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叶青青青
听风捉刀2020-05-10 19:092,832

  春日正浓,斜露一抹流光映在房中,轻纱掩目,袅袅莹莹,隐约间两个人影一卧一坐,一派悠闲。

  慕少少知道其中一人便是传闻中的叶青青青。她问:“你便是叶青青青?”

  一身青衣便是他,青色衬出了他。第一个“青”见着了,另外两个又在哪里?

  叶青青青此时枕在一个清丽脱俗的女人腿上,伸长身子,懒懒的躺着。他“啊”的一声张大嘴便有颗晶莹剔透的葡萄被水玉似的手指缓缓捻起,轻轻柔送到他嘴里。

  “秋露姑娘近来好呀。”薛大夫向那姑娘问了一声好。

  姑娘一身素色罗裙,外面罩一件淡绿色薄衫,清淡素雅真若似一株秋日里款款淡菊。一双剪水秋眸,先往少少脸上扫了一眼,回来冲着薛大夫轻轻颔首,道:“承蒙薛大夫挂心,老板娘近日里倒是不太好。”

  一句话带了两个人,声音也淡淡然,却给薛大夫听出点薄嗔,不由得老脸一红,轻咳一声,冲着叶青青青道:“三青,许久不见了。”

  叶青青青又“啊……”的一声张大嘴,秋露往他嘴里倒了杯酒。

  少少看明白了,“啊”一声便是吃,长“啊……”一声便是喝。她用瞧着什么珍奇异兽的眼光仔细打量着眼前这个人。一头乌云似的长发拿根带子松松系在脑后,带子自然也是青色,俊削的脸蛋,泛着病一般的苍白,鼻子挺翘有力,薄薄一张嘴唇不时张开接受美人投喂。他的眉长而有力,像是挂了两柄细长的刀,锋尾冲天傲然翘起。可惜双眼始终轻合,不知道里面藏的是对怎样的眸子。她又问:“你会查案?”

  叶青青青依旧置若罔闻,是个不听不闻不感的顽石。

  少少有些气了,却还不愿意发作,有求于人的时候总要低声下气一些。

  薛大夫瞧他始终没有反应,便拉着少少也坐在桌前,熟门熟路的在面前摆了个杯子。

  秋露微微一笑,也给他们斟了两杯。

  薛大夫端起杯子一闻,笑道:“果然是楼里亲酿的千日醉,好酒啊。”

  “千日醉千日醉,人生百年千日醉,醉倒回首无忧愁,却是风月了无边。”轻饮一杯,从肚子里抖露出这两句不文不白不诗不词的句子。

  少少懒得听,将酒仰头饮下,感觉入口暖暖甜甜像蜜一般,方过喉头又突然反上来一阵刺鼻的甘辣,她“哎呦”一声只觉得好喝。便把杯子往秋露面前送,又讨一杯,喝完再讨,连连讨了七杯。

  秋露眼中带着笑意,觉得这娇憨的少女真是可爱,于是偷偷戳了戳枕在自己腿上的叶青青青一指头。

  叶青青青不耐烦的滚了滚脑袋,将她腿上的衣料滚出几个褶子,道:“秋露姐姐,咱家的酒给外人喝去是得多少银子?”

  秋露微微一笑,拿手摩挲着他的脸蛋,温柔道:“薛大夫不是外人。”

  叶青青青轻轻哼一声,又不言语了。

  薛大夫清楚他的个性,能开口说话就代表听得进人话了,于是悠悠然道:“三青老弟可知最近江湖上发生一件大事非得要你出手方能解决。”说完便等着看叶青青青是否能给他勾起兴致。

  谁知叶青青青懒懒把身子一翻,给他一个后脑勺。

  秋露抿嘴偷偷一笑,哄孩子般拍了拍叶青青青的后背。

  薛大夫看他这副模样,恐怕是因为自己上回惹怒老板娘,连带着他也同仇敌忾,不禁苦笑,想着今天恐怕是白来了。

  少少酒量浅,开始不觉得不小心让酒劲上来,脸上多了两团嫣红,见叶青青青如此的不待见自己,酒壮人胆,不管不顾,小姐脾气一股脑全上来,连酒带杯冲那身青衣就扔了过去,骂道:“青青青,砸你个乌青,看你还青不青。”

