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花斑兔2020-04-25 18:202,748

   天空灰蒙,阴云连成一片,连一丝光都透不出,让人看着便觉十分压抑不适,此时蛇族议事的大殿内一片肃穆,气氛比外面的天气更加阴沉。

  端坐在主位上的人,眉头紧蹙,听着下方恭敬跪着的下属汇报边境状况。待那人将情报汇报完毕后,挥了挥手示意他下去,带着上位者的凌厉气势扫视了殿下坐着的五大长老。

  两侧的长老们也都面色凝重,座下的三长老站起身,对主位上的人恭敬行礼:“王上,狐族自新狐王上位后已数次来犯,王上看重与老狐王的交情不与之计较,实乃王上仁慈,但此次狐族入我城池,致使无数子民被残害,王上万万不可再姑息,恳请王上派兵御敌!”

  一向和三长老不甚和睦的五长老冷哼了一声,用眼角斜了三长老一眼,“三长老此话说的倒是轻巧,想我蛇族北临狐族,西川又隔着个魔族,平日里魔族便对我等觊觎已久,此番若真如你所说派兵北下,倘若魔族借机偷袭,你当如何?”

  三长老被这么一呛立时脸色便不好了,甩了甩袖子坐回原位,不甘示弱的顶了回去:“五长老既考虑的如此周全,看来已有万全之法了,不如将这法子说出来,我等也好多研习一番。”

  五长老端起手边的青瓷杯,不疾不徐的品了一口,然后放下杯子,在几位长老眼含期待的神情中,老神在在的道了句:“在下不才,暂未想到。”

  “呵,我当五长老有什么高招,原竟是纸上谈兵。”

  眼见二人渐有杠上的架势,大长老忙从中打断,“行了,你二人各少说几句。”

  两位长老虽素来不对付,却都十分敬重这位大长老,也知晓今日议事的重要,都压下心中对对方的不满,老实称是,不再言语。

  见这二人消停了,大长老捋了捋花白的胡须缓缓道:“三长老说的不无道理,这新狐王的确过于嚣张,侵我领地杀我子民,眼下如再不打压打压他们的气焰,我北方边境怕是永不得安宁。”

  顿了顿轻声叹息:“不过……这魔族也确然不可不防。”

  现任蛇王岱止掌管蛇族已有五万年,他岂会看不透眼下的局势,先前老狐王在世时,彼此偶尔还会走动一二,狐族和蛇族一直相安无事,自老狐王过世,新狐王继位后,北方边境便骚乱不断,他何尝不想好好教训教训狐族肖小,可魔族的存在让他委实难伸拳脚。

  正待沉默之际,一直未曾言语的四长老起身,作揖行礼缓缓开口:“属下倒有个法子,只是这法子如何还需请王上和诸位长老决断。”

  岱止抬手示意他无需多礼,道:“四长老有何高见,快快说来。”

  “属下以为三长老与五长老说的皆有道理,如今我族与狐族魔族呈三足鼎立之势,若贸然与狐族开战,势必给魔族可趁之机,但狐族不御,我族亦无安宁,狐族不可不攻,却不可明攻。”

  岱止微微皱眉,却没出声,耐心等着四长老说完。

  “王上,若派出大队人马必会叫狐族有所察觉,万一我方士兵还未抵达北方边境,那狐族便先行撤退了,岂不白折腾一场。且,魔族若此时趁机来犯,我族便真的是腹背受敌了。属下以为,可点精兵百人,悄悄前往北方边境,一来打狐族一个措手不及,二来我族主力仍在,也不会让那魔族有可趁之机!”

  四长老正值壮年,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如洪钟一般回荡在殿中。

  大长老却觉不妥,“据探子回报此次来犯的狐族有近千人之多,这百人……纵然是精兵怕也难以招架吧。”

  四长老虽受质疑却依旧从容不迫,点头道:“自然,故此次需有一位善于布兵列阵的能人指挥,用兵从奇,若能打的狐族措手不及,纵使是百对千,也未尝不可一试。”

  岱止听完神色稍稍缓和,眉间的戾气也消散不少,道:“虽为险招,但或可一试,你既早已有此想法,想来这带兵的人选你也定下来了吧。”

  “启禀王上,属下拙见,认为青墨殿下能当此重任。”

  听到这个名字,岱止有些诧异,望着四长老沉思了片刻,“青墨?”

