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楔子
夙九酱2020-05-06 17:051,626

  我名唤狸锦,在南海众多鲤鱼中,算不得出众的,但若说有什么特别的,多半是指我的“住处”,从记事起,我便生活在观音大士的净瓶中。

  听左童子说,千百年前菩萨刚刚坐镇南海,得了这能纳四海的净瓶,只颇觉单调,便叫左童子接了一瓶水,折了一条柳枝育着,这一接倒把刚出生的我给接了进去,一晃便是千年。

  我这名字也是菩萨赐的,菩萨说我本是条锦鲤,索性便颠了个,取了这狸锦,左童子说菩萨迷糊,懒得动脑筋,右童子说这叫大智若愚,我倒是被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

  打我有意识以来,菩萨身边的人不超过三个,左童子唤做幸川,法号善财,他待人最为和善,见谁都是笑嘻嘻的,一幅大哥哥的模样,听说是菩萨在凡间救下的,便随着菩萨一路到了这南海普陀仙山,算是菩萨的大弟子。

  右童子唤作千俞,小名红孩儿,听说当年阻了唐僧西去,菩萨见他颇具慧根,便收做了弟子,他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的面孔,明明在凡间看上去十七八岁的年纪却摆出三四十岁的面孔。

  还有一个便是后山看守紫竹林的那只大狗熊,听说当年偷了菩萨的宝物,偷下凡尘妄图吃那唐僧肉被菩萨捉回后贬了去的,算是菩萨的半个徒弟。

  至于我,说来惭愧,虽然这么些年随着菩萨走南闯北,上天入地的,也见过各路精怪,八方神仙,连佛祖盛会也蹭过不少,偏偏过了千年仍然还是条只会在净瓶里打挺的鲤鱼。

  不过当我再一觉醒来时貌似有些不一样了,往常我都是沉在净瓶底下,现在却是趴着飘在水面上,我有些茫然地看着四周,具体有什么不同我也说不上来,挣扎地想摆摆尾巴翻个身,却一打滑跌坐在水面上,往水下沉了一沉又浮上了水面,四周冒起一串小泡泡,我挣扎着想揉揉眼睛,抬起手却愣住了。

  一条纤细的手臂横在我面前,这是手,我的?

  我有手了!

  我兴奋地扑腾了两下,这是脚,这是头,鼻子眼睛耳朵,我能化作人形了!

  小小的净瓶瞬间被我翻腾得波涛汹涌起来,多半是感受到了瓶子的晃动,一个眼睛出现瓶口——是菩萨!

  我兴奋地向他挥挥手,顺着那根插在瓶里的柳条爬了出去,到了瓶口便两手攀着向外头看去,虽说在鱼身时也看过,但远没有人身来得痛快。

  我的出现瞬间吸引了原本打坐的左右童子的注意,绕着瓶口直勾勾地看着我。

  “这是个什么东西?人吗?”

  “妖怪吧。”

  菩萨一手将我从瓶口托出,另一只手抽出柳枝轻轻在我额头一点,痒痒的感觉,我下意识揉了揉额头,下一秒点点浮动的亮光将我整个人托着飞了出去,待我站稳之时身上已经多了一件红绸衣裳,那些零星的光点依旧缠绕我四周,眼前的景色也渐渐小了下去,待我与左右童子差不多高时,那些光点也扑闪着黯淡下去。

  “他是谁?”

  是阿左幸川的声音。

  “一定是妖怪。”

  阿右千俞看了看我又往净瓶里瞧了瞧:“狸锦呢?不会被这个妖怪吃了吧。”

  我白了他一眼,懒得理他。

  “狸锦。”

  是菩萨的声音,我忙收了手上的动作,双手合十看着莲花座上的菩萨。

  “他是狸锦!?怎么可能?”

  这一声来自幸川。

  我也给了他一记白眼,虽然我的慧根是差了点,修了千年才糊里糊涂修得了这身子,但至于这么惊讶吗,还不许人家勤能补拙了?再说万事皆有可能,真是少见多怪。

  “菩萨,鲤鱼不是要越过龙门化身为龙才有可能幻化成人形吗?”

  千俞有也换上了不解。

  原来这样吗?难怪我苦苦修不得人身,还以为自己天资愚钝。

  “凭什么?”

  这是什么古怪的规定,凭什么咱们鲤鱼一族要受如此不公等的待遇。

  见我愤愤不平的样子,幸川解释道:“原本鲤鱼和其他妖怪一样是可以直接修得人身的,但约摸五百年前,其他妖怪大闹瑶池,嚷着鲤鱼既可以跃龙门飞升为龙又可以修成人身实属不公,天帝方立下这个规定。”

  我挠挠后脑勺,虽然心中依旧不平,但也觉着若我是其他妖族,怕是也觉着不公。

  只是天帝既已立下这规定,为何我又一觉修得了人身?我有些不解地看着菩萨。

  “佛生万物。”

  菩萨浅笑着闭上了眼睛,不再理会我们。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