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话
风麦2020-04-30 11:367,610

    孩子,是什么?

    他们是残忍的天使,是天真的魔鬼,他们拥有着近乎残忍的天真,也拥有着近乎天真的残忍,他们永远是制造麻烦的永动机,创造崩溃的大马达,他们只会天真夹杂着残忍带给大人无穷无尽的烦恼。

    所以,养一个孩子并不容易,即使这个孩子格外听话早熟,甚至还愿意向你付一大笔扶养费。

    奈布萨贝达是这么觉得的。

    此时杰克正乖巧的坐在他的对面,将早餐里的煎蛋和香肠讨好地推给他。“我吃不下这些, ”男孩吞咽着口水,“我胃口不大,吃不了多少东西。”。尽管男孩眼里的渴望已经出卖了他,但他仍努力树立着自己胃口小,好养活的形象。

    奈布把煎蛋和香肠推了回去,他用食指敲了敲桌面。“听着,小鬼,你给了我五千元钱,也就是说这段时间由我照顾你,我给你吃什么你就吃什吗,所以吃干净了,懂?”

    杰克犹豫的点点头,举起刀叉试探的叉向煎蛋,紧而立刻紧张的抬头观察奈布的神色。男孩小心而又谨慎,不过是吃个鸡蛋,都让他像是一只小老鼠般提心吊胆。

    见鬼,这孩子以前究竟过的什么鬼日子,奈布心想。他知道杰克的父母经常揍他,但此刻杰克的举动让他不由自主的多想了。

    “快点吃完,别耽误时间。”奈布语气依然冷硬,他实在不知道怎么温柔对待一个孩子,因为当他还是个孩子时,世界并没有给过他多少温情,所以面对此情此景,奈布萨贝达没有对男孩说什么宽心的话,而是直接离开男孩,眼不见心不烦。

    杰克看到奈布离开,立刻狼吞虎咽起来,毕竟他昨天一整天都在医院里吊水没吃什么东西。说来也是奇怪,这场发烧来的快去的也快,仿佛上天注定要他留在奈布萨贝达身边一样。

    吃完早饭,杰克蹑手蹑脚把餐桌收拾好,准备把餐盘还给旅店老板。他刚抓起油乎乎的盘子,就听见卧室传来男人清冷的呼唤。

    “杰克,你过来。”

    杰克只好放下盘子过去,他站在男人面前,瘦小的身子仿佛一个顶着大脑袋的芦柴棒。

    “把上衣脱了,裤子也脱了。”

    杰克一愣,心里一惊。早熟聪慧的他开始惊慌,难道他刚逃狼窝又入虎穴?杰克强迫自己迅速镇定下来。

    “别多想,快点脱光,内裤也是。”

    杰克咬咬嘴唇,脱下了上衣,接着呆立了几秒,把裤子也脱光了。奈布蹲下身子,始终和他保持一米的距离。

    果不其然,男孩身上布满各种各种各样的伤痕。烟蒂和食物的烫伤,晾衣架和皮带的抽伤,以及大大小小的淤青和和抓伤,奈布撇了一眼男孩的小象,上面有几道瘀紫的掐伤。估计是他那长指甲的妈妈干的,奈布想,“转过身,背对我。”

    男孩顺从的转身。杰克的后背也布满各种伤痕,大腿根上隐约可以看到和小象相似的掐伤,但屁股上却只是布满抽伤,好在屁股上没有别的什么奇怪痕迹,奈布心里舒了一口气,他觉得自己想法过于龌龊了,但是那些掐伤,确实就很玩味了。

    “转回来吧。”

    杰克转过身来,他碧绿的眸子浸着泪,嘴巴倔强的紧抿着。男孩吸了下鼻子,努力不让泪珠掉落。

    奈布萨贝达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赤/裸的男孩委屈地站在他面前,这种奇怪的氛围,让奈布觉得自己是个变/态。奈布思索了一秒,站起身脱下了自己的上衣。

    只见两道巨大的的疤痕蜿蜒在他的身上,小腹侧还有一个枪伤,穿着衣服,奈布可以算是人模狗样,但脱下衣服,傻子都知道他不是一个省油的灯。或许是因为奈布上身的疤痕着实触目惊心,男孩忍不住啊了一声。

    奈布嗤笑,他安抚似的轻轻的拍了两下杰克瘦弱的肩膀。

    “伤疤是男人的勋章,没什么好害臊的,我是这样的,你也是这样的,我让你脱衣服,其实是想告诉你……呃……我是想告诉你……呃……我的伤疤比你厉害。”

    刚说完奈布就想抽自己一耳巴子,自己说的什么玩意。为了掩饰自己的狼狈,奈布立刻轻轻推了男孩肩膀一把,让他麻溜滚蛋。“愣着干啥,衣服都脱了不顺便洗个澡?。”

    男孩捡起衣服,疑惑的询问:“为什么你的伤疤比我的厉害?”

