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临渊门
染井千世2020-05-06 20:212,358

  5

  兰苑未空,行人渐老。

  天光从东方爬上群山,唤醒沉睡的朱雀城。南方离火焮天铄地,将清晨第一缕薄雾染红,凝固在灰蓝色的苍穹之上。

  风细柳斜斜。

  狄仁杰永远是鹰眼部队起得最早的那个,伴着清晨的微光检查队员个武器和部队的防御系统。他总是悄无声息地做完这些事,在悄无声息地返回自己的营帐,熄灭烛火做出自己没醒来过的迹象,最后尽量与队员们同时出门,开始一天的训练。世人总道他心是冷的,像冷铁铸就的十荒门,不为一丝人情左右。但或许只有黎明知道,纵使狄仁杰从头到脚都是凉薄,他胸膛中跳着的依旧是温热。

  熟练地走到每位队员帐前,将声响压至最低。手中的统帅令牌附在武器箱上,魔力封印应声解开,狄仁杰低下身,仔细的检查队员的武器。这是今天最后一名队员,武器箱里放着几把鹰眼统一配置的弩,除此之外别无其他。

  狄仁杰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心里的疑惑显而易见。虽说猎影弩的威力巨大,对魑魅魍魉是一击必杀,但一次使用的缺点也令它只能作为候补位武器,鹰眼里每位队员都有专属自己的首位武器,现在这个队员的武器盒里居然什么也没有。

  “搞什么名堂?”狄仁杰心道。而后轻轻撩开营帐,想看看这个不着路的队员究竟是谁,心里计划着待会要当面批评。不料这帐子里居然空无一人!

  狄仁杰心里的疑惑越来越深,后退几步,却撞到一个厚实的胸膛。

  本能地唤出令牌,狄仁杰飞快转身,将令牌锋利的尖端对准来人的颈部。

  “诶诶诶诶!手下留情!”李白举起双手,慌张道:“先放下武器有话好好说嘛!”

  “啧。”狠狠剜了对方一眼,狄仁杰收起令牌,走出营帐,回头对后面紧跟过来的李白道:“跟过来作甚?”

  李白:“这……当官的你一大早到我的帐子里来,还拿起武器就要威胁我的性命,我还想问问你要干什么呢?!”

  “你!——”总之狄仁杰见到他就没由来的恼火,冷静几秒想了想自己确实有些理亏,深呼吸一下平静肝火,接着道:“你方才去哪里了,为何帐内无人?”

  “人有三急啊,方便一下也不行?”

  狄仁杰被对方的回答噎住,握紧拳头,又道:“鹰眼队员每人都有一样首选位武器,为何你的武器箱内只有猎影弩?”

  李白想也不想回答道:“我个训鸟的要什么武器,作为后勤人员,到战斗的时候当然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躲好,然后给你们加油鼓劲啊。”

  狄仁杰:“……”

  跟这家伙多说无益。

  狄仁杰转身就走,甩给李白一个写满我很烦别跟我说话的背影。没走几步,后方吹来一阵大风,夹裹着一种异样的气息。

  狄仁杰猛地回头:是血的味道。

  之间北方不远处的城墙上有几点黑色的身影快速闪过,狄仁杰吃了一惊:那是十荒界的魔物!没等脑海中疑惑它们为何会出现在朱雀城,来自鹰眼的本能就指使狄仁杰迅速画出一把金色的信号墙,指向天空。

  锐利的警报声直冲天际,划破朱雀城朦胧的早晨,惊醒睡梦中的人们。

  “队员们知道这信号意味着什么,他们会迅速装备好投入各个方向的守卫战斗。”狄仁杰飞快地给看上去不清楚状况的李白解释,而后手中化出六道令牌,奔向城北的方向。

  李白却赶紧跟上了他。

  余光瞥见那个烦人的白毛正跟着自己,狄仁杰怒道:“快滚回去,那些家伙不是你能对付的。——还有,你不是说战斗时要找个地方躲起来吗,现在跟过来做什么。”

  李白笑道:“我反悔了。”

  狄仁杰:“……”

  朱雀城的北城门正对着中原的麒麟塔,又叫临渊门。

  门如其名,出了门便是万丈深渊。百年来不断有人质疑为什么初代朱雀要建这么个奇奇怪怪又毫无用处的门,不如把门拆了建城墙,可这件事是一拖再拖,始终没人去管,最终还是把这个鸟不拉屎的门给留了下来。或许是为了掩饰它屁用没有的,有人给他起了临渊这么个带点文人气息的名字。

  狄仁杰没用多久到达临渊门,却被眼前的景象震动了。

  临渊门从中间被冲出一个大口,本就少的可怜的一名卫兵被硬生生撕成两半,下半身被巨大的冲击力甩到了树上,上半身此时正在一个魔物手中。那魔物足足两米高,头上的犄角尖锐无比,此时正低头啃食着收尾的头。

  十荒魔物嗜血贪婪,邪祟狡猾狠毒……所有的恶毒的词汇都被曾世人拿来形容十荒,无论是三坟五典九丘八索的成文记载,还是人们口口相传的传说故事,十荒总是那般不堪于落后。而今切切实实看到魔物食人,狄仁杰算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叫百闻不如一见。

  守卫的眼球被魔物捏在手里,送进口中。魔物的舌头舔了舔指尖的血液,斜着眼睛瞥了眼狄仁杰,不紧不慢地咀嚼入口的眼球,又将守卫的一只手臂拆下。

  忍无可忍,狄仁杰猛地掷出六道令牌。鹰眼金令灌注魔力,刺入魔物胸口,钻入体内那一刹那魔力迸发,将魔物的胸口炸出一个血洞。

  魔物抖了抖上身,就像丝毫不在意身上骇人的伤口一样,抬起头来,暗紫色的眼睛闪动着愤怒的光芒,直直盯着狄仁杰,粗大的鼻息像是在宣告着随时可能的攻击。

  狄仁杰额间渗出一丝冷汗,握紧手中的令牌,指尖都因用力而发白。说实话,没有恐惧是不可能的,他从前只在古书上见到魔物的图画,十荒之门从未开启过,即便是再骇人的魑魅魍魉给他的印象也虚浮而不真实。

  君子之流总歌颂大勇气,但当死亡的威胁阵列于前,又有几人会无所畏惧呢?或许不过是两种人,前者深谙进退之道,瞬息间权衡利弊,总能将自身立于危险之外,凌驾于恐惧之上;后者天生便不知惧怕为何物,纵然天崩地裂于他也微不足道,他会变得比怪物更像怪物,遇强则更强,遇凶则更凶。

  可四海八荒,却多是凡夫俗子。

  几秒内,狄仁杰从微弱的恐惧间抽回冷静,眼睛迅速从头到尾扫过魔物,试图寻找对方的弱点,金令在手中幻化而出。

  在他看不见的地方,身后不远处,李白的手微微抬起,一把银质的古剑凭空出现。

  风声渐息。

  李白悄无声息地举起剑,嘴角微微上扬。

  剑指前方————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