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愿者上钩
听风捉刀2020-05-12 16:212,755

  清晨,一场春雨,天色微朦,斜檐滴雨敲叩白瓦,清脆有声。

  叶青青青依旧躺着,不知躺了多久,也不知要躺到何时。

  名声是个包袱,只要拿起便再难放下。若是担了起来,双肩又如何挑起草长莺飞,青风白云?所以叶青青青只愿做一个闲散的人,对大多事情都懒得动心。但也留了几样。

  一阵风吹进房中,叶青青青鼻子微动,忽的睁开眼睛,直挺挺坐了起来,猛地吸一口气。“青草,桃花,雨水,烧饼,馄饨,牛肉面,秋露的胭脂,燕燕的香粉,还有酒香。”

  “对,空气里有酒香,百里闻香!”想到这里,房间里已没了他的踪影。

  他站在楼顶,脚下是一片白瓦,青衫在风中悄悄舞动,又吸一口气,“有了!”

  足尖轻轻一点,便是凌波虚渡,如一只自投罗网的青鸟飞掠而出,越过十二间房子,两条巷子,三条大街,直接扑进一辆来路不明的马车。

  马儿嘶鸣,车轮碾过青石板,缓缓而去。

  目标,梁王府。

  ……

  梁王府龙盘虎踞千门万户重重叠叠,有斜檐飞宇,碧台红楼,宛若世外桃园。

  作为王朝硕果仅存的异姓王,梁王慕流云既不是功勋武将,更不是治国文臣。但聊起他的故事却又十分传奇,一个浪迹江湖的侠客无意之间救了逃难市井的王孙,并靠着惊人业艺助王孙杀回京都夺下皇权,从此大唐王朝多了一个异姓王。平民百姓嘴里最易流传这样简单又馋人的故事。所以甚少人还记得如今的梁王在许多年前也是名震江湖的武道宗师。曾之身覆灭川南五帮十二寨,流云碎玉掌下罕逢敌手。

  今日王府里很热闹,离家多日的小郡主回来了,原本以郡主三天两头往外跑的习气众人也无需这般大惊小怪,关键是今儿个回来还顺带一个好生俊俏的年轻公子。自小看着郡主长大的忠仆们感动于小郡主终于长大。而那些和郡主结伴的丫鬟们却是在琢磨“这小姐从哪里捡来这么个可人疼的人儿。真是好福气呀。”

  叶青青青的确是个可人疼的,尤其是那一双眼中带着三分温柔,三分飘撇,三分孤傲,更有一分不可一世的张扬。在配上他的眉,他的面,他的鼻子,他的嘴,还有那一身雨过天青的长衫,真是个不凭本事也能活命的主。

  可惜此间他是来查案的。

  慕少少一回来就领着叶青青青与薛大夫,穿过一道道门,一座座院,来到了慕流云素日常待的书房。

  房里有个年近四十的清雅中年正在来回踱步,更像儒生多过王爷与大侠。看到少少回来原本想责骂几句,可是先见她甜甜笑道:“女儿历经艰苦为父王分忧,可有奖赏?”说着小手就伸了出来。

  慕流云给她手心轻轻来一下,笑骂道:“偷偷出门也没回信,还想要奖赏,不打你便是赏。”

  慕少少轻轻揉着手心,悄悄吐了个舌头,道:“他们便是我请来的帮手。”

  慕流云拱手道:“久见了薛兄。”

  薛大夫哈哈笑道:“久见了。”

  少少自然不解,于是慕流云解释道:“我与薛兄早年曾一同结伴江湖,是多年的好友。”

  薛大夫也常想起那段时光,三个人,一段故事,印象中还有一张脸言笑晏晏,慕流云意气风发。却记不得自己当年是个什么模样。

  他唏嘘道:“如今慕兄风采依旧,而我也如从前那般不长进。”

  慕少少一脸好奇,她可不曾经历那段故事,想听却怕故事太长太老,况且此间可另有要事。指着叶青青青笑道:“那父王认识他吗?”

  慕流云先于江湖打滚,又在官场浮沉,自认当今的年轻侠士能认出九成,却瞧不出叶青青青的来历:“这位公子是?”