    “鬼知道,可能是因为那些打伤我的人都被我打死了。”奈布随口说道,他一低头,看见男孩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突然心里有点发毛,于是他低吼训斥男孩, “问那么多废话干嘛,还不滚去洗澡!”杰克立刻点点头,抱起衣服滚去了浴室。

    奈布看着杰克瘦小的身影,觉得这孩子确实可怜,他决定抽时间找个好人家把杰克送出去,让他过上幸福人家的生活。

    男孩洗的很快,他湿漉漉的跑出来看奈布在哪,他还是担心奈布把他丢下自己跑了。奈布正在卧室给枪上油 ,他头都不抬一下便告诉杰克快把自己收拾干净。于是杰克又赶忙把自己整理清爽,然后又蹭到了了奈布身旁。

    “奈布,”杰克郑重的说,“我觉得你这些年来肯定吃过不少苦。

    奈布理都没理男孩一下。

    “洗澡时,我又想起了你的伤疤,那些受伤的日子你也是一个人熬过吗?”杰克轻轻地把自己的小手搭在了奈布粗糙的手背上,“说真的,一个人生活难免会有不方便的地方,比如你受伤的时候,或许,你可以尝试和一个可以照顾你,还愿意保守你秘密的人生活,我想来想去,似乎只有我最合适。”

    这孩子怎么那么无耻呢,奈布心想,他抬头看了眼杰克,突然发现他的表情,和那些想勾搭有妇之夫的小姐格外相似。

    “别烦我。”奈布言简意赅。他甩开杰克的手,从抽屉里掏出本杂志递给男孩,扬扬下巴,示意他快滚。

    杰克接过书,坐在奈布身后的床上心不在焉地看了起来,奈布回头瞅了眼男孩没说话,继续组装他的枪。男孩看着面前沉默的男人,为自己的雾一般的未来发愁。过了一会,男人站了起来。他犹豫了一下,当着男孩的面从暗处拿出特质战术背心套在身上,穿好大衣,箱子一提,奈布准备离开旅馆。

    “你要去哪?”杰克慌乱的问。

    “有事,下午回来,在旅馆等我。”奈布戴好帽子,抓起墨镜,“我敲门时会先敲两下,再敲一下,接着再敲一下,如果你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卫生间的通风管道可以让你逃走。”

    “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不需要。”奈布开门离开。

    杰克目送奈布离开,奈布一离开,他就忙去自己藏钱的地方检查一遍,无误后他稍微放了点心。杰克坐上沙发,回想着前天发生的事。对于自己家,杰克心里不仅没有什么触动,甚至觉得有些开心,回想起自己家里人的死状,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窜上他的脊梁,特别是那个婊/子,她终于死了!杰克开始后悔没有仔细观察他继母的死相,一想到那个女人痛苦的尖叫,他激动的颤抖了起来。“他们终于都死了,终于。”男孩双手用力捂住自己的脸,力度之大好像要把自己窒息。稚嫩的双手下,杰克表情扭曲,他一遍又一遍回想着家中的惨案,露出了享受的神情。“啊—”男孩发出野兽般的低吼,他从沙发滑下滚到了地板上,“啊啊啊”,杰克低喘着,仿佛全身抽筋般抽搐着,他疯狂摩擦着地板,双腿蹬踩着空气,双手如溺水般挥舞,“哈哈哈”,男孩歇斯底里的狂笑着,如同的癫狂疯子。突然笑声戛然而止,男孩面无表情地站了起来,他静静的环顾四周,平静地仿佛之前那个行为怪异的疯子不是他一样。男孩盯着大门矗立了几秒,接着抽走了张一百美元,揣好房间钥匙,离开了旅馆。

