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暗箭锋芒
染井千世2020-05-06 20:242,276

  4

  积气冲长岛,浮光溢大川。

  “元芳!”狄仁杰从朱雀坛返回,刚到鹰眼驻扎地,视线里甫一出现一双毛茸茸的大耳朵,当即就是伸手一拽,问:“李白呢?不是让你们盯紧他吗?”音量没控制好,震得元芳一个激灵。

  懵了十来秒李元芳才回过神来,立马稍息立正道:“报告大人,那人在——”

  “当官的找我吗?”身后传来的声音略带挑逗意味,却又有一种莫名的深沉。

  狄仁杰瞬时摸出金令,转身发动。金令不偏不倚,正好打中,暗金色光温从李白脚底快速蔓延,布满全身。他那句诶还没发出来就这么被定了身,维持着有点滑稽的动作:一只手向前伸着,像是准备拍一下狄仁杰的肩膀,脸上的表情在惊讶与假笑之间游移不定。

  不得不说,单看一半的表情,这家伙的笑未免太假了。

  元芳对刚才看到的操作表示目瞪狗呆,这才把那半句吐了出来:“——您。。身后……”

  这时狄仁杰意识到李白方才已经要拍到自己的肩膀了,而自己却毫无察觉。几秒前的场景在脑中飞快回溯,狄仁杰不禁出了一丝薄汗:这家伙的行动未免也太快了些。

  在对方毫无察觉的情况下来到身后,今天不过是要打招呼……那明天呢,会不会举起刀子抹了对方的脖子。

  鹰眼部队的危机意识令他不自觉会想得多,出神的这两三秒内,李白的定身已经解开了。再次审视这个有着俊美外表的男人,狄仁杰便很难把他与“鸟农”这个身份联系在一起。思绪又闪回方才在朱雀坛上听到的异响。

  那个偷听的家伙消失地极快,神速到似乎能隔断朱雀坛顶的猎猎罡风。

  他盯着李白的眼睛轻微眯了下,而后舒展开,换上一副经常挂在脸上的嫌弃脸:“自己国家都没了,你却这么快就恢复。该说你没心没肺呢还是该说你——”言语间狄仁杰走上前去,微微踮起脚尖,靠近李白的耳畔,声音渐小:“绝非善类呢?”

  李白道:“没心没肺。”轻轻往后退了几步,脸上的表情依旧令人找不到半点端倪,除了那个假的不能再假的笑。

  不太懂两个大人聊天方式的李元芳冒出一大堆问号,正犹豫该怎么办时突然想到鹰眼队员准则第三条,走为上。

  狄仁杰挑了挑眉,在小个子队员溜走的脚步声中对李白道:“哦?”

  对方丝毫不在意的玩起了头发,修长的手指绕着一缕银白的长发,说的漫不经心:“那也是没办法的,总还是要生活的嘛。我们养鸟的一定得懂顺应,或许轩辕国的灭亡就是注定的呢?或许是那些王公将相们把国运败光了呢?反正不管怎么说,那些高墙里的人我是管不着,同样的,他们赖以生存的国家和皇权覆灭,又关我这乡野的鸟农什么事呢?我到哪里都能有口饭吃,”说着找了块石头坐上,继续道:“有道是一门手艺走遍天下嘛。”

  狄仁杰心里那根线越发紧绷,这家伙明显是话中有话,可听来不过是一个下层百姓谈起贵族的那种本能的酸话。正当狄仁杰沉默着,李白又笑道:“方才我已经通过了你们鹰眼部队的入队测试,现在即将成为当官的你麾下的一员。说起来你们部队招收训应师的门槛有点高啊,我觉得除了我这么讨鹰喜欢的,你估计都找不到第二个。”

  好嘛,这下不在场证据也有了。

  狄仁杰心里咬牙切齿。嘴里那句“你做梦!我不会让你进鹰眼的!”还被这家伙慢悠悠掏出来的,有上官婉儿签字同意的文书,给硬生生压回去一大半,最后说出口的只有:“你做——”

  李白道:“我做什么?”

  狄仁杰气不过,一脸吃瘪,抬起的手又放下,无语几秒后抬手一张朱红令牌砸碎李白身下那块石头。

  李白没反应过来,假笑还停留在脸上就这么狠狠摔了一屁股蹲儿。

  啊,莫名其妙舒畅多了。狄仁杰心道。明明那一个方向都得不出自己想要的结果,那么,会不会这家伙,就是看到的这样呢?

  余光扫过正吃痛揉臀的李白,狄仁杰视线中的锋利收敛了几分。

  这家伙,确实有副好皮囊啊。

  想到这,狄仁杰马上摇摇头,非礼勿视非礼勿视,心里对李白的威胁度判了个“待观察”。

  或许养鸟人天生就让生物有亲切感,李白进鹰眼部队不过三日,就已经和队员们打成一片,一者他性子本就有趣,很容易便吸引这些活在老大狄仁杰的“残酷统治”下的队员,二来他又天生一副颇厚实的脸皮,加上俊逸的脸蛋,很快便把那帮觊觎老大美色却没胆子的女队员们吸引了过来。更有小道消息称,就连副队长上官婉儿也收藏他的亲笔诗。

  现在这队在凤凰城补给的鹰眼里,李太白一人可谓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话说这小元芳某日特地跑到日渐失去热度的老大狄仁杰那里献了波殷勤,最终因为腰间挂着刻有“欲上青天揽明月”的玉而被狄仁杰一声滚送出了门。

  顺带被没收了腰间的配玉。

  是夜,待到万家灯火阑珊,送走了城内最后一份喧嚣与热闹,李白独自登上城楼。

  入眼是山河万里。重重山脉被夜笼罩上一层漆黑的纱,在繁星之下散发着壮阔却又妖冶的气息。东方的不远处,轩辕国的旧迹依稀可以辨别,用不了多久,它将只是史书里的一段文字,或者更倒霉些,被世界完全忘记。群山环绕着它,簇拥着为它送行,周遭一切如旧,晚风拂过它的断壁残垣,而后头也不回继续穿行。它的来年,只剩城春草木深。

  几度东风催世换,千年往事随潮去。

  他垂下眼帘,面庞被微弱的金色光芒照亮。在他手中有一盏球形的灯,灯被主人很好地保护着,外部的金色纹饰华贵却不庸俗,内部的一团燃烧着的火焰,那火微弱极了,仿佛随时会熄灭,在无边的夜间显得纤细而渺小,光芒艰难地穿过琉璃。

  李白将灯举到脸旁,温柔地落下一吻。

  唇角残留的温度带起一个近乎虔诚的笑。

  温柔道:“昭君,再等等。”

  他抬头看向北方。

  远处的山河无言无语,一束幽微的暗紫色光沿着逶迤起伏的大地,从四海八荒的正中央向南方蔓延。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十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