  叶青青青拱手施礼道:“晚辈叶青青青,受郡主所托前来查案。”

  哪有半分当日在风月无边的难缠样子,看的慕少少嘴角一撇,满脸鄙视,“呵,见着我父王咋就没脾气了?”

  慕流云奇道:“哦,原来阁下便是近来江湖中传言的叶少侠。”这个名字他是听过的。于是更加细致的打量起叶青青青,发现这人背后斜挂两件事物,一上一下,一长一短,斜斜插着,看样子似乎是两柄造型古朴的兵刃。至于是刀是剑还是其他奇门兵刃就看不出。就和这人的身份一样是个迷。即便是王府中得到的密报也只有寥寥几个字。“来历不详,武功不详,轻功奇高,喜着青衣,性格怪异喜怒无常,靠替人解决麻烦为生而从未失手。”这份密报上记载的全是近些年武林中涌现的新人物,叶青青青排名第三,前面两位一个是剑客云无乡,以及比叶青青青更神秘的西城魔教新教主。

  叶青青青道:“不敢当。”对于慕流云能够知悉自己身份,他并不惊讶。梁王慕流云原本是江湖中成名的大侠,成为庙堂重臣之后更肩负起朝廷与江湖之间关系的协调人。如今双方能够维持绝大部分的井水不犯河水,其中便是慕流云的功劳。

  不过闲叙几句,叶青青青已觉得烦,于是开口问道:“可否让我去看看失窃的府库?”

  慕少少也早耐不住了,立即道:“我带你去。”

  慕流云看了二人一眼,微微一笑:“叫言生与你们同去吧。”

  言生便是王府总管铁言生。入王府近二十年,不但谨慎沉着,忠心耿耿,是慕流云最信任的老人了。

  慕少少走路不老实,像只燕子一样叽叽喳喳,给薛大夫介绍王府的景致,没怎么搭理叶青青青。显然是要找机会还叶青青青当日无视之罪。

  铁言生却是个面似弥勒的胖子,走在前头领着众人,身上总是叮铃当啷的乱响,就像个圆滚的铃铛。王府上到厕所,下到府库的钥匙都被他握在手中。

  叶青青青漫不经心的走在后面,发现这人虽然肥胖走路倒挺轻盈。

  一面两丈高,一丈宽的朱红大门,左右两个兽首用婴儿臂粗的锁链环住,铁言生捡出一把奇形怪状的钥匙往锁里插去,左扭三圈,右转七下,终于把锁打开。

  叶青青青仔细看了,果然是班输门出品的百折锁。班输门以机关奇技名扬江湖,这种锁内中百折千回,若无原配钥匙根本无法打开。他问道:“王府中几人有此钥匙?”

  似乎花了大力气,铁言生擦擦脸上虚汗,答道:“王爷不喜沾手这些琐事,所以府中唯有小人藏有钥匙。而且从不离身,断不会给人偷去。”

  叶青青青心道:“那是否能排除贼人从大门进入的可能?”

  这门极重,推开时会发出沉闷的声响。四面皆是白墙,唯有在西边开一扇甚小的风窗。阳光洒进,看到微尘飞扬,里面空荡荡一片。叶青青青朝地上看去,有人画了一圈圈的圆圈,里面则是几个如梅花般的小脚印。这便是本案的重要线索之一了。他嘴角一撇,在房中四转两圈,又把脑袋试着伸出那个风窗,结果卡到一半。

  慕少少见他这样子,打趣道:“那么大个脑袋还想钻出去吗?”

  叶青青青悻悻然收回脑袋,转头就往外走,道:“走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奇怪的是从头到尾他只看了那些脚印一眼而已。

  慕少少满脸得意也跟出去。

  这回换叶青青青走在前头,他问道:“听说还有其他线索,可是被六扇门的人带走了?”

  铁言生道:“不错,案发第二天六扇门的捕快们便来此做调查。”

  叶青青青冷哼一声,显然是对与六扇门查案有点意见,道:“带头的是谁?”

  铁言生道:“金大捕头。”

  叶青青青又冷哼一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