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暮云生
沈星云2020-05-20 07:493,259

  老板娘答应后目送几人离开了转过头对英子说:“你在这里坐着,就算好了也不能出去走动知道吗,我去上去看看那位客官起了没有。”

  见英子乖巧的点了点头后这才往二楼走去。

  抬手敲了敲门道:“客官,您醒了没有啊?”

  敲了半天没有动静就推门进去了,屋里连个人影都没有,床铺上也没有人躺上去的痕迹连蜡烛都是没用过的,就只有窗子是开着的。

  老板娘心想:那客人不会也是昨晚出去的吧?那他应该是回不来了,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那位沈姑娘她们一样会仙法呀。

  “咦,这是什么东西?”

  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在窗台上反着光,走进将那东西拾起来发现是一块银色的腰牌。

  ••••••

  另一边沈千灵等人开始朝城主府方向走去,半个时辰之后终于抵达了城主府门口,毕竟是白天就算大街上的百姓寥寥无几但总归还是有的就不能像昨晚一样飞来飞去的了。

  不像昨晚见到的皇宫那般富丽堂皇,单从外面来看城主府的建设倒是低调得多。

  门口守门的侍卫见到众人后就将大门打开请她们进去了,这院子里面倒是别有洞天,里面的建筑都是古色古香的颇具风雅。

  一名黑衣男子带着几个侍卫和仆人走了过来对着众人作揖道:“在下慕晟,奉家师之名前来给谢仙师的师妹安排房间,还请几位随我来。”

  分别给他们安排了一个房间后那位名叫慕晟的男子告知众人一会儿城主安排了宴席会有仆人前来领路之后就离去了,经这位男子的介绍,他口中的师父正是城主慕云生。

  几人所住的地方和谢景涟还有安逸臻就是挨在一起的,这样倒也方便一些。

  众人来到谢景涟所住的房间,众人围着桌子坐下了沈千灵将沈千言拉到了自己旁边。看到桌子上摆了不少糕点,拿起来尝了一个还挺好吃的就给沈千言拿了几个。

  坐在沈千言旁边的鸾烟也拿起一个尝了尝眼睛一两道:“这个好吃啊!”

  沈千灵赞同的点了点头,不愧是城主府这个时候还有那么好的点心吃,伸手替一边的莘辞拿了一个说道:“你也尝尝吧”

  还没等莘辞接过,突然从莘辞右边伸出一只手来将糕点接了过去。

  安逸尘拿着手里的糕点吃了一口笑着对沈千灵说道:“确实不错,谢了。”

  说完隐晦的看了莘辞一眼,莘辞察觉到他的目光并未开口说话。

  沈千灵看了安逸臻一眼没有理他又给莘辞拿了一块放到了莘辞的手里。

  经过谢景涟的解说几人才知道,这慕云生原本是漓海岛的一名弟子后来听说他去了凡间从此就再也没有听说过他的消息了,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来到这顺安城当城主了。

  谢景涟之所以知道慕云生是因为小时候照顾他的族人曾是慕云生的师兄两人关系甚好,在谢景涟幼年还没化形的时候曾经见过慕云生,这一次来顺安城发现有异常之后就来城主府来查看一番没想到竟然遇到了他。

  他们鲛人族基本上都会拜在漓海岛,那里离他们族地比较近。谢景涟之所以拜到元陵真人门下是因为元陵真人是资历最老的一位上仙了,而流月山是从上古时期就存在的门派自然还是比漓海岛好一些的。与流月山一样昆仑山也是自上古时期就存在的门派只不过那里距离漓海还要远一些的,于是谢景涟的父皇就让他去流月山拜师了。

  只不过沈千灵知道元陵真人也不是轻易收弟子的肯定还是因为谢景涟天赋高的原因。

  “那你那族人难道不知道他为何来顺安城做城主吗?”鸾烟胳膊撑在桌子上手捧着脸好奇的问道。

  沈千灵在一边点了点头表也示有些疑惑,这次鸾烟问到点子上了。

  “我那族人早在三百多年前就失踪了,那时候我还没化成人形不能上岸是我父亲派人找的他,只不过最终还是没找到。”

  沈千灵沉思,鲛人到两百岁之前是幼年期不会化形的直到过了两百岁之后才会化形,只是不知道现在谢景涟到底多少岁了。

  见到沈千灵面色古怪的盯着自己看谢景涟有些不自然的朝着安逸臻转移话题道:“你之前不是说是你们长老让你们来执行任务的吗,你们现在出了事蓬莱阁应该会有人前来救你们吧。”

  安逸臻皱了皱眉说道:“我们蓬莱阁出任务一般时间最短的也要十天才回去,现在我加上今天才来了七天,指望他们可能还得等一等了。”

