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线索
听风捉刀2020-05-25 12:013,314

  叶青青青始终觉得丐帮是武林中的一朵奇葩。想想偌大一个丐帮稳居江湖第一大帮数百年,却甚少听闻几时参与过武林中的争名夺利。真的是做惯乞丐懒做官,丐帮中人好像只会在打狗吃肉之余做些行侠仗义的事情作为消遣。如此朴实的行事观念,这般惫懒的生活习气,叶青青青将这一群大大小小老老少少的乞丐都视为自己的知音。

  漫漫的走回常静寺,叶青青青发现他的屋子里依旧坐着两个人,他有点习惯每次回来都有人等着。

  慕少少望过来,眼神有些不同了,从来都是一脸狡黠灵动还带点娇滴滴的凶恶,像一只龇牙咧嘴想要吓人的兔子。可如今竟然多了些温柔,这一双眼波儿里面,是秋水,也是春风,是夏雨,也是冬雪。一年四季的温柔都在眼角,平生的万种风情全在眉梢。他发现原来慕少少也有温绾的腰子,于是不由得多看了两眼。眼对眼,面对面,明目对青眸,春风对秋水。

  没谁愿意先开口,于是薛大夫破坏性的轻咳了一声,打断这满无休止的对视,却没敲散这一屋子的旖旎。

  慕少少先红了脸,收过眼神,望着自己的手,桌上的茶杯,墙上的化画,窗外的云,不知要把目光放在哪里。

  叶青青青只是摸了摸自己的鼻子,他可不是没见过世面的雏儿。

  情场打滚多年,伤人与被伤的经验皆是极多的薛大夫何尝看不出这两个人的小心思,慕少少怕是要爱恋了,可叶青青青这个飘撇的家伙又是如何。他猜不透这家伙的心思,也懒得去猜。

  叶青青青坐在桌边,薛大夫很熟练的开始检查他的伤势,昨夜那一掌怕也不是好受的:“追上那人了吗?”

  慕少少坐的靠近些,盯着两个人,想要知道之后的情况,也想知道叶青青青的伤势如何。

  叶青青青打了个哈欠,道:“追上是追上,但最后还是跑了。”

  薛大夫从瓷瓶里倒出两颗黝黑发亮的药丸,就往叶青青青嘴里塞,随口问道:“你打不过他?”

  叶青青青看也没看就张嘴接了,嚼两口就咽下去,道:“只一个倒是打得过,但是谁知又冒出一个十分犀利的剑客,于是我便好汉不吃眼前亏了。”

  “可是和之前那女子是一伙的。”薛大夫正收拾药箱,发现慕少少一双大眼看过来,笑道:“只是稍微受了点轻微内伤,吃过药一会儿便好了。”

  慕少少听言大舒一口气,天知道因为叶青青青为她挡招,她又多担心,甚至发誓回去定要和师父好好学武,再不拖人后腿了。抬起头却发现叶青青青的眼睛不老实的看过来,像是春风,她一愣就瞪回去,然后有点后悔。

  叶青青青很开心,觉得她还是瞪人的样子可爱。于是从腰间把酒壶解下来想要来一口开心的酒,可惜只不争气的滴出三两滴。叶青青青咂吧嘴,叹道:“没酒了,没救了。”

  “真是个酒鬼。”慕少少笑道:“要酒的话,可以叫薛大夫再去藏剑山庄的地窖去偷呀,反正他轻车熟路的。”说着她又想起那夜遇见藏剑老人的孙女左漫漫,那个楚楚可怜的姑娘好像也是爱慕这家伙的,不经冷哼一声。

  叶青青青听言却是若有所思,完全没有发现慕少少又用凶霸霸的眼神看了过来。他突然道:“王府可有地窖?”

  慕少少一愣,答道:“自然是有的。”

  叶青青青又问:“在什么位置?”

  慕少少想了想发现自己真的不知,赧然道:“不知”说完见到叶青青青眉峰一转,好像又要埋汰人似的,立马加一句:“我可以帮你回家问问。”

  王府离这不过一天路程,薛大夫本不愿让她孤身一人上路想要陪同,但是慕少少却不让,说是自己如今功夫进步不少,况且只是回家定不会惹出什么乱子来,就叫薛大夫留下来和叶青青青一同查案。临走前叶青青青叮嘱,查地窖位置的的事情不要声张只与梁王询问便好。慕少少没细想其中道理,骑上快马就去了。

  叶青青青扫了扫面前的飞尘,正欲返回客栈,却看到一个乞丐笑嘻嘻的走了过来,正是昨夜见的三喜。

  三喜走上前来,拱手笑道:“给叶爷薛爷请好。”

