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雨夜
骨头面具2020-04-16 10:382,396

  今夜下了很大的雨,雨势之大,好像天上破了个大窟窿,天河的水便哗哗地往下淌,形成一道巨大的瀑布,奔腾狂啸着落入了凡间这个大水潭里。

  雨势又大又急,让人几乎看不清雨滴的走向,每滴雨水都急吼吼地连在了一起,连成一道水幕,天地间的一切在这水幕里都显得模糊起来。

  风也很大,吹得树木哀鸣不已,在风雨中无助地左右摇晃,好像马上就要被吹倒。

  只有闪电从容依旧,时不时地在天上点亮一道刺眼白光,又或许是紫光,照亮这湿淋淋的世界。

  马守义的房子有些年头了,在这几乎要将一切吞没的暴风雨中,屋顶发出一阵阵哗啦声,还有瓦楞的碰撞声,混在一起听得让人心惊。

  马守义的妻子王氏有些害怕,一边抓着丈夫的胳膊,一边低声抱怨:“我早就说让你去修一修这房子,实在不行咱们换个新房子……这每次遇上雨大风也大的,我都担心屋顶被吹飞。”

  马守义其实心里也有些不安,但他不能在妻子面前露怯,于是他故作镇定地点起一杆烟,放在嘴边砸砸地抽起来,含糊道:“这有什么……你别瞎操心。”

  外面的风透过窗缝吹起来,给屋里带来丝丝凉意,外面的风声乌拉乌拉的,凄厉得像鬼号,王氏听着便更怕了,嘟哝:“贼老天……搞这么大阵势作甚,脾气真个坏,讨人嫌。”

  马守义被她逗笑,烟杆往桌子上一敲,道:“你怎么还和老天爷置起气来了,这六月份啊,天气就是这样多变的……”

  “哒哒——”

  风声雨声中,突然混入了一丝不同的声音。

  王氏听到了,瞬间警觉起来:“你听到什么声音了吗?”

  马守义掀起眼皮看她:“什么声音?”

  王氏脸色有些白,道:“像是……敲门声。”

  马守义刚想说你是不是吓傻了,就听见了沉闷的敲击声。

  哒哒、扣扣,是敲门的声音。

  马守义脸色也变了,他看向有些发抖的王氏:“你躲好了。”

  王氏大惊:“你要做什么?!”

  马守义把烟杆搁在了桌上,从床底下摸出一把柴刀来,他低声道:“我去看看。”

  “你不要命了?!”王氏扑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

  马守义道:“万一是迷路的人呢?”

  王氏低声道:“你昏了头不成?这打雷下雨的,谁还会出门?”

  马守义安慰她:“你放心,管他来的是人是鬼,手里有这家伙,也不必怕了。”或许又是在安慰自己,说着还扬了扬手中柴刀,甩开王氏,便往门边走去。

  哒、哒。

  那敲门声再次响起。

  马守义不由自主地咽了咽口水,他举着柴刀,慢慢接近了那扇门。

  他挪开挡住门的木板,除了锁,深呼吸一口气,才猛地拉开了门。

  风和雨唰一声瞬间钻了进来,冰冷的雨水浇了他一身,马守义猝不及防被雨水糊了一脸,眼睛不由自主地闭上。他赶紧抬手抹了抹眼,模模糊糊中,他似乎看到了一个白色的人影。

  一道闪电划过天际,马守义看清了那是一个长发披散、一身破烂血衣的人,黑色长发湿漉漉地贴在她苍白的脸上,唇色泛白,毫无血色,两只黑黝黝的眼珠子一动不动盯着他。

  “鬼啊——”马守义发出一声惊恐且凄厉的大叫,那一瞬间他忘了自己手里是有柴刀的。

  那女鬼嘴角抽了抽,在马守义拔腿要跑之前一把抓住了他的领子:“别叫,我不是鬼。”

  画面定格在这里:

  大雨,闪电,脸色苍白若纸、黑发黏在脸上且一身血衣的女鬼正诡异地微笑着,她伸出一只素白的手,狠狠抓住了一个中年男人的衣领,中年男人满脸惊恐,他感觉到了自己被人抓住了衣领,吓得眼珠子都快要从眼眶里掉出来;

  中年男人的夫人,一个有些发福的妇人听到了动静就连忙跑了过来,看到这幅场景后也是一声尖叫,于是就出现了她一手抚胸,大张着嘴,眼睛瞪得像铜铃这样的画面。

  的确是很像恐怖片里的场景,但是,这里的“女鬼”她不是“女鬼”,她当然是我们的女主角危袖雪。

  至于危袖雪为什么会以这样的形容出现在这样的雨天……

  时间回到几天前。

  危袖雪一直在赶路。

  下了山后她随便选了个方向走,没想到沿途走了好几天都是荒无人烟的景象,一丝人气也无,她只好忍着满身疲累继续往前走,却不曾想傍晚下了大雨,她原本想躲在树下避一避等雨停,不想这雨竟然越下越大,渐渐地还开始打雷闪电。

  树下是不能呆了,于是危袖雪冒着被闪电劈死的危险不要命地往前跑,终于让她看见了一户人家,灯火透过窗户在这漆黑的夜里是微弱的一抹光,如灯塔一般指引着旅人的方向。

  她果断选择来敲门。

  时间回到现在。

  危袖雪接过王氏递来的一碗姜汤,朝王氏露出一个感激的笑容:“多谢。”

  王氏瞅着眼前这个已经洗了澡、换了一身干净衣裳的年轻女子,又回想起之前那个黑发黏在脸上、一身血衣的人,脸上露出一个有些僵硬的笑容:“这不是什么大事,姑娘客气了。”

  危袖雪瞅着她那浑身不自在的模样,想了想,便拿了块碎银子给她:“今夜多谢二位收留,不过我也不会白住,这银子,就请二位收下吧。”

  马守义坐在一旁抽烟平复心情,听到她这句话,倒也没有客气,跟王氏道:“既然姑娘都这么说了,那你就收下吧,家里还有间空房,你给姑娘收拾一下。”

  王氏哎了一声,便收了银子去收拾客房了。

  屋里便只剩下危袖雪和马守义。

  马守义闷头抽烟,时不时便看危袖雪一眼。

  危袖雪当然注意到了他的视线,不过她只当看不见。她当然知道马守义心里是有点怀疑她的,这样雷电交加风急雨大的夜里,一个一身血衣的人来敲自家的门,怎么可能不起疑?

  但马守义还是放她进来了,那个时候马守义手里握着一把柴刀,而她手无寸铁,马守义完全可以杀了她,或是敲晕她。

  不过这些他都没有做,他只是看着她,眼里闪过一丝怀念的光,然后犹豫着将她让了进来,还让王氏去给她熬姜汤、烧水、备衣服。

  外面的雨仍在下,只是比之前要小了许多,雷电跟着平息,于是只有一片黑暗。但这黑暗却并没有那么恐怖了。

  危袖雪喝完一碗姜汤,轻轻把碗放在了桌上。

  马守义终于开口忍不住问她:“姑娘怎么一身血地在雨夜里赶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满棠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满棠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