菱琪
赢来公主2020-04-15 22:163,347

  今年的菱琪已经十七岁了,是这一带远近闻名的大美女,绝色无双,媚眼如丝,一个小眼神就能男人被迷得七荤八素的,这么美有个小好处,就是按自己的模样雕刻木偶,可以轻松去集市售卖自己的雕像,而无需发愁无销路。

  她正在自己坐着的凳子旁的桌子上放置着一个青铜镜,根据自己的模样去雕刻雕像,可以用来而她的爷爷则给她画丹青,她们弄这些是为了拿去集市上去买作银钱的,出售的价格偏高一点,可是往往一会儿就卖光了。因为他们俩的雕刻和画画技艺都是精湛的。

  他们卖的换来的钱可不是用来享受,除去购置柴米油盐之外,其他都用来给家里的猫狗狐狸兔子买食物。

  菱琪每次上个集市都要在脸上罩上面纱,来往还经常瞻前顾后地看着有没有人跟着她,免得又招惹到什么人跟踪着她来竹林里的家。以前已经有好几回有人跟踪他们俩来茅草屋,甚至还有人直接进门里就自报家门要提亲,为了省掉多余的麻烦,菱琪的爷爷只好在竹林施下仙障,凡是进入竹林者,竹林都会暗中移动迷惑闯入的人,让他们迷路。

  猫粮吃完了,几只猫饿着肚子,都围着菱琪的裤脚蹭着,菱琪蹲下身来抚摩着几只猫的背部,毛发松软着,她心疼着它们。

  “爷爷,它们看上去挺饿的,猫粮吃完了怎么办呢?”菱琪心想着拿什么给它们吃呢。

  “猫爱吃鱼和老鼠,老鼠是没办法了,只能是捕鱼。”她的爷爷柔声道,提倡去河里抓鱼给猫吃,他们俩去小河边,河水清澈见底,水深到膝盖处,他们俩撸起裤脚,把脚泡在冷冽的水里,在河里抓鱼,这鱼身又湿又滑的,很难抓住,他们俩只好施一些小法术让鱼无法动弹,再把抓到的鱼放在岸上的木桶里。

  他们捕鱼完毕,拎着木桶回家,爷爷正要抓鱼放锅里准备煮熟的时候,菱琪开始怜悯这些活生生的鱼,很快它们就要痛死在热水里了,好可怜。她试图制止道:“爷爷,我觉得这些鱼好可怜啊,我们真的要把他们煮死吗?不然放了它们吧。”

  “你啊,就是同情心泛滥,你自己吃素就罢了,难不成还是猫狗们陪着你一起吃果子蔬菜不成?”爷爷感慨了一下,也没有责怪的意思,又说道,“不过也行吧,那这些饥饿的猫怎么办?”

  “我带上丹青和木雕去集市买成钱,只能委屈它们饿一天了。”

  说起菱琪和她的爷爷,这两个可都不是人类,菱琪是狼妖,爷爷是土地爷爷,两人是养女和养父的关系。

  菱琪刚出生的时候就被仙人丢进凡人的河里,途经一座土地庙的时候,土地爷爷听见菱琪的哇哇哭声,便淌下河里捞起篮子里的菱琪,见篮子里的孩子虽不是人类,带着妖气,但是可爱美丽异常。一看就是个千里挑一的美人胚子。

  土地爷爷本想把她送去清蓝镇哪个大户人家收养着,又怕她寄人篱下受了委屈,索性自己收养起来,决心在她的人生路上尽心尽力地引导走向正途,不做祸害苍生的错事。

  他在竹林里搭起一个竹屋,从此悉心抚养这个孩子,给她取名为菱琪,经常给她说故事讲道理,还教授一些基本的仙法来防身。这个孩子虽然是妖女,但是难得的是本性善良,比大部分人都善良,对众生都持悲天悯人的心态,总算不辜负土地爷爷多年的悉心照料。

  两人常年在闹市外的竹林生活,一年仅有几次进闹市里购置生活用品。菱琪始终不知道自己的妖女身份,还一直以为自己是人类。直到十七岁的那年,一个妩媚美艳异常的女子出现,自称是她母亲,她才知道自己的身世。

  见到她母亲的时候是在竹林不远处的山上,山顶上烟雾缭绕,竹林茂密翠绿,她那时候正在山上摘果子,一个穿紫色轻纱身材曼妙的女子如同天人落凡尘般,从远处走来,试图靠近她,轻轻叫了她一声。这声呼唤让她吓一跳,因为她的靠近根本就是悄无声息。

  “孩子,我叫笛壬,我是你的母亲,我找你找得好苦,终于可把你给找着了,跟我走好吗?清蓝这种落后的破地方根本就不是你该待的地方,我带你去更优越的去处。”笛壬一脸欣喜,又好像有些不知道怎么解释的样子,菱琪皱着眉头上上下下地打量着这美貌女子。

