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目的
雨中青年2020-04-30 03:423,198

  弓宇敏锐的觉察到了对方眼神中那一闪而过的黯淡,然后不动声色的继续道:“呵呵,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对了,你名片上面不是叫宋冬野嘛?怎么那个小伙子叫你八哥?”

  “哎呀,兄弟你不是混社会的所以不懂这里面的道道,我们出来混的一般都叫外号,不叫真名,我大名叫宋冬野,道上的朋友给我面子,叫我一声八哥。”八哥拍着大腿笑道。

  弓宇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笑道:“还是大名好听,宋冬野,宋冬野,这名字起的有气势。”

  弓宇这一番吹捧把八哥都弄笑了,他不好意思的道:“哪里有兄弟说的这么神啊,俺是河北来的,爹娘没什么文化,当初俺娘生我的时候是腊月,又是在野地里,可危险咧,所以俺爹就给我起了这么个名字。”

  他这一说,弓宇也笑了,心中暗道此人还算爽直,不是一坏到底的人,便直接道:“八哥你果然够坦白,是条汉子!”

  弓宇的夸赞让八哥很是受用,他豪爽道:“兄弟你也是好样的,肯为朋友还债,够义气,我老八没什么文化,但最佩服你这种讲义气的人,以后有什么事用得到兄弟我的,就言语一声!”

  “行,这样八哥,这钱你就拿着,也不用看什么材料协议了,我相信你!”弓宇拍着对方的肩膀道。

  “兄弟……”八哥都快感动哭了,他说:“兄弟,我也不讹你,你那位朋友欠银行的信用卡是6100块钱,那900是银行的利息,银行一般把这种烂账交到我们手上的话,就只收本金,把利息算作我们的佣金,这钱我不要了,就当交你这个朋友!”

  “别,这是你劳动所得,这里面7000块钱你拿好了,不然就是不把我当朋友!”弓宇把茶几上的信封推过去,斩钉截铁的说道。

  正在此时,金毛手里拿着一个档案袋从房间里出来,他边走边说道:“八哥,那傻逼的信用卡协议不在啊?是不是银行的小王经理没给咱们?”

  听见这话,坐在椅子上的八哥忽然蹦了起来,他气急败坏的指着金毛骂道:“操,懂不懂规矩?再他妈的敢满嘴喷粪,信不信老子弄死你?”

  “我……你……”金毛被突如其来的状况给搞懵了。

  “你…你妈的你,给我滚进去!操!”

  金毛可委屈死了,心道八哥今天是吃错药了么,乱发脾气,不过大哥就是大哥,他说话不能不听,于是便低着头,苦着脸,一言不发的退回到房间里。

  弓宇则是一脸笑意的道:“八哥你也别在意,小伙子年轻,说话没分寸,我不怪他!你也消消气!”

  老八本来也只是装装样子,既然弓宇都这样说了,他便借坡下驴道:“唉……手底下的小伙子没什么文化,兄弟你别介意,我代他跟你赔不是!”说完,他又叹了口气道:“唉……都是苦孩子啊,初中没毕业就跑出来打工,我看他们可怜才给他们口饭吃的。”

  弓宇满脸严肃的看着正在表演的八哥,心里却早就骂开了,暗道这个老油子可真他妈的会演戏。

  “都不容易,都不容易,我那个跳楼的兄弟也不容易,他也是被逼的走投无路才想不开的啊………”弓宇拍着八哥的肩膀感叹道。

  “兄弟,我可没逼你朋友还债啊,那楼道里的油漆也不是我们泼的,你可别误会。”老八见话锋不对,赶紧解释道。

  “我知道不是你,为了7000块钱也不至于干这犯法的事!”弓宇笑道。

  “对…对,这种情况,也只有乌鸦那帮人能干出来,他们也不想想,人死了,还他妈的怎么还债!”老八不屑的说道。

  “乌鸦?乌鸦是谁?”

  “啊……哈哈,兄弟多嘴,兄弟多嘴,我就是瞎说八道的,你别往心里去!”八哥忽然意识到自己说漏嘴了,便赶紧打着马虎眼。

  见八哥突然闭口不言,弓宇暗道有戏,便从怀中又拿出1000块钱,推过去说道:“八哥,行个方便!”

  老八一瞟,眼中金光一闪,显然是门清,他客气的问道:“兄弟你这是干嘛?”

