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组团
狍子不傻2020-05-04 21:454,049

  吃饱了喝足了,陆晓曼来精神了,悄默默地往自己的新房里探头探脑。沿途走过路过的兄弟们只当他们的五大王这是害羞了!

  攒够了兄弟们的轻笑,陆晓曼也觉得自己怪没意思的,自己的山头,自己的院子,谁还能怎么滴她?

  陆晓曼掸了掸衣衫,昂首挺胸的朝着自己的卧房而去。临到门前,正想敲门,忽而又将手放下了,进自己的屋子敲哪门子的门呀!

  陆晓曼一派老子回家了的模样推门而入,海木正在外间打坐,人是清醒着的,听见声音了也没打算睁开眼睛。

  陆晓曼看他一动不动,只当他是入定了,于是蹑手蹑脚地靠近,头伸得长长的去一寸一寸地打量眼前人!

  他的皮肤光洁没有一丝暇丝,整齐的睫毛又细又长令女子都汗颜,鼻梁高挺如青山一般苍劲有力,两瓣薄唇……有些略失血色,想是昨儿个夜里不曾休息好……

  海木:“可看够了!”

  安静的居室之中突然冒出声音来,将做贼心虚陆晓曼吓得一哆嗦,但是又不肯在人前示弱,故作坦然地直起身来。

  陆晓曼:“还行,看得差不多了!不得不说我眼光好,选的夫婿这般耐看,越看越好看!”

  海木:“……”

  海木睁开眼睛淡淡地看了他一眼,自顾自地起身给自己倒了一杯水,顺道给陆晓曼也倒了一杯。

  陆晓曼:“灵力恢复的如何了?”

  海木:“尚需两三日!”

  陆晓曼眨巴了一下眼睛笑问:“那姑娘的闺床睡得可还舒服?”

  陆晓曼正经话说不过两句,海木都懒得抬眼看她了,喝了一口水,淡淡地说:“不曾碰姑娘的床,一夜都在入定!”

  陆晓曼:“这样啊!辛苦啦,该休息的时候也是要休息的嘛!昨夜一不小心喝多了,今晚我来找你呀?”

  鉴于这人说话总是不着调,海木都已经脱离愤怒了,毕竟不能和一个岁数还不如他零头大的丫头计较,有失/身份,遂转移话题道:“姑娘当真有荀草?在下等着这味药救命的!”

  说到救命,陆晓曼就有些心虚了,其实她并没有荀草!她本来是打算等海木灵力恢复了,陪他走一趟登葆山再找一株的,那玩意不至于一处只长一株吧!那得多孤独!

  “有,当然有!两日后我再告诉你,你先休息。有什么需要尽管和外面的兄弟说,别客气哈!”

  说完话,陆晓曼嘻嘻哈哈出门去了。

  耍惯了无赖的陆晓曼在面对人命之事也是心存敬畏,她得找个人陪她先走一趟登葆山先!

  往日青棱院中必是丝竹声声不绝于耳,香烟袅袅飘遍山谷,今日却是冷冷清清。

  陆晓曼站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喊道:“四哥,躲哪里去了?”

  里屋传来声音:“仙尊夫人,一声‘四哥’小的是再也不敢当了!”

  陆晓曼笑着循声而去,看见柴青与白桐二人正在收拾屋子,笑着说:“我才知道四哥胆子这般小,什么尊不尊的,要知佛家有云:众生平等!”

  柴青:“仙尊夫人何时改修佛道了?”

  陆晓曼:“哥哥打趣,只是略有了解!四哥、七哥这是干嘛呢?”

  柴青冷冷地回:“准备跑路!”

  陆晓曼:“四哥啊,何至于?和你说实话吧,这是我和他做的一场交易罢了,不是真的强抢的人家!”

  柴青不信,撇她一眼,问:“当真?有什么物什值得百川君同你做交易的?”

  陆晓曼信誓旦旦地回:“当真!只是这个交易品啊,需要哥哥帮我一把!”

  柴青:“怎么帮?”

  陆晓曼:“随我走一趟登葆山?”

  柴青:“你能走出蒹葭山了?”