    杰克晃悠悠来到大街,秋日的阳光照的他暖洋洋的,他带着好心情去杂货店买了针线以及一把小刀,又奢侈的买了一盒泡泡糖。第一次咀嚼着泡泡糖,男孩新奇愉悦的游荡到街头的小摊上,他含糊不清的哼着一首不成调的歌,目光游移着,最后锁定了一只仓鼠。

    下午6点16时,奈布回到了旅馆,他这两天错过了几单大生意,所以今天只接了一单小的,一个地痞流氓,接到生意几小时后就解决了暗杀对象。他有些恼火的盯着杰克,杰克却只是怯生生的看着他。电视机《变形金刚》的声音对于奈布来说简直震耳欲聋,他皱着眉头不耐烦的关掉电视,转头看向杰克,“你吃晚饭么?”

    “没有。”

    “去楼下招待处要两份晚饭。”奈布掏出钱递给杰克。“回来时敲门还是二一一。”

    杰克点头小跑着离开,临出门还随便带走了一袋垃圾,拥挤的垃圾袋里,一只开膛破肚死相凄惨的仓鼠躺在深处。

    奈布叹了口气,他思索了会,打电话给克利切皮尔森,他小时候曾在皮尔森的托管所待过一段时间,然后就投奔别人干了这行,有一天他巧遇克利切,克利切竟认出了他,一番交谈后,奈布得知克利切因为他的私人托管所因为资金短缺要被勒令离开。虽然两人关系并不熟络,但克利切是参与奈布过去的唯一一人了,所以奈布心血来潮给了克利切一笔不小的钱让他继续把托管所开起来。克利切对奈布一直很是感激,所以当奈布告诉他这里有个烦人的孩子赶紧找个好人家让他滚,他立刻根据口头叙述给杰克拟了个收容院的档案。

    “你可真是走运啊,克利切要告诉你个好消息。”

    “最好不是把寄养当做工作的家庭。”

    “当然不是,两个星期前有一对中年夫妇来这申请作为寄养家庭,他们只想要一个孩子来疼爱,告诉你地址,你就假装我们托管所的人把孩子送过去吧,之后的事就由克利切来处理。”

    奈布长舒一口气。

  ————————————————————————————

  —————————

    “我们要永远离开这么?”

    杰克睡眼惺忪的询问道,他软绵绵的躺在车里,打着哈欠。

    “对。”奈布回答,他紧握着方向盘开着车。

    “奈布,我真没想到你还有辆车,等到了那个城市,你可以教我一些你的本领么?我一定可以成为你的好帮手的。”

    “杰克,我现在必须教你一些本领,一个重要的本领。”奈布看了一眼男孩,严肃的说,“精湛的演技,这个本领对我们这行非常重要,你要学会把自己带入扮演的角色里。我昨天接了个单子,我需要你的帮助,任务是绑架一对有钱的中年夫妇,过会我假装儿童福利局的人,把你送过去,你扮演好被他们收养的孩子,等到凌晨一点,你悄悄把门给我打开,我们里应外合,记得一定要准时,知道么?”

    “这么快?!”杰克一下睁大了双眼,“可我没有手表,没办法准时起啊。”

    “我会给你买块手表。”

    “为什么是绑架?”

    “雇主要求的,我们不要多问。”

    “如果突发什么意外状况怎么办?”

    “到时候我会以考察寄养家庭为理由与你汇合,放机灵点,三天后那个真正收养的孩子就来了。”

    杰克若有所思,“奈布,你不会是在骗我吧?”

    奈布面不改色:“为什么这么想?”

    “因为一切都太草率了。”

     “我告诉你只是一瞬间,得知消息再准备妥当我可用了一整天,如果你做不来,那就拿着你的5千元滚蛋,我没时间照顾一个笨蛋。”

    杰克不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快中午时,奈布终于来到目的地,几乎是车一到家门口,那对夫妇就迎了出来。

    “放轻松,表情自然点。”奈布对杰克耳语。

    “请问是汤姆米勒先生和珍妮米勒夫人么?”

