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不尽前尘,莫敢问来时。
聿疏桐2020-06-06 10:482,954

  “走远了,别看了。”方晨昇对着恋恋不舍的韩峥说。

  “你们每天都一起加班吗?”韩峥不甘心的问。

  “操,商业机密。”方晨昇一边笑一边骂着。

  方晨昇住的小区离公司不远,他拉着韩峥到家里再聊几句。

  “你说你一个男人住这么大的房子还收拾的一尘不染,很容易让别人怀疑你的取向。”韩峥以最舒服的姿态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一本正经的调侃着。

  “老子正常着呢。”方晨昇最烦韩峥老拿他的洁癖开玩笑。

  “你这次三家店一起开,而且别的城市很快要复制,动静有点大,这些年的积蓄都搭进去了,一点退路都不留,你们家老爷子知道你这些筹划吗?”韩峥言归正传。

  “我自己的事情自己把握,怎么,是你对我没信心还是你的母亲大人对我没信心。”方晨昇镇定的回答着,韩峥说的是对的,他确实是搭上了身家。

  “你清楚投资人都是贪婪的,他们要的回报是要在资本市场上兑现的,我只是提醒你做好充分的准备。”韩峥接过方晨昇递过来的酒。

  “我们做了很多的测算和调研,你知道,我是一个爱冒险的人。”方晨昇不是一个甘于原地踏步的人。

  “刘毅这么卖命的替你做事情,你是许诺她股份了吗?”韩峥的语气有些难以琢磨。

  “她做事情的态度你应该比我更了解,不然也不会煞费苦心的让我认识她。”方晨昇不想把他们的私事夹杂到工作中。

  “我不希望她在新的公司中占股,你可以把这点理解为我投资的条件。”韩峥目光坚定,完全没有了刚才的风趣。

  “你不要把你们之间的问题放大到我的项目里,不论你们俩怎么样,受牵连的都不应该是我。我需要坚固的利益把有用的人都捆绑在一起,尤其在现在这个阶段,我需要的是投资,不是干预。”方晨昇觉得韩峥有些陌生。

  “老方,不是所有人都愿意为梦想买单,你清楚短期内我是最合适的投资人。”韩峥放下了酒杯,拍了拍方晨昇的肩膀,说:“我走了,明天见。”

  方晨昇有些意外,他和刘毅对韩峥的认知是一致的,真诚,热情,阳光。在他心里,韩峥从来都不是一个工于心计的人。他不明白韩峥让他这么做的目的,是要把刘毅拒之门外吗,那他千里迢迢追过来又是为了什么呢?

   韩峥走在街上,北方的冬天总是无尽的萧瑟,路边的冬青顽强的撑起了绿色,这大概是这个城市冬天里最后的倔强,他用手拨弄着小小的叶片,微尘抖落,他弹了弹手指上的灰,路灯下人影稀疏,越发显得夜长寒冷,他想给刘毅打个电话,可说些什么呢?拿起的手机又放下了。他就这么漫无目的的走着,盼的人不在身边,哪里也都是空荡荡。

  “你到家了吗?”方晨昇拨了刘毅的电话。

  “到了,方总。”刘毅有点意外,方晨昇从来不会在这些事情上关心她。

  “到了就好。有件事我还是想和你说一下,韩峥的母亲是我们这个项目最主要的投资人,而且现阶段也是最合适的,他母亲的性格我之前也给你讲过,事无巨细,干预的也会比较多,当然,我会尽量平衡,但我希望你也能理解,有一些意见如果她们比较坚持,我们也要权衡和配合。”方晨昇都觉得自己说的模棱两可。

  “如果是对项目有利的我肯定会配合,但我也不想盲目,有什么想法我会跟您沟通的。”刘毅觉得方晨昇说的有些奇怪,她不明白他在担心什么。

  “好吧,你先休息。”方晨昇挂了电话。

  方晨昇没有办法给刘毅说股份的事情,对于刘毅和Luke这样的员工,没有什么比股份更好的激励了,但他没办法冒险,韩峥说的对,他短期内也很难找到合适的投资人。刘毅是这个项目最大的支撑,他同样不能动摇和失去。韩峥到底要干什么?

