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杏花堂
听风捉刀2020-05-09 19:084,663

  春风,桃花,罗裙上流过云影。

  梁王府花园满园幽静,湖边大石上面一个黄裙少女慵懒横卧,落花缤纷,裙上沾惹春意。她星眸半合,似睡非睡,手上握着一本清白封皮的书卷,却没著上书名,那双眼望着湖中鱼儿时潜时浮正偷尝桃花滋味。她懒懒的打了个哈欠,把手往身后探去,那里应该摆着一个黄梨雕花圆木盘,里面是青玉碗盛着前几日从西域进贡的蜜瓜。

  谁知这青葱似的玉指却抓了个空,她转头望去,盘子里三瓤蜜瓜不翼而飞。

  少女奇了,站起身子,挟着一身黄裙舒展,仿佛立地盛开一朵俏生生的野姜花,把满园春色也比了下去。

  听她娇叱道:“呔,哪里来的偷嘴小贼,盗了本郡主的瓜儿。”

  忽然,远处花丛里几株花儿悄悄颤了两颤,少女眼睛星也似的一亮,将书一卷直掷了过去。就听“喵呜”一声,花丛中窜出团黑影,就着山石几跃上了墙头,用一双幽幽蓝的眼睛,瞪了少女一眼。

  少女小气也拿凤目回敬它两眼,喝道:“小贼猫,偷我的瓜还敢瞪我。”

  那猫没理会她,顺着房檐屋脊,几步就跑没了影子。少女感觉那只乌碌碌黑玉似的大猫,走之前人似的冷哼了她一声。那样子就和平日父王教训她那般。

  翌日,王府总管方九龄奉命入库盘点,发现戒备森严的府库中连同要献给当今皇上的七色琉璃树在内,数十万两金银珍宝离奇被盗。而唯一留下的线索竟是几只猫脚印,以及一缕黑色的猫毛。

  猫妖盗宝的消息不胫而走。

  ……

  “轰隆”一声,一道苍白的闪电划破夜空,雨施施然落了下来,却是一场绵密的小雨。

  医馆横匾上“杏花堂”三个大字,在雨幕中又黯淡了几分。

  这医馆里没有药味,却是满满的灰尘与霉味,怎生的看都不像是个有人光顾的地界。

  打眼望进去,窄窄一间医馆三两眼便能看个通透。密密麻麻,一个又一个的方格,方格上嵌着一个又一个小巧的铜环,旁边用朱漆写了一个又一个生僻难记的药名,是个“十室九空”的烂药柜。旁边煎药的陶罐五个打碎三个,药研子倒着,方桌倒着,架子也倒着 。炉子倒是没倒,上面一个铜壶正“咕咕”往外冒着热气。炉边的藤椅上躺了个脏兮兮的“物件”,鸦青色袍子将整个身子团起来,没有半点儿声响。灯火昏暗看不清他的长相。更不知是睡着了,还是已经睡死了。

  铜炉烧的更滚了,水汽将炉盖顶起,发出叮铃咚隆的声响,像是个破旧的老风铃。

  可那“物件”却依旧没得反应,怕不是真死了。

  就在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一阵很急促的脚步声。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匆匆闯进屋子,神情带着三分惊慌,更携七分薄怒。她闯了进来,想找个地方躲起来,奈何选到这个连只猫也藏不住的破落地界。少女气的直跺脚。

  没有片刻,追她的人也追到了这里。领头的身材高大,但进门的动作却十分轻快。他手里提着一柄九环刀,眼里还带着比刀更恶的凶光,一见到这姑娘就瞪起眼睛厉声道:“这下子我看你往哪里跑。”

  少女用一双凤目回瞪他一眼,娇叱道:“谁说本姑娘跑了,这会儿就叫你尝尝本姑娘的厉害。”话音未落,就见少女掌中金光闪动,一柄短剑流星似的向拿刀汉子刺去。这一剑刺的又快又疾,显然是名门大派的精妙武功。拿刀汉子眼神一凌,挽了个刀花,反手斩向少女左腕。少女一惊,只得回剑作挡。汉子看出少女虽然招式精绝却明显缺乏临阵对敌经验,手上刀便越发的肆无忌惮起来。少女气势已弱三分,只得靠着巧妙剑技连连解围,方支持了十数招便也渐难支绌。

  拿刀汉子顺脚踹翻正煮沸的铜壶,铜壶倒在地上,咕噜噜的乱转,沸水淌到藤椅下,冷喝一声,将少女手上短剑震飞,举刀猛斩而下。竟没一点的怜香惜玉之意。

  “啊”眼见悍刀袭身,少女惊的叫出声来。

  谁知就在刀锋离俏脸三寸之时,就听当啷一声,九环刀被一个奇形怪状的物件给撞开。

  少女收敛惊魂,定眼一看,那物件竟是个圆滚滚,前有长嘴,后带环把,烧的一半乌黑,一半铜黄的大铜壶。提着铜壶的是个中年男人,身材不甚高大却有个宽阔的肩膀,就着昏黄火光映出满脸胡渣,一双眼皮半张半合好像几十天没困觉一般的。就听他开口说道:“你不喜欢水壶?”

