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玉手
听风捉刀2020-05-16 14:373,273

  从西街出来,除了老畜生那句不明就里的威胁,唯一的收获便是知道原来这案子里果真有只猫,而且还是西域老猫,但是叶青青青觉得凭这点线索查起来实在有些困难。于是准备先去张二家拿了案牍好好研究一下。

  张二是金鹧鸪手下的老捕快,没有多大的名声,却已当了三十六年的捕快。每月薪俸是二十五两纹银,不多不少刚够这老汉花销,同时也让老汉没了梦想,不求上进,这么多年混下来就是从小捕快到老捕快,没什么进展。金鹧鸪看他多年经验文书方面还有些能力,平日便将案子的资料皆交由他整理。叶青青青多年前曾见过这个张二,觉得是个老实又可爱的老实人。

  老旧柴门,门前蹲着一只老狗,耷拉着舌头拼命喘着粗气,见到叶青青青三人,只轻蔑的看了一眼叫也不叫。叶青青青高声喊了两嗓子,他知道张二的耳朵不太好使。

  没过多久,从柴门缝隙之中就看见一个人影前来应门,便是身材佝偻的张二。

  老头推开门见到叶青青青就笑着问候道:“呦,叶公子还活着呢?”记得当年金鹧鸪与叶青青青结仇那会儿,张二找机会请叶青青青喝了趟酒,三杯下肚,这老儿就掏心窝子的给叶青青青来了句忠言,说你这后生如此做人在江湖上恐怕过不了三个月就给人打死,还是收敛点好。

  叶青青青自然没听他的。这么多年也没少人对叶青青青这么说。结果呢,他虽然麻烦不断但依旧是顽强的活了下来。

  叶青青青摸摸鼻子,笑道:“你们金老大交代过让我看看关于妖猫案的案牍。”

  张二应道:“是是是。”便将几人引进屋子

  与其说是屋子,倒不如是个杂乱的小型案牍库,里面几百卷的案牍堆在一块,白纸乱洒,笔墨横飞,果然是个老光棍该有的局面。张二笑道,“大多数都是些陈年的无头案,衙门里放不下就先堆在我这边顺便整理,至于妖猫案的卷宗,也没什么好看的,不过是一份受害名单,一份仵作手记,还有便是现场实堪。”说着他人便栽进案牍堆中,左挖右掘。

  叶青青青环顾四周觉得这老汉估摸着得费些功夫,所以先问道:“老头可还记得韩重远身上的伤口有什么特殊之处?”

  张二摊开一卷案牍瞅两眼发现不是便又扔在一边,想了想道:“记得手记上写的是全身有多处利招抓过的痕迹,而致命伤则是咽喉上三道细长伤口。”

  咽喉是人体要害,一般内外硬功都会先护住这里,就好比街边卖把式都会个金枪锁喉之类的功夫。韩重远自然不是走街卖艺的江湖把式,他一身十三太保横练可是实打实内外兼修的硬功,普通高手就算拿利刃也难伤到,叶青青青实在是不信能给猫挠死。他觉得有必要亲自去看一下韩重远的尸体。

  叶青青青又问:“案件还有什么可疑之处吗?”

  张二笑道:“我若是能看出可疑之处,还会这么多年来一直当个捕快吗?况且这案子本身就很离奇,哪还谈什么疑点。具手札上说被盗的那些人家大多在犯案前的几日大都看见一只大黑猫在附近徘徊。再加上现场的脚印与伤口便都传是妖猫作祟了。”

  慕少少对着书卷就已经开始犯困,听到张二的话便笑道:“留下这么多的线索,生怕别人不知道是它干的一般,看来猫妖也没多大本事。”

  叶青青青觉得她所言倒还有些道理,但是嘴上却挤兑道:“结果王府还是给偷了。”

  慕少少无聊极了巴不得有人和她斗几嘴,于是回嘴道:“那你知道是为啥?”

  叶青青青反而没有搭话,拿起腰间的酒葫芦往嘴里倒了一口。酒葫芦用一根红绳拴在他的腰上。

  若是将这个问题解决,恐怕事情也能清晰大半了。

  薛大夫笑道:“或许是就算被发现,凶手也不害怕吧。”

  张二终于从案牍堆里钻出,挠了挠花白的脑袋:“奇了怪哉,为何找不到妖猫案的卷宗,前几日还见过。”他转头向叶青青青道:“要不容我再找找,叶老弟夜里时候再来。”

  叶青青青见这屋里的杂乱,恐怕一时半刻也没有个眉目,所以便先领着薛慕两人先回。

  回去的路上他随便问了一句:“记得王府丢失了一棵七色琉璃树对吗?”

  慕少少答道:“不错,是准备过些时候送给皇后庆生的礼物。”

  送给皇室的东西被盗走,可是失了大面子,难怪王府如此心急想找回失物。

  叶青青青想了想又问:“七色琉璃树并非一般宝物不知王府是从哪里购得?”