  “呵呵,八哥,这只是定金,兄弟我有件事需要你帮忙,事情办成后,再付4000,你看怎么样?”弓宇面带笑意的说道。

  “兄弟,他们可不好惹,我劝你还是算了吧!”老八吞了吞口水道,他是老江湖,对方的来意他早就猜到了,称兄道弟为了对方好之类的话,只是江湖客套而已,再说了,他现在连对方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又何谈义气兄弟,种种的欲言又止,只不过是想把筹码提得更高点。

  见对方一副便秘的表情,弓宇继续道:“这样吧,事成之后再给5000,我也只是个打工的,八哥你体谅体谅。”

  老八低着头,一副思想斗争激烈的样子,突然一拍大腿说道:“行兄弟,你有什么事就直说,我老八一定赴汤蹈火!”

  弓宇点点头,直接道:“刚才你说的那个乌鸦是怎么回事,还有楼道里的油漆谁泼的,最后一次收债的是哪伙人,是哪笔债导致秦淼跳楼的。”他一口气的把问题都抛了出来。

  老八一脸严肃的把茶几上的大信封,和薄薄的一叠千元钞票揣进了兜里,然后打开了话匣子,话说这个乌鸦的真名叫什么,江湖上的兄弟们并不知道,只知道他是近两年才窜出来的,一出道就把青山区的老流氓龅牙哥给干了,废了他的一手一脚,从此便在青山区立了棍,并且接管了龅牙哥的场子,做起了专业收账的营生。

  但是这乌鸦哥却跟道上其他的收账人不一样,他没有底线,玩的都是香港电影里的手段,什么泼油漆、铁链锁门、接孩子放学等等,据说还强奸过借账人的老婆,并拍下了裸照以此威胁,逼得人自杀这事以前也有过,据老八说,一年前在青山区就发生过一起类似的事件,借账的是个三十几岁的小嫂子,因为还不起钱所以被逼着拍了裸照,最后还发上了网,小嫂子受不了舆论的压力跳江自杀了,因为这事乌鸦哥还蹲了半年的号子,最近才刚出狱。

  “乌鸦的情况就是这些了,根据你朋友的情况来看,应该就是他的手法,别的收账公司是不敢泼油漆的,其余的事……你给我三天时间,三天之内我保证查出来。”老八摇头晃脑的道。

  弓宇拍了拍了老八的肩膀,然后一言不发的起身离开,走之前微笑道:“那我三天之后再来!”

  此时已经是傍晚6点,弓宇从老八那出来后,在街角没有监控的地方上了辆出租车,直奔滨江小区而去。

  ………………………………………………………

  滨江花园小区内,202栋对面的停车场上陆陆续续的停满了小轿车,其中一辆白色涂装的桑塔纳2000上,正坐着一男一女,路过的人肯定以为这两人是刚下班,且正在停车的小夫妻,殊不知,车内的女人已经在此蹲守一天了。

  “周队,弓老师除了刚才下午去了银行一趟外,就没有再出去过了,”女警李菲菲汇报道,说完,她又满脸疑惑的加了句:“根据情况来看,他好像没什么可疑的。”

  周勇却笑了笑,道:“凡事不能只看表面,这小子本身就挺神秘的,现在又混入这件事里面,不是巧合!”

  “周队,我研究过他的资料,父母双亡,保送留学,然后回国任教,没什么可疑啊?”女警问道。

  “说了不能只看表面,你难道就没想想他为什么回国?据资料上显示,他在茱莉亚音乐学院学习的时候,就已经有不止一家乐团招他入职,可是他却放弃了这些机会,一毕业就回国了,这件事本身就很可疑!”

  “他可能思乡情切呢?想回来报效祖国?”

  “你见过有心思报效祖国的人在音乐学院里当老师?”

  “可是这和秦淼案有什么关系?”

  “现阶段表面看上去没什么关系,可以后就难说了!行了,这里我盯着,你回去休息吧,明天早上再来换我。”周勇双手被在脑后道。

  三个车位以外,一辆现代SUV后面,弓宇正隔着窗户看着桑塔纳内的情况,见女警李菲菲下车后,便低着腰,迅速退进了身后的绿化带里,消失不见。

  桑塔纳车内,周勇调整了一下座椅躺了下去,他的眼睛刚好能看见202栋大门口的情况,但此时心里却在组织思考着案情,支队的其他人已经铺开去调查秦淼案去了,他和李菲菲来这监视弓宇,只是临时起意,而引起他临时起意的原因则是对方的资料,一个在国内一无所有的孤儿,放着国外名利双收的机会不要,回国拿着月薪四五千的工资,这件事本身就很奇怪,凭借着多年参与刑侦工作的经验,周勇对于这个弓宇是满肚子疑问,并抱有极大的兴趣。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江中风云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