  领头汉子惊他随手挡下自己一刀,更被莫名奇妙的问题问的一怔,脱口道:“没有。”

  中年又问:“那你不喜欢开水?”

  汉子又答:“没有。”

  中年不耐烦道:“那你没事踢我的水壶,打翻我的水,又是几个意思?”

  少女没忍住,“扑哧”笑出声来!

  “我。”汉子被他乍问两句,终于回过神来,发现不过是个其貌不扬的中年人,骂道:“老子想踢便踢。”

  中年随手将铜壶撂在地上,看起来也不甚的爱惜那玩意儿,随口道:“那你闯进我的屋子,还想干什么呢?”

  汉子指了指少女道:“抓人。”

  少女躲在中年身后,呛声道:“你凭什么抓我。”

  汉子怒道:“谁叫你斩了我兄弟一条胳膊。”

  少女也怒道:“谁叫那咸猪手脚不干净。”

  中年转眼看着少女。白腻的瓜子脸,高翘的鼻子,一双眼睛乌碌碌仿佛发着光,嘴唇也红的发亮,两只雪白的虎牙,白生生的耳朵上挂着一对金耳环,也发着光,好像她站在这里,整座幽暗的屋子也亮了起来,亮晶晶,活灵灵的美,美的让人心都疼了。

  尤其是这个中年的心,仿佛给人揪了一下。他冲少女道:“他们追你?”

  少女点头道:“是呀,我原本想在你这躲躲,谁知……”她眼睛偷偷的往这屋子环了一眼。四面漏风的墙,横七竖八瞎的家伙什都不知积了几层老灰。

  中年瞧见了,替她道:“谁知这破地方连个藏人的地方都没有。”

  说话的时候,中年眼里带着温柔,仿佛是个慈爱的长辈,不知怎的少女给他瞧得心里大定,脸有些泛红,微微点了点头。

  中年笑道:“没关系,到了这里你便不必躲了。”

  少女抬头,水晶似的眼睛睁大了:“真的?”

  屋子里灯火昏黄,中年却被这眼里的光,恍惚了神,嘴里依旧温柔道:“当然。”

  提刀的大汉狞笑道:“你知道老子是谁?敢来管老子的闲事?”

  中年瞅了他一眼,当真问道:“你是谁?”

  拿刀汉子将刀往地上一插,挺起胸膛,道:“老子便是专治投错胎的‘金刀阎王’吴三鬼。”

  中年饶有兴趣的看着他,笑道:“哦,薛某人行医多年倒没听过还有治投错胎的。”

  少女又没耐住,笑了出来!

  吴三鬼脸色铁青,怒道:“宰了你就让你投胎。”

  他大步一踏,一刀横斩过来。

  中年身子动也没动,只将右手如讨饭一般伸了出来。

  忽的门外偷溜一阵风进来,惹得灯火攒动。恍惚间少女就看见那口刀不知何时到了中年手上,而吴三鬼却抱着胳膊。

  中年将刀往地上一柱,笑道:“奈何我还不想投胎去。”

  吴三鬼满头冷汗,头也不回的就往门外冲去。却被中年叫住。

  “你,你还想怎样。”

  中年指了指四周,尤其是墙上挂着的那个“悬壶济世”的牌匾,“这里是医馆,我碰巧又是个大夫,你胳膊断了,怎能就这般放你离去。”又搓着手缓缓靠近,嘴上笑道:“来我帮你医。”

  吴三鬼哪见过这般章程,急道:“你走开,我不要……”

  耳边传来断续的凄惨叫声,少女瞪大一双眼,就看见吴三鬼像个布娃娃似的被中年一通揉捏。

  过了片刻,中年一双“魔掌”终于离开吴三鬼的身子。

  吴三鬼晃晃胳膊,奇道:“真,真好了。”

  中年满意道:“这是自然。”

  吴三鬼迷迷糊糊正要说句多谢,谁知“谢”字还没出口,就被人强白,“承惠,一百两。”

  他惊道:“什么,竟这么贵。”

  中年将刀递回到他手里,呵呵笑道:“薛某收费向来不低。”

  吴三鬼道:“可是你打伤我的。”