    “是的,我们是的,哦,快看,多么可爱的小男孩。”女人激动的用胳膊肘捅了捅自己的丈夫。“路途一定辛苦了,快进屋来,我准备了茶和点心。”

    “谢谢叔叔阿姨。”杰克礼貌的冲夫妇道谢。

    进了屋子,杰克局促坐在沙发上,奈布则一本正经的向夫妇说着官方的套话。

    “如果美国能多一些向你们这样热心肠的人,那么可怜的孩子们就都有着落了。”奈布笑了笑,“希望这一个月的调查期你们能相处的融洽。”

    “当然了,一定会非常融洽,你说对不对,小家伙。”女人温柔的看向杰克。

    一旁高大且肥胖的男人微低下腰,看着杰克。“嘿,杰克,小男子汉,你喜欢打棒球么,我给你买了棒球手套,还有最新的游戏机,全都在你的房间里,要去看看么?”

    “你怎么知道我叫杰克?”杰克一惊,他狐疑的看了眼奈布。

    “昨天你的院长告诉我们的,你的事情他用传真机传给我们了。”男人揉了揉杰克的头发。

    “真的么?我能看看么?上面有说我喜欢吃的食物么?”

    “当然,我的孩子。”女人微笑着把一张纸递给他,眼神带着丝怜悯。“你是个很优秀的孩子,坚强又勇敢。”

    纸上面写了杰克的名字,年龄,以及背景,“几天前一次交通事故夺走了这个孩子的父母和哥哥,没有旁系亲属。”

    杰克眼直勾勾的盯着奈布,奈布冲他点点头,拍了拍他的手背。

    女人和男人以为这张纸勾出了杰克的痛苦回忆,男人埋怨着女人,“我的老天,你不该给这孩子看这个的。”

    女人冲上前抱住了杰克,怀抱温暖且伴着花香,“对不起,我的孩子,我真的很抱歉发生了这种事,我知道这一切很痛苦,但我们愿意陪你一起度过。”

    男人站在身旁,一只手搭在杰克肩膀安抚着他。

    奈布起身,“那么,我就此告辞。”

    男人连忙恳求奈布能多在房间里休息会,一起吃完午饭再走,奈布摆手说自己还有事在身,不得不走。女人拿出一个装着手工曲奇的袋子恳求奈布带在路上吃。

    奈布觉得这户人家确实不错,他放下心来,准备拔腿走人。

    奈布刚准备上车,一个灰色身影窜了过来。杰克就如同一颗炮弹冲到了奈布的身边,抱紧了他的腿。

    “不要走!”男孩喊道。

    “你在干什么?我们还在演戏。”奈布压低嗓子。

    “放屁!”杰克两个字表达了自己内心的愤怒与惊慌,他冲奈布叫嚷,“我不是傻子!”

    “见鬼!放着好人家不要,你跑来拖累我!”奈布觉得自己仁至义尽了。

    男人和女人也跑了过来,“杰克怎么了?”

    “哦,这孩子格外怕生。”奈布解释道。

    突然杰克发出杀猪般的嚎叫:“爸爸!不要丢下我!我会听话的!我不会告诉别人你才是我的亲生爸爸的!带我走吧!”

    两口子一愣,没明白怎么回事。

    奈布整个人吓一跳,他用力扒开杰克,但男孩就像顆牛皮糖样紧紧粘在他腿上。

    “爸爸,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不要丢下我!”杰克继续大叫着,高级住宅区的几个人纷纷打开窗户看路上怎么回事。

    奈布简直要被气的七窍生烟。他怒不可遏的两手用力夹住杰克的胳膊,用力把他拽走,再往远处一甩,抬脚上车踩油门,一气呵成。

    杰克马上像只疯狗一样狂撵上去。男人见状,立刻对女人喊,“你去打点话问院长怎么回事,我去追孩子!”

    一场追逐战开始了!

    毫无疑问,开着汽车的奈布单方面碾压其他人,他远远开在前头,但他从后视镜看见了这出闹剧,于是提高档速,猛踩油门。

    杰克人小步子小,男人很快追上了他,他气喘喘吁吁想抓住杰克,杰克突然拐着弯跑开,和男人迂回。两人就这么一边向前跑一边拉锯着,杰克活像只灵活的泥鳅,男人就是捞不到他,男人毕竟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大好,他肥胖的躯体跟不上他想奔跑的心,男人只好停下奔跑的脚步给自己喘口气。杰克比男人好不到哪去,他也很累,但是已经看不到汽车的身影了,他不能停下脚步。

    男孩就这么继续跑着,他看不到汽车,也看不到身后的男人。

    “不要丢下我!”