  陆晓曼指了指窗外说:“四哥你看天上!”

  柴青、白桐二人齐齐从窗子看向湛蓝如洗的天空,好像真的少了什么东西。

  柴青一脸惊奇地问:“你做了什么?”

  陆晓曼一副高深莫测样子说:“此乃天机!老天爷派了这个人来,就是让我抓住的,然后跟他走!”

  柴青一副担忧的模样说:“丫头,谁欺负你了哥都能帮你找回场子,那人,哥是说不过也打不过!”

  陆晓曼甜甜一笑说:“知道啦!相信我,我有分寸!”

  柴青突然想到什么,问:“你刚刚说我们去哪里?”

  陆晓曼:“登葆山!”

  柴青有点不敢置信地问:“你知道登葆山是什么地方吧?”

  巫咸国的登葆山上有一株建木神树,可通天意,有缘之人诚心相求,可得上天指示,豁然于心!登葆山在巫咸国有着神圣地地位,建木神树更是巫咸国民众心中的神物。

  八百年前魔君唐衡祸世之时的第一站便是巫咸国,为了彻底击溃巫咸国,巫衡便占领了登葆山,并将他的魔族大军驻扎于此。

  诸夭之野一站之后,魔君被镇压,魔族已经于世间销声匿迹许多年,登葆山也成了人间一大禁地,危险重重,没有些道行的人进去便是九死一生了。

  陆晓曼认真地回:“四哥,我答应海木用荀草做嫁妆,所以……”

  柴青一拍脑门:“我怎么摊上了你这么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妹妹!”

  陆晓曼:“……”

  柴青的法器是一支青玉笔,白桐的法器是一柄金月刀,陆晓曼的法器说来有些不成体统,乃是一段又黑又丑的玄铁棍,本是后厨刘师傅用作烧火使用的!

  修行火系法术的人就要用烧火棍吗?

  她也曾同命运抗争过,刀叉剑戟皆试过,均不如蒹葭山上刘师傅手中的那一节烧火棍使起来更顺手。

  三个人各持法器飞行,直奔登葆山而去。

  站在半空中望去,登葆山中植被葱茏却也迷雾茫茫,那是剧毒的迷障,好在三人已经提前吃下了避障金丹。

  古往今来曾有诸多好事者想要通过挑战人间不可能来名噪四方,十之八/九有去无回,听说里面有凶兽。

  作为初出茅庐的小牛犊子陆晓曼,也很好奇这吃人无数的凶兽到底是何模样!

  三人裹挟着一阵清风飘然落在登葆山北面的山脚下,接下来的路三人得靠走的,过早的动用灵力只会过早的惊动其中的凶兽。

  “我们尽量先在外围寻找,不可进入山腹之地,荀草喜阳、喜欢水源充沛之处,我们主要看附和这些条件的地方!大家在走的时候注意脚下,这里本是灵气极其富裕之地,后又被煞气侵袭,会滋生诸多食人的植物来……”

  柴青带着陆晓曼和白桐二人以一前两后阵势向前摸索,一边轻声絮絮叨叨提醒着其余两人。

  山中总是弥漫着灰白色的薄雾,猎猎阳光穿透层层薄雾,能够洒落在登葆山上的少之又少,固而山中皆是低矮的植物,以灌木为主,灌木丛中又多毒虫鼠蚁。

  山中本无路,三人皆是压着气息、踏着荆棘而行,固而走得很慢。

  春日里登葆山的山风却带着阴寒之气,鸟鸣声或是凄厉或是空明,似是毫无规律,又似低声细语,总之异常诡异。

  忽而陆晓曼看见灌木丛中蹿出来一条青色巨蟒,殷红的蛇信好像可以无限伸长一般冲着她的脖颈而来。她生平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那些没有毛的冷血动物,想也不想地打出一支火柱,想就地来一个炭烧青蟒蛇!

  只是眨眼的功夫,出现在火柱尽头的竟然是柴青,青玉笔裹挟着幽深地墨影迎着凤凰之火而来。

  大概柴青也是在刹那间看清了笔端攻势之前的人,只见青玉笔一个急转冲天而去,尾端带着一点星星之火!