  “一码归一码,打人和治病不冲突。”顿了顿中年又笑道:“客官要是不愿意,薛某也可以将你恢复成之前的模样。”就如同一只老虎突然挂出狐狸的笑容,吴三鬼给他笑的发毛,急忙从怀里掏出一张银票塞到中年手里,头也不会的冲出门去。直跑出半条街,他才敢远远回头望去。就隐约看见医馆大门上面那块招牌上“杏花堂”三个大字,惊道:“啊,是他。”

  这个相貌普通的中年竟是江湖上以医术高超,性格古怪出名的医神医薛家传人——怪医薛大夫。

  医馆里,少女使劲儿打量这薛大夫,显得好奇多过佩服:“真没看出来大叔你居然有这么大本事。”

  薛大夫笑了笑,道:“莫叫大叔,叫我薛大夫就好。”说话间他又坐回之前那架藤椅上。

  少女也从地上扶起一把椅子,跟他面对面坐着,道:“你真是大夫。”

  薛大夫又道:“如假包换的好大夫。”

  少女奇道:“没想到一个大夫竟有高超的武功。”

  薛大夫摆了摆手,认真道:“第一,大夫也可以有好本事,甚至有的时候比起普通人学起来更快些;第二,方才那两招还不是我的真本事,是从别人那学来的。”

  炉火让两个人的脸显得不那么清晰,反而让少女多出几分迷幻似的妩媚。薛大夫轻轻叹了句“真像呀。”

  没传出声儿来,话从心里说出,绕了个弯又回到心里。

  少女手上耐不得闲,拿木棍搅了搅炉火,道:“这么说薛大叔你在江湖上岂不是很有名?”

  “大约是有的罢。”顿了顿他又问道:“你父王怎么会放你独自出门来?”

  少女惊道:“大叔怎会知道我是……”

  薛大夫看着她的脸,她的眼睛,鼻子,嘴,她的眉头,她的笑,道:“没人告诉小丫头像极了你母后吗?”

  见少女铁了心似的叫自己大叔,薛大夫所幸也叫她小丫头起来。

  少女愤愤的又把嘴嘟了起来:“大叔认得我母后?”

  薛大夫顿了顿,笑道:“曾有过一面之缘。”这笑里似藏了几分缅怀和一段故事,不苦不甜。

  少女忽然站起身来,翘起尖削的下巴,露出白玉似的脖颈,骄傲道:“本姑娘便是当今梁王最爱的小郡主,小寒山织星堂习月红女侠最疼的关门弟子,慕少少是也,你这小草民快来拜见。”

  薛大夫看她这副娇俏模样,立即捧场道:“原来是慕女侠,小草民拜见了。”嘴上这般说,屁股依旧黏在藤椅上没有动弹。

  慕少少眨眨眼睛,佯怒道:“你不跪我。”

  薛大夫翘起满是胡须的下巴,露出不黑不黄不白不红的脖颈,骄傲道:“本人便是人称妙手回春敢向阎王要人的在世华佗,薛大夫薛神医是也,怎生的跪你这个小丫头。”

  慕少少见他竟学自己,笑意也憋不住了:“哈哈,好。咱一个女侠一个神医,也算门当户对,可以做好朋友。”

  薛大夫也笑了,又问道:“小丫头怎的独自一个人跑出来,家里没拦你吗?”

  少少吐了吐舌头,道:“我是偷跑出来的。”说完见薛大夫两只眉头正要往一块儿凑,连忙又加一句:“出来查案子。”

  薛大夫顿时了然,最近江湖谈论最多的恐怕就是“猫妖盗宝案”了。

  “这案子我也有所耳闻,都说是‘猫妖盗宝’就连六扇门里也没辙。难不成小丫头有线索?”

  少少笑道:“没有。”一对白晶晶的虎牙露了出来。

  薛大夫无奈道:“那你如何查。”

  给他一说,慕少少也有点挫败于出来几日线索没有半点反倒是麻烦惹了不少,可她性子哪里愿意认输,笑道:“慢慢查。”

  薛大夫更加无奈,准备闭上眼睛冷静一下,谁知双眼一合,脑海中就出现某个混蛋的脸,不禁的冷哼一声。

  少少觉得他是冲自己来的,娇叱道:“你不信我?”

  薛大夫回过神来,笑道:“没有,只是听你说案子,想起个混蛋来。”

  少少好奇道:“哪个混蛋?”

  这天下混蛋可比好人多了去了。若是往人堆里那么一叫,就算没人回头,保准十个里有十个都会在心里念叨“难不成是在叫我?”

  薛大夫笑道:“当然是混蛋里最有本事的那个混蛋头子。要是这个混蛋愿意出手,不管是猫还是人想必都能逮住。”

  少少跳了起来,急道:“混蛋叫什么名字,大叔带我去找他好吗。”

  薛大夫挠挠头,许多人提起这个名字都会挠头,道:“他叫叶青青青。”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传闻中的叶青青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