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白鸥2020-04-14 10:501,498

  星远市一条偏僻老街。

  街两边停满了废弃电动车,尽头是垃圾堆,垃圾车和清洁工具随意放在垃圾堆旁,蚊虫聚集,臭味熏天。

  义昂律所的叛徒小李因跑得太急被地上的拖把绊倒,一不留神倒在垃圾堆上,双手恰好碰到一条露出半边骨头的死鱼,手指被戳破,流出鲜血。

  他一步步往后退,看着一步步朝他靠近的人,脸上的表情被恐惧逼得绝望而狰狞,胡乱的捡起那条死鱼朝那人扔去,接着是手边能抓到的一切东西,坏掉的玩具车,旧手提包,小孩的纸尿布。

  纪舒念踩着八厘米高跟鞋,身穿一袭红色长裙,高挑玲珑的身材随意往那里一站,便给人一种不敢直视的压迫感,而这打扮俨然是为了参加某个宴会,此刻她却出现在全市最脏乱的老街垃圾站,脸色如浸寒冰,双目放出狼一样狠厉的光,紧盯那个被她追杀了三条街才终于放弃抵抗的男人,殷红的嘴唇轻轻一哂,秀气的五官在傍晚的霞光里显得妩媚勾魂。

  她抬起光滑的手臂,将一把枪身沉黑的机枪随意抗在肩上,立在男人眼前,居高临下看着他,唇边的哂笑俞深,神态傲慢,英姿飒爽。

  男人竟不敢看着她的眼睛,像是第一次才认识这位曾在公司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同事,半晌才鼓起勇气开口,“念、念姐,出卖义昂真的不是我故意的。”

  纪舒念抬脚踩在他的手上,一寸寸用力碾压,缓慢俯下身,直逼他大汗淋漓的脸,“我砍了你的手喂狗,我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吗?”

  “姐,姐!你原谅我,这事儿我一个人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整垮咱律所啊!”

  纪舒念讥笑道,“你以为我追你干嘛来了,告诉我,你背后指使之人。”

  男人咬住嘴唇,一脸惊恐,使劲摇头抗拒,“我、我不能说,他会杀了我!”

  纪舒念突然用枪口抵住他的脑门,拨开保险栓,一套动作干净利落,声音比脸色更寒冷,“那我现在就一枪崩了你!”

  男人涕泪滂沱,身子如风中纸片似的疯狂战栗,“姐,我说!我说!他叫秦顾,他拿钱砸我!我需要钱啊!”

  “我也缺钱,没见他来砸我?可见坏人做坏事之前也要先过脑子!”纪舒念勾唇,冷睨他的眼睛,“下次做坏事之前,别若无其事当作什么也没发生,居然敢大摇大摆,满身铜臭味儿的跑公司来招摇?以为所有人都没长眼睛,跟你一样傻呢!还有,别再撞到我眼皮子底下!”

  说完这句话,她便轻轻扣动了扳机,一声沉闷的枪响伴随脑浆炸裂的声音,杳无人迹的垃圾堆瞬间变成行刑现场……

  这个冷酷又绝情的女杀手肩上扛着黑色长枪,潇洒的转身,在霞光笼罩下,消失在老街那一头。

  一辆黑色奥迪在珠光宝气的秦泰酒店大楼前停下。

  “小念,到地方了,别睡了,赶紧起来把口水擦干净。”

  龚正韫的声音像一盆凉水,浇灭了她的好梦,她用手背随意的抹开嘴角的痕迹,这才横了龚正韫一眼,埋怨道,“龚律师,我好梦正酣呢!我梦见自己代表正义,法办了那大叛徒!”

  “行啦,别管什么好梦,等搞定那小子再做。”他推开车门,站在旁边像个最绅士的丈夫,伸手去抚自己的妻子。

  她把自己的手交到了龚正韫的手里,尽力扮演一个好妻子,“你说得对,不搞定那小子,我连房租都交不起,上哪儿做好梦去!”

  还没跨进秦泰酒店的大门,她就被一屋子夺门而出的斑斓灯光和衣香鬓影给晃花了眼睛,好一会儿才自然的挽上龚正韫的胳膊,若无其事的随他停下来,等待安保检查。

  她刚刚参加毕业实习,还没见过这样的大场面。

  小心翼翼躲在龚正韫身侧,她尽量保持平静的微笑,迈出端庄的步子,挺直腰背,不露出破绽,以免拖龚正韫的后腿。

  这一身开叉到大腿的暗红色紧身长裙,以及脚上八厘米的高跟鞋,让她觉得自己是裹了手脚的木乃伊,不能自在的动弹。

  无论如何,都要撑过这一段。

  她悄悄告诉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欲盖弥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欲盖弥彰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