    杰克朝空荡荡的远方哭喊着。

    没有人理会他,男孩被彻底抛弃了。

    但杰克还是不想放弃,他记得前方有一个加油站,奈布说过回来的路上他要加点油。

    于是他继续奔跑着,朝着未知与绝望奔跑着。

    杰克高估了自己的体力,低估了路途的遥远。他终于脚下一软,累瘫在了地上。杰克第一次觉得自己是那么卑微。

    这种情况,只能回到寄养家庭里去。

    但是他不想,杰克清楚那是个好地方,但他就是不想去那,他觉得自己和那格格不入,他就是想和奈布萨贝达在一起,杰克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什么。

    如果不想被饿死在大街上,他就必须走回去。可是他动弹不了,杰克此刻又渇又饿又累还困,他大喘着粗气,让自己从大路中央爬到大路旁的草丛中,他担心自己睡着被车压死了。十分钟后,杰克终于不喘了,他看着碧蓝的天空,洁白的云朵,觉得内心十分平静。先睡一觉吧,起来后就往回走。杰克心想。

    视线变得模糊,一切归于黑暗的宁静。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男孩在草地上睡得香甜,时间继续流逝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男人开着车缓慢朝男孩驶来,男人仔细观察着四周,不放过每一个角落,须臾之间,他在草地里发现了男孩。

    男人站在男孩身旁,叹了口气。他抱起男孩柔软的身躯,将他抱到汽车后座上缓缓放平,杰克睡得很死,他实在太累了。

    夜幕降临,杰克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盏昏暗的黄灯,以及开车的男人。男人一只手抓着方向盘,另一只手夹着烟,吞云吐雾着。杰克迷茫的坐起身。奈布瞄了眼汽车的窥视镜,把烟灭了,把一盒牛奶和一个三明治扔向后座。杰克默默拿起食物吞咽起来,他实在饿坏了,杰克大口咀嚼着,好像没几口,三明治就被他吃完了,他只好吸吮着牛奶,发出很响的喳喳声。

    “你给我惹了很多麻烦。”奈布声音很冷。“如果你不是个孩子,我会把你的头拧断。”

    杰克停止喝奶的动作,实际上奶早已被他喝完了。他垂下头,很不安。

    奈布把自己的那份三明治递给杰克,杰克接过三明治,犹豫下,又开始大快朵颐。男孩嘴上沾满面包残渣和色拉油,他飞快地用舌头把它们舔进了肚子。

    “你还会把我丢下的,对吧。”男孩笃定的说。

    “不会了。”奈布阴沉的说。“你自己选的这条路,以后不要后悔。”

    “你会让我变得和你一样强壮么?”男孩试探的询问,“我真的很对不起,给你添了麻烦。但是,如你收我做徒弟,等你老了以后,你就有人照顾你了,我还会把自己所有的挣的钱全给你花。”

    等我老了,你也老了,你只不过比我小八岁。奈布心里很是无语。

    “你为什么非要趟这种浑水?杀人过活不是什么好事,你还小,未来的路多着呢。”

    杰克很认真的说:“奈布,我想为我的父母报仇。”

    “哦?现在给我说这个?我看你和你父母关系并不好啊。”

    “但他们毕竟生了我,赐予我生命,虽然他们对我不好,但也不能就那样死了。”杰克义正言辞,“奈布,你会帮我的,对吧?”

    奈布沉默着,他想到了自己,他16岁出来干这行,放弃了高中的学业,放弃了他本应有的人生,是因为什么?是因为他穷么?不是。是因为他恨!年少无知的他以为解决了自己的仇人,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坐在课桌前。但最终他却是抛弃了自己原有的名字,舍弃了自己原有的身份,在黑暗中麻木不仁的苟活着,甚至连睡觉都不敢踏实的睡在床上。

    “我会帮你的。”奈布缓缓说 ,“如果你以后后悔了,不要怨我,这都是你自找的。”男人像是说过男孩听,又像是说给自己听。

    杰克脸上闪过喜色,“谢谢你!奈布!”

    但是奈布怎么也不会想到,若干年后,后悔的会是自己。

    他亲手养大了一只怪物,葬送了自己。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五人格《这个杀手不太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第五人格《这个杀手不太冷》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