  刘毅住的离公司有些远,她早上开车到公司要将近四十分钟的车程,如果堵车的话就要更久。公司九点上班,刘毅一般八点十分左右就到了,时间久了,连保洁阿姨每次见她都忍不住说:“娃太辛苦了。”

  “我掐的时间刚好,给你,豆浆还是热的。”刘毅刚走到公司门口,韩峥就走了过来。

  “谢谢,现在的投资人都这么敬业体恤吗?”刘毅一点没客气的接过早餐。

  “明知故问。”韩峥不甘示弱的怼她。

  “九点才上班,你要么先坐会议室等一下。”刘毅一边刷门禁一边说。

  “就坐你办公室好了,你作为项目的负责人,有义务给投资人答疑的。”韩峥紧紧地跟在刘毅身后。

  “好啊,那你进来坐,我先吃早餐,你可以理一下需要我答疑的问题。”刘毅打开办公室示意韩峥坐下。

  韩峥没接话,欣然接受了安排,淡定的坐在刘毅对面的椅子上,刘毅丝毫不做作,她大口的吃着油条喝着豆浆。是的,她已经不需要迁就他成为任何他喜欢的样子,其实,她也从来没有为他改变过。一段长久的关系有赖于双方的包容与理解,而后彼此成就,他们可能从一开始就没有做好准备。

  “你未来有什么打算和规划吗,就这样一直跟着老方干吗?”韩峥的语气轻描淡写。

  “暂时不想思考,方总给了我很多空间。”刘毅不明白韩峥这么问的目的。

  “所以现在这样的打工生活就是你想要的人生,就是你辛苦奋斗的目标。”韩峥其实本意想说的委婉一些,可还是没控制好。

  “不然呢,再投一次胎,像你一样选择一个好的家庭,不用体验人间疾苦就可以指点江山。”刘毅有点恼了。

  “你有必要这样讽刺我和我妈吗?”韩峥完全没有预料刘毅会这样说他。

  “你有资格过问我的人生吗?”刘毅的怨气再一次一涌而上。

  韩峥刚想和她争辩,看到有员工陆续来了,就收住了。刘毅把剩下的半杯豆浆一股脑的扣到了垃圾桶里,又狠狠的对着垃圾桶补了一脚,韩峥真想把刘毅拉出去狠狠的争论一下,这些年,现在这样的局面真的是他一个人的错吗?

  “早啊,现在的投资人都真么敬业吗?”方晨昇进来了。

  “这是你们公司的官方问候语吗?”韩峥没好气的说。

  “早,方总,韩总在为我做职业规划,教导我不要总沉浸在打工者的角色里。”刘毅看着方晨昇镇定的说。

  韩峥一脸愕然,他觉得刘毅疯了。

  “韩峥,你是不是早上没吃药。你到我办公室来一下。”方晨昇联想昨晚韩峥说的话,他觉得韩峥一定是疯了。

   韩峥尴尬又愤怒的离开了刘毅的办公室,刘毅根本没有抬头看他。

  “你到底要干什么?你们之间的私人恩怨跟我屁关系都没有,别在我这里花心思动脑筋。韩峥,我最恨别人在我眼皮下搞小动作,我们俩的关系没必要经受任何考验。”方晨昇不知道韩峥到底在谋划些什么,他不想节外生枝,更不可能搭上这个压上身家的项目。

  “你不用紧张,这个项目不受任何影响。给我点时间,我会把把一切处理好,给你交代的。”韩峥希望方晨昇能够冷静下来,他知道他今有些鲁莽了。

  “最好如你所说。”方晨昇并没有感到任何轻松。

  对方晨昇而言,一切情感都是奢侈的,包括友情。他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不要轻信任何人,这个世上,最经不起试探的大概就是人心了。他见过无数冠冕堂皇背后的卑劣和不堪,许多人为了接近他的父亲,试图让他也变成的利益的桥梁,他是鄙视的,这也是他不倾注任何情感的症结。他不希望韩峥成为对他的考验,或者说他不希望对韩峥也失望,他的内心很单薄,一路走来,所剩无几。

  “另外两个投资人下午到,我们三点钟开始汇报方案,我希望你和我打配合,尽快确定下来。一会儿刘毅会把关键的点和需要你配合的环节提前先汇报给你,你应该清楚我的意思。”方晨昇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好。”韩峥觉得这个时候他最好以退为进。

  诉不尽前尘,莫敢问来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梦的形状和现实相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如果梦的形状和现实相反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