  慕少少摸着自己尖削的下巴表示正在思考,道:“听说是从关外高价买来的,具体我也不清楚。”

  叶青青青心道:“又是关外吗?”

  ……

  入夜,叶青青青甩掉慕少少独自一人再往张二家走去。

  这会儿不过二更,张二家竟是黑丫丫一片,没有半点声息。门前老狗依旧趴在地上这次连瞥都没瞥一眼。

  看来张二不在,叶青青青正欲转身离开。一阵风吹过,钻进叶青青青的鼻子,他习惯性的嗅了嗅。

  叶青青青很喜欢风,但风是无形的,所以他经常会去嗅风中的气味,更爱听风的声音。风吹过房檐,山川,树木,花草,雨滴,衣袖,兵刃都会有独特的声响。风无形,却有天籁。

  现在他在嗅风,而且嗅到不一样的味道。

  是血腥味!

  叶青青青当机立断纵身越过墙头,落地没发出一丝声响。果然发现房门竟未上锁,里面暗淡一片,他将耳朵贴在门上里面传来细细索索的声响,果然有人!

  没有着急从门前进入,叶青青青悄无声息的移到房后,从后窗跃进。房中那人甚是机敏,立即察觉有异回头望过来,叶青青青就看到幽蓝的光似星星然两点萤火飘在空中,那是一双眼睛!

  不由得精神一顿,“幽蓝萤火”一明一暗,叶青青青知道是那人眨了一下眼睛。就在这眨眼之间,叶青青青已回过神来,翻身探爪往那人身上抓去。这手快过鹰扑却潇洒如雪中折梅,对镜簪花。之前薛大夫与叶青青青夺刀接暗器从未失手都是由这招演变而来,曾经有人为它取了个眉目叫做“探花”,叶青青青不满意,自称此招名为“浑水摸鱼”。说是小时候在小河里摸鱼抓虾练出的绝世神功。

  可惜此回花没探着,鱼也没摸到。叶青青青失手了!

  原本已经抓住那人肩头,谁知竟是柔弱无骨,轻轻一晃就被她挣脱。叶青青青不信邪,双手齐出左手握住那人手腕,右手面罩上夺去。只觉得入手的像是一块羊脂软玉,冰冷细滑,叶青青青明白一件事情,这黑衣人定然是个女子。“难不成还是只母猫?”

  黑衣人见他缠着不放,回身“倒踢紫金冠”,抬腿踢开叶青青青左手,另一只往他两腿之间撩去。

  遇到这种情况任何男性高手都只有暂逼锋芒,叶青青青也不例外,他立马撒手,骂道:“我靠,拆祠堂呀。”

  就听那黑衣人呵呵一笑,如一串风铃。转身立马冲门外逃去。

  清风阵阵,好大一轮明月挂在空中,星与月光映在楼间,山外。

  屋脊之上,两个人影,越过月,踏着风,一前一后,仿若飞仙。

  黑衣人的轻功虽不似中原武林路数,但是快的诡异,却也难不倒轻功稳稳可以排进天下前三的叶青青青,他双足猛然发力,青衫发出飒飒声响,转眼就追到那人身后。

  谁料,黑衣人回身一照眼,袖中便有十二个寒芒闪过,暗器来了!

  叶青青青眉头一挑,十二支银镖,就落入他的手中。可黑衣人也趁机跃进树林没了人影。

  叶青青青落在一棵树上,春日新长的枝叶伴着清香混入他的鼻子,只觉得精神一振。他闭起眼睛,等风带来消息。果然他听见东北三丈之外有喘息声,弯膝一沉,借力飞弹而出。树丛之中梭梭声响越发清晰,就在他临近之时,一条黑影窜了出来。幽幽一双蓝眼在夜里闪着冷光。

  叶青青青急忙翻身落地,但那团黑影却扑上来,“喵呜”一声,叶青青青臂上多了三条细长的伤口,那是只黑猫,黑玉似的毛发,在月色下披上一层银光,幽蓝的眼睛看了叶青青青一眼。不知为何,叶青青青从那双眼里看到沧桑。他能肯定这就是慕少少口中所说的那只黑猫。

  “嘶啦”一声,黑猫将背脊高高拱起,四条爪子恨抓着地面,这是在示威,告诉叶青青青不要在往前一步。

  不知道真是被这威喝吓到,还是因为那双猫眼,叶青青青果然停下来。

  黑猫似又冷哼一声,用树丛与黑夜将自己藏起来。

  不知不觉,一抹昏黄亮光悄无声息的探了出来,微末,昏沉,将醒未醒。

  叶青青青摸了摸臂上的爪印,还泛着浅浅的疼,拿起酒葫芦,他嘴角微微勾起像十二个时辰之后又会在天边挂起的月,今夜的确是一次奇妙的经历。

  那个女子!叶青青青相信若是再一次让她摸到那只手他定能分辨的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