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她上头必然有人
锦小满2020-05-28 20:062,476

     迦娜匆忙离开,自然是见到了让她感觉害怕的东西。

     “顾小公子家里的那个妖道,道行还是可以的,至少对付你是绰绰有余,如果遇上了,能逃就逃。”

     迦娜出门的时候还在想,这镇子虽说不大,可她也不至于如此倒霉,出门买点东西就碰到妖道,原以为碰到顾小公子还算运气,可谁知,那妖道居然就尾随着小公子出门。

     “定是有阴谋,可我又打不过。”一边脚下不停地抄近路回酒楼求助,一边嘴上嘀嘀咕咕地埋怨。

     小镇里所谓的抄近路不过就是走些巷道,虽是无人之处,可从家家户户两墙之间的缝隙里穿过去,确实能够省去不少弯弯绕绕。但这种时候,尤其还是被妖道追的时候,迦娜选择走巷道,就不是明智的行为。

     白衣小姑娘看着迦娜拐进一个黑洞洞的胡同口子,脚步还没动,就瞧着一身穿道袍的猥琐男子也跟了进去。你非说是路过,未免也有些牵强了。

     锦鲤摇摇头,落脚无声地跟了上去。

     眼瞧着就要出无人地带,进入官道人多之处,迦娜身体却是突然一僵,“动?动不了了?”

     “嘿嘿嘿,小丫头,哪家的?”猥琐的道士面容干净,五官端正,看着很是正常,偏偏眸光里透出一股子“嘿嘿嘿”的意思来,手里的动作更是不老实,锦鲤倚在胡同口墙角,半眯着眼睛。

     迦娜不说话,皱了皱眉,她家道长说了,如果是在没人的地方被男子搭讪了,那人多半是想跟你不可描述。

     “你是人?”迦娜首先要确定这一点。

     道长被迦娜这个问题问的莫名其妙,而后了然,“莫非……你就是那条鱼?没想到,居然可以化形了,这么一来,金蟾子必然更加高兴。”

     金蝉子?

     释教那位?

     一想就觉得不可能,那些光头的心都是石头做的,金蟾子……蛤蟆?呵,顾小公子倒也不算是病急乱投医,只不过是时运不济吧,不过一直蛤蟆还敢称呼自己是金蝉子,真当大弟子他不逛菜市场么?

     (大弟子:我真不逛!)

     迦娜自然不会傻白甜地直接就说出来自己是那条鱼,“胡说八道,那条鱼那么丑!”

     妖道一愣,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下迦娜,笑容更加猥琐,“是啊,小娘子漂亮,世上化形能够如此美艳的,除了狐仙一族,就是鲛人一族。”

     听墙根的锦鲤蹲在那里,又翻了个大白眼,“真是没眼界,蛇妖,猫妖,鸟族等等等,那可都是在漂亮界有姓名的。”

     要说天下谁最知道哪族哪类的漂亮孩子出的多,必然是锦鲤,只有锦鲤。

     妖道自然是不会知道锦鲤的吐槽,吸溜了一下口水只觉得就这么给了金蟾子怪糟蹋的,才伸手准备要讲漂亮的小妖精带走的时候,锦鲤拍了拍手里的泥巴,一脚踩扁了才用泥土堆好的蛤蟆,走出了胡同口,轻蔑地说了句,“道长,不如买一送一啊?”

     妖道转身,却没有因为买一送一而感到高兴。

     同是修道之人,这种面对同行对自己的杀意的敏锐度,他还是有的,虽说迟钝了点。

     锦鲤笑得越是人畜无害,妖道越是心惊胆战。

     年纪轻轻就敢直接跟大人叫板的,不是背后有势力就是背后有钱。

  妖道蹙眉,“何门何派。”

     “道长可听说过,该隐。”

     妖道冷笑,“呵,小门户,不曾听闻。”

     锦鲤笑得开心了。

     ——不曾听闻就好,这样老身我就可以开开心心地出手教训你,然后还不怕被寻仇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说你小门小户你还嘚瑟上了,妖道又后退一步已经来到了迦娜的身边,锦鲤看着迦娜大眼睛滴溜溜地转,真怕那对眼珠子超速溜出眼眶,双指对着她凌空一指,一点点盈光亮过,迦娜脱身就跑到了自家道长的身后。

     “真吓人。”

     锦鲤冷嗤,“吓人还往没人的巷道跑?”

     迦娜挠挠头,“不是您说的么,若遇事紧急,要起纠纷,万万不得被人看见。”

     锦鲤:都是我的错。

     不搭理迦娜,锦鲤目光回到一步步后退要逃跑的妖道身上,“诶,道长还未曾报上师门。”

     “一,一介野修,不敢当。”妖道直呼倒霉,这破地方居然还有如此水准的修士来晃悠?若是被她发现顾家地下那只大金蟾,自己岂不是一分功德也赚不到了?

     锦鲤不知他还在打金蟾的主意,也不说话,也不动,就直愣愣地看着那道士退一步,退好几步,然后跑开,心头惊惧,这妮子委实厉害得很,背后门户必然不会是名不见经传的小门派,她上头必然有人。

     迦娜不解,“为何不出手教训了?”

     “救下你就成。”锦鲤边说边往前走,径直回酒楼去。

     迦娜挠挠头,更加不明白。

     直到这个地方空空荡荡,方才锦鲤蹲过的角落,出来一主一仆,顾小公子眉色稍有舒展,手里握着已经取出了石头的荷包,小厮在他身边有些可惜地说道,“若是女道长出手就好了,解决了少爷的心头大患呢。”

     顾渊不语,他知道为什么锦鲤不出手。

     只为那因果。

     这位来凡尘历练的道姑,看来并不想跟凡间俗世沾染些什么因果。

     想到这里,顾渊笑了笑,“去备些礼,咱们去请这位出山。”

     “肯么?”

     顾渊有些自嘲地说着,“试一试,说不定就看在你家少爷我好看的份上,她就肯了。”

     妖道慌慌张张地回了顾家院落,顾渊颇有闲情雅致地在金水池里喂鱼,他一回来就命人将池子注满水,然后养了鱼,种了水植,中间还搬了块精美的麒麟石来镇着。

     麒麟石里头,内嵌着那颗,某家道长送的会发光发热的石头。

     这宅子的妖气,清空不少,没精打采的仆人们,今日下午却是来了兴趣,开始扫尘。

     妖道心焦地来寻顾渊,“你做了什么!”

     顾渊指了指池子中央,“道长你看,这法子可好?二供不会落下,这么一来,金蟾子,可保我顾家,岁岁发财了。”

     妖道一看,那池子中心的麒麟明显就有怪,那一股股散出来的令自己都有些害怕的气息,甚是熟悉。便是大怒,“金蟾若是发怒,掀了你家的地基!”

     顾渊点点头,将手里的鱼食一并抛下,微微抬头看了眼青天,问道,“那白衣小道姑,竟未曾刁难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仙子育婴手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