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七色蛊
夙九酱2020-05-30 20:511,621

  我轻轻翻开小太子的眼睛,他的眼眸早已呈青绿色,如果我没有猜错,太子中的应是“七色蛊”,中蛊之人眼眸会逐渐由红色变成紫色,待这眼眸变成紫色,便是其归西之日。

  这种蛊毒发作起来极为缓慢却又十分阴毒,可以造成一种重病不治身亡的假象,且这种蛊毒来源隐蔽,这些太医自然是闻所未闻,即便是注意到异常估计也想不出治疗的法子,若不是这些年我随着菩萨走遍五服四海,怕是也认不出来。

  看太子的模样,估计这蛊毒已侵入了五脏六腑,只怕世上顶尖的大夫来了也是回天乏术,不过今日也算我们两人有缘,偏偏叫我碰见了,虽要折损些真气,但保住他的小命还是可以的。

  我翻手变出几根银针,一根插入头顶百会穴,两手十指各插入一根,再厉害的蛊毒,只要将那蛊虫逼出,也便好了半分,剩下的便是要好好调理。

  源源不断的真气输入进太子体中,体内的蛊虫受不了真气的炽烈,只想找个地方钻出,便在太子体内四处乱窜,牵扯到经脉,自然是蚀骨入髓的疼,小太子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稚嫩的小脸皱得像个小包子。

  明知他听不见,我还是忍不住轻声安慰道:“再等等,坚持一下,很快就好了。”

  或许是我的错觉,我隐隐觉着随着我的声音,小太子的眉头舒展了几分,趁着这一刻,我一咬牙,又一使力,那蛊虫似是找到了出口,一口紫黑色的血从太子口中喷出,我忙收了法,顺手将太子收入怀中,见他额头上渗出细密的汗珠,又敛起衣袖替他擦拭。

  待小太子神色逐渐平静下来,我才注意到太子吐出的毒血的中央,有两三条白色的小乳虫在不安地扭动着,离开了人体,它们自然受不了空气的寒冷。

  我一挥衣袖,那些蛊虫便灰飞烟灭了。

  怀中的人不知何时已经悠悠转醒,轻咳了两声,正用力地瞪着两个圆溜溜的眼睛看着我,似乎要把我刻进他的眸底深处。

  “你醒了?”

  他瞪着我,我也瞪着他,我是鲤鱼,比瞪眼就没输过。

  “是你救了本宫?”

  他声音不大,气若游丝,但落在空荡的大殿,倒也能听得真切。

  “应该是吧……”

  虽然我不太懂本宫是什么意思,但我猜小太子多半说的是他自己。

  只说了这一句,那小太子便不再说话,想着他重病未愈,此刻神智还不是十分清醒,我也没有刻意避讳什么,直接施法收了银针。

  “好了,你先好好休息一下吧。”

  我轻轻将他放回到枕头上,这太子看上去小小的一只,可是病得昏昏沉沉,全身的重量几乎都交给了我,我的半边手臂早被他压得酸痛。

  我揉了揉胳膊,准备起身,只是还未完全站起,衣角便被那小太子紧紧攥住了。

  “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有些不解地看着他。

  小太子又盯着我瞧了片刻,点了点头,又快速地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放开了我。

  “病糊涂了?那得再开两副明脑的药。”

  我摸了摸他的小脑袋,果然有几分低烧,心里打定了主意,我便向着大厅走去。

  这蛊虫怕是要了太子半条性命,不好好调养定会落下什么病根,俗话说得好,送佛送到西,我自然不会就这么一走了之,于是一挥笔墨,留下了两个滋补的药方。

  饶是如此,我越想还是越觉着用蛊之人实在是用心险恶,竟对着这样一个不足十岁的孩子出手,心里气不过,便又执起笔在方子底下加了一句:蛊虫阴毒,务必照着药方好生调理一年,否则病根难除。

  皇帝如此聪明,定能看出我的意思,我满意地点点头,转身便瞥见一旁的黄金。

  这黄金于我自然是没有什么用处,带回去也是累赘,我挠挠后脑勺,脑子一转,又拿起笔在底下加了一句:避世之人,视金如土,皇帝若真有心,替我捐给寺庙即可……

  其实我还想写一句,捐给观音大士更好,捐给观音大士瓶子里的小鲤鱼就更更好了。

  可惜还未来得及下笔,人便被一阵风卷了出去。

  等我眼底恢复了清明,人已站在在云头,面前是两个盛怒的人影,我的小祥云也被吓住,哆嗦着躲在我身后。

  这个没志气的小东西。

  没错,我眼前就是左师兄幸川和右师兄千俞,唉,连左师兄这样与人和善都神仙都动了气,今天我这篓子看来是真的捅大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三世】帝君的运簿又被改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