  真是气急了,这一扔还带上她从小寒山上学的暗器功夫,酒杯呼呼螺旋飞去。。

  场中还有两个人却都没有反应,眼看酒杯就要砸到叶青青青身上时,就见一只手像要饭似的伸了出来,在空中一兜一转,酒杯还是酒杯,酒水还是酒水,稳稳地放在桌上。

  这一手和前几日薛大夫出手夺刀的本事有七分相像,少少张大一双美目看着薛大夫,见他含笑点头。明白了,原来这一手奇异功夫就是从这个青衣混蛋那学来的。

  知道力敌不过,少少弃武从文,拿起身为女子的本命武器,张起樱颗似的小嘴,用水葱似的手指指着一身青衣,俏生生,泼辣辣骂道:“好你个大青葱,烂青菜,没人要的萝卜头,竟敢欺辱本郡主。”

  秋露姑娘就觉得怀里轻轻一抖,不知是气是惊。忍着笑意,缓缓抚着青衣。

  薛大夫给这脆生的一通连珠炮也惊的差点将嘴里的酒喷了出来,不禁对这丫头有些敬佩,毕竟从来没人敢如此当面骂叶青青青。

  少少见他还不言语,又接连骂了几句,把所有但凡和青色沾亲带故玩意儿都骂了出来。只觉得气通神畅,赶得上修炼几天内功,累了便抓起桌上酒壶往嘴里灌口酒来,不喝则已,一喝之后酒气上来,红通着脸,犹要骂个天崩地裂海枯石烂。

  “骂够了吗?”叶青青青懒懒的把上下眼皮分开,只见到一个俏丽面容带上满脸嫣色,娇俏的站在哪里,一切的光都给她夺走了。

  少少也看到了第二个“青”,这人的眼里藏着浅浅的一丝碧色,像是细柳映在湖中的影子,好不温柔。于是脱口赞道:“真好看的一双眼睛。”

  叶青青青微微一笑,道:“你是梁王府的郡主,你想找我办‘猫妖’案?”

  少少给这人青眸熏染,不由得收敛姿态,正色道:“是。”

  叶青青青道:“报酬呢?”

  少少立即道:“你要多少钱都可以。”

  梁王府失去的那株琉璃树关系皇室颜面,若能寻回自然报酬丰厚。

  叶青青青懒得理她,伸出三只指头在薛大夫面前摇了摇,然后又闭上了眼睛。

  “我……”少少还想说话却被薛大夫拦住,冲着秋露姑娘道:“告辞了,秋露姑娘。”

  秋露轻轻颔首,专心的继续伺候叶青青青。

  薛大夫又推又撵的把少少赶了出来,少少道:“大叔为何不让我把话说完,我还没说动那家伙帮我呢。”

  薛大夫道:“谈完了,他刚才已经给出条件。”

  少少不明就里,又问道:“什么条件?”

  薛大夫苦着脸道:“三坛酒。”

  “好,咱这就去买,多贵都买。”少少一听,眉开眼笑,不过是三坛酒而已,不过如此。

  薛大夫摇头道:“这酒卖不到。”接着又冲楼里头骂道:“是狮子大开口。”

  少少奇道:“那是什么酒?”

  薛大夫沉吟一阵,道:“百里闻香。”

  待二人走后,房中又走进一条曼妙人影,朱唇似笑,双眼带媚,翩然而立,笑道:“那胆小鬼走了?”

  叶青青青答道:“走了。”

  秋露姑娘见她来到,也笑道:“老板娘来晚了。”

  老板娘轻啐道:“我可不想见他。”

  叶青青青拆台道:“若是平日姑姑你应该还在午憩。”

  老板娘将怀中一团白绒绒的东西塞到他怀里,娇叱道:“我来将这小家伙还给你,吵的我睡不着。”

  叶青青青揉着这白团,就听“嗷呜”一声,原来是只白绒绒肉嘟嘟的小狗。笑道:“这可是徐老龙花两万两叫我找的小宝贝,怎生的还给人嫌弃了。”

  秋露姑娘也拿手指调弄这小白狗,问道:“几时给他送回去?”

  叶青青青道:“不急,等钱送来再说。”

  秋露笑道:“你这算不算绑票?”

  叶青青青想了想,笑道:“算。”

  把白团团放下,三个人看它四条短腿在地上左蹦右跳。老板娘忽然道:“你打算帮他吗?”

  叶青青青白了她一眼,笑道:“若是杏花君没被左老头打死,我就帮他。”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