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半糖甜蜜
怀瑜字小满2020-04-22 19:261,780

  (咱们慢一点哦)

  又是几天过去了,大犁一直在忙着招安的事情,络子岭的人都已经安顿下来,寨子里的军火,马匹,财物等都已经充公。眼看着自己父亲多年的心血就这么没了,大犁多少有些不爽,但更让她担心的是她那票兄弟,当土匪玩野了,不会惹出什么事吧?

  大犁越想越烦,坐在床上擦刀。这把短刀是父亲留给她的。日本制造,锋利无比,刀刃透着寒气,能照出人影,刀柄是漂亮的纯黑,非常顺滑,用红边黑底的布缠绕着,小巧好看,与土匪窝里的那些粗刀有很大不同。大犁十分爱惜。

  “怎么,改擦刀了?”曹贵修推门走进来,坐在她身边。

  “我的枪不都被你收了吗?”

  曹贵修:“哦对,差点忘了。不过你这刀,有点意思,是日本货吧?”

  “这是我父亲留给我的,你小子不许打它主意。”

  “知道了,姑奶奶,你看看你,哪有当妈的样。”说的也是,大犁这几天也没怎么管孩子,都交给奶妈照顾,关键是,她也不怎么会带孩子。

  “说到这孩子啊,他这名字好难听啊,改一个算了。”大虎这个名字,确实有点难听。大犁当时也没心思给他取名,一心只想着报仇,就随便听了一个老妈子的话。

  她想了一会儿:“就叫凡程吧。”

  “还挺会啊,我叫贵修,他叫凡程,不错。”曹贵修在心里想,其实他也没想到真要改名,还挺诧异的。

  曹贵修:“行,听夫人的,就叫凡程。”

  “这还差不多。”大犁把刀插进剑鞘,熄了灯。这几天他们俩都睡在一起,也没有什么发生,相处得还算和谐。

  “啊————”一阵尖利的叫声划破了夜空,大犁和曹贵修几乎在同一刻坐起,看一眼对方,马上起身披上外衣。等他们到了房外,远远看到一群巡逻兵把一个人围住,还有一群老百姓在看热闹。

  曹贵修“怎么回事?”“报告师座,这个兵想要强奸民女!”

  大犁借着火光,认出了这个人,就是她以前的手下小黑。小黑也看到了她,眼神中是要她帮忙。“报告师座,这人是刚入军籍的陈小黑,以前是山上的土匪。”话音刚落,无数目光投向她。果然,让她担心的发生了。

  曹贵修理了理衣服:“既然以前是夫人的人,夫人说两句吧。”

  大犁清清嗓子:“这陈小黑,从小就不学好,我管教不严,是我的过错,给各位道歉了。他既然当了兵,就按军队的纪律来吧。”

  陈小黑脸色瞬间变了:“古大犁!当了军太太,就翻脸不认人了,我给你爹做事时,你还是个毛丫头呢,臭娘儿们你等着!”

  大犁懒得和他废话,曹贵修的脸已经黑了下来,映着火光,挺可怕地,侮辱他的夫人,就是侮辱他。此时众士兵也十分不满,孙副官得到曹贵修的示意:“陈小黑,强奸未遂,对夫人不敬,按军法处置!”两个士兵把小黑押了下去。

  ”散了,都散了!“孙副官招呼着,周围的百姓也一一离开。

  松散的人群,嘈杂的对话,还有围绕着她的朦胧火光,让大犁昏昏沉沉地,恍惚中跪坐在地上。曹贵修赶紧搂着她,不让她躺倒。“我这种人,到底属于这里吗?”看着身边的男人,她在心里想。

  醒来时,天已经大亮,温暖的阳光洒在她身上,曹贵修就在她身边。“你怎么还在这儿,不上班了吗?”

  “这都中午了,休息时间来看看你。睡了这么久,气的不轻吧?”

  “陈小黑你怎么处置的?”大犁使劲直起腰,曹贵修把枕头放在她腰后。

  “按军法,枪毙了。”“这陈小黑也有几个心腹,恐怕他们会报复。”

  “这里可是曹家军,他们不敢。”曹贵修倒了杯水给她。

  “我能弹那钢琴吗?”大犁指向墙角那架旧琴,这钢琴是原来本地的地主留下的,曹家驻军的时候还在,因太麻烦没有搬走,大犁已经惦念好几天了。“当然,不过你会吗?”

  她笑笑,起身走了过去,翻开琴盖。白键已经发黄,不过她不在意,直接弹起来。柴可夫斯基的《四季》中的《四月——松雪草》这首曲子赞颂美好的春天,主旋律清晰舒缓,抒发对生命的渴望和对未来的希望。她弹得很好,只是这琴好久没调了,音不准,音色也沙哑。时间好像在这刻停止了,只有阳光下的灰尘在慢慢飘动。

  曹贵修愣住了,他好久都见过这等美丽的场景。这些年他在敌后顽强抵抗,早已疲惫不堪。果然,不论什么人,对音乐的感觉是相通的。“曹贵修?”

  “嗯?”

  “我配得上你吗?”

  “夫人勇敢有血性,才华横溢,不是凡人,当曹夫人绰绰有余。”大犁笑了笑,继续弹起来。

  (这里我加了人设,钢琴也是我的爱好,《四月松雪草》很好听,大家可以去搜一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之为2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鬓边不是海棠红之为2归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