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风月无边
听风捉刀2020-05-11 19:123,211

  “叶青青青”是个神奇的名字,听过的人第一句总会问道:“为什么是青,青,青。”

  慕少少自然也问,追问,但薛大夫似乎懒得解释太多,只讲等到见那混蛋便能明了。

  对少少这样的少女,好奇心可是个比酒还容易上头的东西,她自然也不会半途而废,于是便跟着薛大夫开始并不曲折的寻“青”之旅。

  要找叶青青青?十分不难的事情。

  他不久之前方才帮人解决个大麻烦,正觉得需要放个大假来犒劳自己,于是便回到他最爱的“家”——风月无边,一处美食,美酒,美人,三美皆全的好地方。

  叶青青青已在这儿躺了十天。

  风月无边太有名,非常有名,有名到了极点,作为京城中最富盛名的销金窟,风流地,不知道让多少名人雅士趋之若鹜,害多少高官世家背着家主悍妻也要来此一醉方休。坊间更传闻当今皇上年轻时候也没少来这里微服私访。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风月无边是个流金淌银,无数男人的梦想之所。

  薛大夫却是个例外,此时他正坐在风月无边门前的面馆里头。桌上摆着两碗牛肉汤面,红油青蒜,汤清味浓,是店里几十年的招牌。老板见是熟客更多加了几片薄薄的牛肉。

  身边坐着的自然是离家查案的梁王府小郡主,爱娇爱嗔,易喜易怒的慕少少。

  夹起一筷面条,红油自光滑白面儿缓缓流下,薛大夫正在估摸如何能不着痕迹的表现出自己不愿进门的念头。

  起初他是愿意的,可方走到风月无边门前,便感觉有双哀怨的眼睛正恶霸霸的盯着自己,心里的退堂鼓就咚咚响了起来。他可不是怕那个混蛋,确实楼里还有个他不好意思见的人,女人。

  世上有种男人长着张欠钱,欠债,欠揍,欠命都不打紧的厚脸皮,可一到欠情,尤其是女人的情,便是城墙也变成窗户纸,雄狮也做了鹌鹑。

  恰巧薛大夫便是这种男人,又恰巧风月无边里就有个要命的女人。

  薛大夫尝试说道:“小丫头,要不咱……”

  他还没有说完,就见到少少将碗往桌上一磕,打了个俏声的饱嗝,笑道:“这面真比府里的厨子做的还有滋味。大叔我吃完了,咱走吧。”

  “我……”薛大夫看到少少一双眼睛灼灼的望过来,实在没好意思把临阵退缩的话说出口,拿起面碗猛灌一口整整熬了十二个时辰的牛骨浓汤,肚皮饱了胆气也就壮了,从怀里掏出一小锭银子敲在桌上,豪气道:“走着。”

  从外面看去风月无边不过是座三层小楼,亭亭玉立在朱雀街的末尾,但这里头实在内有乾坤,否则也不会成为唐国京都最有名的高级娱乐场所。

  两人离这楼越来越近,慕少少看清招牌,心底一惊。呦呵,竟是当朝书法名家,文渊阁大学士,王西之亲手所题。要知道王府里也就堪堪两幅王伯伯的真迹,还是父王左逼右求软硬兼施了半个月才讨来的。一个青楼竟然能劳动王伯伯亲手题字而且还大模大样的挂了出来。

  气派,嚣张死人的气派。

  少少远远打量这楼,目光由下而上,方才挪到二楼两只做工精细的玲珑檐兽时。有个黑影忽然从二楼飞了出来,哐当一声砸在两人面前。薛大夫和少少一愣,就听到那黑影哎呦叫出声来。接着从楼里赶忙跑出几个打扮同一毫无特色的汉子,一瞅便知道是哪家的恶奴。几个人七手八脚的把那黑影搀扶起来,竟是个身着锦衣,腰配玉带,卖相尚可就是瞧着有些虚的少年。就听这少年冲楼上骂道:“好,好你个恶贼,竟敢打少爷,你可知道少爷我乃是当朝礼部尚书徐康宁的亲儿子徐俊达。待少爷回去定要召集人马,把你这楼给封了。”

  少年一连将家庭背景姓名势力十分流利的报出来,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言语一顿之间,就听到楼上传来悠悠然,懒散散的一个声音:“入了风月无边便要守这里的规矩,否则就算你爹来了也照样从大门进,窗口出。”

  风月无边就一个规矩:卖艺卖酒卖笑,就是不卖身子。

  少少转头正欲问薛大夫,却发现人已经跑到徐俊达那边,从头到脚,又从脚到头,由前绕后的打量个遍。

  这眼神徐俊达熟捻,他平日瞧姑娘也是这般,登时怒道:“你看什么看?”

  薛大夫收回眼神,沉声道:“方才打公子的可是个二十岁上下的白净青年?”

