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暗潮汹涌
零度2020-04-22 13:372,412

  尸影和胡小军也算是风云人物,自然是前呼后拥。

  没等胡小军说话,有人从后面走了出来说话了。走出来的是个二十几岁的小年轻,他看着我们不屑地一笑说:“这不是姓陈的那小杂碎吗?你们来这里做什么来了?这是你们该来的地方吗?”

  虎子说:“怎么说话呢?我们怎么就不能来了?”

  这货呵呵一笑说:“这是什么地方?这是拍卖场,能来这里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虎子说:“这么说,您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吗?我看你不像啊,倒像是狗腿子。您看过小兵张嘎吗?里面的汉奸和您简直就是拖影!”

  这货顿时就不乐意了,说:“你骂谁呢!”

  虎子说:“谁多嘴就骂谁。谁裤裆拉链没拉好把你给露出来了,瞧瞧把你硬的,你再硬,也只是个老/二!”

  这货要急眼,被旁边的人拦下了。旁边的人说:“别冲/动,这不是打架的地方。一旦动手,以后就失去了参会的资格了。”

  这货攥紧的拳头这才松开了,但是他嘴还是不老实,说:“不和你们这些小利巴一般见识,我是什么身份啊!”

  尸影这时候开始打圆场,她看着我说:“老陈,你想进去凑凑热闹吗?我带你进去吧。”

  我笑着一摇头说:“不用了,您先进去吧。我在这里等等三爷。”

  胡小军说:“一个当家的只能带一个随从,你们两个人三爷带不进去的,要么我行行好,先带你们进去一个?”

  我说:“谢谢您了,这还真的不用。我们再等等。”

  胡小军说:“看来三爷又找到后门让你们进了啊。行,那我们就先进去等你们了。”

  这一行人往里走,刚才那货临进去还指着虎子的鼻子说:“你小子给我等着。”

  虎子大大咧咧说:“我等着你!”

  他们进去之后,负责看门的对我们露出了鄙夷的表情。要不怎么说是狗眼看人低呢,你不就是个看大门的嘛,就连你也鄙视我们,简直岂有此理。

  三爷很快就和熟人过来了,往里走的时候,看大门的竟然刁难三爷,说三爷只能带一个人进去。三爷看着看大门的乐了,说:“小刘,你在做什么你知道吗?”

  我这时候拿出来会员证给这个看大门的看了下,这看大门的看了之后,脑袋上竟然冒汗了。说:“对不起,陈爷,我有眼不识泰山,我不知道您是会员。我要是知道,打死我也不敢拦您啊!”

  到了这时候,我才明白会员的价值。我看得出来,这个学会的会员在民间是有个很大的权威性的,及受推崇。我知道,三爷送了我一份大礼。

  进去之后,三爷和熟人去前面坐了,我和虎子不愿意和这些人扎堆坐,就选了后面的位子坐下了。

  没想到刚坐下一会儿,尸影就主动过来了,挨着我坐下了。

  尸影坐下之后,趴过来小声说:“老陈,等下散会了,我请你吃饭。”

  我说:“不必了,无非就是将军令的事情。有话直说就好。”

  “事情总要解决的。”她说。

  我嗯了一声,说:“你还记得当初你们是怎么和我们赌的吗?先是磕三个头,之后就是用将军令赌我们的秘密。这样好了,将军令我可以不要,你让胡小军就在这台上当着大家的面给我磕三个头,这件事就算了。”

  尸影呵了一声说:“老陈,我看你是疯了。胡将军给你磕头,你也不怕折寿。”

  我耸耸肩膀说:“那就算了。这件事可以一直这么吊下去,我无所谓。总之,将军令是我的,就算是胡小军赖着不给,它也是我的。”

  正说话呢,白爷爷带着白皙也进来了,一进来就看到我们了,白爷爷竟然带着白皙坐过来了,坐到了虎子的旁边。白爷爷说:“尸老板也喜欢清静的地方啊!”

  尸影说:“白老板,听说这次拍卖会上,你有一副唐寅真迹要拍卖,是《猛虎下山图》,对吗?”

  白爷爷点点头说:“没错,尸老板有兴趣吗?”

  “唐寅真迹,我自然很有兴趣。这幅图,我是志在必得的。”

  白爷爷说:“我这幅图没什么,据说胡家这次拿出来一尊明代宣德的官窑青花双耳罐,那可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啊!”

  尸影说:“那件东西,我也是志在必得的。还请白老板不要和我争啊!”

  白爷爷说:“那可不一定,我要是看上了,争还是要争一下的。”

  我看得出来,白爷爷就是冲着那青花双耳罐来的。

  两点五十的时候,准时关门。来的就来了,迟到的想进也进不来了,这就是规矩。

  罗会长上台简短说了几句客套话之后,宣布拍卖会开始。

  罗会长身边的那个小姑娘负责主持,她口齿清晰,语速适中,别看年纪小,落落大方。

  她说:“我们请上来第一件宝贝,这是一尊周朝祭祀礼器,兽耳四足云纹方鼎。”

  东西从后面搬了上来,这东西不大,直径有四十厘米,高六十厘米左右。不过一看就给人一种厚重的历史沉淀感。是好东西。

  不过我看尸影对这东西没有什么兴趣,经过了几轮出价,这东西最后以二十八万成交,被一个新加坡的华人给拍下了。

  虎子在我旁边小声说:“老陈,有钱人真多啊,二十八万,买这么一个玩意回去,能当饭吃?”

  我说:“是啊,搞不懂,别说是周朝的,就算是姜子牙的又能咋的啊!再往高了说,就算是太上老君的炼丹炉,搬回家有啥用啊!无非就是看呗,赏心悦目吗?”

  虎子连连说:“搞不懂,搞不懂啊!”

  接下来,就是白爷爷的那副《猛虎下山图》。

  白爷爷笑着说:“尸老板,您不是喜欢吗?您请吧。”

  这幅图拿上来,接着由那主持人戴着手套,小心翼翼打开。这幅图一打开,顿时引起了众人的惊呼,这老虎画得威风凛凛,随时都要从画中扑出来一样。不得不说,这真的是一幅好画。

  不过对于我和虎子来说,这些都没有实际意义,我俩就认金子和钱。

  接下来经过了十几次的竞价,尸影最后以三十六万得到了这幅画。尸影显得很开心,对着白爷爷一拱手说:“白老板,这幅画现在是我的了。”

  白爷爷呵呵一笑说:“画是你的,钱是我的了。”

  虎子这时候小声对我说:“老陈,我可是听说了,在这里拍卖的东西,学会要抽走一成的。这么一会儿,几万块就到手了。这钱还真好赚啊!”

  白爷爷听到了我俩的谈话,他在那边说:“这拍卖会也不是谁都能组织起来的。这就是文物学会的实力,气不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