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遗言
听风捉刀2020-06-07 18:562,789

  线索正在串联成一条复杂多变的曲线,但是否离真相越来越近?或者又掉进另一个谜题?

  一路追查至此,案件的复杂程度已经远不止普通的盗窃案那么简单,但是迈向最终谜底的地图始终缺失一角,鲜活而美丽的一角,那双玉手,那个女人。

  这个女人和那只猫究竟在整起案件这件起到什么样的作用?

  叶青青青决定再往老畜生那里走一遭。方有了这个念头,叶青青青已经在路上。犹豫不是他的个性。

  又是那条巷子,依旧的乌烟瘴气,桌上的茶水蒸腾着热气,那些懒汉散在酒桌上,墙角,檐下,门边,所有能够躲开日头的地方,没人愿意往叶青青青这看上一眼。就像是一群见不得光的鬼怪,躲在阴影之中,正独自品尝自己的罪恶。

  见不得光的人!

  叶青青青粗略一看就能发现这其中最少有八个通缉犯,十二个江洋大盗。只要踏出这巷子一步,保证他们不出十天就会被送上法场,或是被人当街屠戮,血流满地,然后用茅草织成的席子裹挟残尸,仍在莫名的乱葬岗上,幸运的或许会有人将他埋进土里,更多的都会将一身的血肉喂食那些食腐的野兽。所以这些人更情愿蹲在这条乌烟瘴气的巷子,受到一个人的保护。老畜生向来都是个很有办法的人,掌管着方圆三城十二镇所有的黑道势力。

  叶青青青也沿着阴影在走,一定程度上他也是个见不得光的人。他平日睡得太多太久,经常许久不见日头,所以今儿这太阳照在他的脸上,直刺的眼发昏。努力的避开太阳叶青青青很快就走到了老畜生的宅子。

  幽静,冷清,或许人老了就喜欢这样的地方。可叶青青青觉得此处沉闷的有些可怕了,他讨厌这种沉闷,所以总是将自己安置在花红柳绿之间,醉生梦死。

  老畜生依旧坐在他那张铺满虎皮大床上,叶青青青不喜欢兽皮,这会让他觉得与尸体待在一块。有时他甚至十分慈悲的觉得吃肉是残忍的,所以他也尝试吃素了一段时间,随后果断的放弃。

  老畜生是个小个子,衬的这床大的离谱,让人觉得他几乎可以在这床上做任何事情。这次见到叶青青青他没有了之前那般的好脸色,只是淡淡道:“你还在查那案子?”

  叶青青青顿了顿笑道:“不错,你知道我虽然很懒,却是个不愿意轻易放弃的人。”

  老畜生举起酒杯,仰头灌了下去,冷冷道:“我记得之前跟你说过叫你赶紧撤手。”

  “你说过。”叶青青青眉头皱了一皱,他也记得老畜生说过已经戒酒了。

  老畜生放下酒碗,脸也给呛红了,果然是许久未饮,又道:“你没有听。”

  叶青青青道:“没有。”

  老畜生道:“那如果我再说一次呢?”

  叶青青青没有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老畜生长叹一声,声音飘得很远,很轻,像是秋风吹向秋树,却发现已经没有秋叶可落。他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强行将涨红的脸压得铁青。他问:“你想来一杯吗?”

  叶青青青又摇了摇头,他只会拒绝一种酒,苦酒。苦酒的滋味并不好受。

  老畜生呵呵一笑,道:“你是想问我对于案子是否有什么线索?”

  叶青青青点点头,却没说话,他现在唯一想说的话便是叫老畜生少喝几杯。但是他不能说,劝酒是件讨人厌的事情,劝人不要喝酒更是。人喝酒总会有些理由,岂非就像人不愿喝酒也总会有些顾虑。

  老畜生从叶青青青的眼中理解了他的想法,所以老实的放下酒杯,酒杯磕在桌上十分清脆,他沉声道:“我确实知道一些事情。”

  叶青青青的眼睛发亮了,他猜的不错,但是老畜生是否会告诉他?

  顿了顿老畜生又道:“但是我却不想说于你听。”

  叶青青青心道“果然”,但依旧问道:“为什么?”