  薛大夫一听这小乞丐竟然认得自己开始有些好奇,仔细看他的穿着,原来是丐帮弟子,便了然了。

  叶青青青从怀里掏出一大锭银子扔到三喜的破碗里,叮铃一声脆响,是世俗的声音。

  三喜脸上笑开花,连道三句,“多谢大爷。”这也是丐帮的规矩,凡是丐帮弟子助人或多或少都要收取报酬。这世间乞丐已是下九流中的不入流,没理由轮到乞丐施舍别人的道理。

  将银子老实收到破布烂衫里头,三喜躬身笑道:“昨夜里叶爷嘱咐打听的事情,一件已查明,另外一件也有眉目。这会儿先来给您回一件。”

  叶青青青奇道:“好利索。”他原本以为怎么的也得一两日才有消息,没想到这没过几个时辰就办完一件。

  三喜听他赞越发高兴,连带的腰杆子也直了两分,道:“叶爷吩咐两件事,一是查所有妖猫案受害势力的名单,以及都有丢失什么要紧宝贝。这本事近些日子的新鲜话题,自然查来方便。另一件说是要找案发时这些势力附近是否有可以的女子出现,最好入关不久的。小的只寻到些眉目。”

  叶青青青点点头,笑道:“那便先说第一件吧。”

  三喜又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的整整齐齐的信纸递给叶青青青。

  他眉头挑了挑:“难不成这小乞丐还是读书人不成?”

  结果打开一看,上面是用小楷散散写了八个势力名字,下面列出对应丢失的物品与时间。一共百十来字,工整的匠气十足,叶青青青一看便能猜到是三喜请街边摆摊给人写书信的酸儒帮忙写的。不禁微微一笑,又给了他一锭银子的赏钱,笑道:“有劳了。”

  今天生意甚好三喜自然高兴,欢天喜地的来又欢天喜地的去了。

  叶青青青薛大夫二人回到客栈,仔细研究那张纸。薛大夫道:“这几个势力之间除了都财雄势大之外倒也没有其他联系。”

  叶青青青摇摇头,那日张二说本次案子不过只留有受害名单,仵作手记以及现场勘录三样案件资料,结果张二夜里就被人杀害,资料也遗失不见。叶青青青已经亲眼见过张二被同样手法杀害,也曾到王府现场查看。但是对于真正受害名单与所盗物品却还未详细,觉得里面或许藏着线索。

  正在思考之时,突然听薛大夫说道:“不过说起这些势力倒也真是有钱,看这花家的雪莲,恒通钱庄的血玉,七星堂的九瓣灵芝,都是些千金难买的宝物。若非真有门路恐怕连影子也瞧不到”

  叶青青青像是给冰水一激,突然惊醒:“你刚才说这些东西都是千金难买的珍宝?”

  薛大夫道:“不错。”

  叶青青青道:“那么要你去卖你会去哪里?”

  薛大夫一拍大腿,恍然道:“只有那个地方。”

  叶青青青嘴角翘起,满脸得意道:“不错,就是专门倒卖珍宝的关外琉璃坊。”

  琉璃坊是关外古道上的一所客栈,正建在中原与北莽的交界线上,是个三不管地带,平日里常有一些没法见光的珍宝在此处周转。而且每年都会将一些极稀世的珍宝总拢起来,进行拍卖价高者得。今年的日子就是二月十五日,正是妖猫案第一起案件发生的前几日。

  叶青青青觉得这几样物品都有资格出现在拍卖会上,但是拍卖会向来神秘,外人断不能知晓宾客名单甚至宝物名称。这盗贼又是从哪里得知。想到这个关隘,叶青青青突然不怀好意的看向薛大夫。薛大夫被他看的毛骨悚然,急忙摇头道:“不行,不行。”

  叶青青青笑道:“可以可以。”

  薛大夫几乎就要夺门而出:“不行,说什么也不行,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为什么不能去那个地方”

  叶青青青当然知道,这一段冤孽他可是亲眼的见证者。那一年两人闲来无事走了趟关外,想看看北莽的风情。不成想薛大夫虽然是整日的不修边幅,但又偏生一副十分擅惹桃花的命格。在江湖上不知留下多少的风流冤孽。惹到自家风月无边的老板娘不说,在关外还被琉璃坊的大当家瞧上了眼,拿着刀架住两人的脖子逼着薛大夫入赘。若非两人武功不俗,薛大夫可真是名节不保了。

  叶青青青笑道:“都过了这么久,指不定人家已经忘了你这老家伙了。”他自然知晓这是不可能的。

  薛大夫把脸撇在一边,不愿搭理这个混蛋。

  叶青青青想了想,沉声道:“杏花,你想要让少少失望吗?当初可是你带着她来找我的。”

  薛大夫眉头纠结在一起,细细思索,然后就想到慕少少那张俏丽的脸,若是让她知晓自己不去尽力,恐怕要用乌碌碌的大眼睛生生将自己钉死在无情无义的耻辱柱上。左右是个死呀,薛大夫恨恨一咬银牙,点头道:“好,我去。不过有个条件。”

  叶青青青笑道:“什么条件?”

  薛大夫长长叹了一口气:“若是我回不来,你记着去救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