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宁
赢来公主2020-04-15 22:223,378

  银枝怔了一会儿,赔笑道:“我现在就吩咐婢女们炼制,等仙丹练好了就送到你的颐园宫里。”银枝说道。这话说完,孜幻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来。

  “那先谢过了。我等一下过来取吗?”孜幻语气平淡。言下之意是加急炼制。

  银枝满面恭维的笑容:“当然可以,我让婢女加急炼制就行了。”

  不多时,一个仙婢过来了,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上是一个陶瓷盅。仙婢恭敬道:“孜幻上仙,聚魂丹已经练好了,银枝仙人让我送过来。”

  “放在桌上吧。”孜幻道。

  仙婢把托盘放在桌上,行礼后就走了。他走过去掀开陶瓷盅的盖子,里边是一颗黑色的鹌鹑蛋大小的仙丹。他把手放置在的盅的上空,一呼一吸之间,仙丹即刻收纳入宽大的袖子里。

  这时候土地爷气喘吁吁的来了,面色铁青,说菱琪快要不行了,甚至跪下求孜幻快点救救菱琪。

  “我求求你救救菱琪吧,她只是个单纯天真的孩子,你一定有办法的。”土地爷说道,这可把他给急的。

  孜幻搀扶土地爷起来,内心动容,可是面上却无表情,道:“仙丹已经炼制完毕,我们这就过去吧。”

  他们俩马上就开始动身下凡间了,殊不知有一只双生鸟跟着他们俩。这双生鸟隐蔽性极高,全天界只有三只,其中两只在银枝银宁兄妹俩,还有一只在天君那里。双生鸟灵性高,对主人也忠诚。它适合用来跟踪对象,还能复制人和人之间的对话内容,这只双生鸟是银枝派来跟踪孜幻的,银枝见孜幻不愿意说,便转而派自己的宠物双生鸟来跟踪。

  一个时辰后,双生鸟就回来了,停落在银枝的盛景宫门口。叽叽喳喳地叫着:“主人,我回来了。”

  银枝放下手中的活,暂停了给天后娘娘炼制的驻颜仙丹,向门口疾走而去,急着问道:“你看到了什么听到了什么了,和我说说。”

  双生鸟组织了一下词汇,又飞停在银枝的肩膀上,在她耳边说道:“孜幻上仙拿聚魂丹去喂一个受伤的狼妖。”

  银枝一脸茫然,眼神忽然陷入一下子的呆滞,简直不相信双生鸟的话,喃喃自语:“不可能的,孜幻一向就对妖魔甚为反感,以斩妖除魔为要职,怎么可能?”

  双生鸟道:“我录了他们三个人的对话,可以放给你听。”

  银枝听完录音后,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仙婢加急炼制的聚魂丹居然是为了区区一个狼妖,孜幻到底是怎么想的,他和那个狼妖是什么关系呢?

  “我不信,我要去问问他。”银枝又顾着孜幻的声名,同时气势汹汹地吩咐它:“这事你给我守口如瓶,不然我炖了你。”双生鸟吓得飞到一边去,沉默了好久,都开口都不敢。

  银枝坐在榻上观微着孜幻的位置,发现孜幻已经回到颐园宫里。她便急匆匆地赶去颐园宫里,半路上就遇见孜幻,孜幻正在怡然自得地喂养仙鹤。一脸淡然。更远处银枝的哥哥银宁支着画架在画仙鹤,作品快要完结了。

  “孜幻,我有事问你。”银枝气呼呼问道,好像她被欺负了似的。

  孜幻皱眉,停住了抚摩仙鹤背部的动作,站起身来,仙鹤也飞走了,飞向更远处的蔚蓝天空。“什么事呢。”一脸不解。

  “你是不是拿我仙婢加急炼制的仙丹偷偷给狼妖去了,你不是很有原则,一向以斩妖除魔为己任吗?”银枝抓着他的衣袖,有点冲动问着,心里在暗暗猜想着孜幻会不会和妖魔有勾当。

  孜幻内心惊讶自己的行踪竟然被跟踪了,问道:“确实如此,只是你怎么知道的?”

  银枝抓着孜幻袖子的手被他白皙修长的手指给拿开,孜幻眼神冷冷的,最反感别人和他有身体接触,银枝和他对视的目光焦点收回来,继续鸣不平:“是我的双生鸟告诉我的,你该不是被美狼妖的美色迷惑,想当战神第二吧?”想当年战无不胜威名远播的战神就是为菱琪的母亲笛壬所迷惑,最后落到在天牢度过余生的地步。这件事在天界众所周知,家喻户晓。

  孜幻一向没脾气没感情,淡然随性,银枝的以下犯上的问话方式让他感觉尊严受辱,尤其是战神第二这个词汇更加让他反感,他已经很久没有感情上的波澜了,不过这点波澜也是微弱到几乎没有,“想当战神第二吗?”