  陆晓曼与柴青二人都没有想到站在自己法器对面的是彼此,顷刻间皆是吓得魂不附体。待两厢攻势散去,还没待喘口气,两人只觉有耀眼的金色光芒晃来,耳边可以听见金月刀割裂空气的声音!

  “快闪!”

  陆晓曼与柴青一齐喊出了声,以两人对金月刀的了解,自然是能躲得过去金月刀的公式,只是不知为何,今日白铜出手各位狠厉,一点余地都不曾留。

  柴青没了法器,躲开了金月刀的攻势却没有躲开金月刀的刀锋,一道金芒劈在了他的后背,鲜血瞬间洇湿他淡青色长衫。

  “四哥!”

  “阿青!”

  “没事!我骨头硬!”

  三人脸上均是失了血色,白桐一把拉过柴青为他输送灵力先让伤口愈合。

  青玉笔上天兜了一圈,卸去了攻势这才回到柴青手中,白桐甚是嫌弃地看了一眼!

  柴青龇着牙笑问:“阿桐刚刚看见什么了,下那么大的死手?”

  白桐淡淡地说:“桃山山主!”

  柴青不笑了,只是拍了拍他的手背,陆晓曼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白桐。

  话说这个桃山山主和海木还有些渊源,且比他长了两百多岁,一生风流,热爱收集美男子!

  柴青的伤收拾好了,一行人继续往前走!

  三人明明已经吃下了避障金丹,结果还是被着了道儿,可见这里除了吸入的,看见的和听见的可能也是迷障的一种,且颇有功力!

  陆晓曼注入玄铁棍一丝灵气是它保持一直燃烧的状态,好歹是神火,多少有些驱魔壁障的功能。

  就在三人聚精会神地一边留意周边动静一边于众多花花草草中寻觅荀草时,草丛深处传来呲呲声,像是有蛇在游走!

  有真蛇的话倒也不怕,有毒也无妨,就怕有其他不干净的东西!

  三人禁声驻足了一会,那呲呲声也消停了,然后三人相视一眼继续赶路。

  环境能够改变一个人的想法,此刻陆晓曼多少有些后悔拖柴青二人涉足这危险之地,只能更加振作,打起十二分精神应对接下来可能出现的各种情况。

  能让一山之尊都苦苦寻求的东西,自然不是凡物,也不是能轻易得到手的,其实他们心中早就预测到此行的难度和危险度,因为三人心中皆是各藏着心事不曾说出口,所以才铤而走险跑这一趟。

  又向南走了百十米,依然太太平平,除了氛围比较诡异之外还不曾遇见什么危险,若是常人,大概要掉以轻心了。

  白桐隐约听见流水声,叫住了二人,三人一起向东朝着流水声的方向而去。

  流水之处是山中天然形成的一处小瀑布,溪水清澈,一眼可见水底被冲刷的圆润的石头,缕缕阳光穿过灰色的雾洒落水面,随着波光泛起星星点点的光芒,竟然、竟然有些摄人魂魄!

  “大家掐住自己的虎口,不要走神!我们沿着水源向上走一段!”

  柴青轻声提醒二人,三人正在转身上行之时,突然从四面八方飞出许多藤蔓来,如游蛇一般向三个人袭面而来,既是触不及防也是来势汹汹。

  陆晓曼毫不犹豫祭出玄铁棍,挥出一面火幕来,那藤蔓的触角被烈火燎着了之后,果然畏惧不前了。

  柴青长袖一挥祭出的青玉笔走势如龙,气势凌厉,笔锋过处,绿得妖冶的藤蔓散落一地。只是被斩落的藤蔓死而不僵,继续向人发出攻击,柴青不得一振长衫将青玉笔舞得如一阵旋风般将奔袭而来的藤蔓绞成碎末,落得一地青绿的汁/水。

  白桐这边金月刀一出,饱含杀气的金光闪过,万物避让,刀鸣阵阵,万物瑟缩,对付小小的妖藤更是不在话下。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烧木头的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燃烧木头的火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