  “你该不是是人贩子吧?爷爷常常吩咐我要警惕陌生人,说好多人想要拐骗我,嗯,再说了你有什么可以证明我是你的孩子呢?”菱琪一心牢记爷爷的教诲,人类之中是有很多骗子坏人,必须对他们持警惕之心,不能尽信陌生之人,所以菱琪会怀疑眼前的女子是人贩子,但菱琪也不怕,她会武功呢。

  这时候他的爷爷也来了,她最爱的爷爷一改往日朴素的穿着,黑发变白发,白胡须也出来,一副仙翁的模样。道:“菱琪,她确实是你的母亲,她是狼妖,你也是啊,我一直不和你说你的真实身份,如今也是隐瞒不下去了。不止你不是人类,连我自己都不是人类,我是仙界里的土地爷,收养你是违规,但是那时候看着篮子里的你又可怜又可爱,动了恻隐之心,所以抚养至今。这个来找你的妖女是妖界之首笛壬,我不知道她的目的是什么,你要离她远点,也离为非作歹的妖怪远点,才能对得起这些年我对你的养育之恩。”

  笛壬脾气比较暴躁,手上立即出现双月刀,“土地老东西,你想阻止我们母女俩相认吗?”

  土地爷心里一点都不害怕,手里也出现一根拐杖的法器,眼看就要打起来了,菱琪虽然听她爷爷的话对眼前女子有所防御之心,但是架不住她的美貌,也不至于反感,勇敢地挡在土地爷面前,大声问笛壬:“不要伤害我爷爷,我可以问一下吗?你真是我的母亲的话,那么你说说你为什么遗弃我?”

  笛壬好像在回忆往事,低下头略带沮丧,半晌后又抬起头来说:“我想要你叫我娘亲,我没有遗弃你。”她迟疑了一下子,说道:“你是被贼偷走的,然后我一直在找你,找得好辛苦,我没有遗弃你。”

  菱琪直觉这里边还有内情,但笛壬不愿意告诉她,追问下去估计她也不会说下去的,不如作罢。

  笛壬又说:“我要走了,我的宠物陪着你吧,她本来是一只兔子,被人吃掉后,戾气太重,变成兔妖,她想做一只蝴蝶,成了蝴蝶后就不会害怕被人吃掉,蝴蝶是又美丽又不会被吃掉的动物。我实现她的愿望,条件是让她保护你,她已经吃掉我的两根头发,法力大增,是可以好好保护你的。”

  果不其然,略显阴暗的天空中忽然飞来一只蝴蝶,停在笛壬的手背上。然后蝴蝶再飞到菱琪的头上,发出萌萌软绵的声音,道:“你好,我是茜茜。我以后会忠心对待我的新主人的。”

  “我走了,过两天再给你一份大礼,算是弥补我这么多年没有亲自照顾你的过错。”笛壬说。说完轻纱飘舞,御风而行,离开此地。

  认女妖王笛壬为母会不会伤害多年抚养他的土地爷爷呢,她和土地爷爷有更深的感情,毕竟有十七年的朝夕相处,妖王要来认女儿看上去很有诚意,如果不认的话也似乎不近人情,毕竟她是她的母亲生的,不止养有恩,生也有恩。这可为难了菱琪了。

  土地爷看出菱琪的心思,他知道菱琪平时很听他的话,同不同意认母就在于他怎么看待和说服了。土地爷已经收到天庭的第二次警告了,勒令他必须远离妖魔鬼怪,虽不至于被卸任土地爷的仙职,他早已萌生离开菱琪的想法,如今她十七岁了,是时间自立了。

  如果笛壬是真心真意认女儿,同时也不会引她入歧途的话,他倒也可以安心像以前一样四处游荡。

  土地爷和菱琪一样都在各自的小屋里辗转反侧,无法入睡。菱琪思索的侧重点是该不该认和大礼是什么,土地爷思索的侧重点是该不该鼓励菱琪认母和笛壬究竟是好人还是坏人是好心还是坏意。

  自从笛壬来了后,菱琪就多了一个好朋友一个可爱的小宠物,茜茜。茜茜是一只兔妖化成的蝴蝶,嫌弃自己的兔子外形,和妖王协商变成蝴蝶,就会一直守护她的女儿菱琪。菱琪对这只粘人的小宠物可是爱不释手。

  菱琪原本以为笛壬会在几天后来找她,没想到拖到一个月后,某天夜里被茜茜叫醒,菱琪揉了揉迷迷糊糊的眼睛,“什么事啊,茜茜。这么三更半夜叫我起床。”说话间带点怨气,埋怨她在这个时间里叫醒她。

  --------------------------------------------------------------------------------

  作家的话

  --------------------------------------------------------------------------------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紫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紫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