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月累2020-05-04 08:382,527

  南星启左手扶着腰间的木剑,五步一绊的往茅草屋走去。

  今天真是水逆的不行,好好的就想去晒个太阳,结果莫名其妙惹到一只狐大爷。

  也不知道这一身的黄泥能不能洗掉,如果洗不掉的话,在成为正式弟子前,他都只能穿另一身不换了。

  右手掌心那里摩掉了一大块皮,直往外冒血珠,也不知道是怎么个想法,反正等南星启自己反应过来后,他早就也不嫌脏的,就直接用手掌心贴着嘴了,还自己舔了几下,尝到了点铁锈味。

  看看天,平常有太阳的这时候他应该都在那个小山坡晒太阳,今天完全被搅和的没那个心情了,毕竟那地方还有狐大爷的一泡狐尿骚味,他怕得是有一段时间不会去那了。

  即使他没有严重的洁癖,但那还是想着就有点隔应人。

  回到茅草屋,药很灵和季渝凯还是没有回来,南星启想了一会,觉着他们大概是去办什么领养手续去了,也不想多管,反倒是内心里还有点庆幸,没有给别人瞧着自己这狼狈样子。

  先去自个屋里换身衣服,脏衣服先扔在一个专门洗衣服的桶里泡着水,因为发现皂果没有了,还得去摘几个回来。

  南星启无数次想吐槽药王山住的地方太寒碜,人住的不如草,因为药很灵已经是金丹期修士的缘故,所以在他来之前甚至连厨房都没配备!

  即使现在配备了,那简陋的小厨房里也只有一些基本设施,甚至有时候经常发生缺盐少油的事故,也幸亏伊利宗福利好,每个记名弟子每月都可以领到辟谷丹,一颗丹药顶一个月,所以这厨房也没多大用处,或者说添置之后也只是南星启有几次好奇心上来了想自己做几个菜用了用,其余时候也是在那积灰。

  [345,你说我现在做个菜等男主回来,能不能在男主面前刷一点那个存在感?]南星启莫名觉得闲的有些没事干。

  [嗯……星星你还记得那个薛定谔的白菜吗?你不去每个尝一口,你永远不知道它是生是熟的那个……]

  [……]

  行吧!想跟男主对到爱心料理的热心立马就被泼了一盆冷水。

  要说他现在是真的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别看已经算是拜了师能叫上了师傅可以换上了药王山的服饰,但其实按照宗门规矩,他和季渝凯现在都还不能算是正式弟子,严格来说只能算是挂名弟子的一种。

  伊利宗收徒分为两大部分,还算是很人性化的,第一部分是选师大会,由徒弟选择师傅,来自不同地方的孩童们只要有个修仙梦,就可以参加,当然,这一步的年龄限制为八岁以下。

  这一步主要就是勘测众的志向,有选择伊利宗最强的华剑山的尊者为师的,这就代表着那个人是有意向成为剑修,也有选择醉仙山的,这种人大多数有意向以酒入道的。

  要说药王山,南星启也不太了解它外界的评论,但那一次在大典上他反正是没听到一个想要进入药王山的,好像都选择性遗忘了这一座山头,要不是那系统提示,表示这座山以后会迎接男主,其实南星启也是没有考虑过这座山头的。

  结果后来在那次选师大典,最后就只有南星启上台报名时说出了药王山的名号。

  而且在他将药王山三个大字说出来的时候,他明显感觉上座上那几位这次大典的负责人都僵了僵,其中一位还好奇地看了他好几眼,另外两位奇怪的交换了个眼神。

  但还好,最后还好他们也没有公然发出疑问,只在表格上药王山那空荡荡的一栏写下了南星启的大名,和别的山头先记名到师兄名下的不同,他是直接写在药王山尊者药很灵的名下,成为药很灵的挂名直系徒儿。

  选师之后都是会由各山的师兄师姐们接走的。

  南星启那时看着选师大典广场上的人一批一批的被接走,安静的等待着自己师傅的来临,同时也有些羡慕的看着那些先被接走的孩子。

  他们有的和家长深情告别之后才哭着跟师兄师姐们走上代步灵舟,有的干脆就赖在父母身边,死活不肯走,死抱他父母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抹在他父母的裤腿上。

  总之因为都是小孩子,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一群哭闹的小孩中,不哭的反而成为焦点。

  不知道是哪个山头的一位师姐,才十二岁左右的样子,看上去便觉得是十分温柔的一个人,她好像是接了任务,要来接新报名的师弟师妹。

  可是那些师弟师妹好像却不肯跟她走,还哭得可带劲了,她觉得有些头疼,便四处张望了下,一眼在人群中看到了不掉眼泪身边也没有父母陪伴的南星启。

  大约是觉得那师弟师妹一时间也搞不定,她犹豫了一下,就先走到了南星启身前,温柔的问:“那个,你是迷路了吗?要不要姐姐帮忙呀?”

  声音也柔柔的,像极了她这个人。

  南星启那时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她是在跟自己说话,有些懵懵懂懂的,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回答道:“不,不是啊,我没有和父母走丢,我本来就是自己一个人来的。”

  那个师姐顿了顿,然后笑着说:“哇,那你真的好勇敢哦,要知道我以前根本不敢自己单独外出的呢,好佩服你哦。”

  南星启有点微红了脸,唉,这还是第一次直面被女孩子夸呢。

  本来南星启还想在了和那师姐多说说话,可是师姐腰间的白玉佩居然突然剧烈的闪起了红光,那光都耀到了他眼睛。

  师姐慌忙的用手去握住它,有些歉意的对着他惊讶的目光,“别怕,是不是吓到你了?这是正常情况,就像那些变戏法的一样,其实很好玩的,不会伤到你。”

  南星启刚想说没吓到,师姐却像是有什么急事,“我叫月抚睛,以后有什么问题你可以来飘音山找我,我还有任务,就先不跟你聊了,要自己注意好安全哦。”

  南星启点点头,居然有事那就先去做吧,说不定他师傅很快就来了呢,反正他也不是货真价实的那种小孩子,真遇到危险了也不怕。

  师姐走后,南星启大概又在原地等了三个多时辰,周围的人一批批在减少,最后就只剩下他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广场上。

  “唉,算了,药王山的尊者估计也没想到还会有小娃娃选择他吧,来,小朋友,叔叔带你去吧。”之前那个好奇得看了他好几眼的大典负责人陪他留到了最后,看着实在是没人来接他,最后还是他把他送来了药王山。

  彼时他那不靠谱的师傅,还在药园子里除草呢,看到他还觉得挺惊讶的,弹了弹他脑瓜子,感叹着这孩子是不是傻……

  作者有点话要说:爱奇艺的作者有话说要写在哪里呀??我这作者后台都研究大半个上午了也没找着[默哀ing]实在是找不到了,人所以我就干脆写在这章的末尾了[顶个锅盖怕被打ing]这个作者有点话唠属性的来着,希望大家能多多评论提意见呀![祈祷ing]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专业为男主护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非专业为男主护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