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念人间的狐
赵靓2020-06-07 10:011,471

  青砚怎么都想不通,清清白白从来不逛窑子的一个将军,怎么就看上他一个沉溺红尘俗不可耐的戏子了。

  直到扭着翘臀满身火药味的那个官家小姐出现,他什么都明白了。

  “原来你喜欢这样的狐狸精!呸,算老娘看走眼,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这诅咒真毒,但是狐狸精是无辜的呀。

  青砚是一只狐狸精,没有任何内涵的意思,就是一只爱吃鸡爱睡懒觉的狐狸精。

  他在那山洞里呆的太无聊,想要出来透透气,顺便补补课,外面世界翻天覆地变化得太快他快要脱轨了。

  按剧本来演,青砚脸上应该有个巴掌印,要是他再敬业一点还应该挤出两抹委屈巴巴的泪,骨软筋酥摊倒在将军怀里求怜惜。可剧本拐了个弯,那一抹巴掌红跑到了将军脸上,红艳艳好看得紧。

  青砚想,将军关键时刻还算个男人,至少没让他挨下这一巴掌。

  那官家小姐是个爽利的,说退婚立马就回去退了婚。

  按理说这场戏演完了,曲终,人散,可扣押下行李箱挡住门不让人走是怎么回事。

  青砚纳闷,皱眉:“我欠你银元了?”

  将军发愣,回神:“啊?没有……”

  “那你还跑来找我做什么?”

  “你要离开这里了?”

  将军眼睛一直瞅着那个手提行李箱,木讷的抬头,没底气的问。

  对啊,他本就是一只闲散的狐狸,居无定所,东飘西荡,像朵蒲公英被风吹到哪儿算哪儿。他本可直白回答,但对方因窘迫而羞红的脸让他起了玩心,“难道将军有让我留下来的理由?”

  “我……我喜欢你,想要与你共暖余生。不争来生情深不倦,只愿这一世朝夕不离。”

  青砚突然想起,几百年前,好像也有个人对他说过同样的话。

  后来那人骨化形销,后来他回到自己的洞里蜷缩成团闭上眼一睡就是百年。

  仰头看面前的人,如墨幽深的眸,一样的温柔,一样的执拗,甚至他可以从里面看到如出一辙的款款深情。

  可,那刺骨锥心的痛只要尝一次就够了,当初那人惨烈的死就是对他贪得无厌的惩罚。

  将军无比沮丧,嘴里喃喃着留给他的最后一句话,“一定要舍弃一样东西么……”

  时值乱世凶年,在各军阀与匪帮的暴乱下,没有一处地方是可以太平无事的。

  将军也不能置身事外,有一伙穷凶极恶的匪帮看中了将军所守的这座小县城,想要占为己有,一旦沦陷,城中的百姓势必遭殃。

  城,守住了,将军却是尸骨无存,听说那一场爆炸里将军与恶匪头子同归于尽了。

  火车一声鸣笛缓缓驶进站台,里面的人求之不得的下来,外面的人迫不及待的上去,两股潮水汹涌汇聚再散去。青砚只觉得心钝痛不已,从听到那个消息起。

  他当时让将军在权势富贵与他之间二选其一,明面上是他任性妄为有意刁难他,实则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临阵退缩,以这种方式推开他。

  没想到这一推开,便是咫尺天涯再难相见。

  若是他那时答应了他,会否不一样?

  低垂眼眸,叹了一口气,正准备迈出一步乘上快要离开的火车,腰却在不知不觉间被一双手环抱住了。

  他怔愣间回头,将军并没有穿笔直的军装,里面衬衣马甲外面罩着一件棕色风衣,哪里还是个威严的军官,分明就是一个风尘仆仆出差回来急着见爱人的顾家男人。

  将军把下巴抵在颈窝,抱住人撒娇道:“阿砚,我如今无家可归了,你可一定要收留我,我会洗衣、打扫、做饭,还会……”

  青砚庆幸自己反应快,当即用手指堵住那张什么都敢说的嘴,压低声音:“回家再说!”

  将军不满,干嘛不让他说?

  他还会努力挣钱把他家媳妇儿养得白白胖胖珠圆玉润!嗯,就像那招财进宝的小金猪一样,看着就喜气!

  算了……青砚最后想通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大不了再在人间呆个一百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ta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ta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