  徐俊达见他如此郑重,声音不禁弱了三分,问道:“是也,你怎么知晓。”

  薛大夫把眉头皱起来,啧啧道:“不得了不得了,少爷你有祸也。”

  “啊”徐俊达这人平日里江湖算命的把式都能从他手里敲几声竹杠,方才更看也没看清就被人从楼上扔下来,只觉得邪乎到了极点,立马问道:“大师你看出什么来了?”

  薛大夫瞥了他一眼,觉得手到擒来,高深莫测道:“不是大师,是大夫。就问公子,此刻是不是觉得胸口沉闷,风池和玉枕两穴微微麻痹。”

  之前还没感觉,被他一说全身哪哪都不对付起来,徐俊达急忙道:“是是,大夫可要救救我呀。”说着就从怀中掏出一张五百两的银票往薛大夫手里塞,动作熟捻而流畅,仿佛平时没少见大师。

  薛大夫一瞧,呵,这家伙真是上道。于是恳切道:“实不相瞒,方才伤公子的便是江湖上出名的百毒玉手小阎罗。此人心狠手辣,七日追魂僵尸散,更是无色无味,无孔不入,幸好发现的及时,否则公子这条命就……嗨。”长叹一声,痛心疾首,大有伤在公子身,痛在大夫心的活菩萨情怀。

  百毒玉手小阎罗?七日追魂僵尸散?这些徐俊达当然没听过,可事关性命他哪里还敢多想,便抱着薛大夫哭道:“神医救我。”说着又掏出两张五百两的塞进薛大夫手里。

  “上天有好生之德。”薛大夫不着痕迹的把一千五百两收进怀中,在徐俊达耳边嘟哝几句。、

  徐俊达如着圣旨,立马儿跑没了影子,赶回家抓药治病去了。心底里发誓以后定要管好自己的腿,再也不敢往风月无边跑了。

  见他走远,慕少少走上前来,向薛大夫问道:“大叔方才说的都是真的?百毒玉手小阎罗,真有这号人物吗?”

  薛大夫笑道:“骗他的。方才楼上摔他下来用着巧劲儿,顶多是个鼻青脸肿,保证连一根指甲都断不了。”

  慕少少白了他一眼,道:“真没见过你这样的大夫。”

  薛大夫岔开道:“咱进去吧。”

  进到楼中,果然是别有洞天,打眼望去纱幔自楼顶垂下,下面便是一湖碧水荡漾,中心有个大大的莲花舞台,如玉雕成,仿若一朵白玉莲花。莲中正有十二个风姿袅娜如花胜水的少女正在演舞,青玉箫,梧桐琴,八十八只编钟齐鸣,真是魔舞动天,清音绕梁。慕少少自小出入宫闱见识已然不俗,却也被眼前的景象迷晕了眼睛。

  这会儿正是中午,客人极少,楼上楼下姑娘们有的慵懒斜榻,有的倚栏放神,有的款款而立,一个姑娘便是一种景色,十个姑娘

  便有十种风情。不知是哪一个忽然叫道:“哎呦,是薛大夫来了。”

  这一声激起千层花浪,大大小小的莺莺燕燕都探出身子,喊道。

  “呦,薛大夫。”

  “薛大夫可好久没来了。”

  “薛大夫快来,奴家今日身子有些不适。”

  “薛大夫来找老板娘了。”

  ……

  薛大夫正考虑是否该挨个应过去,谁知就看到慕少少一双眼睛利剑似的刺过来,眼里的鄙夷摆的直白,分明在说“呵,男人呀。”

  给她看的不好意思,薛大夫赶忙抓住走过身边的一个身量小小的清秀姑娘,笑道:“燕燕姑娘。”

  姑娘叫燕燕,眼神灵动的也像只燕子,也笑道:“薛大夫来找老板娘吗,她还没睡醒呢。”

  薛大夫被她这么一说,急忙道:“不不不,我来找你家青少爷。”

  燕燕似乎有点失望似的,懒懒道:“青少爷在秋露姐姐屋里,但是他最近是不见客的。”还是不死心,顿一顿又道:“要不你还是找老板娘吧。”

  “不不,不要打扰她睡觉。”薛大夫急忙拉起少少往楼上跑去。

  燕燕咕噜的把眼睛一转,也往后院跑去了。

  上了楼,左拐两拐,右折三回,薛大夫轻车熟路,少少突然笑道:“大叔似乎是常客呀。”

  薛大夫一顿,道:“我是来看病的。”

  少少揶揄道:“特别是看那个老板娘的病吧。”她平日里可没少看些无法描述的情爱话本,对什么游园情,雨伞情,青楼歌女爱上落魄秀才的故事素有几分研究。冲着楼里对大叔的态度,加上一个还未现身的老板娘,故事基本可以完整。

  薛大夫冷哼一声,却无甚底气:“胡说。”

  说话间,两人终于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