  本来他们去姬月山走的并不是这条路来着,回来的时候才走的这条路。路过顺安城的时候就有长老发现这里有一丝阴气存在,认为不是什么大妖就让他带领着三名弟子前来将妖邪收服了。

  只是刚来的第一天晚上他就发现并不是他们能对付得了的,想要将那么多游魂收服最低也得是个金仙,更不要说说不准他们背后还有个更厉害了。

  第二天他们想要出城门的时候就被突如其来的黑雾吞噬了,隐约间他好像看到了一团红色的影子,醒来之后就出现在一处地牢之内。

  他们身上被黑雾缠着根本没法动弹,从那天开始就有无数的游魂在他们身上抓咬,有时还会陷入梦魇之中出不来,最后那三个师弟都被活活折磨死了。

  这些天里他每日不仅要承受那些游魂对他的折磨还要对抗缠在身上的黑雾,昨天夜里他趁着那些游魂出去的时候终于将身上的黑雾弄开,一逃出去就碰上了谢景涟这才得救,只不过当时他的精神已经在崩溃了。

  只不过奇怪的是他们蓬莱阁的弟子每个人都会有名牌,尤其是和他一起来的都是长老的弟子。他们其中最早的五天前就已经死了,按理说门派里应该派人来了才对,只是到现在了还没有什么动静确实太古怪了。

  这时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丫鬟打扮的少女对着众人行礼说道:“城主大人命我带诸位大人前去正厅,几位请随我来。”

  谢景涟微微颔首,几人跟随那婢女走到了前厅。

  “几位大人先坐,城主他稍后就来。”那婢女说完有朝众人行了个礼就退出去了。

  屋内就剩下这几个人了,中间一个海南黄花梨八仙桌几人分别在两侧坐下了。桌子上有一些水果点心还有几个已经上来的菜,几人刚落坐就有小厮端着饭菜进来了。

  沈千灵还是稍微有一些不自在的,这是她第一次到别人家还被人请客吃饭。

  看出沈千灵和莘辞神色都有一些不太自然,谢景涟笑着说道:“慕大哥他人很好的,是个很正直的人,大家都不用拘束。”

  沈千灵点了点头,想起以前就算去张大夫家里她也没怎么留下来吃过饭,毕竟张大夫免费教她就已经是大恩大德了,怎么能在去蹭饭吃呢,只不过她们一家也会经常请张大夫到家里来吃饭。

  曾经他也是想过张大夫和娘亲也是差不多大的,也曾想过要是张大夫是自己的爹就好了。只不过她看得出娘亲与张大夫随没有血缘关系却如同兄妹一般,后来娘亲告诉她张大夫的娘子生前和她是好友情同姐妹。所以张大夫他一直以来都一直扶持着她们家,如果不是他的活恐怕她们早就饿死了,同样也不会有钱来流月山了。

  想到一些往事沈千灵的心也平静了下来,随着时间的现在她已经渐渐的想起以前的事情也不会浮躁了,可能是现实教会她成长吧。

  没过一会儿就从门外走进了一个人,男子身形极高大概有一米九,靛蓝色的长袍领口绣着银丝边流云纹的滚边,腰间束着一条青色腰带。乌黑的头发束起,乌黑的剑眉之下一双凤眼,瞳孔如墨色一般黑不见底仿佛能看透世间的一切,却让人根本看不透他在想什么。

  沈千灵几人见到这男子如此不凡想来定是城主了纷纷跟着站了起来,那人嘴角浅笑道:“都坐下吧,不用客气,刚刚有些事情离开了一下让各位久等了。”

  谢景涟朝众人介绍道:“这位便是顺安城城主暮云生。”说完又转头对暮云生说道:“无碍的慕大哥,我们也才来了一会儿”

  又向城主介绍了剩余的几个人,沈千灵等人也又朝纷纷作揖,之后众人便随着城主纷纷落座。

  “几位想必都已经知道这顺安城发生的事情了,我也知道你们都是景涟的朋友想来也都不是凡人,不知几位可有什么打算。”慕云生见众人坐下之后就开门见山的说道。

  谢景涟沉吟片刻而后开口问道:“之前有些匆忙还没问慕大哥,您可曾见过那将那些游魂控制的人?”

  “见过。”

  众人一听都纷纷抬起头来看向慕云生,只听他又接着说道:“只不过我却不是她的对手。”

  那是出现离奇死亡事件的第三天晚上,刚开始第一个更夫死的时候,城主府只派了四个人晚上的时候去街上巡逻查看,只不过第二天一大清早就有城主府去接班的侍卫发现了他们的尸体,只不过当时为了防止出现民乱就被瞒了下来。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沧澜女仙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沧澜女仙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