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公子,我会保护好你(23)
吟青醉蓝2020-06-09 10:102,377

  夏落有些恍惚地走到西院,回到了早晨她还在嫌弃的逼仄狭小的房间,推门进去又转身合上,她靠着房门出神地望着房梁,踉跄了两步,一下子倒在床上。

  “小胖,给我出来。”夏落有气无力道,今日信息量已经超标,她着实被弄懵了。

  “快给我出来。”等了一会儿,夏落拿手拍了拍身侧的床,即便她放轻了力道,小木床还是被她拍的咚咚响,拍了没两下,突然觉得手摸着的地方有点隆起,不是很容易察觉,但越摸越觉着褥子下面有什么东西。

  肯定了心里的猜想之后,夏落随即一下子坐起身,一双圆圆的眼睛盯着一席陈旧的床铺看了又看,心念一动,便着手把褥子掀开了。

  掀开之后,竟发现方才摸着的地方还真有东西,那是一个水蓝色的小布袋,不仔细瞧,小布袋和褥子的颜色简直浑融一体。这小布袋的做工着实有些粗糙,单拿一根小黑绳系口,布料边缘的地方全是跑出来的线头,就像是被人从哪儿撕下来的布料。

  夏落左瞧瞧布袋,右看看床褥,突然有些怔住了。这……她拿着布袋站起身来,目光在床褥上逡巡着,床单左侧果然缺了一角,竟然这么草率地撕床单上的布料,难怪这布袋这么丑。

  她默默地扯开布袋上的小黑绳,绳子一松,布袋就散开了,又是一张残缺的水蓝色布料掉落在地上。夏落拣起来一看,上面似是用木炭划过的小字,这些痕迹凑成了一段话,不过布料上有些脏污,到处是炭黑的污渍。

  “现在谢从安二十一岁,距你初到这个世界已经一年过去,你还有一个月时间。——夏落留”

  夏落一展开,辨认清上面的内容,先是一阵迷茫,接着心便剧烈跳动起来。不禁震惊念叨到:“我写的?怎么会是我写的,我没写过啊。”

  再仔细一瞧布料上的小字,虽然有些模糊,不仅是简体字,也的确是她的字迹。

  夏落现在也不知道是该怀疑自己的记忆,还是该怀疑这个世界了,难道,是小胖搞得鬼?

  “小胖,给我出来!”她得找小胖问清楚,自从她来到这个世界,除了最开始那个锦囊里少得可怜的信息和这具身体原主人有限的记忆,她啥都不知道。她总不能一直这样两眼抓瞎地做任务吧?!

  等了一会儿,还是不见动静。夏落一手捏着布条,另一只手便要指着房梁开始破口大骂,“臭”字才出口,她却突然瞅见举起来的那只手,从指腹到手心,尽是炭黑的污迹染在手上。

  注意力又不免被吸引走了,嘀咕道:怎么这么脏。

  捻起那张布条,皱着眉头又瞧了瞧,却陡然发现方才没看见的布条另一面还有一行字,写得是:不要告诉小胖!

  一行小字后跟了一个硕大的感叹号,幸好不是红色的,否则看起来还真有些触目惊心。

  瞧见这行字,夏落顿时噤了声。

  她有些疑惑地想,不要告诉小胖,不要告诉它什么,是不要告诉它这张布条上的内容吗?可,小胖不是她的助手吗?虽说有些不称职。如果这张布条真是她自己写得,为什么要玄乎其玄地叫她提防小胖?

  心里一连串的疑惑可把夏落给难住了。犹豫了好一会儿,才决定不问小胖了,她还是先静观其变的好,接着把那张布条揉成团又塞回了床褥下。

  既然小铃说,她现在是谢冷之的丫鬟,这会儿耽搁了这么长时间,她还是先去看看谢冷之吧。

  才踏出房门,就见一个修长的背影立在院子中央,似乎是听见了身后的阖门声,那男子转过身,一双猫儿似的凤眼朝夏落望来,眼角眉梢平添着几缕情思。

  夏落连忙垂下头,暗道:完了完了,偷懒被谢冷之抓包,她不是要被责罚吧。

  预想中的斥责没有到来,反倒是一句轻柔的话传到了夏落的耳边:“夏落?站这么远做什么。”

  好温柔的语气,简直让夏落开始怀疑方才看错了,院子里的不是谢冷之吧?

  夏落悄悄抬眼,正好和谢冷之的视线撞上,他的眼神里满是关切,夏落不禁一愣,轻轻应了一声,接着朝谢冷之走去。

  等她站定,一只白皙的大手突然朝她额上摸去,夏落诧异地将头一偏,等躲开了,她却又像是犯了什么错事儿一样,无措地立在一旁。

  夏落自己都忍不住要给自己两拳头了,主子关心她,她躲什么躲,这下好了,尴尬了吧。

  谢冷之见夏落躲开,关切的眼神里又多了一点讶异的情绪,慢吞吞收回手,轻声问道:“是不是哪儿不舒服,若是倦了,今日便歇着吧,不必来伺候我。”

  听见谢冷之的问话,夏落摇摇头,诚恳答道:“奴婢没事。”

  “真的?那为何瞧起来如此疲惫。”

  夏落被问得语气一滞,试探地解释到:“奴婢就是……方才被一只小虫子吓着了。”这句话真假掺半,但她的确是被吓着了没错,只不过不是被虫子吓到。

  谢冷之闻言眉毛一挑,语气里带了几分怀疑:“你竟会被虫子吓到?”

  夏落:……这句话什么意思,不相信她是软妹?

  见夏落拿一双无奈的圆眼睛盯着自己,谢冷之哈哈一笑,束在玉冠后的青丝随着主人的笑声荡来飘去,他容貌本就姣好,一笑不免让夏落看痴了。等谢冷之乐完,收敛了几分,露齿笑声说:“好了,不逗你了,呆子。”

  谢冷之笑过之后,一双猫儿眼平添了几分润泽,被他直直地盯着,夏落脸都快红得发烫了。

  “那你便好好在西院待着吧,我今日有事,要出府一趟。”谢冷之忽然正经道。

  收到谢冷之的吩咐,夏落点点头,然而也不见谢冷之往院门走去,反而是往厢房后一隐,接着就不见他的踪迹了。

  谢冷之走后,夏落除了待在西院,也没啥去处,她现下也不能随意去谢从安的东院,只好百无聊赖地在西院里东瞧瞧,西逛逛。

  可惜西院着实也没啥好看的,除了破桌烂椅,连好点的树都没几棵,更别说花花草草了。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夜已经深了,数不尽的天上的星宿,似是在俯视着人间。

  夏落吃毕晚饭,望着天上的繁星,又等了一会儿,见谢冷之迟迟不回,便从院子里的破石凳上站起身,准备回房歇息。

  正入了房内,要合上门,突然听见黑沉沉的院子里有什么动静,夏落眯着眼辨认了一阵,才发现是谢冷之,他身旁还站了个男人。

  “夏落,过来。”

  夏落扶着门框愣了一会儿,才发现是谢冷之叫她过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定让男配好好活下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一定让男配好好活下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