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雌雄大盗
听风捉刀2020-05-11 20:112,484

  几缕淡云浮过残月,似断似连,却又迤逦。欲盖过月色,苦无良方,清白的光依旧从云缝中透出,落在屋脊,云影流动中,依稀看见两条人影,伏在阴暗的角落,伺机而动。

  娇小的人影跃跃欲试,趁着无人便想一跃而出,却被双大手按住,身着夜行衣的慕少少眼睛比天上的星犹亮几分。兴奋兴奋,不是所有人都敢夜探江湖七大剑派之一的藏剑山庄,她急道:“趁着无人,咱赶紧上罢。”

  薛大夫将食指竖在嘴边,示意她不要声张,向下面望去,果然,一队守卫从角落游出。

  待他们离去,薛大夫拍拍少少肩头,领头纵身一跃,向地上翻去。两人落地竟是全无声息,薛大夫眉头挑起,不由得往少少看了一眼,显然是没料到这丫头功夫平常,可轻功却是极高。少少也冲他挑眉,满目嘚瑟。她虽然素日里在小寒山“不学无术”但是“采云飞星步”的轻功却得了七分真传。想来习女侠也看出这小徒弟与人争斗怕是十有九输,逼着她先将轻功学好日后在江湖总有些自保之力。

  二人在藏剑山庄左支右拐,全无错路,更是总能在关键时刻避开守卫,少少不禁问道:“大叔似乎对这地方很熟?”

  薛大夫道:“我与左剑叟是多年好友自然认得路。”

  少少一奇,又问:“既然是好友又何必大晚上跑来偷他的东西。直接找他要不就好了。”

  薛大夫笑道:“若是别的东西他定愿给,唯独这百里闻香是万万不会的。”

  少少不解,她只听过藏剑山庄是天下七大剑派之一,庄主藏剑老人更是江湖上少有的剑道高峰,尤其喜欢收藏天下名剑。却不知道,藏剑老人除了喜好名剑之外,更是天下最为好酒的三人之一,他将费尽心思酿造的一百坛百里闻香视为珍宝。一年前叶青青青以品剑为名,趁夜偷了两坛 ,结果还没喝完,就被藏剑老人拿剑直追到了江南。从此以后再不让叶青青青踏入藏剑山庄一步。

  说话间两人已深入山庄内院之中,藏剑老人年近古稀,近年来尤重养生,早已入睡。山庄上下却竟然有序,怕是一有动静便不知从哪里蹿出一二十个佩剑的高手,将他们刺成马蜂窝了。

  所以这一路薛大夫走的极其小心,带着慕少少如两团影子无声无息来到一处楼阁之前。推门进入竟是一间书房,慕少少正欲询问,就见到薛大夫在地上左敲右打,摸摸索索,终于将一块石板抬起,找到密道,燃起火折就跳了下去。少少看呆,实在想不通薛大夫怎会如惯犯一般熟捻。

  这会儿一只手从地下伸出,向她招了招,少少舔了舔嘴唇也跳下去。

  密道里不甚稀奇,只一排排摆了七八十个酒坛。

  薛大夫看到一喜,就捡小坛的扔给少少,自己将两坛拿绳子捆牢,背在背上,转身便走。

  少少实在忍不住,问道:“薛大叔你是不是之前来这偷过?”

  薛大夫一怔,果然是自己表现的太过轻车熟路了吗?他笑道:“的确偷过。”

  “咦……”少少眼珠儿一转,笑道:“该不会也是那个青衣怪逼你来的罢?”

  薛大夫只微微点头道:“否则他这回怎会狮子大开口要三坛百里闻香,便是知道我必然能再偷一回”

  “时间不早,等到天亮咱便走不脱了。”说完他便拉着少少准备离开。

  两人一大一小两个脑袋接连跃上地面,只觉得豁然开朗,正准备原路返回。转过长廊,绕过花园,转角之时,就听“哎呦”一声,和人装了个满怀。

  那是也是个少女,拿灯笼一照眼见是两个鬼祟的黑衣人,立即抬掌打过去。薛大夫偏身闪过,少少却是一脚冲那少女腰间踢了过去。少女功夫不俗,让过三分,双指并做剑指使出一招“飞凤回巢”往少少刺去。少少眉头一挑,左手把少女腕上一扣,右掌使小寒山的“碧落掌”直击对手肩头。少女一惊没想到这小贼竟然功夫不俗,打起精神,使出藏剑山庄家传的“七十二路参合剑”攻了回去。

  两人一连拆了一二十招,竟然不相伯仲。一个是王府爱女,一个是剑叟亲孙,都是甚少有机会何人交手的孩子,武功尚显稚嫩。真是棋逢对手,打的如火如荼。若是换了其他人,她们恐怕不过十招便会落败。

  那少女眼见一时拿不下敌人,使一招“彩凤栖梧”跃上假山,正欲高声喊叫引人前来,谁知就感觉背后一团酥麻,声音发到喉头便出不去了。“呀,竟忘了还有一个黑衣人。”

  便是一直在旁观战的薛大夫,他赶忙把面罩摘下,道:“姑娘别喊,是我。”

  少女定睛一看:“呀,是薛前辈,怎又是您?”

  薛大夫老脸一红,这个“又”字用的实在是。

  少少见竟是认识的,也将面罩拿下,露出一张俏脸,问道:“你是谁?”

  薛大夫道:“她是藏剑老人的孙女左漫漫。”

  左漫漫看到少少的脸发现方才交手的竟是和自己一般大小的姑娘,问道:“你是?”

  少少笑道:“我叫慕少少。”

  “见过少少姑娘。”

  灯火一打,看清左漫漫相貌,是个身穿青罗裙,罩碧纱衣,眼睛怯生生的,有些楚楚可怜的姑娘。

  少少心道:“这姑娘长得不错,怎么穿了一青衣。”自从见过叶青青青之后,她就对青色的都不怎么有好感了。

  左漫漫自然不知道她的心思,但却看见二人身上竟背着酒坛,“哎呀”一声,冲薛大夫问道:“薛前辈又是来偷酒的。”

  薛大夫看着人赃俱获也不好抵赖,只好老实道:“是也。”

  左漫漫听言没了言语,低着头,月光映在她瀑似的黑发上,似有心事。咬着嘴唇试探道:“可是为他偷的?”

  他?还有哪个他?便是问叶青青青了。

  薛大夫道:“是他。”

  一听是他,左漫漫面带喜色,数了数,一,二,三,“怎么只拿三坛?”

  说完便跑进屋子里去,没多久又抱了两坛出来,交给薛大夫道:“这些也拿给他。”

  “这……”薛大夫觉得拿了,若是他日给左老头发现自己少不了一顿毒打;若是不拿,这小姑娘的心意又往哪里放去。想了想还是收下:“多谢了。”

  慕少少又看懂了,原来是个瞎了眼的痴心小丫头,竟然看上那只青衣怪。

  她一向易喜易怒,漫不经心,自然还不知“情”之一字熏神染骨,误尽苍生。

  眼看天色将亮,薛大夫背起四坛酒来,转身欲走,却被左漫漫叫住,道:“等等。”

  见她样子扭扭捏捏,他笑道:“我会告诉他是姑娘送的,至于能不能让他亲自向姑娘道谢,就不能保证了。”

  被他说破心思,左漫漫脸刷的一下红了三分,喃喃一句“谢谢”。

  回过神来,两个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他,会来吗?”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