  那句子在他脑海里反复播放了几遍,他忍不住过去当场给了她一巴掌,力度不是很大,面不改色:“这巴掌既是教你说话,也是教你做人,一个区区三等天官是没有做资格用这种语句质问太子的,你懂了吗?”

  银枝张着口,一脸委屈地摸着被打的火辣辣疼着的左脸脸颊,她心里可郁闷了,可委屈了也无处可以发泄,眼前的仙界太子可是她深深爱慕的,她不能太得罪的,不然她和他以后就没有机会了。

  孜幻意识到自己的举止有些过分,内心觉得自己的这一巴掌是错的,但是脸面还是得撑着,挺直腰板道:“我的事你别管太多,也别对外乱说话。没什么事的话,你回你的宫里去吧,”

  远处画仙鹤的黑衣仙人再也沉不住气了,他正是银枝的哥哥银宁。他身材魁梧,生得风流倜傥。右眉角有一道长约一寸的疤痕,虽然法力谈不上很高,但是脾气大,稍微看不顺眼就主动挑事刀戎相见,那疤痕就是打架闹事留下来的。近两年才稍微收敛了一下脾气。

  银宁用瞬间移动的术法来到孜幻的对面,两人仅一尺左右的距离,此时两个人正在瑶池边,瑶池边还有千年樱花树,。

  “孜幻,我可告诉你了,你俩的对话我都听到了,谁敢欺负我妹子就是和我过不去,你今天可是摊上事了,看招吧。”银宁一言不合就拔出剑来,冲着孜幻刺来,孜幻为了不误伤仙鹤,所以引着银宁进入千年樱花树中打斗,顿时樱花树丛中樱花漫天飞舞,一片粉红波浪在半空飘摇着。

  于是两人刀剑你来我往,银宁的功力根本就比不过孜幻,只是在意气用事。孜幻心中有谱,不想把事闹大,只是以防守为主,而银宁却步步相逼,甚至对准致命部位攻击。

  这时候天君天后闻声过来,看见两人在樱花树丛中恶战,大吃一惊,天君用法力将两人分开,两个人都被困在一个悬浮的蛋形的结界里,这样子就没法打架了。

  天君天后带着他们俩回大殿中审问两个人打架的原因,孜幻自知理亏,准备受罚,但只是沉默。三个人都跪着,银宁瞪了孜幻一眼,道:“他扇了我妹妹一巴掌,我看不过就打起来。”

  天君凝眉看着孜幻,孜幻一向尊重女人,从不对女人动手的。不解地问道:“你当真扇了银枝一巴掌,起因又是什么呢?”

  孜幻沉默,沉思着,不知道该怎么说。

  银枝心里百味杂陈,如果道出狼妖之事就会连累孜幻受罚,不说出来的话受罚的就是哥哥,到底怎么解释好。她索性把错揽下来,道:“太子殿下要我提炼一颗提升内力的仙丹,我借口不练,所以这是我的错,不关太子殿下的事,我以后再不敢这么懒惰。”她对他爱慕至极,所以就算被他扇了一巴掌,她还是想维护他。

  银宁一听就知道这是个拙劣的借口,转头不满地瞟了银枝一眼,面色铁青。而天君天后则相信银枝的话,道:“小错的话,知错就好了,以后改就行了。只是天庭不容得随便打架,打架斗殴这个是需要惩治的,刚才是谁先动手打架的。”

  孜幻面不改色,抬着头傲然说道:“是银宁。”

  天君说:“那就判银宁在仙牢里面壁思过十天。”然后命令下属把银宁送去仙牢。

  天君又继续说:“由此事看出我儿虽略有修为,但是心性不够沉稳,孜幻也需要静心思考,你也回宫去静心修炼。”

  孜幻本想银枝会说出整个事的来龙去脉,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偏袒她,反而让他过意不去。他面色沉静,对天君道:“是,孩儿也有不对之处,这就回颐园宫静思。”说完就弯腰行礼回宫去。

  银枝心怀内疚,银宁当日一直维护她,她却反过来维护扇她巴掌的男人,所以为了心理好受,让膳房做了银宁爱吃的几道饭菜,然后把饭菜放在篮子里,带去仙牢里。

  “这是我第三次来仙牢里了,就这次坐牢坐得莫名其妙的,我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呢。”银宁抓起一个馒头吃着,又用筷子夹起了一个盘子里的菜往嘴里塞着,嘴里还不满地嘟嘟囔囔。

  “他拿我的聚魂丹去救一只狼妖。”银枝犹豫了好久,最后才说出,在想着哥哥听完会不会生气呢。

  --------------------------------------------------------------------------------

  作家的话

  --------------------------------------------------------------------------------

  --------------------------------------------------------------------------------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紫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菱紫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