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有请自来
听风捉刀2020-05-13 22:022,312

  金鹧鸪有两件事情是出名的,第一,他虽然资历不是最老,武功不是最高,但却是六扇门中破案最多的一个。自入六扇门十二年间,已经办了三千两百五十一个案子。身上有十二处刀伤,九处剑伤,以及心肝脾肺肾里不知道几处的陈年内伤,这些数字加起来为他赚到今日的地位与声望;第二,金鹧鸪是出名的铁面无私六亲不认。这一点,叶青青青是见识过得,两年前他受人所托去苗家庄调查“借尸还魂案”的时候,就和金鹧鸪有过一面之仇,叶青青青嫌弃六扇门规矩繁琐,金鹧鸪觉得叶青青青做事轻浮,曾经有过数次摩擦。

  虽然很不愿意,但是叶青青青还是打算亲自去找一回金鹧鸪。

  谁知对方却先找上他。

  “今夜酉时,天香楼请君一会。”

  叶青青青感觉这请柬上写满“吃人”两字,他断不相信金老儿会来出“天涯一壶酒,一笑泯恩仇”的戏码。大家都是成年人,恩恩怨怨都是一辈子的事情。

  但是叶青青青还是来了,因为他是叶青青青啊。

  桌上有鱼有肉有酒,有不苟言笑的中年,以及一个面带微笑的公子。

  叶青青青此时正往嘴里塞了四块素鹅,两杯美酒。用眼角瞥了这公子一眼,胸前绣的是金花银叶,原来是江南花家的人。

  让这两个人耐着性子看自己吃到五分饱,叶青青青将筷子如惊堂木似的敲在桌上,就听“吧唧”一声脆响,他开口了:“二位此番前来定不是为瞻仰叶某吃喝吧。”

  那公子原本正抬头望月举杯饮酒,好淡然闲适的一派风姿全被叶青青青打乱,只好将早酝酿许久的说辞缓缓掏出,他微笑道:“在下江南花家花星权,久仰叶兄侠名……”

  “叶某可不是什么大侠。”叶青青青打断他,每当有人叫他大侠的时候他总想回一句“你骂谁?”因为叶青青青始终认为当大侠是个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花公子就直言吧。”

  花星权讪讪一笑,依旧气度不凡,将个木盒推到叶青青青面前。叶青青青打开一看里面不过是放了一缕毛发,想来便是这件案子重要的证据之一了,没想到竟然有人亲自送上门来。但他还是明知故问道:“花公子请我来品个……毛?”

  花星权面色微变,但是很快便恢复笑脸,道:“叶兄玩笑了,花某前来其实是想请叶兄加紧调查妖猫盗宝一案。”

  “哦”叶青青青有了兴致,“连花家也被盗了?”别人的失败总能成为他的快乐。

  花星权似乎没有听出他话里那么明显的幸灾乐祸,只是摇头道:“并非花家本部,而是花家七天前请镇远镖局押送的一批货物。”

  镇远镖局是西北一带的老子号,无论名声或是武力都很吃的开,江湖上没几个人愿意去触他们的霉头。乍听镇远镖局被人劫镖,叶青青青也十分诧异:“那趟镖是由镇远镖局何人押送?”

  带镖的人不同,劫镖的难度可是有天壤之别。叶青青青只在心里默默祈祷千万不要是那个名字。

  花星权叹了一口气道:“总镖头,韩重远。”

  “果然是他。”叶青青青两弯长眉不由的翘了起来。韩重远一身“十三太保横练”与“大开碑手”的造诣在江湖上能劫他镖的人可没几个。

  谁知金鹧鸪又面无表情的接道:“他死了。”

  别人死不死叶青青青向来不在意,但是韩重远死了那就说明杀他的是个高手,杀他的是个高手就说明这次盗宝案子的真凶很可能也是个高手,真凶如果是个高手那就说明叶青青青迟早要遇上这个高手,甚至要和他打一架。他眉尾的刀几乎要飞天斩月,他惊道:“果真?”

  金鹧鸪没理他,因为金大捕头说的话向来都是金口一言。

  花星权又道:“其实不只是镇远镖局,包括梁王府在内,先后已经有八个势力被同样的手法洗劫,其中就有恒通钱庄,七星堂,聚宝山庄……”

  “不用念了。”叶青青青感觉自己这次的报酬果然还是收少了,他已经在想如何能够骗慕少少那个丫头加价。

  金鹧鸪不怀好意的笑道:“听说你已经接下梁王府的委托。”

  叶青青青也没理他,他可不愿意做让敌人快乐的事情。

  花星权浅尝一口酒,笑道:“既然叶兄已接受王府委托,殊途同归,自然也不会拒绝在下。”

  “自然。”顿了顿叶青青青又道:“但是叶某有什么好处呢?”

  花星权放下酒杯,看着叶青青青,他自幼出身名门所遇的不过也是些高门望族自然没见过如此直白便开口索要好处的人,轻蔑之意不免从眼中流出,但是嘴上言语依旧有礼,道:“不知叶兄所求?”

  叶青青青笑道:“很简单,只是想看看六扇门关于妖猫盗宝案的所有案牍记录。”他知道这些案子发生之后六扇门必然首先有所行动,他后来插手难免可以获得的线索恐怕所剩无几,饶是如此还不如大大方方将别人早已记好的案牍借来一观,省的东奔西跑浪费时间。

  说完也不怀好意的看向金鹧鸪。六扇门的案牍资料向来是外人无从窥探的机密。他倒想看看金鹧鸪会有什么反应。

  谁知对方竟然一反常态的答应了。

  “主要案牍全由张二负责,明日你自可以冲他索要,我会打好招呼。”

  叶青青青闻到了阴谋的气息,但依旧笑道:“多谢。”

  花星权笑道:“若是叶兄还需要什么协助,尽管可以向花某与金前辈必定竭尽所能。”

  叶青青青思索片刻道:“为何花家如此心急想破案呢?”反常的事情总归需要一个解释,不论真假。

  花星权顿了顿,终于卸下笑脸,面带忧愁道:“实不相瞒,三个月前家母身患恶疾久治不愈,于是托镇远镖局从关外琉璃坊购得一双雪莲。谁知被人劫去。案子迟迟不破病情却是一天天恶化。听闻叶兄正帮助梁王调查此案,花某素日也听闻叶兄足智多谋,是武林中难见的奇人,于是便请金前辈搭桥与叶兄一会,所求不过是能够早日破案寻回失药。”

  “原来如此。”

  夜色深沉,月色投下一抹流光。

  叶青青青走在街上心情大好,此次出门所获颇丰,得到线索不说,还可以拿到六扇门的案牍,可以剩去他不少体力。

  体力就和钱一样能省就省,若是不能省用别人总好过用自己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