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瑶池湖畔,司命上神
夙九酱2020-05-30 21:061,800

  天孙大婚,宴席自然摆得是极阔,请柬自然也是发得极广,尤其是咱们南海这边应了帖子,虽然菩萨本人不到场,但天帝还是将宴会生生延长了一天。

  今日的天宫自然是热闹非凡的,远远便看见南天门外祥云缭绕,将恢宏的凌霄殿都遮得一丝不漏,仙友相互招呼之声,隔着百米都能听见。

  “哟,是南海的幸川上神和千俞上神和……诶,怎么多了个人?”

  我们刚踏上南天门外的石阶,便有一人迎了上来,热情的招呼声愣是到我这里打了个弯。

  我抬眼看着那人,他不认识我,我倒是认得他的,说起来这人还是有点来头的,远古神兽毕方鸟的遗孤,名唤千屹,当年神魔大战,他的祖辈命丧蛮荒,女娲娘娘感念其祖上恩德,便将他送去徒弟白泽帝君的若耶溪养着,后来又拜了医仙为师。

  不过白泽帝君与天族是隔着仇的,当年幼时的天孙想要拜白泽帝君为师,但被白泽帝君婉拒,小孩子性子高傲,竟然趁着白泽帝君不注意就将他推入了洗仙池,白泽帝君是个记仇的主,这梁子自然是结下了。

  想必今日千屹上神便是代表若耶溪来的。

  千俞幸川两人朝着他还了个礼,我也朝着他拜了拜,他认不得我也是正常,我也没有必要因为一件小事便怀恨在心。

  “幸川他是谁啊?”

  千俞不论在哪里都是一副冷冰冰生人勿近的模样,所以千屹自然是逮着见谁都一副笑脸的幸川问。

  “你们认识的,他便是狸锦。”

  说着,便揽着我的肩膀将我往前面推了推,我忙又打了个招呼。

  “狸锦,那条小鱼?”千屹里里外外将我打量了一番:“能化成人啦,不错不错,很有天赋,真是打了天帝那老头一耳刮子,什么鲤鱼不能修得人身,胡扯。”

  我嘴角歪了歪,果然,若耶溪出来的神仙,对天族都是一副同仇敌忾的模样。

  知道了我的是谁,他自然也熟络起来,想来当初还是鱼身的时候,他也没少逗我,因为我是锦鲤,他是毕方,我们二人皆喜红色,自然免不了亲近了些。

  今日也不例外,一众白衣道袍之中,我们两道鲜红的人影甚是扎眼,大有喧宾夺主的气势。

  不过千屹背后靠着若耶溪,我背后也有着菩萨撑腰,想来也没人敢说什么。

  “今日怎么没见到阑夕啊?”

  幸川在千屹身旁搜寻了一番,没有找到阑夕的影子,便有几分疑惑。

  阑夕上神是上古神兽鸾鸟的后裔,经历倒与千屹有几分相似,祖辈也丧生于蛮荒,当年是和千屹一同被送去白泽帝君那里的,后来拜了食神为师。

  打我记事以来,阑夕和千屹两人的确是形影不离的,如今只剩下千屹一人,也难怪幸川会不解。

  “帝君不让他走,说是他离开了,若耶溪连个像样的厨子都没有,就把人给扣下了。”

  千屹耸耸肩,有几分无奈。

  寒暄了片刻,我们四人向着瑶池走去,听说是天帝为了避免赴会的神仙受到拘束,愣是将宴席从正殿搬到了瑶池畔,彼时瑶池畔的桃林花开正艳,我自然是有几分迫不及待的。

  过了南天门,又走过那九曲环桥,越往里守卫也少了些,来往的仙娥只匆匆忙忙的赶着路,恍惚间倒让我想起宫中的场景,不知那个小娃娃怎么样了。

  天上一天,地上一年,这寥寥片刻,凡间怕是已小半月有余。

  我摇摇头,理了理思绪,凡尘一梦,留恋不得。

  一路来,皆是白茫茫一片,终于,我眼中有了一些别样的色彩,眼底的人影也纷杂了几分。

  瑶池桃林,此时花开正盛,光华四照,绵延不尽,远远看去,如一片微红云海,从前的我也见过,不过今日站在这里,才真正感受到这桃林的恢宏之势。

  桃林中人影绰约,来往之间,不时带下几片花瓣,飘然入酒,别有一番景致。

  “在这天宫之中,你定要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不要到处乱跑。”

  千俞不放心,还是嘱咐了一句。

  “知道了。”

  我一口应下,不过,很快我便将他的话丢到了脑后。

  千俞幸川还有千屹皆是上神,背后又各有靠山,自然有数不清的人想要巴结恭维,很快他们周围里里外外便被围了一圈又一圈,面生的我,当然是被众人忽视的那一个,无聊之中,我索性趁着千俞和幸川不注意,从那一圈人之中挤了出来。

  在瑶池畔打了个圈,没找到什么新奇的事物,倒是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躲在一棵桃树之后,斜靠在一座假山之上,右手捏着一个酒杯,仰起头,一饮而尽,砸吧着小嘴,一双杏眼眯成了一条缝,惬意至极。

  我玩心顿起,捡起一块小石头,照着他的腰间便弹了出去。

  “谁!”

  那人如受惊的小猫,顿时警惕起来。

  “司命,好久不见。”

  ps:因签约别的平台,第七章后此处暂停更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