  “危险。”

  这件事情很危险,有时在你发现的同时,危险已经在你的身边!

  在这两个字还未落下的同时,叶青青青听见一阵急切的破空声,仿佛突入其来的一阵骤雨。

  笃笃笃笃笃笃……

  无数的暗器破窗而入,闪着幽蓝的光芒,附带这一股淡淡的甜香。不及眨眼,叶青青青知道这些暗器上必然都淬了见血封喉的毒药,只要一眨眼,再睁眼便是三途在望!他立即抓起铺在桌上的一块绸布舞起来,暗器锋锐,迅疾,但却被柔软的绸布一一拨了下来。

  叮铃叮铃叮铃……

  暗器落在地上清脆响亮,但是叶青青青却没有时间欣赏,他发觉这些暗器真如暴雨一般无穷无尽,他望过去,发现老畜生也正用一块兽皮阻挡暗器。

  叶青青青眼神一转,抬腿一勾,将脚边的一张原木桌踢出窗外。同时他腾身而起,趁机将身子蜷在桌子后面,跟着越出房间。

  窗框破碎,碎木夹杂破纸乱飞,圆木桌轰然落地。

  叶青青青当即从后面翻了出来,青衣在地上滚出一朵乱花,抬眼探爪就往一名刺客抓去。

  那刺客一惊,一顿,反手又是三只铁蒺藜。

  叶青青青右手像是讨饭似的伸出,三只铁蒺藜就被他捏在手中,“探花手”这绝妙的一手无数次救他与危难之中,但他没有准备将这三只铁蒺藜回敬眼前刺客。因为他知道暗器有毒,而这几个人绝对避不开自己放出的暗器,避不开就会死。或许有些可笑,叶青青青这样一个擅长惹麻烦,更擅长解决麻烦的人,曾杀过的人竟然不过一手之数。而今天他依旧不杀。

  刺客看到暗器被人接下,却没看出是如何被人接下,就好像是暗器自己滚到了那人手里。随后竟是一退,又退,跟着他的脚步十二个刺客在瞬息之间全部越出了院子。

  “竟然直接退走了。”叶青青青心道不好,连忙闯回房中。

  眼前是难以置信的一幕。

  暗器钉在所有的地方,散散发着蓝光,只有一个地方没有暗器,那便是老畜生的身上。

  但是老畜生却倒下了,瘫倒在床上,口角溢出鲜血。

  叶青青青一步跨到了床前,刺鼻的血腥味灌到他的鼻子里,像是经过一个月发酵的泔水。

  “酒里有毒。”他将手指探到老畜生的鼻尖微微然有一点气息,连忙将手抵在他的背后缓缓输进内力。

  老畜生吐出一口浊气,幽幽醒转,依旧气若游丝道:“幸好你没有喝下那杯酒。”

  叶青青青面沉如水,道:“其实你也不应该破戒。”

  老畜生微弱的喘着气,惨道:“的确不该,却也是我应得的。”

  叶青青青道:“是谁?”

  谁才是凶手?他又该找谁报仇?

  老畜生停顿了,没有言语,沉默,像是死亡。最终还是长叹一口气,指了指胸口。

  叶青青青将手探到他的怀中,里面是一个信封,又会是一个谜题吗?

  老畜生虚弱的点点头,道:“小心。”

  “作为遗言,两个字是否太短了。”

  城外,高山,夕阳西斜,断肠人已归黄土。

  叶青青青站在新坟之前,漫天飘洒的黄纸,夹杂着燃烧过的硝烟,应透着尘浪滚滚,来了又走,云烟淡淡。他将那封书信打开,看过,撕毁,与黄纸一同焚烧成灰。

  上面记录的事情的确十分重大,足够让老畜生失去一条性命。之后的事情呢?

  叶青青青没由来想起自己那位白衣剑客朋友常说的一句话:“所有迷途的罪者都有受到命运惩罚一刻,漫步血途的地狱从来都不会放过任何罪恶的灵魂,我们所能做的不是审判,而是将这些人送往地狱。”

  他的眼睛依旧是悲哀的,但是嘴角挂起一丝微笑:“霸气了,云啊。”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