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初见太子
夙九酱2020-05-30 20:482,395

  这样想着,我也将心里的话说了出来。

  那大汉有些诧异地打量了我一番,还是好心解释道:“这黄金万两和一品高官基本上就能保一个人一世的荣华富贵了,看来太子的病的确是很严重,要不皇帝也不会直接张榜告示天下。”

  我是神仙,黄金万两,一品高官的诱惑再大,于我也没什么用处,不过这千年来,菩萨教导我们最多的便是慈悲为怀,这事我没碰见也罢,我既然碰上了,自然是不能这样坐视不理。

  “如果愿意救太子的话,要怎么做呢?”

  “愿意的话,直接上去揭了皇榜即可,不过我看也没几个人敢冒这个风险,皇上虽然说了治不好无赏无罚,但圣意难测,只怕是……诶,小公子!”

  他没有说完,因为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上前一步,揭下了皇榜。

  “我可以治。”

  我一手掂了掂那皇榜,沉甸甸的,一手负在身后,拿出一副老派的作风。

  那大汉脸色顿时难看起来,周围围着的人随着我的动作也窃窃私语地议论开来,甚至那两个木头一般都士兵脸上也多了几分诧异。

  瞧着发呆的两个人,我微微皱眉,轻咳两声:“你们两个还不快带路,可别耽误了太子治病。”

  那两个士兵相互交换了个眼色,才上前一步:“那公子得罪了。”

  两个士兵对我进行了简单的搜身,便领着我从侧门入了皇宫。

  此刻,我倒是冷静了些许,世俗中其他事我或许不知,但这宫廷险恶却多多少少还是听闻几分的,什么伴君如伴虎,皇帝不开心杀个人去去晦气,皇帝开心了杀个人庆祝一下。

  不过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至理箴言,我也没太放在心上,左右我也是个神仙,这些区区凡人还是拦不住我的。

  这一路上那两个士兵又恢复了沉默的木头状,我无聊的紧,便开始打量周围的景色,皇宫如此气派倒是我没有想到的,廊檐环绕,曲水潺潺,楼阁错落,宫殿交映,与天宫比起来,少了一分仙气,多了一分华贵。

  身边时不时有宫女太监以及挎刀的侍卫路过,但都只是低垂着头,步履匆匆,仿若听不见,看不见一般,这让我有几分压抑,看来那些传闻也不是空穴来风。

  也不知穿过了多少个回廊,走过了多少个花园,替我领路的从侍卫换成了太监,又从太监换成了宫女,期间我也被一次又一次的搜身,最后我才被领到一间院子门口。

  那领路的吩咐道:“你且在门口等着,我去禀了皇上就来,千万不要乱跑,否则小心你的脑袋。”

  我眨眨眼,乖乖地点点头,虽然有法术,这些凡人困不住我,但不到万不得已,还是不要轻易暴露身份的好。

  细细打量着眼前的宫殿,与一路走过的宫殿似乎是隔了一段距离,因此四周显得空旷,倒是个清修的好地方,门的正中悬着的匾额上一上一下烙着两个草书鎏金大字:东宫。

  从门口望去,院子里零星种着一两株桃树,曳曳生姿,花瓣纷纷,西南角落里还有一小片竹子,只是单手能数得过来数量,并不成林。

  看来住在这里的还是个风雅的人。

  还未想太多,那领路的便来唤我进去,我整理了下衣服,见没什么失礼的地方,便随着那人一前一后进了太子宫殿。

  穿过小院,进了大厅,便看见一屋子的人,随着我的出现,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过来。

  他们打量我,我也礼尚往来地打量起他们。

  只见大殿中央站着一名男子,金冠束发,黄袍加身,其上的龙纹张牙舞爪,由内而外透着几分凌厉,虽是中年,但仍旧气宇轩昂,身边站着一女子,发髻高绾,雍容华贵,一袭红色拖地长袍,纹着几只展翅欲飞的凤凰,虽徐娘半老,但风韵犹存,二人身边跪着的几人皆是清一色一模一样的打扮,许就是皇榜中提到的太医。

  看来中间两人就是传说中的皇帝与皇后,这样想着,我心里虽是一百一万个不愿,却也上前照着传闻里说的那般,乖乖跪下行了礼。

  那人只淡淡道了句:“平身。”

  皇上到底是皇上,面上虽未表露,但那份轻视还是直直送到了我的眼底,我理了理衣摆,假装没有看见。

  旁边跪着的太医却是耐不住了,又见着皇上对我的态度,更加迫不及待地踩一脚,只听一人阴阳怪气道:“原以为是位云游的老先生,没想到竟是个毛头小子。”

  原本想着我是来救人,不是来吵架的,皇帝的轻视我也就认了,但这样的虾兵蟹将也要开口嘲讽一番,我自然是忍无可忍,便顺着他的话戳了回去:“是吗?可惜你们这群德高望重的老先生只能像小狗一般跪在这里束手无策,最后还不是要我这毛头小子来。”

  “你!……”

  我想这群太医自然是没有受过如此侮辱,难免心有不甘,一个两个刚想开口,皇帝却在此刻握住拳头,抵在下巴处轻咳了一声,只轻轻一声,那群太医顿时没了气性,跪着的身子颤抖着伏得更低。

  “那便请少侠替太子看看吧。”

  皇上语气依旧淡淡道,没有丝毫波动,所谓喜怒不形于色便是如此吧。

  “不急,我这人有个规矩,这不见诊金……”

  我一挥衣摆,负手而立,抬头望天。

  黄金万两自然对我没什么用处,但想着方才这皇帝的态度,我总要膈应回来。

  皇帝眸子暗了几分,瞥了眼旁边的侍卫,语气也冷了下来:“去把金子搬来。”

  再强的忍耐力此刻多少也几分不耐烦,待几个侍卫搬了两大箱黄金放到我面前,皇帝才继续道:“现在可以了吗。”

  语气可以说冷到了冰点。

  我也知道适可而止的道理,可别真的激怒了这个皇帝,便开口道:“可以了,不过还要烦请皇上移驾殿外,我用的是师门秘方,不能外传。”

  皇帝没有说话,只淡淡扫了我一眼,眼神锋利如一把弯刀,将我上上下下挖了一遍,才领着皇后和一群太医离开了大殿。

  待屋子里只剩我一人,我才穿过大厅,走进内室,只见床上躺着个小孩子,六七岁左右,面容与皇上有七分相似,此刻却是面色乌青,唇色发紫,似是中了什么奇毒,若不是还有一丝若有若无的呼吸,只怕和死人也差不了多少。

  这千年来,我也跟着菩萨习过几分医术,太子这模样是万万再拖不得的,我忙替他把了脉,心中却是更加诧异,太子未曾中毒也未曾·生病,这点倒是我始料未及的。

  ps:因签约别的平台,此处更新至第六章后暂停更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