这北地是长宁的国土,都是长宁皇帝陛下说的算,除此之外就是太子殿下说的算,您可说的不算!”

  这是他们第一到北地,再加上白鱼营可是太子的嫡系,在整个长宁都是横行霸道没有人敢招惹,虽然听说北地的御北王的名声,但是心里面还是不懈的,。

  不然换做是被人根本就不安追进北地,因为那些人都知道,只要是进入两人北地,正好还被御北军发现了,那可就是真的完蛋了,绝对是没有任何的生路。

  如果要是有逃犯进入两了北地,只能传递公文到北地的衙门,随后拿出证据,如果是真的御北军会把人给送回来。

  当然要是那种冤案,想要抓到除非是出了北地,进入北地抓人简直就是吃了熊心豹子胆。

  “说实话,这么多年了你还是第一个让孤王提起兴趣的!”

  “殿下,我劝您还是把人交出来,否则到时候太子殿下怒火可不是谁都能承受的!”

  这话说的可就真的是有点威胁的意思了。

  慕容龙庭笑了,“怎么他的怒火?还准备和三年前一样让我在杀十几万人吗?皇帝老头是不疼吗?或者说是慕容龙城那个废物还敢来北地!”

  “大胆……”

  话音未落,御北军顿时出手了,战马都是第一时间出动,手中战刀直接挥舞着砍去。

  白鱼营的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个冲锋直接就被杀的是片甲不留,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

  一个汇合御北军骑兵毫发无损,而白鱼营这边就剩下了江铃一人,也是一样被拽下了马,按在了地上,跪在慕容龙庭的面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御北长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御北长宁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