  四长老对着蛇王行礼,行为举止十分谦顺,语气却坚定有力:“王上,我曾偶与殿下谈论起军事,殿下年纪虽轻,造诣却十分了得,想来足以胜任此事。”

  说到此人,原本还窃窃私议的几位长老,都十分有默契的闭嘴不言,不好说他们是否认同二长老的话,只说这位殿下的身份相当特殊,蛇王对他的态度也飘忽不定,叫人不好琢磨。

  岱止眼神流转,见众人没有异议,大手一挥道:“来人,去将青墨殿下请来。”

  侍从领命退下,少顷一个身形修长的男子稳步而来,行至大殿中央,躬身行礼,“青墨参见王上。”

  岱止深邃的目光停在他身上,开口道:“无需多礼。”

  待此人直起身子,细细观得他身姿挺拔如松,墨色长发以玉冠束起,一双剑眉下是一对细长的丹凤眼,眼眸幽黑似深不见底的一汪潭水,高挺的鼻梁下,淡粉色的薄唇始终微微上扬,衬得眉眼间也带了一丝笑意,身着月白色暗纹锦衣,越发显得其器宇不凡。

  即使什么都不做,站在那便是赏心悦目。任谁见了都忍不住夸上一句:公子端方。

  岱止见他规规矩矩的垂首伫立,开口问道:“青墨,你可知今日唤你来,所为何事?”

  青墨半颌着眸子,回道:“回王上,青墨略有耳闻,应是与北方边境有关。”

  “不错,方才本王同长老们推敲出了一个可行之计,此法缺一位才能出众的将领,四长老极力推选你,这才唤你过来,只是此法十分凶险,或称得上九死一生,若你不愿本王绝不勉强。”蛇王这一番话说的很是真诚,令人挑不出差错。

  青墨没有丝毫犹豫,单膝跪拜行了大礼,“青墨虽不才,却也愿为我蛇族尽献所能,请王上准许青墨带兵出征。”

  岱止起身走到他面前亲手将他扶起,拍了拍他的肩膀,满脸欣慰之色,“好!本王果然没看错你,待你得胜归来,本王亲自为你接风!”

  议事终了,岱止屏退众人,青墨与五位长老鱼贯退出大殿,青墨走在最后,一边慢慢的走着一边目光随意的划过路边栽种的花草,神情疏朗,姿态悠然,好似旅人般观赏沿途风光。

  待他快行至蛇族宫殿的大门时,角落处传来一声,“殿下可是在等我?”说话的正是向蛇王推举青墨的四长老。

  青墨并未停下脚步,恍若并没有看见他一般,仍旧踏着闲散的步伐往宫殿外走去,四长老从角落里出来,也不急不缓的踱着慢吞吞的步子跟在青墨的身边。

  二人一路晃悠来到青墨的府邸前,匾额上书‘映霜’二字,字体端正,就像这座府邸的主人一般。

  青墨抬脚进府,四长老像影子般有样学样的跟进去,青墨横起左手将其拦住,侧过头时脸上的笑意不显,凝视着他语气清冷:“此乃青墨的府邸,四长老若无事便请回吧。”

  四长老抬在半空的右脚定定的悬着,呈现出金鸡独立的别扭姿势,瞄了眼青墨,看他的脸色明白他这是恼了,讪讪的收回想迈出去的脚,打着哈哈干笑:“嘿嘿……你瞧我这脚,怎地自己就走到这来了,该罚该罚。”

  青墨放下手,也不想搭理他,兀自往前厅走去,只是此时再也不似回来时的悠闲模样,背脊紧绷似乎在极力隐忍什么。

  见青墨走远,立在府门前的四长老挠了挠头,完全无视那人先前的逐客令,迈脚跟了进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音绕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余音绕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